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h版小说辣文)最新章节列表

    方长:“你先别激动,好好回忆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落羽:“真不知道,核弹一炸我就没了。QAQ’

    夜十:“核弹爆炸之前呢?”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h版小说辣文)最新章节列表    

    落羽:"……好像触发了一段剧情,不过刚触发没多久就被核瀑掐断了。淦!再晚几分钟就好了,我还没问代价是什么呢!"

    方长:“剧情?什么剧情?还有代价是怎么回事?"

    落羽:“变种酤菌母体……对了,还有个活了一百多年的老妖怪,是那本《卓巴尔山脉下的绿洲》的作者,来自学院的研究员。”

    方长:“卧槽!”

    夜十:“卧槽??”

    落羽:“呃……这和bug有关系吗?策划不是说我是被核弹炸出bug来的吗?(尴尬)"

    方长:"那可未必,你要是玩的游戏多点就知道了,有时候官方自己都不知道bug出在哪。"

    夜十:“+1,最后实在找不出来,使出杀手锏回档三天也不是不可能。(滑稽)

    落羽:“我靠,不会吧?”

    方长:“说不好。(斜眼笑)"

    西红柿炒蛋:“话说谁去提醒一下他们?失落谷有个母体……是母巢还是母体?这两玩意儿我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有啥区别。"

    狂风:“蚊子呢?他不是接了个任务吗。"

    老白:“……没回我消息,估计是上号了。”

    落羽:“不可能还活着吧?百万当量的核弹啊兄弟!啥碳基生物能扛得住?"

    伊蕾娜:“切,这游戏里百万当量算回球,清泉市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你看那儿的母巢怂了吗?(滑稽)”

    落羽:“(紧张)”

    失落谷。

    通往山谷内的隘口,几座倒塌的巨石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从卡车上跳了下来。

    穿着防护服斯斯走到了路的中间,推了推横在前面的石头,发现纹丝不动

    而与此同时,就在她靠近这片区域的时候,VM上的盖格计数器已经开始跳动,放射指数直线上升。

    三相弹产生的放射性残留可不是开玩笑的。

    如果是在现实中,再往里面走两步铁定是完犊子了。

    幸好这是游戏。

    在穿上防护服之前,众人已经注射了抗辐剂,体型较大的肉肉更是打了两针。

    “应该是从爆炸中心崩飞过来的……把这儿挖开估计得要不少时间。”

    从路中间的几块巨石退了回来,斯斯看向身后卡车上的众人。

    “建议步行。”

    “只能这样了。"

    跟鼠点了点头,从车上跳了下来,蚊子也跟在他后面下了车。

    一行全部共六人一熊。

    除了玩家之外,还有一名佩特拉要塞本地的向导,

    头上顶着钢盔的尾巴,已经将工兵铲和铁锹扛在了肩上,兴致勃勃地问道。

    “喔!我们从哪开始搜索?”

    "不知道诶,”肉肉挠了挠后脑勺,“说起来有具体坐标吗?"

    食指在vm屏幕上划个不停,蚊子的脸上写满了微妙的表情。

    "额……没有,管理者给的坐标好像就一个大概位置。"

    鼹鼠忍不住回头问道:“也就是说整个大裂谷都有可能?”

    蚊子挠了挠头。"八成是。”

    器鼠:“”

    河堤的标准半径是10公里,换而言之总面积得有将近314平方公里!

    这么大片地方特么上哪找去?

    如果不是那枚核弹的话倒还好。

    V作为生命体征监测仪本身就能向周围发送自己的加密坐标,而这一坐标在玩家之间是共享的。

    但挨了一枚核弹,这功能要是还能有效,那才叫活见鬼了!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

    捏着下巴思忖了片刻,斯斯开口说道,“假设还有遗体存留的话,核爆的冲击波会将水平面上的残骸推到山谷外壁,所以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深入山谷内,只需要沿着山谷外圈捏索就够了。"

    "有道理!”

    跟鼠眼睛一亮,紧接着在后面补了一句,“落羽兄弟的进攻方向是从南向北,所以大概率会落在山谷中央的南侧或者北侧!”

    斯斯认真点了点头。

    “准确的说是北侧,我之前看见过那架飞机大致降落的位置。"

    说着,她看向了跟随他们一同来这儿的那个向导

    “可以麻烦你在这里等我们吗?"

    那向导表情有些迟疑

    在出发之前,城主特意嘱咐过他,联盟是驼峰王国的伙伴,让他务必保证这些贵客们的安全。

    “可是……"

    “我直说好了,里面的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复杂,你跟着我们一起进去恐怕会成为累赞。"

    见她都这么说了,那向导也就不再坚持,最终点了点头。

    之前听过关于失落谷的种种传说,显然他也不想靠近这个鬼地方。

    “你们小心……这地方很邪门,之前有行商半夜从这路过,听见里面有恶鬼的哭喊。"

    斯斯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冲锋枪上膜

    “我知道了。"

    一行人翻过了碎石路障,进入到了山谷内,沿着内侧的山磊捏索坠机的地点

    核慢产生的冲击波彻底改变了这里的地貌,斯斯惊讶的发现,这儿的情况和她之前来是完全不同,已经彻底变了副模样。

    “牛啊……那边就是核弹坑吗?”蚊子拿着望远镜,望着山谷中心的方向,只见一座触目惊心的弹坑印在地上。

    尾巴:“喔!爆炸的时候可壮观了!尾巴还录了视频!"

    蚊子:"给我康康!”

    就在几人正窃窃私语的时候,前方忽然飘来了嘶哑的任吼。

    走在前面的鼹鼠停住了脚步,抬起手中的LD-50瞄准了前方

    "……喘食者?”斯斯皱起了眉头。

    “不像……我在清泉市没见过这种怪物。”鼹鼠的脸上露出警觉的表情,拔出信号枪朝着天上开了一枪。

    火红色的照明弹升上了天空,在空中打开了降落伞。

    酒红色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区域,藏在黑暗中的怪物也彻底露出了身形

    那是四只人型生物,他们四肢匍匐在地上,脑袋嵌在肩膀里面,锋利的牙齿就如鲨鱼的锯齿,一双双猩红色的瞳孔散发着瘆人的光芒。

    标志性的红色二菌斑昭示了它们的身份

    毫无疑问,它们都是黏菌的子实体!

    “开火!"

    确认目标的瞬间,跟鼠毫不犹豫扣下扳机,枪口喷出炙热的火蛇。

    除了拿不了枪的肉肉,四名玩家同时开火,橙黄色的曳光在漆黑的山谷中瞬间拉开了一道死亡之网。

    “嘶——!"

    四肢匍匐在地的异种发出凄厉的叫喊,躲过一轮扫射,身下尘埃暴起,如炮弹一般冲了上来。

    好快!

    鼹鼠心中惊讶,弹夹打空,立刻拔出挂在腰上的工兵铲向前挥砍。

    电光石火之间,锋利的铲刃劈在了那异种的脑门上,然而并没有直接削去它半个脑袋,就像是砍在了石头上一样发出了铛的脆响。

    那异种断吼一声,扬起一对前几,猛地向前一合抱,如同一把大开大合的剪刀。

    浑身寒毛倒竖,躁鼠猛地向后跳开,堪堪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得亏他已经序列阶段三,完成了二次觉醒

    否则光是这一下子,就足够把他送回上千公里外的老家了。

    “大家小心!这玩意儿有点邪乎——

    大吼着向后倒退,跟鼠猛的扔出工兵铲砸中它头部,阻止其冲上来的同时,拔出了背在背上的霰弹枪。

    “砰——!"

    粗长的火焰爆开,庞大的动能粉碎了颅骨,暴力的铅弹瞬问灌入那异种的脑门,将它轰的身子向后一晃。

    新手村就在清泉市的北郊,玩家们早就积累了丰富的对异种作战经验,知道这家伙不会就这么复杂的被干掉。

    跟鼠没有停下,连续抠动着板机,足足补了三枪,直到那异种已经被轰的四分五裂,凑不出破碎的尸体才停止开火。

    另一边,芝麻糊、尾巴和袁克在一轮扫射开始之后同样陷入了近战

    磁力弹弓的小口径弹丸对异种根本不起作用,打空弹夹的斯斯迅速拔出了绑在大腿上的两把匕首,交错在一起的瞬间,堪堪挡住了迎面砸来的前爪。

    铛——!

    电光石火之间的碰撞,就如冷兵器的交吗。“唔-_”

    虎口传来的庞大冲击力与撕裂感,令她不禁闷哼一声,原本淡定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惊讶。

    这力量一

    竟然比爬行者还强!?

    众所周知,即使是微弱的觉醒者,在面对力量完全超规格的异种时,也是需要借助文明人的利器才能与之抗衡。

    与这种兼具力量与速度的怪物近战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袁克迅速向后拉开了距离,脑海中正缓慢思索对,而她旁边的尾巴却快了她一步。

    “喱喱喱!”

    半米长的刺刀化作一道寒芒,迅猛地刺向了那颗嵌在肩膀中的脑袋,不过却没有命中,而是戳在了脑袋旁边的肩窝。

    那怪物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叫喊,猛地向前挥出了前爪。

    而就在这时,一声雄壮浑厚的兽吼从一旁传来,

    “吼——!"

    镶了钢钉的熊掌如同呼啸的火车头,啪的一掌拍在了那怪物的脑门上。

    酥软的脑瓜瞬间漫开,墨绿色的浆液飞溅,把肉肉给吓了一跳,连忙往后躲了一步。

    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

    那墨绿色的浆液落在地上,发出呲呲的声音,并升腾着白色的烟。

    “哦哦哦!干的漂亮肉肉!”

    尾巴惊喜地竖起了大拇指,芝麻糊也惊讶的看向了她。

    “呀呀呀,这是什么玩意儿?”看着隐隐被烧焦的爪子,肉肉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袁克的眼睛眯起。

    “腐蚀性血液……"

    三氟甲磺酸吗?

    还是某种酸性更强的未知有机强酸。

    血液中的氧化还原反应这么刺激,八成不是单纯的有机体。

    难怪刚才匕首砍上去的时候触感这么奇怪,冲锋枪扫了一梭子就掉了层皮。

    这家伙搞不好还真有可能是石头做的。

    站在一侧山垫上,俯瞰着山垒下的众人,白鸽淡淡的笑了笑。

    "漂亮。"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枚缓缓落下的照明弹,瞳孔中浮起了一丝厌烦。

    光啊……

    真讨厌。

    虽然光线并不会实质上削弱他的战斗力,但黏菌对于光照的本能喜欢,还是会让他感到生理上的不适。

    毕竟共生黏菌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更何况光照的热量会蒸发为数不多的水分,正是因此,他才把实验室修在洞穴深处。

    说起来这些人为何要一次又一次地闯入他的实验室。

    他们难道就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吗?

    如果只是挖坑的话也就罢了,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

    但不管怎么说,那枚核弹也太过分了。

    白鸽的笑容渐渐冷了下。

    看来四只“小黑”不够。

    那……

    这样呢?

    腐烂的嘴角牵起一丝弧度,他打了个响指。

    其实这个动作完全是多余的,不过他觉得这样会比较帅。

    响指打响的同一时间,他的声带发出了3万赫兹以上的音波,并一圈一圈地向外扩散。

    这个声音已经远远超出了人耳能够捕捉的范围,不过对于那些听命于他的“使徒”而言却刚刚好。

    沉睡中的子实体被陆续唤醒

    虽然大多数都死在了核爆中,但活下来的无疑都是最强悍的那一批。

    比如与岩石共生的“退化体”!

    由他的“智慧”与小红的“生命能量”共同孕育的结晶——“小黑”!

    这些有着黑曜石肌肤,融合了掠夺者尸骨的退化体,同时兼具着爬行者的速度与暴君的防御,就如贴地飞行的坦克。

    那枚核弹让他改变了主意,他不打算再与外界共享这座遗迹。

    如果这些人执意要留在这里。

    那就永远的留下好了。

    山体下方,鼹鼠忽然警觉地看向四周,脸上表情渐渐不妙的起来。

    "虽然我不是感知系……但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道道黑影在近处的山垒下方攒动,更多的异种似乎在向这边靠近。

    旁边的蚊子咽了口唾沫,同样警觉地向四周张望着。

    "……本大爷也有这种感觉。”

    芝麻糊忽然捂住耳朵蹲在了地上,高兴的表情从脸上一闪而逝。

    见状,尾巴立刻闪到了她身边,蹲下身来担心地问道。

    “giao!伱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疼痛只是一瞬问。

    芝麻糊茫然地松开了捂住耳朵的双手,在阿尾的搀扶下绿缘从地上站了起来

    “好刺耳的声音,我好像耳呜了……抱歉,你刚才说了什么?"

    超限度的痛觉被屏蔽,然而正常的状态并没有解除

    袁克皱起眉头,将手贴在了她脖梗上方,提高了说话的音量

    “猫能够听见30赫兹到45000赫兹之间的声波,最高甚至能达到70000……你能大致确定声音的方位吗?”

    “我试试……”

    芝麻糊闭上了眼睛,将意识集中在了听觉上,寻找着声音的源头。

    很快,她的眼睛忽然睁开,目光忽然锁定在了旁边的山上,琥珀色的瞳孔微微收缩。

    "那里!"

    众人抬头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打亮了手电筒,只见一只啃食者姿势相当装逼的站在山头,正用那猩红色的目光俯视着他们。

    那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特奶奶的……召唤师是吧?”蚊子骂骂咧咧一声,从背后取下一把机械督

    瞧见这原始的武器,白鸽呵呵笑了声。

    “呵呵,这种小儿科的手段对我可没用。"

    她看着那人机下了摄机,其至连躲都没有机他看看那人扣下了报,班至连迷都没有躲

    如他预料中的那样,那支箭甚至都没能射中他,而是嗖的一声从他耳边擦过。

    估摸着山下那些人已经黔驴技穷,就在他正打算嘲讽两句,让他们知难而退的时候,爆炸的轰鸣忽然从他身后响起。

    一股庞大炙热的气流裹挟着弹片,狠狠撞在了他的后背,猝不及防之下,将他炸的整个人一头向前栽去,从山上掉了下来。

    “嘱嘱嘱,艺术就是慢炸!”

    看着那只从山下摔下来的啃食者,蚊子邪恶地笑着,又塞了一枚弩箭在机械弩上,转动绞盘上了弦。

    小样。

    跟老子玩还嫩了点!

    “控制住那家伙!”

    没有错过这个机会,跟鼠喊了一嗓子,拎着露弹枪一马当先地冲了上去。

    然而就在这时,地动山摇的震颠忽然从脚底下传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刺耳的长吗。

    “咿唔——”

    那声音悠扬纤细,就像吹奏的羌笛,空灵中带着一丝杀气。

    与此同时,一道呼啸的破空声从空中传来。

    说时迟,那时快!

    余光警见那抹从空中袭来的残影的一瞬间,跟鼠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向右扑倒,就地一个侧滚,躲开了那笔直冲向自己的残影。

    那影子如同炮弹特别轰在了地上,将地面踏碎,瞬问爆开了一片碎石与滚滚的尘埃。

    昆鼠踉跄的站稳了身子,掩着口鼻向后急退了两步,同时架起了手中的雪弹枪。

    尘埃散去。

    当他看清站在面前的那人,眼睛顿时瞪大了一圈,枪口也不自觉地往下压了一

    “落羽?!"

    拎着机械弩的蚊子也瞪大眼睛,爆了句粗口。

    “卧槽?!你投敌了?"

    落羽没有回答,只是用无神的双眼看着众人,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站在那里。

    地动山摇的震颜并没有因为尘埃散去而停止,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感觉到那震源似乎在身后,斯斯立刻回头向后看去。

    而在看到那个大家伙的一瞬间,她的脸色瞬间变了,

    注意到了她表情的变化,尾巴也顺着他的视线向后看去,嘴巴顿时张大的仿佛能塞进一枚鹅蛋。

    “我giao!”高达?!

    不——

    那玩意儿应该不能算是高达,毕竟并非是标准的人型

    四四方方的身躯向前突起,棱角分明的身子就像一把直立的手枪,锈迹斑驳的炮管上爬满了红色的菌斑,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涂装是什么样。

    它没有脑袋,或者说脑袋埋在了身体里,粗壮的机械前肢撑在弹坑的边缘,将轻便的身体托起,健壮的后肢下方踩着完全锈蚀的履带,一只脚已经踏在了核弹坑的外面。

    这家伙简直就像一艘直立行走的陆地洋舰!比“开拓者”更像是真正意义上为战斗而生的陆行堡垒!

    即使是身形壮硕的肉肉,在它的面前也伟大的像一只蚂蚁。到底什么样的怪物才能击败这家伙?

    不——

    应该说到底什么样的怪物才配这东西出手?

    蚊子咽了口唾沫,喃喃自语地嘀咕了句。

    “这玩意儿……就是那个'泰坦’么?"

    这建模……简直屌爆了!

    站在山谷入口的向导,同样瞧见了这一幕,

    从刚才地震结束的那一刻,惊恐的表情便浮现在他的脸上,

    “沙海之灵在上……”他的肩膀颤抖着,控制不住的想跪在地上祈祷,

    天空之神……

    竟然复活了!?

    茫然无措的他不知该如何是好,更不问正这到底是吉兆还是凶兆。

    但无论怎样,以凡人的力量挑战神明都显然不是个明智之举。

    他骑上了摩托,发动引擎,将油门拧到了死,没命地朝着西边狂奔

    他必须将这个消息带回佩特拉要塞!

    只有王国最虚诚的大祭司才有希望拯救这些可怜的人们!

    而此刻,山谷内的众玩家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前面是“落羽”,后面是被黏菌支配的“泰坦”,周围还围着一圈不知道叫什么玩意儿的没脖子爬行者。

    一双双猩红色的瞳孔散发着杀意,让被包围着的众人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没有人相信,只要它们冲上来,用不了一个回合就能将他们撕碎,不了三个回合连根骨头都未必能剩下。

    “……早知道老子应该把坦克开过来。"鼹鼠问正的向后退了一步,

    蚊子都哭笑不得道, ”还坦克呢,你特么就算骑着管理者来也完犊子啊……”

    别的不说。

    啥玩意儿能干掉他们后面那台从核弹坑里爬出来的泰坦?

    这东西甚至扛住了百万吨当量的伤害!

    而且还是在爆炸的正中心……

    摇摇晃晃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那个“喘食者”晃了晃脑袋,拍了拍身上的灰,在一双双诧异的目光中,忽然口吐人言道,

    “敞开天窗说亮话吧,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从哪儿来的回哪去。"

    "从现在结束,7号绿洲的遗址不再对外开放,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我就当成掠夺者处理了……顺便一提,那些小黑们的零件,有一部分就是从掠夺者身上弄来的。"

    "你们要试试吗?"

    恐怖的压迫感笼罩在众人的头顶。

    虽然死亡并不可怕,但并不意味着死亡没有代价。

    直视着那双猩红色的瞳孔,尾巴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喊了一声

    “你抓走了我们的同伴!我们不能放下他不管!"

    “同伴?”

    白鸽惊讶地看了一眼那个嗓门不小的小姑娘,又表情古怪地看向身前一动不动站在那儿的落羽。

    “你是说这家伙?"

    那个小伙子显然没有恢复神智

    白鸽估摸着应该是小红担心自己的危险,所以把他扔了出来,

    见站在那儿的“喘食者”没有反应,蚊子也扯开了他那副公鸭嗓子,嚷嚷了一声。

    “没错!你把落羽还给我们!我们保证从这撤走!"

    鼹鼠瞟了这家伙一眼,心说这落羽要是知道自己变得这么“牛逼”,恐怕第一个不答应跟自己这些人回去。

    不过一

    他当然是赞成蚊子老兄的,

    哪怕抛开管理者大人的任务不谈,这强度也太特么bug了

    大家都是迟钝系,凭什么二阶段的速度比他三阶段还快?这科学吗?显然不科学!

    必须让狗策划把这bug给候了!

    斯斯则是看向了芝麻糊,压低了声音说道

    “准备战斗……

    芝麻糊轻松地看向她,有些担心地说道,“我们……能打得过他吗?"斯斯冷静地分析道。

    "那些黏菌,应该是听那家伙指挥,就像蚊子说的'召唤系’,只要能把他控制住,应该就能让那些异种投鼠忌器。"

    她可不间正眼前这个可疑的家伙会因为两句毫无杀伤力的“嘴炮”把落羽放了。更不怀疑他会平安放她们走

    从谬辑上来讲,灭口都是最佳的选择,不但能保守秘密,还能起到震慑其他人的作用。

    虽然实力相差悬殊,但这场boss战九成是免不了

    白鸽摸着下巴,那样子似乎有在认真地考虑着什么。

    就在斯斯准备动手的时候,那家伙的反应却出平了所有人的意料

    口风他占了下斗,来快地答皮了属色和的子的严求

    “嗯……你们的要求例也合情合理,这小伙子是叫落羽是么?"

    "既然你们认识他,那你们就把他带回去好了。"尾巴眼睛一亮,惊喜地说道,“喔!谢了朋友!"

    听到朋友这个词,那张腐烂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不客气,并不是所有黏菌都满怀好心……我知道这种观念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变,不过幸运的是我有足够的时间等待和钻研,以及证明。"

    "带着你们的伙伴回去吧。"

    “顺便一提,他脑子坏掉和我没关系……要怪就怪那枚核弹。"说着,他挥了挥手

    刺耳的声波再次扩散,芝麻糊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表情犹如出了间正面具

    不过在那声音的驱使下,从核弹坑中爬出的“泰坦”缓缓坐了回去,只留了半个身子杵在地上。

    而包围玩家们的异种,也纷纷退了回去,在山脚下隐去了身形

    团灭的危机一照间解除了

    能鼠一脸懵逼地看向了旁边的袁克,后者同样是一脸懵逼的表情。两人都已经做好了ss战的准备。尤其是鼹鼠。

    他甚至已经往枪膛里塞了一枚专门用于狩猎大型异种的鹿弹,准备先发制人的干掉中了“魅惑技能”的落羽。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是完全出乎了两人的意料,那个“晴食者”真的放过了他们。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81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