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掌中雀po弃吴钩/小受被用各种姿势进入n

  咚咚咚~

    咚咚咚~

    小梦走过去把门打开,看到出现在走廊里的人愣住了。

    “是你?”    掌中雀po弃吴钩/小受被用各种姿势进入n    

    “我见这边亮着灯就上来了,能进去谈谈吗?”乔卫东穿着一件黑色毛衣站在门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平和一些。

    小梦想了想,把他让进房间。

    乔卫东一进屋就注意到客厅沙发旁边放的红色拉杆箱。

    “你已经好几天没来这边住了吧。”

    小梦把他让到沙发坐下,总觉得这一幕挺怪的,还有点尴尬。

    她把才穿好的风衣脱下来放到沙发扶手上

    “没错,有一阵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乔卫东指指窗户,左前方就是他跟宋茜生活的5号楼。

    小梦恍然大悟,以前乔卫东住在这边,通过望远镜观察女儿在对面单元楼的生活,现在剧情反转,变成他在5号楼关心这边的情况了。

    “有什么事你直说吧,我待会儿还有事。”

    她可不希望将话题往以前的关系上引,那只会让气氛更加尴尬。

    乔卫东说道:“这次你过来拿东西,是要搬到西城区住对吗?林跃不在,照顾英子的任务就落到了你的头上。”

    “你跟踪我?”

    小梦面露不悦,因为乔卫东说的一点不差,林跃不在,现在是她接送乔英子上下学。

    “不,我没有跟踪你,我跟踪的是英子。”

    乔卫东搓了搓手,低着头说道:“我不明白,你跟英子的关系……为什么……”

    “为什么要照顾她是吗?很简单,这是林跃托付给我的事情。”

    “可是她跟你……”

    “情敌?”小梦说道:“乔卫东,你觉得我是那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吗?等他考上大学,有了正式的女朋友,不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离开北京,到老家开一家属于我自己的瑜伽馆。如果你是觉得林跃没在,指望我帮你缓和父女关系,对不起,我帮不上你的忙。”

    一句话就把继续谈下去的路堵死了,乔卫东面露难色,右手不断地抠着左手指甲。

    小梦记得他以前没有这个毛病的。

    “林跃去干什么了?”

    “艺考啊。”小梦并没有隐瞒林跃的去向:“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会在全国各地跑,所以才会托我过去照顾英子。”

    嘭嘭嘭~

    便在这时,外面传来用力砸门的声音,还有一道带点儿尖刻的叫喊。

    “乔卫东,你是不是在里面,开门,你给我出来。”

    小梦身子一僵,脸色瞬间变差,因为她听得出来,外面砸门的人是宋茜。

    “怎么?她不知道你来这里?”

    乔卫东脸上的尴尬更浓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赶紧起身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就要往外走,哪里知道宋茜用力一推,反把他逼回屋里。

    “我就说干着干着活儿突然跑出来,打电话也不接,原来跑到这里来会旧情人了。”

    小梦很无语,也很气愤,抓起沙发扶手放的风衣往身上一穿,提着拉杆箱往前走:“是,我以前是很爱你的前夫,不过那都过去了,无论他对那几年的生活是怀念也好,讨厌也罢,都跟我没有关系,所以你没必要阴阳怪气地说话,好像我跟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

    宋茜看看她,又看看乔卫东,比较年前消瘦很多的脸上浮现一抹讥笑:“那谁知道,万一英子抢了你的小白脸,你气不过,又要吃回头草,给那边那个戴绿帽子呢。”

    “你……”

    小梦觉得这个宋茜跟那个童文洁要么能做闺蜜呢,一样的不可理喻,一样的满嘴刻薄。

    认真地想一想,还真得是林跃那样的人才能治得了她们。

    “我要走了,请你们离开我的房子。”

    她懒得跟这对男女废话,拉着拉杆箱往外走。

    “听见没有,不欢迎你啊,叫你滚呢。”宋茜又把矛头对准了乔卫东。

    “宋茜,你说话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给你留点面子,谁给我留面子啊?要不是你,事情能变成这样吗?要不要我给你复述一下别人背后议论我的话?”

    “……”

    小梦懒得理那两个人,电梯门一开便走进去,第一时间按下关门键。

    以前她觉得乔卫东心里还有宋茜,于是特别沮丧,现在嘛……她挺同情这个人的。

    ……

    3月10日。

    距离开学已经过去半个多月,林跃自从开学第一天把李萌踹死后就再没来过学校。

    黄芷陶一开始很烦躁,茶饭不思,心也用不到学习上,直到林跃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解释他两天没回话是因为去参加艺考途中手机丢了,才把卡办出来,要她安心复习,艺考结束后他就回来了。

    得到这样的回应,她一下子活了过来。

    但是王一迪就没这么幸运了,一方面又想主动一点,一方面又不想暴露自己的需求,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可心上人就像人间蒸发一般,熬到三月初她撑不住了,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不过内容嘛……就是简单地提醒他北电的校考就要开始了,嘱咐他不要误了时辰。

    3月15日。

    北电校考当天。

    一个一个拿着材料和准考证的学生走入会场,再一个一个走出来。

    王一迪虽然不是最早到的一个,但绝对是最早到的一批,然而她等啊等,看啊看,就是没有发现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家伙。

    她心里挺着急的,但是现实感还是有的,知道考试最重要,眼瞅着前面没几个人了,便积极调整心态,把精力都放在艺考这件事上。

    半个小时后,她考完出来,发现门口站着几名学生和他们的家长,看起来是在交流艺考的事。

    她觉得自己考的还可以,如果参照艺考老师定的标准,要拿到北电的文考证问题不大。

    虽然已经进入春季,可是气温并没有明显的回升,只有柳树上的一抹新绿和桃树枝杈的点点樱红,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人们冬天过去了。

    王一迪没有走,还打去电话骗王婧,说坐同学的车走了,要去庆祝一下。

    女儿向来没有撒谎的习惯,当妈的也就没有多想,嘱咐几句后让司机开车回家。

    一组又一组考生走出来,和家长聊了几句后不堪忍受春寒上车离开。

    王一迪目送自家车子离开,便站在距离大门不远的地方等,一直等一直等,等得耳朵冻红了,嘴唇麻了,这时考场所在的大楼里面走出来一个戴口罩的男生。

    她搓搓手跺跺脚,又哈了一口热气,径直迎上去。

    “林跃,你站住!”

    前面的人闻言一愣,侧身朝她看来:“你怎么还没走?”

    “等你。”

    “等我?”

    “那你至于把自己冻成这样吗?”

    他也不矫情,拉过她的手捂在掌心,轻轻地搓了搓:“好点没有?”

    王一迪看着对面把注意力都放在双手上的男生,憋了好几天的怨愤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不明白,自己是带着兴师问罪的心态等他的,可是……他……他怎么能这么平静,这么泰然自若。

    “怎么了?瞧你这表情,我脸上有花吗?”林跃笑着问她。

    他跟黄芷陶接吻。

    一个寒假没搭理她。

    发提醒信息也是过了半天才简简单单回复了一个“哦”字。

    她心里是憋着气的,觉得他太可恶了,然而两人一见面,说的话和做的事对她的态度就像期末考试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怎么能这样呢?这叫她怎么应付?

    “春天是最容易感冒的季节,你要是冻病了,中戏的校考可怎么办,走吧,外面冷,先上车,我送你回家。”他说着话还把身上穿的风衣脱下来往她肩头一披。

    王一迪觉得鼻子酸酸的,特别委屈,特别心堵,也特别……温暖。

    来到不远处的停车场,林跃把她扶进SUV的后排车厢,正要去前面驾驶室发动车子,她从后面拽住他的毛衣:“先别开车,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行,我先去把暖风打开。”

    林跃走到前面发动车子,启动空调返回后排车厢,顺手把门一带:“什么话,说吧。”

    她不知道是冷,还是紧张,两手攥住毛衣的袖口平放在膝盖上。

    “放寒假那天我跟妈下楼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和……”

    “看到我跟黄芷陶搂抱在一起了是吗?”

    她紧攥的手又放开,在牛仔裤上摩挲着,依旧不敢正眼看他:“是。”

    “那你说这个什么意思?是想问我跟她什么关系吗?”

    王一迪轻轻地点了下头。

    “既然你看到我跟她搂抱在一起,那也一定看到了方一凡和林磊儿对吗?”

    王一迪又轻轻地点了下头。

    “方一凡一直在纠缠黄芷陶,你也知道,我跟方家关系很差,当时脑子一抽,突然想起电影电视剧里的经典桥段,就依样画瓢演了场戏,现在看来虽然狗血了点,但是效果还不错,起码方一凡不再纠缠黄芷陶了。”

    “那是在演戏吗?她……她可是亲了你,你觉得你是演戏,她恐怕不这么想。”

    王一迪还是没有转头看他,不过能够从颤抖的嗓音中听出,她现在的情绪很激动。

    林跃没有瞒她:“是,方一凡和乔英子走后她向我表白了。”

    “那你……答应了?”

    她终于忍不住了,侧身看向他。

    她在外面冻了许久,现在被空调口出来的暖气一吹,带点异域风情的脸蛋更红了,鬓间垂着的发丝轻轻摇摆着,像极了她现在的心情。

    紧张,担心,害怕,期待,惊讶,慌张……总之眼睛里有很多情绪。

    林跃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直盯盯地看着她又红又热的脸蛋:“你真好看。”

    王一迪更慌了,两只手不知道往哪里放,一会儿去拽毛衣的下摆,一会儿去理鬓角的散发,眼神躲躲闪闪,不敢跟他对视。

    短暂的失神过后,林跃正色道:“没有,没有答应,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和小梦的问题,本来是看不惯宋茜、童文洁、乔卫东对她的态度,想着帮她讨回公道,争一口气,但是我没有把握好分寸,给了她很多容易让人误会的信号,我更错误的一件事是没有把持住,跟她发生了关系,所以我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偏偏这时候黄芷陶告诉我她喜欢我,我是真的不想伤害她们。”

    “所以你就一直在躲是吗?用艺考当借口,躲小梦,躲黄芷陶,也在躲我。”

    刚开始的时候,王一迪说话吞吞吐吐,闪烁其词,但是随着情绪越来越激动,她的表达反而流利了不少,语气也恢复到以前有什么说什么,直来直去的调子。

    “躲你?”

    林跃给她问住了。

    “对,躲我,既然你跟黄芷陶的事是一个误会,为什么不跟我解释清楚?”

    “你也没问啊,而且……我看你寒假过得蛮好的,每天都有发朋友圈,跟同学们聊得热火朝天,并没有受到那件事的影响。”

    “林跃!”王一迪十分抓狂:“你……你要不要这么直男?”

    “啊?那些动态,都是发给我看的?”

    “不然你以为呢?”王一迪气得紧咬贝齿,薄面含嗔:“难不成明明白白告诉你快给我留言,快帮我点赞,快来找我说话,我需要你的解释?”

    林跃真诚而坦然地点点头:“你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王一迪给他说懵了,仔细地想一想,确实如他所言,旁敲侧击,拐弯抹角的做法跟以往行事作风相差很大,可是这种事……别人向她告白,她能大大方方地讲“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她向喜欢的男生告白,能雷厉风行有话直说吗?

    “林跃!你懂不懂女人心啊?我……”

    她这儿正要因为他的不解风情暴走,没想到话说一半,对面的人倾过来,一下子含住了她的唇。

    后面的话给逼了回去,本该爆发的怒火也烟消云散。

    嘶~

    嘶~

    嘶~

    空调口持续喷射热风,车窗贴了薄薄一层水雾。

    随着嘭的一声。

    两个身穿西服的男子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掏出一支烟点燃,一手插兜,一手夹烟,半倚着SUV的引擎盖吞云吐雾,做一脸满足状。

    “看年纪不大,瞧这吸烟的姿势,老烟民啊。”

    “现在的年轻人都早熟,我家那小子,才十三岁就知道接吻不会怀孕,避孕套可以保护女生,想想咱们那时候。”说完叹了口气,轻轻摇头。“要是人生能够重来……”

    “你想干什么?大学你已经祸祸不少女同学了,还想干嘛?”

    “……”

    两男子拐进楼道,声音渐不可闻。

    烟抽到一半的时候,后车厢的门打开,王一迪从上面走下来,脚刚刚沾地,眉宇间突然闪过一抹痛楚,身体向外侧倾倒。

    林跃反应神速,一个转身来到她的身后,把人抱在怀里。

    “外面冷,不是让你在车上呆着吗?”

    “我……我想上厕所,没有站稳崴了一脚。”说完这句话,他看到林跃指尖夹的烟头,面露不悦:“你怎么吸上烟了?吸烟有害健康不知道吗?”

    林跃把烟蒂丢在地上,用鞋底抿了一下。

    “我爸没的那天学会的,每次遇到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问题,明知道于事无补,也会忍不住来一根。”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林跃一面扶着她往厕所走,一面说道:“我忽然意识到我是一个特自私的人,想要的很多,能付出的很少。”

    王一迪一听这话脸红了,身子也更软了,整个人几乎贴在他的胸口。

    “当演员必然要混娱乐圈,娱乐圈是什么,娱乐圈就是一个大染缸,有形形色色的人,不缺美女帅哥,不缺达官显贵,也不缺心术不正的流氓恶棍,别说演员之间有潜规则,就说野生剧组里那些有经验的摄像师、化妆师、灯光师……带新人的过程就是猎艳的过程,导演副导演吃肉,他们也跟着喝汤,女孩子一旦进了这个圈子,那真是……”

    他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当演员是你的梦想,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预料不到,所以当时脑子一热亲了你,让你以后甭管跟谁谈恋爱,又或者嫁了谁,生老病死,一辈子都忘不了我。”

    “你!”

    王一迪突然顿住脚步,高高地扬起手。

    林跃没有动,没有躲,只是微微低着头,不去看她的眼睛。

    “你……”

    她的手扬了又扬,最终还是没有落下去,末了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越收越紧,越收越紧。

    ……

    “车辆行驶中,请坐稳扶好,前方到站,东安门。”

    车载系统又用英语播报了一遍,公交车由慢而快,驶入专用车道。

    黄芷陶看看手里才买的资料书,又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日期,阳历三月二十七日。

    后天就是一模考试了,也不知道林跃能不能赶在考试开始前返回北京。

    这一个多月来,两人的交流只能用“有一搭没一搭”来形容,上次给他发信息是三月二十五日,直到今天他还没有回复,她觉得这挺正常的,毕竟要准备那么多场考试,一天下来累都累死了,哪里还有时间聊天呢。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不过她不敢多想,也不能多想,因为一旦深入思考,搞不好一天时间又这么荒废了,是,他很重要,但是学习也很重要,在这件事上,她还是很理智的。

    嗤~

    公交车不再轻晃,后车门开启,穿着校服的学生陆续下车,黄芷陶也从上面下来,轻车熟路地走进校园,本来她的目的地是教学楼,不想视线鬼使神差地往右前方一扫,整个人愣住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84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