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解开漂亮老师的乳罩|穿越共妻全是肉肉

   “杀啊!”

    一场成功的伏击,杀了数十敌军。

    老贼洋洋得意的在教育弟子,“小潘啊!”    解开漂亮老师的乳罩|穿越共妻全是肉肉    

    “哎!师父。”潘生跟在边上。

    “论潜伏,咱们这一派可是这个。”老贼竖起大拇指。

    “装神弄鬼!”

    “谁?”老贼怒了,回身看到了王老二。

    “老二啊!”

    王老二愤怒的道:“有两个被你吓死了,人头都没法换钱!”

    “被老夫吓死了?”

    “就是你吱那一声。”

    ……

    凌晨起来,杨玄出了帐篷。

    天边依旧昏暗,营地里灯火点点。

    “郎君。”

    姜鹤儿打着哈欠跟着来了,“昨夜有人来禀告,说老贼在外面杀了几股来袭扰的敌军。其中两人被当场吓死。”

    “嗯!”

    昨夜杨玄睡的不错。

    老贼算是立功了。

    杨玄去洗漱,姜鹤儿想跟着伺候,被拒绝了。

    “这是军中,不是家中。”

    “娘子让我伺候好郎君呢!”姜鹤儿觉得这是自己的本职工作。

    “军中就算是帝王来了,也得自己洗漱。”

    “皇帝不会吧?”在小团体的潜移默化之下,姜鹤儿也成功对皇帝没半分好感。

    “嗯!”

    伪帝真要亲征,身边估摸着不少内侍宫女服侍。

    “啊啊啊……”

    姜鹤儿刷牙完毕,含一口水,仰头啊啊啊。

    凶,就显得格外茁壮。

    杨玄看了一眼,真想捅一下。

    小时候,他漱口时,杨家的几个兄弟时常来逗弄他,捅他一下,让他把漱口水喝下去。

    噗!

    姜鹤儿吐出漱口水,问道:“郎君看我作甚?”

    “好看。”

    姜鹤儿一怔,扭捏的道:“其实,不算啦!”

    “郎君。”赫连燕来了。

    浑身散发着妩媚气息的赫连燕,让姜鹤儿有些被压制的感觉。

    “何事?”

    “潭州那边的斥候方才来过,被咱们的游骑驱逐,说是士气不高。”

    “嗯!”

    杨玄洗漱完毕,随即吃早饭。

    吃完早饭,天色微亮。

    随行众将和官员齐聚杨玄的大帐内。

    “潭州闭门不出,这是以逸待劳。”杨玄抛出话题。

    南贺说道:“郎君,此次是我军求战,潭州军闭门不出,也是预料中事。下官以为,我军唯有强攻一途。”

    韩纪说道:“如今士气正旺,宜早不宜迟!”

    众将都发表了看法,最后齐齐看着杨玄。

    不论他们说了多少,最后还得老板亲自拍板。

    “那就,准备攻城!”

    随后,大军出营。

    “不去潭州?”

    老贼问道。

    “潭州乃是坚城,目前不宜攻打。”杨玄开口,老贼一手小册子,一手炭笔,身后的弟子潘生也是如此……

    这画面……众人看了都有些无语。

    原先就一个老贼,现在又多了一个弟子,使君算是什么?

    “师祖!”赫连燕说道。

    杨师祖说道:“潭州就如同一个馒头,不要着急吃肉馅,先从外面开始,一层层的吃。”

    “说的我都饿了!”王老二揉揉肚子,屠裳蹙眉,“早饭你吃了不少。”

    王老二说道:“吃的多,拉的多。郎君说,能肥田!”

    屠裳老脸抽抽了一下,“少吃些,厮杀时吃太饱不好。”

    “我见到人头就忘记饿了。”

    王老二说完就去追杨玄。

    屠裳默然良久,身边的护卫觉得老屠不容易,就说道:“二哥也是憨直。”

    “不。”屠裳说道:“是专注。”

    大军逼近雁北城。

    “游骑盯着四周,特别是潭州城。”

    “领命。”

    “喊话!”

    杨老板指指城头。

    “降不降?”

    “降不降?”

    “降不降?”

    山呼海啸的呐喊声中,城头的严彪面色难看,“不是说杨狗最多带着一万五人马来吗?看看,这得有两万余,差不多三万了。”

    宗旭却狞笑道:“咱们守城怕什么?来多少都是战功。”

    “莫要轻敌。”

    天色渐渐大亮。

    陈州军的阵列看着格外整齐。

    “前面的差点意思。”宗旭说道:“大概是用来消耗我军。”

    攻城战太过血腥,若是尽数用主力去攻打,就算是成功破城,损失也能让人心疼许久。用次等主力来担当此任才是王道。

    “唐人死的越多越好!”严彪冷笑,“那年老夫跟着陛下南征,一战杀了五个唐军,后来攻城战时,老夫斩杀两人,被称为勇士,这才渐渐升迁。时过境迁,可老夫的热血依旧未冷,已经迫不及待想杀人了!杀,唐人!”

    “杨狗出列了。”宗旭舔舔嘴唇,“首战要挫敌锋芒,可惜杨狗如今位高权重,不再亲冒失石,否则,今日便要让他饮恨于此!”

    二人同时回头,看了架设在后面的床驽。

    信心,陡然一增。

    杨玄策马出列,掉头,面对阵列。

    “潭州,曾是你等的梦魔!当初,赫连春在时,把你等当做是野狗,呼来唤去。一面驱使你等卖命,一面敲骨吸髓,让你等穷困潦倒,恨不恨?”

    “恨!”

    城头众人愕然。

    “赫连荣接任后,看似善待了你等,少了许多勒索。可却逼迫你等去袭扰陈州,攻打陈州,最终沦为俘虏,恨不恨?”

    “恨!”

    一万人的呼喊啊!

    含恨而发!

    震动城头。

    “不是唐军!”有人惊呼。

    杨玄策马在阵列之前缓缓而行。

    “赫连荣为了赎回一个北辽俘虏,出了五十万钱,却把你等弃之如敝履。用到时是狗子,用不到时便是粪土,恨不恨?”

    “恨!”

    韩纪低声道:“三大恨!”

    杨玄拔刀,“今日我便给你等复仇的机会,看!”

    众人随着横刀看向城头。

    “军中的文书就在那里。”杨玄指着一排文书说道。

    “他们将会记录每个人的功勋。我发誓,无论是大唐将士还是你等,但凡立功,每一笔都会被记录。战后,论功行赏。

    功劳出众的,当场释放为民,此后为我陈州放牧。

    功劳不够的,记着,该给的赏赐不会少。你等可愿意?”

    “愿意!”

    怒吼声中,士气已然如虹!

    杨玄策马掉头,横刀指着城头。

    “去夺取你等的功勋!擂鼓!”

    大鼓架在大车之上,十余辆大车一字排开。每一辆大车上都有一个壮汉。

    壮汉挥舞鼓槌。

    冬冬冬!

    雄浑的鼓声中,杨玄横刀向下噼砍。

    “万胜!”

    欢呼声中,俘虏们扛着梯子往前冲。

    云梯等攻城器械也紧随其后。

    “是三大部的人!”

    严彪面色铁青,“好一个杨狗,竟然驱使俘虏攻城!”

    “准备!”

    城头,一队队军士严阵以待。

    “放箭!”

    弓箭落下,不断有俘虏倒下。

    但,其他人却前赴后继的往前冲。

    “好生悍勇!”

    有人赞道。

    回来的杨玄说道:“三大部本就是松散的部族构架,被俘后,这些人更是散做一团。对于他们来说,别人死了和他没关系。死的越多越好,最好只剩下他一人站在城头上冲着我跪下请功。”

    韩纪说道:“这便是人心。”

    “人心从来不良。”老贼幽幽的道。

    他又想到了那些贵人,吧嗒一下嘴,“小潘啊!”

    潘生应道:“师父。”

    “还是咱们祖传的营生靠谱啊!”

    潘生苦笑,“可地底下吓人呢!”

    “吓什么人?”老贼说道:“老夫家中盗墓多年,从未见谁被那些贵人弄死,倒是被活人弄死了几个。这地底下啊!比地面上更和气。贵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活人。”

    韩纪仔细揣摩,“颇有些道理。”

    姜鹤儿问道:“什么是贵人?”

    老贼说道:“不能说话的人。”

    俘虏们已经冲到了城下。

    梯子架上去,嘴里咬着横刀,一手盾牌,一手扶着梯子,飞快的往上爬。

    随即城头丢下石块,被砸中后,俘虏惨嚎着从梯子上栽倒。

    “弓箭手!”

    城头高呼。

    弓箭手们探身出来,准备放箭。

    “小心!”宗旭喊道。

    就在城下的俘虏群中,一个个唐军弩手高举弓弩,冲着城头……

    砰砰砰砰砰砰!

    城下俘虏中箭倒下,可城头的弓箭手也有不少被弩箭射中,一头栽倒下来,随即被俘虏们活活踩死。

    不过是一会儿,城下竟然堆积了不少尸骸。

    “这便是战阵吗?”

    跟着辎重队赶到的周勤祖孙二人看着这一幕,倍感震撼。

    一个个俘虏在顺着梯子往上爬,他们遮挡住了城墙,看着就像是一只只蚂蚁。

    这便是,蚁附攻城!

    一架梯子被城头的敌军用撑杆撑开,缓缓向后倒去。

    梯子上的俘虏们惨嚎着,随即跟着梯子重重倒下,砸倒了十余人。

    “闪开!”

    宽大的云梯来了。

    上面的钩子勾住了城头,随即一个个俘虏顺着往上爬。

    偶有人冲上城头,在城头上卷起一阵血雨腥风。

    “是三大部的俘虏,特娘的,都疯了!”

    宗旭恼火的道:“当初若是打陈州能有这等悍不畏死,还怕什么杨狗?”

    “注意杨狗那些大汉。”

    林飞豹已经在请战了。

    “从云梯上去。”杨玄说道:“赫连荣知晓你等的存在,却有恃无恐,应当有准备,先去两个试试,小心些!”

    “我去!”

    张栩带着一个虬龙卫顺着空出来的通道冲了上去。

    很快,二人就到了城下。

    “闪开!”

    张栩抢到了梯子,单手扶着,另一只手拿着铁棍,就这么冲了上去。

    两个虬龙卫冲上城头,顿时横扫一片。

    “那些大汉上来了。”宗旭面色潮红,“准备……”

    崩崩崩崩!

    弩机被铁锤敲下去,彭的一声,巨大的弩枪飞了出来。

    “是床驽!”

    张栩眸子一缩,喊道:“退!”

    二人几乎没有思索,一个空翻,就翻了下去。

    弩枪擦着二人的身体掠过城头,宗旭骂道:“贼子狡猾,可惜了!”

    “老夫要的便是他们不敢再来,已经成功了,可惜什么?”严彪冷冷的道:“杨狗束手无策了,老夫等着他,看他如何应对。”

    杨玄已经看到了这一幕。

    城头的北辽军越战越勇。

    俘虏们士气大跌。

    半个时辰后,俘虏们难以为续。

    “使君,兄弟们尽力了!”带队的俘虏跪在杨玄身前,信誓旦旦的道:“只需歇息半个时辰,只要半个时辰!”

    “你等的悍勇,我看到了。”杨玄并未否认俘虏们的付出,“好好休整,该记功的记功。”

    俘虏抬头,“可……可后续谁来攻城?”

    城头,宗旭得意的道:“祥稳,咱们应当能坚守半个月。”

    严彪点头,难掩欢喜之色,“第一次进攻被挡住了,杨狗还有什么手段?喊话!让弟兄们喊起来,老夫今日要羞羞杨狗,为那一战夺回颜面!”

    “那一战,杨狗伏击,胜之不武。我潭州军憋着一股子气啊!”宗旭拍打着城头,咬牙切齿的道:“今日就是复仇的好日子,喊起来!”

    几个大嗓门的军士喊道:“杨狗,可敢再来吗?”

    “杨狗!”

    “杨狗!”

    “杨狗!”

    呼喊声震耳欲聋。

    “可敢再来吗?”

    “可敢再来吗?”

    “可敢再来吗?”

    众人怒不可遏。

    杨玄微笑,“他们想逼迫我军接着攻城,那么,成全他!”

    他举手往身后招了招。

    一辆辆大车缓缓上前。

    “避开!”

    阵列裂开通道,让车队通过。

    一辆辆盖着篷布的大车缓缓通过。

    大车看着高大,但不沉重。

    王老二问道:“老贼,这车有多重?”

    老贼看了一眼,“不及一个刺史的陪葬。”

    车队缓缓到了最前面。

    “使君!”

    将领上前请命。

    杨玄颔首,“给他们一个惊喜。”

    “领命!”

    将领回头,冲着城头狞笑。

    “南贺!”杨玄吩咐。

    “在!”

    “准备,我要在城中吃午饭!”

    “领命!”

    南贺策马上前。

    “使君将在城中午饭,诸将士!”

    “杀!”

    数万人齐声高呼!

    “来吧!”宗旭笑道:“耶耶等不及了!”

    大车沿着一字排开。

    每一辆大车边上都站着四个军士。

    “拉开!”

    几个军士配合,揭开了篷布。

    一张巨大的床驽就安装在大车之上。

    这!

    连韩纪都看呆了。

    为了保密,弩车从弄出来后,就单独操练。

    今日是开张生意。

    城头,宗旭叫骂的正酣。

    “杨狗,小妇养的!”

    “那是什么?”严彪突然一怔。

    仰角的床驽看不清,只能看到一点寒芒。

    城下,军士们已经上弦完毕,巨大的弩枪安装完毕。

    齐齐看向将领。

    将领挥手。

    持锤的军士奋力捶击着弩机。

    砰砰砰砰砰砰!

    “小心!”严彪尖叫,同时勐地往下蹲去。

    “杨狗……”

    宗旭的叫骂声戛然而止,绝望的看着已经飞过来的弩枪。

    呯!

    弩箭穿透了他的身体。

    带着他向城中方向飞去。

    城头下面,预备队正在振臂高呼。

    “杨狗,小妇养的,耶耶在此,可敢来吗?”

    “杨狗,可敢来吗?”

    弩枪带着宗旭,从城头飞了下来。

    重重的跌落在阵列前。

    “彭!”

    阵列!

    鸦雀无声!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99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