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都市香艳肉体小说网(洗碗从后面弄)最新章节列表

   以农耕时代,为什么一开始是北方中原远比南方发达?

    在同样受到战乱的情况下,为什么北方中原的恢复能力要远比南方更快速?

    因为在江南没有得到彻底的开发前,在双季稻没有被推广以前。    都市香艳肉体小说网(洗碗从后面弄)最新章节列表    

    北方和江南的粮食产量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人活着,就得吃饭,不吃饭就得饿死。

    就算是后世的工业信息时代,粮食也是某些大国影响乃至控制世界的主要工具之一。

    更别说在农耕时代,粮食的产量,直接就决定了一个国家的人口上限。

    而粮食产量与人口多寡,则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国力上限。

    至于能不能把潜力发挥出来,那就是执政者的事。

    一场春旱,让吴国哀嚎遍地,才到盛夏,不少百姓就已经注定今年颗粒无收,不敢想像到了冬日会有什么样的惨状。

    对魏国来说,这一场春旱是雪上加霜,只能多补种一些菽,祈求着能多收一些秋粮。

    而汉国,小胖子还有心情在减赋税大不了今年多吃一些东吴的海产品。

    毕竟吴国的钱不值钱,只能拿特产换物资了。

    同时蜀地不少人家,悄悄地在心里盘算着卖给吴国的粮食还有多少提价空间。

    这就是各国生产力的最具体体现。

    这一场蔓延各地的旱情,也让魏吴两国彻底露出了胖次季汉穿了一条安全裤。

    “穿上裤头再出去!谁敢就这样光着出去就弹小雀雀!”

    大河边上的五原县学堂,修了两个大水池,引水入内,成了学堂学生消暑的好去处。

    从凉州调过来的李八郎,已经是五原县县丞。

    若是能安心在边地呆几年,后面升个县令,那就容易多了。

    成为县令之后,就算是正式在大汉官场立稳脚跟。

    只是五原县的人口,绝大部分是兴汉会的炼铁工坊职工和家属。

    所以五原县的李县丞,这三年来,要说轻松,那自然是轻松,因为没有多少事可做。

    饭团探书

    但要说苦逼,那也是苦逼。

    因为堂堂一县县丞,居然还要兼职管教学堂的学生。

    炼铁工坊的职工,有汉有胡,孩子自然也是汉胡相杂。

    胡人的孩子,没有经常洗澡的习惯。

    冬天还好,盛夏这么热的天,不洗澡的话,当真是能臭死个人。

    卫生习惯不好,万一有了疫病那就更是要命。

    所以学堂都会像赶鸭子似地赶着他们去池子里洗个澡同时顺便消消暑。

    十岁前后的孩子,正是跳脱得像个猴儿的年纪,玩嗨了,一个不留神,就光着身子窜出去了。

    所以李县丞要牢牢地盯着他们。

    看到哪个不听话,直接就是揪着小雀雀弹。

    这些胡人的孩子,说是学生,实则他们的父母早就替他们跟兴汉会签了半卖身契约。

    以后至少要给兴汉会干够十年,才能离开。

    对兴汉会来说,是预定下了未来十年的劳动力。

    而对于胡人来说,则是有人保证自己孩子未来十年的温饱问题。

    双方都觉得自己赚了。

    至于当事人长大以后会怎么想,却是没有人在意。

    想要摆脱这个命运,除非他们能考上皇家学院。

    不过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学院一年才收多少学生?

    像大河炼铁工坊学堂这种汉胡混读的学堂,未来两年里能有一两个学生进入学院,那就算是安慰了。

    所以李县丞不怕报复,抓住了不听话的学生,就可劲地弹。

    离学堂不远的地方,竖着高高的水车,正在不断地转动着。

    从大河引过来的水,被水车抽到水渠里,再顺着水渠,流入新开的田地,滋润着庄稼。

    大河两岸种了一些春小麦,已经快要可以收割了桥山以南,种的是冬小麦,也就是秋天种,来年夏天收。

    而桥山以北的河套地区,种的则是春小麦,春天种,夏末收。

    春小麦的口感不如冬小麦,而且产量也要比冬小麦低一些。

    只是这种年头,人能吃得上饭就是老天恩赐了,谁还管好不好吃?

    所以口感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春小麦有一个非常大的优点,那就是耐旱。

    这一点,让它可以在农耕线以北种植,弥足珍贵。

    只是九原故地,基本都是重新开垦的耕地。

    为了保证收获,这两年种得更多的是比春小麦更能适应环境的黍和菽。

    麦和黍之间,还有一些芋头地。

    五麦一芋或者五黍一芋,可以保证遇到饥荒的时候不会饿死人。

    这个数据,在同地的其他地方,则是十麦一芋。

    五原故地这种地方,由于是新复之地,最重要的,是先保证粮食的供应。

    芋头产量大,磨成粉后和面粉掺到一起,就算是口粮了。

    别人家还在吃卡嗓门的麦饭呢,大汉的百姓都开始吃面粉了,谁敢嫌弃不好吃?

    而且芋头粉还可以做成凉皮和凉粉,正好合适在夏天吃。

    所以不用担心芋头储量会过剩。

    不过芋头需要的水肥很多。

    也就是兴汉会这种有组织能力,又有水车抽水,还有牧场生产肥料的团体。

    再加上农业专家的指导,才能有目的性地大量种芋头,以备饥荒。

    至于像吴国那样的,就算是有人知道芋头能防饥荒,但谁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就算是想干,也得有这个实力才行。

    还是那句话,一个国家的真正发展,是需要系统性地打牢基础。

    而不是学了几样新技术,就想着能跨越式发展起来。

    就拿种芋头来说,季汉因为粮食的富余,可以大规模地推广圈养家畜。

    而圈养又可以更好地进行积肥,反过来进一步有助于粮食的增产。

    但凡家里有点规模的圈养家畜,种个一两亩地的芋头,那自然是能承担得起。

    但没有先进姿势的魏吴两国,连种庄稼的肥料都缺,更别说是种芋头。

    李县丞弹完了小雀雀,又给孩子们安排了吃食,然后这才能休息。

    而在不远处的大河边上,有人比他还要忙碌。

    李许氏走在地头上,不时地弯下腰,看看已经开始变得金黄色的麦穗。

    九原都督府护军许勋,同时也是李许氏的从兄,跟在她旁边,问道:

    “三娘,如何?这粮食何时可以收割?我也好向都督府那边通知一声,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

    李许氏绕了一圈,抬头看了看黄绿相间的田地,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阿兄,这麦子再过半个来月,就可以收割了。”

    她看向自己的从兄,“我算过了,整个都督府,从高阙到五原,今年产出的粮食应当是够吃了,不需要再从关中和并州运粮。”

    许勋点头:“那就再好不过了。听说今年内地有春旱,收成比往年差一些。”

    “没曾想我们这里,今年反而比去年要好。”

    李许氏的目光落到那些高高低低的水车上,神色颇有些感慨:

    “河南地(注:河套在明以前称为河南地,即大河以南的意思)被大河所包,别处有旱情,这里只要能想办法引大河的水灌既,却是不用担心缺水。”

    “若是耕种得法,说不得,也能成为一个粮仓,日后被称为小关中乃至小天府,恐怕也不无可能。”

    许勋却是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他摇了摇头:“可不敢跟关中比,九原虽不缺水,但土地可比不过关中肥沃。”

    李许氏没有接这个话,在她看来,既然是小关中,肯定是不能跟真正的关中比,但也足以说明是个适合耕种的地方。

    不过她看到许勋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并不为今年的河南地丰收所动,不禁有些好奇地问道:

    “阿兄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许勋叹了一口气:

    “河南地粮食能自足,自然是一件喜事。但会首看重这里,可不是单纯为了种地。”

    称会首而不是称中都护,自然是说兴汉会的事。

    五原县和平城同时开工,现在平城那边,煤山找到了,铁矿也找到了,听说一直在大肆招工。

    而五原县这里,比平城那边还早发现铁矿,可是却迟迟找不到煤,这就令人尴尬了。

    所以五原县这边,也要加快进度了,要不然,胡人都被平城招走了。

    这种事情,他本是不应该说的。

    但眼前这个从妹,本就是他亲手想送到中都护榻上的,可惜的是没定过亲,没被人家看上。

    阴差阳错之下,反而是成了中都护妾室的小舅子的妻室。

    不过这位从妹,现在在兴汉会的地位可不低。

    所以这些话,对她说起来,倒是无妨。

    李许氏一向只管种地,她转过头,看了看北边的阴山。

    阴山山上,郁郁葱葱,并不像后世那般,林木稀疏。

    因为这个时候,阴山的森林资源还没有得到开发。

    最多也就是前秦到前汉的时候,匈奴人曾用阴山的林木做弓箭材料。

    “我记得,在南乡制出焦炭以前,虽也有用石炭炼铁,但大多不都是用木炭吗?”

    李许氏有些疑问,“既然寻不到煤,阴山上那般多的林木,用来烧炭炼铁,也是可以的吧?”

    许勋点头:

    “我此次过来,也是为了这事。炼铁之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实在不行,只能是伐木烧炭。”

    说着,他认真地看向李许氏: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若是破坏林木过度,容易造成土地贫瘠,不利耕种。”

    “所以伐阴山之木,最是怕你反对,却是没有想到,现在你居然也支持烧炭炼铁。”

    李许氏指了指连绵不断的阴山:

    “这般多的林木,一年能用多少树?只要规划得当,伐一片补一片,轮流不息,自然无碍。”

    “怕的就是光伐不补,若是没了草木护住水土,到时候再肥沃的土地,也会变成无法耕种的荒地。”

    说着,她又指了指南边。

    秦直道如同一条巨龙,蜿蜒向南。

    “从这里到长安,中间所隔着的上郡,有很多地方已经开始沙化了,就是因为当年放牧过度,导致草木不生,所以变成了那个样子。”

    “若是再不注意,秦直道恐怕有一天也会被沙子所掩盖。”

    作为农业专家,李许氏在农业方面,有着比他人更为专业的知识。

    在反复研读《氾胜之书》《四民月令》等农书后,李许氏结合自己这些年来的经验,产生了自己也写一本农书的想法。

    这是一个非常大胆,同时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绝后,但绝对是空前的做法。

    因为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女子在这方面有过着作。

    若是换了别人,恐怕连想都不敢想。

    但这么多年来,李许氏的见识,已经非一般女子所能相比。

    更重要的是,她的这个想法,得到了中都护的大力支持。

    中都护表示,只要她能真正总结出来,就一定会让人印刷出来。

    这可是三不朽里的立言了。

    有了人生的最大目标,李许氏更是一心扑到农业研究上。

    她甚至亲自去过上郡的荒漠地,查探水土流失所造成的影响。

    许勋可不管什么荒漠不荒漠的,他这一次来五原县见李许氏,可不就是为了等她这一番话?

    “三娘,放眼整个大汉,这耕种之事,除了中都护,还有何人能比得上你?”

    说白了,这些年大汉增产了这么多粮食,自己这位从妹可是有不少的功劳。 .

    若非她是女儿身,恐怕入朝为官,日后争一争大司农,也未尝不可。

    “只要你确定,能伐阴山之林炼铁,不碍河南地的耕种,那这个事,就算是稳妥了。”

    李许氏这才反应过来,笑道:

    “原来阿兄在这里等着我呢。”

    她看了看大河边上的粮田,又看了看北边的阴山,终是点了点头:

    “这倒无妨,只是你们得保证,须得规划好了,不得乱砍滥伐。”

    许勋连忙道:

    “那是自然,若是三娘不放心,这个事也请你一并代劳了,帮我们规划一番。”

    “想必有了三娘的帮忙,中都护那边,就能多出不少把握。”

    中都护现在总参一国政事,而且身份也与以前大不一样。

    这种事情,若是让继续让他亲力亲为,手底下那么多小弟难道都是吃白饭的?

    而且一个处理不好,也容易落人口实。

    所以他们所要做的,就是把所有准备都办妥帖了。

    然后中都护再顺手推动一下,这才叫配合,这才叫会做事。

    只见李许氏摇了摇头:

    “什么帮忙不帮忙的,不过都是为了大汉出力罢了。”

    语气间,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风。

    反正河南地的耕种已经走上了正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顺便做一下塞外之地关于林木与耕地的研究,也是极好的。

    “那我就多谢三娘了。”

    许勋本以为此行要费不少口舌,没想到却是这般容易,大喜之下,甚至拱手行了一礼。

    只要能在阴山伐薪烧炭,大河炼铁工坊就算是正式开张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86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