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让已婚女同事高潮(你的好紧H)最新章节列表

    周子扬听到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声,听声音挺面熟的,沉吟一下问:“你是。”

    “方晴。”

    “哦。”周子扬哦了一声,态度不算太恶劣,徐正的事情自己已经知道了,百草园做了一次清洗,把有视频图片的帖子全部删除了,但是架不住学生们对这件事情的关心,开始疯狂讨论。    让已婚女同事高潮(你的好紧H)最新章节列表    

    尽管方晴和徐正早已经分手,之前说过给一次机会,也只不过是从朋友开始,但是其他人却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知道方晴和徐正大一的时候就在一起,听起来好像还是青梅竹马?

    这下子,方晴成了整个学校的笑话,哈哈,笑死了,男朋友在外面那都玩出花来了,作为女朋友的方晴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瞧她在学生会时候的样子,一副圣母婊的样子,对谁都是冷冰冰的,感觉别人欠她五百万一样,这叫什么,这叫因果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不用这么恶劣吧?方晴学姐也是受害者啊!

    方晴如今大二,也算是学生会的几个风云人物了,长得漂亮,而且对后辈的态度又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固执,不符合规章制度的事情是一件不干也不许别人干,学生会有好多次做活动申报,所有的关卡都过去了,唯独到方晴这里,方晴说不合规,要拿过去重做。

    所以有人喜欢方晴,但是也有人讨厌方晴,他们觉得方晴假清高,太做作,而大一的一些新生则觉得方晴学姐温柔大方,对人也很礼貌,遇到这种事她也是受害者,有必要这样说她么?

    关于小号爆料这件事,已经不再是刘雪梅和徐正两个人的事情,而是对金陵大学的影响实在是太过恶劣,学校这边联系了百草园,百草园对此也很没办法,只能把图片和视频全部删除,但是同学们的讨论却是不能删除的,毕竟言论自由,百草园是一个大学生畅所欲言的社交平台,而不是为某个人或者某个学校服务的。

    其实删了图片和视频已经是对学校最大的帮助了,但是这些爆料的小号是一个接着一个,后面曝光的都是聊天记录,感觉有些话不像是真的,明显有人在那边混肴视听,但是又不可奈何,审核只能说审核一些污秽不堪的视频和图片,还有一些特别露骨的聊天记录,但是那些没事就发一张不违规的聊天记录,就是人工审核也不知道该不该删除。

    一旦删除了,那肯定有人开始浑水摸鱼的说垃圾百草园,说什么大学生论坛,这不就是学校的傀儡机构么?

    所以面对这种事,百草园那边也很无奈,事情反应给周子扬,周子扬直接说聊天记录就不要删了,只要把敏感的视频图片删除就好,然后每个兴趣部落不都有自发申请的管理员么,让他们学校自己去解决,我们作壁上观。

    于是各个社区都在讨论这些事情,徐正一时间墙倒众人推,又冒出了无数小号说垃圾徐正,真不是什么好人。

    “刚开学那会儿一直围着我女朋友让我女朋友参加吉他社!”

    “妈的,我女朋友就这样被他睡的!”

    “卧槽,兄弟有故事!”

    接下来还有聊天记录是徐正和一个女孩的聊天,聊天内容是一个大一的女生问:“你女朋友不是方晴学姐么?”

    “唉,其实我们早已经分手了。”

    “啊?为什么啊,方晴学姐不是挺漂亮的。”

    “没有啊,我觉得她没有你有灵气,而且方晴这女孩吧。有点太古板了你知道吧,没有女人味,我比较喜欢有情趣的女孩,就像是你这样的。”

    在这段聊天记录当中,徐正对着女孩就是一顿狂舔,把方晴说的一无是处,保守古板,大夏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一点都不露,你说你不露我看什么啊?我是男人我有生理需求的是吧!?

    在聊天记录当中显示女孩子的确也有意和徐正发展,也在那边绿茶发言说,啊?真是这样啊?怎么感觉跟生活在古代一样呀?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

    “我觉得女孩子都喜欢好看的衣服呀,如果是夏天,我就喜欢穿短裙和吊带。”

    “对对对,我就喜欢你这样有趣,思想前卫的女孩,学妹,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约你出来吃顿饭好不好?”

    “学长你好坏哦,你是不是想睡我!”

    “哪有呀,我们这是灵魂的交流!我需要你这么一个圣洁的灵魂来洗涤我!”

    有的时候,两个人的聊天感觉说什么都无所谓的,但是一旦曝光出来给大家看到这样的聊天记录就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不适,从来没想到那个在台上抱着吉他唱着催人奋进歌曲的阳光男孩徐正竟然会有这么恶心的一面。

    徐正一时间墙倒众人推,而方晴也因此成了众人嘲笑的对象,徐正在方晴面前表现的各种老实,但是在外面泡妞中则是对方晴各种贬低,说方晴保守,古板,没有情趣!一年只有三件衣服,一条牛仔裤更是穿了一年!

    徐正固然可恶,但是方晴这种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却是让那些生活精致的小仙女们开始津津乐道。

    一个月竟然只花六百块钱?感觉都不够我买化妆品的。

    第一次听说原来女孩子竟然会用大宝sod蜜?

    哈哈,她到底还是不是女孩子啊?

    有人把方晴在学生会时候的合照翻出来,他们发现方晴的穿着真的是十年如一日,有好事者还给方晴p了一个绿帽子。

    说实话,在百草园社区讨论方晴的用户基本上都是女孩子,她们没有去讨论徐正有多渣,而是感觉徐正出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你方晴没有做到女朋友应该尽的义务。

    就是,徐正这么帅,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啊,你这么保守,那就不怪徐正在外面偷吃。

    这些讨论周子扬在管理百草园的时候看到过,如今方晴打电话给周子扬,周子扬想到方晴现在的心情肯定不好。

    所以语气稍微放缓了一点:“你没事吧?”

    此时的方晴正孤零零的坐在公交站台的公共座椅上,已经算是深夜,下了一天的小雨,此时路上有积水,空气湿润。

    她就这么坐在那边,望着一辆汽车又一辆汽车的从自己眼前经过,远处还有刚约完会走在路上的男女吵闹声,就这么由远及近。

    方晴的眼睛一阵失神,百草园论坛的讨论,方晴是看到了的,对于那些对自己的诋毁,说实在的,方晴不是很理解。

    难道保守,也是一种罪?

    “喂?你在听么?”周子扬感觉方晴的情绪有些不对,便问道。

    这个时候,方晴才回过神,对于周子扬的问题,方晴一阵沉默。

    周子扬想问方晴怎么了,还没有开口,就听电话那边传来清幽的声音:“我好冷。”

    “你在哪?”周子扬直接问道。

    奥迪Q5稳稳的停靠在了公交站台旁边,周子扬看到了方晴,此时是冬天,方晴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出来待这么久,所以只穿了一件小外套,里面是一件粉色的圆领毛衣,下身则是一件深蓝色的牛仔裤,看起来很是肥大,应该是穿了秋裤。

    周子扬突然想起刚才审核百草园帖子的时候,看过一个嘲笑的帖子说哪个女孩冬天还穿秋裤?

    此时的方晴就这么坐在公交站的座椅上,缩作一团,周子扬看到以后什么话也没说,把自己的外套脱掉披在了方晴的身上,带着方晴上车。

    车上开着空调很温暖,周子扬平视前方,在那边认真的开着车,副驾驶坐着方晴,她也平视着前方,只是眼中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忧伤。

    车子里出奇的安静,只有空调制热的时候发出很小的嗡嗡声。

    “我送你回学校吧?”最终周子扬先开口说道。

    方晴一直没说话,周子扬就当方晴是默认了,大二不知不觉过了半个学期,基本上一些学生都在外面留宿过。

    就是没有男女朋友,也总会和舍友在外面疯狂过一次。

    只有方晴这个保守的女孩子,不管什么时候,晚上的时候都要回宿舍,似乎听徐正说过,就是十点之前方晴一定要回宿舍的。

    眼下不知不觉都已经十点多了。

    就在周子扬打算在路口左转的时候。

    “我不回宿舍。”方晴突然说道。

    “?”周子扬很不解。

    方晴侧过头看向周子扬,很认真的说:“去你那吧?”

    她一双忧伤的眸子里写满了对世界的失望,周子扬沉默片刻,道:“也好,你现在的状态,的确不适合回宿舍。”

    一路无话,一直到周子扬的别墅里。

    “汪!”刚进屋,金毛犬就摇着尾巴跑了过来,本来这孩子一直是魏有容在喂,后来周子扬和魏有容分手了,就被丢在奶茶店里被那几个小丫头喂着。

    最近是因为要放假了才接回来。

    金毛犬是认识方晴的,但是也是好久不见了,这么突然见到,倒是觉得亲切,摇着尾巴,站起前肢去扑方晴。

    看到多多如此的兴奋,方晴心里好受了许多,这么蹲下来摸着多多的脑袋。

    十一点的时候,天空彻底方晴,遮天蔽日的乌云不见了,一轮圆月出现在天空,月光洋洋洒洒的铺满地面。

    院子外面亮堂了起来。

    之前买别墅的时候是制式装修,后来又给公司当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室,再后来有了写字楼才重新到周子扬手里,周子扬又花了一笔钱重新装修了一下。

    如今别墅整整一面墙都被安上了落地玻璃,放眼望去就可以看到别墅的大院子,小桥流水的园林式庭院。

    院子里种着一棵石榴树,一月份不是结果的季节,干巴巴的站在庭院最中间的位置,在月光下,枝干挣扎的向天空延伸。

    就这么孤零零的。

    方晴就这么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这棵干巴巴的石榴树,方晴这样的女孩子是有自己的信仰和原则的,而且她始终觉得自己是对的。

    这样的女孩很好,只不过一旦原则被别人打破,她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原则是否是正确的。

    就好比现在,社区的人一直在议论说方晴是生活在古代,要笑死了。

    其中有人用了一个词叫做干巴巴。

    所以方晴在看到窗外的石榴树以后,不免又想起了这个词,心中不由惆怅。

    周子扬给方晴泡了一杯热可可,端过来。

    金毛犬一看有东西吃,立刻活泼的围着周子扬乱跳,一直摇着尾巴扮乖。

    “去,不是给你吃的。”

    周子扬在那边对金毛说,然而金毛不听话,就这么绕着周子扬蹭,绊着周子扬。

    “滚,”周子扬不满的呵斥一声。

    金毛犬立刻可怜巴巴,周子扬道:‘我对你太好了是吧?再皮就别在屋子里待着了。’

    一听主人要把自己从屋子里赶出去,金毛犬立刻垂下了脑袋,摇尾巴的频率也变小了,在那边垂头丧脑的回到了自己的窝里,这么躺着。

    周子扬把热可可递给了方晴,他说:“我帮你找了新毛巾和衣服,你一会儿洗个澡,然后睡我的房间。”

    周子扬告诉方晴,其他房间是胡淑彤还有沈佩佩的,自己没有钥匙,只能把自己房间给她。

    “那你睡哪里?”沈佩佩问。

    周子扬说:“我在沙发上凑活一晚就好。”

    方晴这么幽幽的看着周子扬。

    周子扬没有去和方晴对视,低着头说:“时间不早了,你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于是就这么方晴上楼洗澡了,周子扬则继续在一楼的挑高客厅办公,瞧着金毛犬那一脸受了委屈的样子。

    周子扬无奈,找了点高级狗粮丢给了它。

    “汪!”金毛犬立刻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周子扬对着金毛犬说了一句:“巧克力都想吃是吧?活着不舒服想死了?”

    金毛犬低头吃着狗粮,没理周子扬。

    一楼挑高客厅,偏窗户的位置有一张桌子,周子扬本来是把笔记本收起来打算去找翟萱的,但是眼下肯定是去不了了,便重新打开电脑,想看看百草园社区现在的状态。

    这些肯定不归他管,但是他总要看一下事态的发展,还好,并没有扩散,只是在金陵大学专门的部落讨论,不干净的视频和帖子已经被删除,只有一群吃瓜群众还在那边津津乐道的讨论。

    说来也很奇怪,讨论徐正的人很少,反倒是讨论方晴的人有点多。

    还好现在是学期末,大学城其他的学校多半已经放假,不然估计讨论的人更多。

    周子扬登录了自己的账号,利用自己的权限把这些帖子删除。

    “为什么要删了?”耳畔传来幽幽的声音,把周子扬吓了一跳。

    转头却看到是刚洗完澡的方晴。

    周子扬楞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洗完澡的方晴,长发湿漉漉的垂下,给她增添了几分温柔。

    依然穿着那件保守的粉色毛衣,可是胸围感觉像是突然大了两圈?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方晴竟然没有穿牛仔裤,一双玉腿白皙且修长,只是看了一眼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的毛衣下摆够长,遮盖住了大腿的三分之一,余下便是那一双如玉的双腿。

    露腿对于别的女孩来说可能再平常不过,但是对于方晴来说,这却是第一次在别的男生面前暴露自己的双腿。

    对于周子扬的目光,方晴尽收眼底,但是她没有去说什么,只是微微低着头不去看周子扬,就像是故意让周子扬看自己的双腿一样。

    “咳,你洗完了?”周子扬没话找话的问。

    “嗯。”方晴小声答应。

    “我带你去房间吧?”周子扬说。

    方晴问周子扬为什么把帖子删掉。

    周子扬说影响不太好。

    带着方晴上楼的时候,方晴跟在后面,她问周子扬是不是自己是不是真的像是帖子上说的那样保守。

    周子扬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没必要去因为别人去改变自己。

    周子扬带着方晴去了自己的房间,告诉她柜子里有新的被褥。

    “我就在客厅,你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周子扬说着,已经把柜子里的新被褥抱了出来。

    而方晴就这么靠在墙边,一直看着在为自己忙碌的周子扬。

    一件宽松的圆领毛衣,搭配着方晴柔顺的长发,脸上带着些许小女生的忧伤,周子扬只是看了一眼,道:“那我出去了。”

    “嗯。”’

    在周子扬要出去的时候,方晴突然叫住了周子扬。

    周子扬好奇的转头。

    方晴道:“对不起。”

    周子扬听了这话,想了想,他说:“我的确不喜欢你,但是其实从某些角度来说,你才是对的。”

    “?”方晴不解。

    但是周子扬也没有解释,只说:“早点休息吧。”

    周子扬把被褥抱到了楼上的沙发上,沙发足够大,完全够周子扬睡的。

    过了凌晨以后,月色变得更加浓郁,院子里被照的恍如白昼。

    周子扬在电脑前忙了一会儿,把一些过分的帖子删除,大概到凌晨一点左右,关了客厅的灯。

    就着茫茫的月色,躺在沙发上,翻了两个身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闹出的动静虽然不大,但是却惊扰了金毛犬多多,多多就这么安静的躺在自己的小窝里,幽幽的看着在沙发上辗转反侧的主人。

    楼上躺着的是一个绝色少女,但是周子扬却对方晴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心里想的,是最近关于徐正翻车的事情做出了一些思考。

    徐正在渣男翻车了以后做了一个打死不承认的态度,即使是现在他还在那边表示视频和聊天记录都是伪造的!

    自己真的是无辜的!

    周子扬想,如果自己哪天发生了一样的事情会怎么样?

    就好比说哪天,一个怀孕的女人突然找到自己,说孩子是自己的。

    那自己该怎么办?

    周子扬想,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孩子真的是自己的,那自己就养,断不可能说让女孩子打掉或者是打死不承认这种事。

    周子扬觉得自己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自己比谁都知道单亲家庭对孩子的苦难,所以不管如何,自己只要有了孩子,那肯定要对孩子负责的。

    眼下自己的几个女人,翟萱和胡淑彤是不管如何都会接受自己的,江悦现在也应该能接受。

    至于其他的女孩,也就宋诗涵,现在态度还不明显。

    综上所述,周子扬感觉自己应该不会有徐正那一天,因为所有的女孩都已经安排妥当。

    再有就是,自己手里的钱始终还是不够的。

    想要永远不翻车,有钱始终是第一位。

    望着窗外的月亮,周子扬就这么想着,时间不知不觉的在流失,周子扬的眼皮也越来越沉,就这么就这茫茫的月色,周子扬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想。

    凌晨三点钟左右,皓月当空,万里无云,窗外没有风,石榴树静悄悄的伫立在院子里,月光银灿灿的泄满了整个小院。

    方晴所睡的房间悄无声息,四下几乎不闻任何生赖,似乎整个世界都不应该又声音。

    沙发再怎么高级,睡的始终是不舒服的,周子扬感觉自己应该是睡着了的,但是意识却是如此的清醒。

    就这么昏昏沉沉的,周子扬似乎是睡着了,但是又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睁开双眼,恍惚间置身梦境。

    今晚的月色,出奇的好看。

    却见方晴赤着一双小脚,就这么待在落地窗前,静静的凝视着窗外,被月色铺满的小院。

    她怀抱双膝,坐在落地窗前低矮的沿上,就这么着将自己的下颔抵在自己的膝头。

    周子扬感到喉咙一阵干咳,似乎是有点渴了,想起身喝一点水,然而身子却是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周子扬想起来,应该是在做梦,于是周子扬想睁开眼睛,坐起身,但是又不不愿意离开梦想。

    只管一动不动的盯视着落地窗前的方晴。

    方晴似乎注意到了周子扬在看自己,她站起身子,她还穿着那件圆领的粉色毛衣,背着窗外的月色,方晴的身材显得如此的饱满,毛衣被撑得鼓鼓的,总觉得是呼之欲出。

    衣摆下,一双匀称修长的玉腿在月光的照射下,白的晃眼。

    她就这么不动声色的走到周子扬面前,亭亭玉立的身子,凹凸有致的身材,背靠着月光,整个人仿若是天使一般。

    周子扬觉得自己的确是在做梦,他坐在沙发上,只觉得浑身无力,像是鬼压床了一般不想动弹,望着眼前面无表情的方晴,周子扬想说麻烦方晴帮忙倒一杯水。

    然而张了张嘴,却是连话也说不出来。

    方晴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低着头双手试探的去找毛衣的下摆。

    “方”周子扬像是刚找到说话的窍门,终于开口说出话来。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是要让周子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方晴像是昆虫蜕皮一般,将毛衣从脑袋上剥落。

    此刻,方晴全身只穿着一件灰色的吊带式胸罩,周子扬想果然方晴给人的感觉就是保守,即使是在梦里,她穿的还是这种妈妈式内衣。

    方晴的一套内衣十分的保守,然而身材却是如此的圣洁,在月光的映照下,似乎每一处都白的发出光芒。

    锁骨,裸肩,还有那纤细而又毫无赘肉的细腰。

    完美的身材,每一处都在月光下耀耀生辉。

    这一晚,周子扬最终还是把方晴睡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97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