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挤进她的蚌肉里|H女攻不要好深

    森寒的笑声在拍卖场之中回荡而起,却是令得不少人面色有些变幻,他们能够感受到那笑声之中所夹杂的浓浓杀意。

    牧苏局外人似的向后一靠,微微倾向青年,低声问:“他为什么一副你杀了他妈的样子?”

    “不是我,是你……”青年牵强地维持平静。    挤进她的蚌肉里|H女攻不要好深  

    牧苏恍然忆起自己叫林感这件事,然后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是我杀了他妈?!”

    “也不是……”青年硬着头皮解释,远处二人一股股凶煞的波动不断的从其体内暴涌而开,倒是很有想立刻跳舞的意思。

    “那是谁杀了他妈?”牧苏不解。

    “没人杀他妈!是你之前和他起了冲突……”

    青年简洁讲述牧苏和风云舞蹈学院发生的矛盾在牧苏切出游戏剧情自动进行的时候。

    牧苏试探着问:“所以没有一个妈受伤?”

    “你总惦记人家妈干嘛!”

    青年快被双重压力逼疯之时,牧苏改变话题:“可以杀人吗?”

    “你在说什么?当然不可以!”

    “可他刚说完要我的命。”

    “这只是威胁的手段,他要以舞蹈的方式,打败你。”

    “懂了,放狠话是吧。”

    作为联邦放狠话大赛连续八届冠军蝉联者,没人比牧苏更懂如何使对方心态失衡。

    众人望着那站起身来的牧苏,翘起臀部,手掌在屁股间划过。

    冷冽地低语,此刻在静籁角斗场上空回荡。

    “你的屁股,我要定了!”

    哗然散开,各异视线下,牧苏神色阴沉地坐下。

    从来都是他让别人背锅,今儿居然替别人背了锅!

    ……

    “那个小子,绝不能放过,到时候我会在他面前连跳三天三夜,彻底摧毁他的舞智!”此时,风云舞蹈学院中手持扩音器的壮汉狰狞笑道。

    “九品舞技到手,他们便是杂鱼,随你处置。”另一人淡漠地道。

    孔缩嘴角狰狞愈发浓郁,刚欲说话,心头突然一动,抬起头来,望向那拍卖场最中心的巨台,那里,一名灰衣男子缓步走出,面色古井无波,并没因无数目光虎视眈眈而有丝毫的动容。

    “他便是超级宗派安排在万鹅城镇守的人,叫做唐越。”青年在一旁道。

    “拍卖会的规矩,我无需多说什么。拍卖场内,禁止任何舞斗,违规者,不论是超级舞蹈学院还是低级夜总会,尽数驱逐,若是再犯,剥夺参加百舞大战的资格,各位,可清楚了?

    中年男子双手负于身后,目光淡淡的扫过全场,雄浑的声音透过扩音器在每一个人的耳边轰隆隆响起着。

    “那么,万鹅城本次拍卖,开始!”

    唐越身后升起高台,众人望着,连呼吸也变得微微急促。一本米大红大绿花扇的密卷

    “第一件拍卖品,六品舞技,秧歌舞。”

    中年男子身后升起高台,一本古朴密卷缓缓升起,其上书写《秧歌》二字,旁边摆放两把布扇,一面红,一面绿。

    只见唐越抓起布扇,手掌一翻,脚踩四方步,时而威武雄浑,时而柔美娇俏,引得不少人有些意动。

    五品舞技演示作罢,唐越语气平静的道:“五品舞技,秧歌,拍卖价格,三十万舞力值。”

    “三十二万。”

    这秧歌舞,的确远远的超过不少同品舞技,因其变化多端,与人交手无疑是会占据不少的上风,所以唐越话落不久,便立刻有人出声。

    “三十五万。”

    “……”

    “舞力值是啥?”

    牧苏捅了捅一旁坐立不安的青年。

    “什么?”

    “舞力值是啥?”

    “我听不懂……”

    “舞力值是啥?”

    舞力值,斗舞大陆通用货币,由舞者在舞蹈机跳舞时产生。舞者越强,所产生的舞力值越多。

    舞者地位如此崇高的原因,就在于舞力值。

    牧苏心说这糟心的世界观居然还自圆其说了。

    说话间,秧歌舞已被叫价至近五十万舞力值,而速度也缓慢下来,似要拍出。

    “五十万!”

    正在这时,牧苏慵懒喊声在拍卖行回荡。

    唐越目光在牧苏身上停顿,微微颔首示意:“还有出价的吗?那么恭喜这位舞者。”

    接下来的数次拍卖,依旧是一些威力不弱的五品之上的舞技,伴随拍卖的物品逐渐变得珍稀,拍卖场气氛本该愈发高涨,但一道慵懒喊声不停出现在拍卖会会上空。

    “八十万!”牧苏抬起手臂。

    “六十万!”牧苏打着哈欠伸起懒腰。

    “一百万!”牧苏抓起青年的胳膊举起。

    “一百一十四万五千一百四十!”牧苏嘶声呐喊着。

    唐越及许多客人神色古怪中,牧苏又一次拍下拍品。旋即,倒数第二件拍品升上高台。

    玄妙歌声忽地响起。

    “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呀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呀啊~家家户户团圆会呀啊,少的给老的拜年呀啊~也不论那男和女呀~诶呦呦呦呦呦诶呦呦~”

    人们如痴如醉之时,唐越平静地声音响起:“七品乐曲,《小拜年》,拍卖价格,一百万舞力值。”

    而不出意外地,阵阵惊疑和不甘之中,牧苏以两百万舞力值拍得《小拜年》。

    拍卖完毕,场中却是开始有种诡异的骚动,漫天火热到近乎滚烫的目光,泛着贪婪与期待,尽数射向拍卖台上,最后凝聚到了那升起的密卷之上。

    这,才是此次万鹅城拍卖会的真正压箱底之物!

    九品舞技!

    “各位,接下来,便是此次拍卖会最后的拍卖品……”唐越并未卖关子,径直揭露压轴拍品:“九品舞技,街舞!”

    唐越那带着热度的声音,彻彻底底的引爆了拍卖场,气氛陡然攀至高潮!

    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悠悠传来。

    “且慢……唐越前辈,开始拍卖前我希望您能查一查一位恶客……”

    风云舞蹈学院,孔缩面色阴沉的盯着林感,冷笑道:“林感已经拍下一千多万舞力值的拍品,但据我所知,他只是来自一座叫动感镇的穷乡僻壤之地。”

    “你管着嘛!”牧苏梗脖叫嚷。

    却见唐越望来:“这位小友,不知你可否先支付前些拍品的舞力值?”

    “你这坐忘道……”

    牧苏咬牙低喝一声。

    余光拍卖会守卫正在逼近。眼见形势不对,牧苏当机立断,立刻闲置角色。

    没钱付款的是林感,关他牧苏什么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96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