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翁与小莹全目录(小钰第一次)最新章节列表

    歌姬前来,奏乐响起,大殿内一瞬间热闹起来了。

    顾锦年显得平静,不过左右两旁的阎公与孟学士则凑了过来,先是各自敬酒一杯,随后压着声音道。

    “世子殿下,其实方才虽说有人针对,但毕竟这客宴之上,没必要如此凶恶,老夫知晓世子殿下是性情中人,但这般的行为,会让一些不明所以之人,产生恶观。”  翁与小莹全目录(小钰第一次)最新章节列表      

    “是啊,有些人其实并非对世子殿下有恶感,可方才之事,会让他们产生恶感,今日世子殿下所作所为,只怕宴会散了后,又要传遍天下。”

    阎公与孟学士在左右各自开口,压着声音说道,告诫顾锦年一二。

    “阎公,孟学士,这是我的儒义,顾某不喜欢清者自清四字,还请阎公见谅。”

    顾锦年明白二人的意思,他也知道两人是为自己好。

    这些老学士其实就是曾经吃过这样的亏,所以害怕自己遭遇麻烦。

    有时候面对流言蜚语,唯一的办法还真是清者自清,用时间来回答,毕竟你就算身上长满了嘴,你也说不过这堆人啊。

    而这个清者自清,其实很难,因为在澄清的过程当中,你要是但凡又做错了一点事情,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彻底洗不干净了。

    如果你没有做错,并且过了个十年二十年,有人拿出实质性的证据,一般来说就是等人良心发现,然后出来道歉,基本上就自清了。

    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良心发现的人很少,而且即便是良心发现,这二三十年有多难熬?

    纵观历史,一般被诬陷的人,基本上就是用自尽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可自尽之后吧,大部分施暴者,马上开始向下一个人施暴,他们认为错不在自己,而是犯罪者。

    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是犯罪者。

    所以,顾锦年已经想开了。

    以后谁再敢招惹自己,远的地方自己说不了,要是在自己面前哔哔来来,那顾锦年就不客气了。

    不打一顿真就对不起这些年的习武之道。

    “唉。”

    “算了,总而言之,世子殿下以后做事还是要三思而行,不然要吃大亏。”

    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该劝的也劝了,顾锦年不听也是自己的事情。

    “多谢两位。”

    顾锦年点了点头。

    而就在此时,外面也下起小雨,伴随着歌姬表演结束后,雨也停下,满堂宾客皆然抚掌,紧接着豫王举杯,望着众人道。

    “今日是我这新楼建设之日,诸位不远千里赶来,实乃是本王的荣幸,本王敬诸位一杯。”

    豫王开口,端起酒杯如此说道。

    当下,众人齐齐端起酒杯,与之遥相碰杯。

    一杯酒水入肚。

    豫王的声音再度响起。

    “此番,朝廷正与匈奴宣战,本王也有心出征,奈何年事已高,诸位,再举杯,敬大夏将领一杯,望他们凯旋。”

    豫王开口,提到了边境战乱之事。

    老爷子已经去了边境,如今算上时间,也应当坐镇边境之地。

    只不过的事情,眼下开战与不开战,还必须要等礼部这边沟通,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正在中间干预,两大王朝希望化干戈为玉帛。

    他们的介入,导致战争没有打起来,不过这是利于大夏王朝的,毕竟大夏王朝需要时间去备战。

    万一真打起来,运输粮草这些事情,极其麻烦,所以趁着目前三大王朝外加上匈奴国的礼部交涉过程,大夏王朝也在备战。

    所以战争还没有开始。

    约莫至少也要两三个月,才有可能真正宣战。

    但豫王所言,众人也不得不再次举杯。

    随着第二杯酒入肚。

    豫王更是有些欢喜,侍女再倒了一杯后,豫王继续开口道。

    “这第三杯酒,本王希望诸位敬本王这个外甥,顾锦年一杯。”

    “本王这些日子也有所耳闻,关于我这个外甥一些流言蜚语,此事本王不是很清楚,但本王知晓,锦年这孩子小的时候有些胡闹。”

    “可如今也快长大成人,为百姓伸冤,又为国家扬眉吐气,更是儒道天骄,做的每一件事情,本王都听过,所以这杯酒还请诸位敬他一杯,至于一些恩恩怨怨,本王相信,诸位都是有名望有身份之人,应当不会与本王这个外甥斤斤计较吧?”

    豫王开口,突然提到顾锦年,而且还为顾锦年主动说话。

    这下子,不仅仅是众人好奇了,即便是顾锦年也有些好奇了。

    这豫王与孔家关系不错,可却在这个时候,公然支持顾锦年,想要帮顾锦年化解一些恩怨,的的确确有些不一般。

    只是豫王的脸面,众人还是要给,大部分人都举杯,阎公与孟学士更是哈哈笑着。

    “豫王殿下所言有理,其他不说,这世子殿下为民伸冤,老夫也是如雷贯耳,再者为大夏王朝立言,更是令我等读书人感慨不已。”

    “外面的一些流言蜚语,终究是一些嫉妒之言,来来来,老夫第一个敬世子殿下。”

    阎公举杯,他也算是有头有脸之人,主动搭话,而且美赞顾锦年不少。

    随着阎公如此开口,孟学士也跟着附和。

    “是啊,这古今往来,有几个人能与世子殿下这般,世子殿下还未及冠,却满腹经纶,才华横溢,而且能为百姓出头,可贵无比,这份品质,在下自愧不如。”

    “今日得以见世子殿下,老夫也算是圆了心中之意,世子殿下,万不得推辞啊。”

    孟学士开口笑道。

    也在帮衬着顾锦年。

    面对几人的帮衬,顾锦年心中有数,他端起酒杯,倒也不推辞,举杯饮下。

    “两位先生言重了。”

    “豫王舅舅也言重了。”

    “学生不过是做了一些该做之事。”

    “并没有几位所言这般。”

    顾锦年谦虚几句,他就是这样的,如果对方给自己面子,那自己也一定会给对方面子,谦虚有礼。

    如若对方不给自己面子,同样的自己也不会给他们面子。

    听着顾锦年的谦虚,众人微微一笑,孟学士和阎公也是很满意。

    毕竟这才符合儒道读书人,谦虚有礼。

    可不适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

    “打人也算是该做之事吗?”

    声音响起,是一位儒者,他虽然坐在角落,但能进盛宴当中,就没有一个是寻常人。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场面略显尴尬。

    关键时刻,总有人会出来捣乱。

    顾锦年将目光看去,瞥了一眼,是一名老者,六十来岁,没有端着酒杯,摆明了就是看不惯自己。

    “歌姬何在?”

    感受到场面的尴尬,豫王不由开口,唤了一声歌姬。

    当下一道道靓丽的身影出现,继续开始演奏。

    “世子殿下,不要与他置气。”

    “世子殿下,来来来,老夫再敬你一杯,往后去了苏南一带,可要来找老夫啊,老夫一定设宴款待。”

    孟学士与阎公纷纷开口,一个劝阻,一个则是岔开话题。

    两人的行为,顾锦年也明白。

    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举起酒杯,向两人恭敬敬酒,虽然二人说是说给自己敬酒,可顾锦年不蠢,肯定不能端着架子。

    不过,首座之上,孔宇将这一切受尽眼前,他内心十分愉悦,但明面上很平静。

    毕竟他不敢得罪顾锦年,万一得罪了顾锦年,逼着自己下跪那就丢人现眼了。

    之前的赌约他还记得,无非现在装死罢了。

    豫王的盛宴上,顾锦年也不会一点面子都不给,只要自己不得罪顾锦年,也惹不来什么麻烦。

    不过,孔宇现在就在等,等酒过三巡后,拿出文章,惊艳全场。

    如此。

    转眼之间,便接近一个半时辰过去了。

    这段时间,歌姬表演完,便换另外一个节目,大家有说有笑,吃吃喝喝。

    其实在场不少人都知道,真正精彩的地方,是等到傍晚的时候,那个时候豫王肯定会让人出来写一篇文章或者写一篇诗词,来助助兴。

    在座有不少年轻人,都是他们的后人,得知此事后,也让他们提前准备一二。

    就是希望能在这个时候出风头。

    当然,他们也知道顾锦年来了,只是他们有自信,毕竟提前准备了半个月甚至一个月。

    顾锦年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任何准备,临时作诗,并没有太大优势。

    再加上方才发生这么多事情,摆明了就是有人要针对顾锦年,影响了心境,只怕也难出佳作。

    当然,真出了什么佳作又能如何?

    难道自己后人就写不出更好的作品吗?

    抱着这个想法,众人也在静等关键时刻。

    而此时。

    顾锦年到没有去考虑这个事情,而是在观望一些事情。

    这个盛宴,居然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

    没有一个人提孙正楠的事情就有些古怪,他都做好了互喷的准备。

    结果除了几个不长眼和一两句冷言冷语外,其他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这让顾锦年感到奇怪。

    “想来是在孔家家宴等着我吧。”

    顾锦年心中暗道。

    也就在此时,一旁的阎公出声。

    “世子殿下。”

    “今日豫王新楼设宴,可有诗词准备?老夫素闻世子殿下,才华横溢,号称诗坛之仙,期待许久了。”

    “确实,老夫也是期待许久,就不知道世子殿下有无准备。”

    阎公与孟学士开口,如此问道。

    此言一出,顾锦年不由一愣。

    “写诗?”

    “学生没什么准备。”

    倒不是顾锦年没想到,而是这趟过来的目的是做了断,所以就没往这方面想。

    再说了,这次盛宴也是临时邀请自己啊,又不是早就说好了的。

    一时之间,顾锦年不由在脑海当中搜索一些诗词。

    有倒是有一些诗词。

    可问题是这些诗词吧,不太应景。

    得到顾锦年的回答,两位大儒不由叹了口气,略显得有些失望,他们是真的想要看一看顾锦年作诗,看看异象。

    “可惜了,老夫有个好友,去了大夏诗会,世子殿下那首春江花月夜,当真是惊艳老夫,听说当时还有明月升空之异象,未能亲眼所见,当真是此生遗憾啊。”

    阎公开口,他极其欣赏顾锦年的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不错,但老夫其实还是喜欢题菊花更好一些。”

    孟学士出声。

    两人各自有各自喜欢的诗词作品,但无一例外,都与顾锦年有关。

    也就在此时。

    随着歌姬再次退场。

    终于,豫王的声音再度响起。

    “今日盛邀诸位,其实还是有件事情。”

    豫王开口,紧接着两道身影出现,男子相貌俊俏,女子端庄美丽。

    “本王得一爱婿,也是读书人,此番盛宴,也是告知诸位,本王爱女即将要出嫁,过些日子还希望诸位能赏脸啊。”

    豫王开口。

    如此说道。

    可众人看到这男子后,不由有些惊讶。

    “张世,没想到是他。”

    “原来是介绍自己的女婿啊。”

    “张世居然娶了郡主?”

    众人议论纷纷,而顾锦年对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

    “世子殿下,此人名为张世,乃是横泸第一才子,上一届科举探花。”

    许东木在顾锦年耳边开口,介绍此人的身份。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由恍然大悟了。

    怪不得长这么帅,仅次于自己,原来是探花啊。

    三大王朝的科举,都有一个不成文规矩,那就是长相最好之人,就是探花。

    当然如若长得好,文采又好,那就是状元郎了。

    只不过,一般来说状元的长相,不会太差,但探花一定是最帅的,毕竟探花是从中举之人选个长相最俊之人。

    大多数状元都是娶个公主,上门驸马。

    而这些探花就成为了大夏文坛最抢手的人,长得帅而且也有才华,公主要走了状元,这些郡主基本上就会要探花走。

    生出来的下一代也不差。

    “学生张世,见过诸位。”

    张世开口,朝着众人一拜。

    众人也极其给面子,纷纷举杯,恭贺豫王,也赞叹张世一表人才,才华横溢。

    客套过后。

    豫王让他坐在右侧,同时笑着开口道。

    “诸位,今日可谓是双喜临门,但本王还想再添加一喜。”

    “这楼,本王到现在都没有想好名字,所以本王算是厚着脸,向诸位文坛大儒,儒道俊杰讨要一首诗词。”

    “谁若是作好,本王以诗名为楼名,同时再赏千金,不知有人一试吗?”

    豫王笑着开口。

    实际上他也有自己的打算和心思,今日设宴,一来的确是庆祝这个楼宇新建,二来则是孔家家宴,来了不少大人物,自己也算半个东道主,宴请一番,扩展一下人脉。

    三来就是最重要的一环了。

    他想让自己的女婿作赋一首,大约三个月前,他就有这个想法,所以特意让自己这个女婿准备了三个月,而且还拜访了不少名诗。

    他看过这篇赋文,的的确确精彩不凡,说千古镇国有些夸张,但也绝对是上上之作,佳作中的佳作。

    即便是孔家,只怕也不一定能胜过自己这个女婿。

    倘若当真摘得头筹,也算是佳话一段,为自己女婿赢得一些面子,也为自己赢得一些光彩。

    倘若拿个第二第三,稍稍输给孔家,也不难过,至少对比的是孔家,输给孔家不难。

    故此,他开口之时,也显得自信满满,眼神中是喜悦。

    当然事情是这么一个事情,可谦虚还是谦虚,直接让自己女婿来,就显得吃相太难看了,别人肯定会觉得自己提前透题。

    所以必须要让大家先来,谦虚谦虚。

    此言一出,这一刻,大堂内所有人都神色一震,尤其是一些年轻读书人,他们早就等待这一刻了。

    只不过,豫王如此谦虚,他们也不可能直接就来。

    做人还是要低调一点。

    毕竟孔宇还在大殿上,最起码等孔宇说完。

    此时此刻,场面有些安静,不过豫王是何许人也?只是一眼便看得出,这当中有不少人准备许久了。

    当然,即便如此,豫王也没有让自己女婿开口,而是看向顾锦年道。

    “锦年。”

    “你诗词出名,文坛号称当代诗仙,不如来为舅舅这楼宇赋诗一首?舅舅可是久闻你的大名啊,可别不给舅舅面子。”

    豫王出声。

    在场谁不知道,顾锦年的诗词出了名好,自然而然,他第一时间看向顾锦年,请顾锦年作诗一首。

    听到这话,顾锦年缓缓起身。

    “豫王舅舅。”

    “并非是外甥不给面子,只是来的仓促,连礼物都没有准备,更何况为新楼赋上诗词,请舅舅见谅。”

    顾锦年有些苦笑。

    他这回还真不是谦虚,一时半会念诗,念不出来啊。

    有是有一些好诗词,不应景没啥意义。

    此话一说,大殿内许多人暗自松了口气,他们还真担心顾锦年来一首千古名诗。

    那真要如此的话,大家都别玩了,得知顾锦年没有什么准备,一个个不由松了口气。

    听到这话,豫王脸上有些不满,可心里却乐开了花,顾锦年没什么准备,这是大好事啊。

    自己女婿少了个劲敌。

    当然明面上还是要感慨一声。

    “也怪舅舅我,没有提前通知你。”

    “唉,舅舅对你的诗词可是念念不忘,倘若你能在这里写下一篇诗词,这新楼将蓬荜生辉啊。”

    豫王开口,他这话半真半假,如果是千古名诗,那真的血赚,如果不是千古名诗,那还不如自己女婿上。

    “请舅舅见谅。”

    顾锦年道了一声,而后坐了下来。

    不过,确实有些人失望了,他们的确很期待顾锦年作诗。

    现在少了这个环节,一下子没了兴致。

    “既然锦年没有准备,不知圣孙能为本王这新楼赋诗吗?”

    豫王继续开口,他询问圣孙。

    如果孔宇也不行,那就再问问大家,最后都说不行,再让自己女婿来。

    听到这话,孔宇内心激动,实际上当顾锦年说他没有准备的时候,孔宇心中乐开了花。

    但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要矜持。

    “回王爷。”

    “这新楼奢华气派,若是作一首诗,无法形容此楼之辉煌,所以晚辈想赋文一首,但临时赋文,只怕有些潦草,需再想半刻钟。”

    孔宇开口,他是既想装又不敢装,怕表现的太热情,会被众人察觉,可又不想跟顾锦年一样说自己不会,怕丢人。

    一番话说完后,其实大家都听明白了,有准备,不过礼让一下。

    一瞬间,豫王心中不由无奈,但似乎早就知道一般,所以很快释然,明面上依旧笑呵呵道。

    “圣孙不愧是圣孙,居然就已经有了些感悟,半刻钟是吧,本王愿意静候一二。”

    “诸位觉得如何呢?”

    豫王笑着开口。

    顺了对方的意思,同时询问众人。

    “圣孙赋文,想来必是佳作,说不定能成千古之诗啊。”

    “是啊,圣孙之才华,我等有目共睹,定然字字珠玑。”

    “期待圣孙之文,将今日盛宴推至极致繁华。”

    “圣孙的文章,老夫有所观阅,写的的确极好,可比起某人动辄千古之文章,其实还是差距太大,只可惜不给王爷面子,否则老夫能亲眼一观,千古诗词之异象。”

    众人附和,笑着开口,但也有一些略显讽刺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响起,场面略显尴尬起来了,有些人只能干笑,假装没听见。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83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