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寡妇的味道未删减版(摸丝袜)最新章节列表

  两条鲅鱼是红烧的,用油先干煎再红烧,烧的时候撒上了几块干辣椒段,那滋味真是没的说。

    鲜鱼肉不只是鲜,还很香!

    王忆和教师们吃的赞不绝口,喝了酒出来的王真尧听到后说道:“王老师你爱吃鲅鱼我领你去钓,这时节随便弄一艘船去海上放下两条杆子就能漂钓上鲅鱼来。”  寡妇的味道未删减版(摸丝袜)最新章节列表      

    “刚出水的鲅鱼漂亮,到时候咱们专门钓小鱼,带回来不管是清蒸家常烧还是干煎,那味道绝对好。”

    王忆笑道:“那我没空啊,上午上课、下午还要收红薯……”

    “红薯收的差不多了吧,明天下午估计干个多半天就完活了。”王真尧说道。

    王忆合计了一下差不多。

    王真尧说道:“等傍晚那阵我领你出去,到时候去夜钓,挺好玩的。”

    “不过最好还是早上一大早就去钓,钓鲅鱼两个好时间,早上还有傍晚,早上的时候它们饿,饥不择食,更好钓,傍晚也还行,多少的差点事。”

    王忆说道:“那就等到傍晚吧。”

    早上肯定不行。

    他不能早起,怎么着也得保持充足睡眠。

    特别是最近秋渭水榨了他不少精力和体力,晚上是他养精蓄锐的时间段,他最近晚上都不怎么往22年跑了,目的就是为了养身子。

    他们定了傍晚的时间,然后各自去休息。

    王忆晚上挺忙,最近天气转凉了,有些社员不注意便感冒了,感冒一传染好几家子,弄的挺麻烦。

    为了保护自己不被传染,王忆戴上了口罩。

    这被前来买劳保手套的大胆看见了,说:“王老师你这里好东西就是多,你脸上带的这是什么口罩?看起来真好。”

    王忆递给他一个,说道:“这东西有什么好的?你喜欢送你一个。”

    大胆讪笑道:“这多不好意思?”

    “你说不好意思咳咳,你这么快接过去干嘛?”正在门市部里帮忙整理货架的盛大贵老爷子开了个玩笑。

    他也有点感冒,不知道是他被社员传染了还是他把病毒从城里给带到了天涯岛。

    现在砖窑厂虽然还没有开建,但老爷子开始在岛上暂居了,这砖窑厂还没有活他自然也没有活,于是老爷子免费吃住在岛上挺不过意,就想帮点忙。

    可他腿脚不灵便,哪有什么活能帮上忙?去收拾地瓜都不行,收拾地瓜得频繁弯腰,他的老腰耐守不住这折腾。

    王忆想了个招,把老爷子暂时请进了门市部,让他帮忙整理货架。

    门市部跟社员们接触多,而且老爷子在楼里憋坏了,拥有强烈的交流欲,用22年的话来说就是他其实有社交牛逼症。

    一天两天的下来,他就能跟社员们开上玩笑了。

    大胆拿着口罩好奇的翻看了两下,说道:“我是有大用,这不是天冷了吗?早上海风挺凉的,出船太快的时候这海风往人鼻子嘴巴里猛呛,所以我寻思这有个口罩戴着肯定好。”

    “这口罩什么材料的?我看县医院的大夫都是棉布口罩。”

    他研究了一下手里的n95,很好奇。

    王忆答非所问的说道:“你要挡风呀?这样确实用棉布口罩更合适,这种口罩是大城市里的大夫用来防细菌病毒的。”

    “这样,你们先戴着这口罩吧,回头我给你们找县医院后勤上的朋友弄点棉布口罩。”

    大胆听到这话肃然起敬。

    王老师的路子真野,真是哪里都有朋友!

    不过王忆在县医院的关系是生产队众人皆知的事,这是王墨斗和黄小花大肆渲染的结果。

    第二天一早上工之前强劳力们纷纷往门市部跑,跑过来找王忆要口罩挡海风。

    王忆手里口罩多,便一人发了一个。

    王向红见此便责骂强劳力们说道:“你们真是二皮脸,睡了一觉脸都大了?嗯?跑来占王老师的便宜了?有脸了?”

    王忆笑道:“队长没事,这口罩本来就是给咱们队里社员准备的。”

    “我这口罩是干嘛用的呢?主要是给冬天准备的。”

    “口罩一能挡寒风二能挡细菌病毒话说咱们县里啥时候要组织扫双盲的活动?我到时候给咱们全队社员扫一下科盲和医盲,让大家对常见疾病有个大概了解。”

    王向红说道:“这得等天冷了又没有渔汛的时候吧?反正这事县里已经喊了大半年了,从年初年会就开始喊,现在都农历八月的下旬了,结果也没有开展相关学习活动。”

    王忆说道:“行,那不着急,等办扫盲班的时候再说吧。”

    “反正口罩这东西不值钱,我给咱队里人备了不少,他们愿意戴就戴,这是好事,队长你别因为这事特意来批评他们。”

    王向红叼起烟嘴说道:“我不是光为了这事特意过来的,是我今天要安排人去市里一趟,接那个钢琴调音师过来给咱收拾钢琴。”

    “然后我寻思问问你,你在市里仓库有没有要搬运的东西?有的话一起给你搬回来。”

    王忆问道:“还要开船过去?这么正式?”

    开船跑市里一个来回可不少吃油。

    王向红叹气道:“人家钢琴厂的专家师傅地位高、架子大,前面我不是跟你说这师傅已经到翁洲了吗?”

    “本来寻思在翁洲那边忙活一天他就坐船来县里,然后咱坐客船把人接过来。”

    “结果人家师傅不行,说是自己带的工具、行李挺多的,都是专业工具,而翁洲到咱们县里的客船上小偷多,怕被偷了工具,所以要求咱们去接。”

    “我这一直不知道,结果他就一直没来,还是昨天我多了个心眼让文书去县里打电话给他问了问情况,这才知道人家的意思”

    “反正今天得派船去接人!”

    王忆皱起眉头。

    这什么师傅,生肖属相很罕见,他是属钉子裤的啊?有点会装逼了!

    但钢琴调音的事还真得专业人士来负责,王忆也只能忍住这口气,看看来的师傅到底是什么高级人才。

    要是这人一个劲的装逼,那王忆可就不客气要想方设法的收拾他了!

    这样他没多发表意见,只是简单的说道:“我让大迷糊跟船,到时候去仓库看看里面有什么。”

    “反正有什么搬什么吧,肯定都是人家邮寄给我或者给咱们生产队的东西。”

    早饭是玉米面粥炖红薯。

    很甜。

    这些红薯都是第一天挖出来然后晒过阳光进行回甜处理过的,甜度更高,吃起来绵软甘甜如同软糖,学生们一人一大碗,把升糖指数拉满了!

    另外早餐配了南瓜饼。

    点心工坊时不时会烤一些南瓜饼,或者分给队里老人或者给学生们当早餐。

    南瓜饼更是香甜可口,搭配粥做早餐是很合适的。

    不过这种甜食早餐是偶尔有之,队里当时种植的南瓜不多,王忆说过自己的南瓜好吃,可社员们没吃过加上当时他在队里威信还不是现在这么足,所以大家伙不买账。

    在社员们看来南瓜能有多好吃?这东西只要有粮食吃就没人去吃,好些人是种了南瓜喂猪的。

    无他,外岛南瓜品种不行,入口发涩。

    像是高粱饼子这种东西口感也不好,但喝点水、就点咸菜咸鱼好歹能填饱肚子。

    现在的南瓜不好吃,用油炒着吃味道还行,如果只是单纯的蒸煮那没法吃,因为找不到能搭配的菜,所以压根做不到吃南瓜吃到饱,强行吃上两块会反胃。

    于是他们错失良机。

    只有学校菜园子种上了一圈的南瓜,队里是水土不是很适合种南瓜,王忆种下的板栗南瓜味道也比不上22年原产地的东西。

    不过相对这年代外岛流行的南瓜已经是好吃的绝绝子了!

    这样只有学校收获了南瓜,王忆给学生吃都不够,压根没法分给社员们。

    社员们只能明年再吃了。

    今年南瓜种子都被社员们给分走了,明年肯定家家户户院子里要爬满南瓜藤蔓了。

    南瓜不多,做出的南瓜饼也不多,平日里早餐还是要靠馒头、稀饭、疙瘩汤之类。

    馒头和稀饭要配咸菜,漏勺这边腌了几瓮的咸菜,另外还打算自己做点豆腐乳。

    豆腐发酵好了就能做成豆腐乳,但这过程挺难的,王忆只能祝他一帆风顺,他觉得这东西还是从22年往82年捣鼓更合适。

    自制豆腐乳的发酵过程太久,发酵的不好得半年时间!

    半年时间?他觉得再过半年秋渭水都要怀孕了!

    这真是等到怀孕也等不出来。

    慢慢悠悠的处理了早饭,王忆等着钢琴调音师来岛上,结果还没有等到这位专家倒是等来了县里的小康生活工作组。

    叶长安亲自担任工作组的组长,副组长是一位主抓民生的副县长,名叫林长城,是个油滑的中年人。

    林长城这次过来是送牌匾的这次不是奖状,是一块不锈钢牌匾,上面有红色油漆喷字:

    江南省翁洲市小康生活模范村庄!

    王向红对这块牌匾真是望眼欲穿,看到牌匾到来而且还是生产队从没有过的不锈钢牌,这把他给高兴坏了也骄傲坏了:

    外岛多少生产队?有几个生产队能挂上这样一块牌匾?

    县里对待这块牌匾的态度也很郑重,牌匾甚至是用一块红缎子给盖住的,拉开红缎子才是不锈钢牌,而不锈钢牌上还系了一条红绳,挂着一朵红花!

    这格调一下子上来了!

    于是王向红把王忆和留在队里的副组长、党员们等人全给召集到了办公室,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林副组长的到来,也欢迎牌匾的抵达。

    林长城为此发表了一篇热情洋溢的讲话,通体用词非常讲究,将官面文章做出花来了。

    等他讲话完毕,王向红上来领牌匾,王忆安排了小摄影师来给他们拍照,抓拍了几张照片准备以后洗出来留念。

    林长城将牌匾交出去后拍了照片,然后冲着王忆便笑了起来。

    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样的笑容!

    这不是王忆腹诽人家,实际上林长城这次来就是有事找他,特意将他拉到私底下问道:“王老师,国庆节那天你们去物资交流会了?”

    王忆说道:“对,过去凑了凑热闹。”

    林长城顿足做出遗憾的姿态说道:“嗨呀,那你们不跟我知会一声?实不相瞒呐王老师,这物资交流会就是我组织和筹办的!”

    王忆立马肃然起敬做出钦佩的样子:“原来是林领导组织的,难怪这物资交流会办出来的规模那么大,我从小到大还没有见过那么多人的集市呢。”

    这事林长城确实挺骄傲的。

    最近几年自从他接手了县里的民生工作,物资交流会是越办越大、越办越成功,这点叶长安都三番两次的表扬过。

    他认为这是他的功劳,因为他还不清楚改革开放对国家民生和经济的助力有多大。

    于是他的下巴不自觉的便抬了起来,笑道:“这个物资交流会确实挺大,可会开大了、人多了,难免出摩擦,王老师是大地方回来的人,肯定明白这件事吧?”

    王忆笑道:“明白明白。”

    他隐隐猜到了林长城来的目的,恐怕是要给物资交流会上抓捕的那群流氓青年说情的。

    他猜对了一半。

    林长城只想给一个人说情:“王老师,我知道你这人办事干脆利索,不喜欢拖泥带水。所以我就开门见山了?”

    王忆点点头。

    林长城叹气道:“是这样的,我有个老同学在咱们县的长海公社当干部。”

    “我这老同学呀工作非常踏实,甚至可以说一心扑在工作上,导致他对家庭关爱不足、对孩子疏于管教。”

    王忆知道他要给谁说情了。

    流氓青年中一个核心人物叫张子轩,他爹是长海公社管委会的一位副主任。

    这事他清楚,郭嘉前几天给他写过信,把那伙流氓青年的处置情况跟他说了说,青年们身上多多少少的背着点其他案子,治安局准备彻查到底,流氓青年们基本上都得去牢里踩几年缝纫机了。

    林长城这边严肃的说:“我不偏不倚的说句公道话确实是公道话,并不想为我那老同学的儿子开解什么……”

    王忆听到这话便笑了。

    这是开始拉偏架了。

    于是他直接举起手摆摆手说:“林领导,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不用说了。”

    林长城见自己的话刚起了头就被打断心里挺不开心,更不开心的是王忆直接驳了自己的面子。

    这是不拿副职当干部了?

    王忆笑吟吟的说:“张子轩,对吧?您老同学的儿子是这么个名字?”

    林长城勉强露笑的点点头。

    王忆说道:“那我会跟治安局那边写一份报告书,把关于张子轩的控诉给撤销掉!”

    听到这话林长城都惊呆了。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都以为王忆打断他的话是要驳掉他面子、一定要狠办张子轩了,没想到人家直接痛快答应撤案?

    吃惊之下他忍不住的叫道:“真的吗?你不是在应和我吧?”

    王忆笑道:“真的,当然是真的。林领导您亲自来说这件事,我能不给您面子吗?”

    “这个张子轩做的事情确实过分,他调戏我的未婚妻还有叶领导的孙女,你说这真是胆大妄为,我本来是要狠办他的,不过既然您亲自开口了,我怎么着也得给您面子!”

    笑容满面,情真意切。

    当时调戏秋渭水的几个青年里就这个张子轩最嚣张,让王忆放过他?

    那不如给王忆编一顶绿帽子戴头上或者给他脸上吐口唾沫让它风干得了!

    郭嘉在信里说过那些青年身上都有点案子,他没有特意点名张子轩,应该是张家也对他使劲了。

    但王忆能猜出这个张子轩的屁股肯定不干净,很可能是里面最脏的。

    可张家多少有些人脉,张子轩调戏了秋渭水但没调戏成功,责任不大、罪行不算严重流氓罪定性很宽松,可大可小。

    这张子轩现在能定的就是个流氓罪,而且性质不太恶劣,这样到时候张家再在公检法体系里找找人,法官到时候只要公正量刑,那张子轩就没有多大麻烦。

    王忆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他生平最恨这种‘我爹是xx’的x二代。

    以前他没有能力办这些人,如果有了能力他能轻松放过吗?

    绝对不行!

    所以他要借着林长城上面求情的机会把张子轩给捞出来,然后你好我好大家好。

    安静的等待明年到来。

    1983年!

    以张子轩这种二代的德性他会出来后会老实吗?必然不会!

    那王忆就盯住他了,即使他老实也没用,以往的案底他会找庄满仓给留好了。

    到了明年国家展开雷霆万钧的行动后,他立马就举报张子轩!

    运气好的话,到时候张子轩可以吃上花生米……

    其实现在去坐牢的那些流氓青年都是运气好。

    王忆觉得自己是救了他们一命,他们因为自己而提前以轻罪去踩上了缝纫机,这代价很小了,否则他估摸着到了明年这伙人得排队去投胎。

    张子轩本来也可以趁机改命。

    但他家里想要把他运作出来,甚至不惜找到了林长城这个实权大官来当说客,那王忆有什么好说的?

    你敢死我敢埋!

    现在已经十月份了,再过俩月就是83年,到了明年一定把查出来的罪行全送给公检法,尽量送他上路!

    林长城肯定不知道他这些打算,在这干部眼里王忆就是给他面子了。

    他很高兴,拍着王忆的胳膊亲热的说:“王老弟,多谢你的理解和慷慨呀,哈哈,说实话,老哥我来之前心里惴惴不安,毕竟这件事是我那大侄子有错在前……”

    “林老哥您别跟我客气了,这是小事,您说您亲自跑一趟,我还能驳了您面子?”王忆表现的更亲热,“再说了,以后我们队里还要发展经济奔小康呢,我们需要您指导的地方可不少呀……”

    “那咱们都别客气了。”林长城当即痛快的说道,“以后有什么地方需要老哥帮忙你尽管提,老哥这人吧比较讲原则,但愿意帮助朋友。”

    “毕竟,这个社会太复杂、太险恶,咱们朋友之间就需要互相帮助,这样才能走的顺畅嘛。”

    高兴之下他这样的老江湖也忍不住把话说的直白了起来。

    正常来说他都会打官腔,不会把话说的这么简单明了。

    王忆跟他不客气,直接说道:“是这样的,领导,我们队的社队企业不是准备开设个砖窑厂吗?”

    “你看我们岛上地势这么崎岖,肯定不适合建厂,所以我计划着后面可能需要跟咱县里打个申请,承包一座无人岛什么的在上面建厂,您看?”

    林长城笑道:“你想要承包无人岛那肯定不行,但如果是你们生产队和你们的社队企业来承包那没有问题,我这里举双手赞成。”

    “国家已经说过了,要支持老百姓搞经济建设、要帮助人民去尝试新的商业模式。”

    “你们生产队的社队企业建起一座砖窑厂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一旦咱县里有了自己的砖窑厂,那人民想要翻新房屋或者盖新房可就方便了,所以这件事县里和我们工作组一定会大力支持!”

    “甚至我可以在这里向你承诺,只要你看中的岛屿确实是无人岛,那就可以承包!”

    “我说的!”

    这番话说的气吞长虹、掷地有声。

    王忆笑道:“红树岛也能承包吗?”

    林长城做出为难的样子,最后艰难的做出了决定,说道:“可以!”

    王忆暗暗咋舌。

    难怪在22年外岛已经没有了野生鸟类栖息圣地,八十年代的人没有保护野生动物和环境的概念,破坏了不少的野生资源。

    这样王忆便琢磨,等以后他们社队企业发展起来了,手头上有钱了他还真得把这岛屿给承包下来然后正儿八经的保护起来。

    他还想在82年时空以后围绕天涯岛搞旅游业呢,如果红树岛一直是候鸟在外岛海域的休息地,那多年之后这地方是可以做成旅游项目中的一个王牌产品的。

    林长城也是人物,心思缜密,他没有相信王忆的空口承诺,而是问王忆什么时候去撤销对张子轩的指控。

    王忆便说道:“我现在就先给庄局写封信,你帮我送过去,然后马上礼拜天了,等我礼拜天亲自过去签字撤销指控,怎么样?”

    林长城开怀的笑道:“不着急、不着急,王老师你按照自己的时间来进行安排就好。”

    王忆写信拿给他并且光明磊落的让他看了信里内容。

    内容没问题,就是他跟庄满仓叙旧和给张子轩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最后阐述了自己一方要撤案的心思。

    林长城拿到信后欢天喜地的离开,王忆转头去找秋渭水,把关于张子轩的情况说了一下。

    他没法透露关于83年的信息,便只能对秋渭水说自己后面有安排,一定不会让为非作歹的罪犯逃脱法律制裁。

    秋渭水听后点点头,她说道:“这种大事我听你的,因为我比较笨,不太会处理事情。”

    “不过你这样挺好的,没有招惹林长城,林长城是齐敏一派的人,我爷爷说这个人很会拉帮结派,挺危险的。”

    王忆说道:“这样吗?爷爷和他们这一派不合?”

    秋渭水想了想说道:“也不算吧,就是关系没有很好,双方做一些事的理念不一样。”

    她进一步解释道:“主要是爷爷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不太愿意跟人去明争暗斗,所以很多事退一步也就罢了。”

    王忆若有所思的说道:“这样吗?那我知道了,等明年吧,明年我或许可以帮爷爷解决点小麻烦。”

    两人交流完了,王向红又对着王忆招手。

    王忆跑过去问道:“什么事?”

    王向红端起不锈钢牌匾开怀大笑:“这可是个好东西,你知道它有多大的价值吗?”

    王忆摇摇头。

    王向红笑道:“等你慢慢看吧,咱们队里的小伙子以后好找媳妇了,咱们队里的大姑娘以后也能找到好婆婆家了。”

    他这么一说王忆明白了。

    这代表官方对王家生产队的认证,可以让外队对他们生产队刮目相看。

    王向红兴致勃勃的做着计划:“这牌子不能随便放,要放到一个低调又能让外队人都看到的地方,你觉得放到哪里去?”

    王忆说道:“很简单,放到电视上撑起来就行了,很低调,而且外队人都能看见。”

    王向红问道:“这样是不是有点太高调了?你看咱们有24寸大彩电已经很高调了,结果还要在上面放一个市里发放的奖牌!”

    王忆问道:“那怎么办?总不能挂在办公室门口吧?这不合适。”

    “为啥不合适?”王向红问道。

    王忆说道:“我们教师办公室挂这种官方给生产队的认证,这能合适吗?”

    王向红愣愣的问道:“你们、教师办公室?不是,这不是大队委办公室吗?”

    王忆说道:“对,是大队委办公室也是教师办公室,暂时混用,等以后学校盖起教学楼以后就不用了。”

    “反正我觉得挂这里不合适,队长你有没有想法?咱们讨论一下你的想法。”

    王向红的注意力被引开,他微笑道:“有。”

    他用烟袋杆指向码头:“你看那里有个牌子,那是54年我刚转业回来时候带人竖起来的,以显示咱们生产队在工作生产上的先进性与积极性。”

    “一转眼二十八年了,我觉得它上面的口号已经不符合时代了,所以把它换了怎么样?”

    码头上竖起的木牌上写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

    王忆觉得这口号确实不符合时代潮流了。

    但是

    “支书,你要把这牌匾挂在码头上?然后你跟我说这是低调?”

    王向红说道:“把这牌匾挂到码头不低调,你认为呢?”

    王忆能说什么?

    这还有更高调的吗?

    没有了!

    然后王向红又说道:“再说了,码头上风吹浪打的,这虽然是不锈钢的好料,但上面油漆容易脱落,放那地方怕是用不了多少日子就得掉字迹了!”

    王忆赞同的点头。

    然后王向红继续说道:“那你想想办法,能不能捣鼓一块装下这个牌匾的相框?用玻璃把它给挡住,这样不就风吹不到浪打不着了吗?是不是,哈哈?”

    王忆明白了。

    王向红就是想把这牌匾挂码头、就是想高调!

    结果他还是单纯了。

    王向红今天给他好好演了一把又当又立的好戏:“你找个玻璃框把它给框起来,放到码头上后我用一块布给它盖起来。”

    “你看,这样要是没有人掀起这块布,那谁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有没有很低调?有没有?”

    王忆被王向红自欺欺人的样子给逗乐了。

    他从没想过一向严肃古板的老队长还有这么逗比的时候。

    行了。

    他无话可说。

    那就这么来吧。

    他对王向红说:“这样让老高叔做一个木头箱,嗯,一面开放,镶嵌上一块玻璃,怎么样?”

    王向红说道:“我看可以,不过这玻璃是不是得沾上大胶带?海边风浪挺大,别被吹碎了。”

    王忆说道:“我给你安装银行柜台上用的钢化玻璃!”

    他几次去金店和银行发现了,现在国家已经给这些金融单位陆续换装上了钢化防弹玻璃,这点从厚度上便能看出来。

    所以他带一块钢化玻璃回来没什么问题,反正一块玻璃而已,只要他们不出去嚷嚷,那外人甚至本队社员都不知道那箱子用的是非比寻常的钢化玻璃。

    两人正在聊着,张有信夹着个文件夹上山来了:“王老师、王老师,哟,队长,你们都在这里呢?我给王老师送个信。”

    王忆问道:“今天你怎么这么爱跑了?竟然给我送上门来了?”

    张有信嘿嘿笑道:“这次的信件很重要,必须我们送到本人手上要求本人签字你的档案!不知道你这档案怎么给你邮寄回来了!”

    听到这话王忆大喜。

    档案!

    心心念念的档案补上了!

    他赶紧抢过文件袋:很普通的牛皮袋,上面写着‘干部档案袋’五个大字,下面是档案所有人的姓名、单位以及档案留存单位的备注。

    王向红跟着凑上去看,笑道:“大学生毕业就是干部啊,我还是头一次看见呢,你这次可得留存好了,咱尽快给你送到县里档案局去,这次可不能再遗失。”

    张有信恍然的问:“哦,王老师的档案之前遗失了,这是后补的?呵,大学生就是好,还可以补档案呢。”

    “我跟你说我邻居家的哥也丢了档案,这会跟黑户似的,可麻烦了。”

    “平日里什么票证都没有他的事,吃喝拉撒都是问题,这还是小问题,大问题是我那大伯马上要退休了,他没有档案没法接班!”

    这样他感兴趣的问:“王老师你怎么补上的?跟我说说,回头我也跟我邻居家说说,帮他们家解决个大麻烦换一顿酒喝!”

    王向红说道:“补档案确实是大麻烦,这次王老师能补上也是侥幸。”

    “怎么回事呢?是国家出了个新政策给以前动荡时候知识分子、高文化人才们丢失的档案进行后补,王老师是大学生,属于高文化人才,所以才能补上。”

    张有信叹气说道:“那我邻居够呛了,我那哥是盲流子,小学都没有念完呢!”

    王向红递给他一支烟,说道:“所以人啊,还是得有文化、有知识,现在不都说吗?有学历走遍天下、没学历寸步难行!”

    他们简单的聊着天,王忆打开档案袋看向里面的档案资料。

    有两个本子,一个是干部档案正本一个是干部档案副本,其中正本上已经填写了资料,副本上还是空的。

    除了两本档案还有一些证明,县里治安局证明、市里头治安局的证明,最后是省里头常久也给他开了个证明。

    此外是学籍证明,从小学一直到高中全有入学证明和结业证明,其中祝真学给他帮了大忙,初中和高中还伪造了毕业证……

    再就是大学的毕业证和他的学校介绍信,最下面是一张薄薄的履历表。

    履历表内容简单,就是大学毕业返乡当民办教师,可能他的经历和履历都是这一批知识分子和高文化人才中最简单的,所以办理的才这么快,满打满算半个月给办完了!

    拿到这本档案王忆真是松了口气。

    有根了!

    他在天涯岛是肉体上的根,这本档案却是他在82年精神上的根。

    有了这本档案那他可以大展手脚来带领社队企业搞发展了,只要带的货物不出问题那他这个人就不会有问题。

    因为他有了档案就经得住组织检查!

    补上了档案是大事、是好事,张有信便提议:“王老师,你说你有这样的大喜事,是不是咱们得好好喝点庆祝庆祝呀?”

    王忆笑道:“该庆祝、是该庆祝,我们生产队都应该庆祝,因为我们队里今年红薯大丰收!”

    张有信一听红薯大丰收眼睛一亮:“嘿,还有这个大好事?难怪我一路走过来看到你们祠堂前面堆满了红薯呢!”

    “这样,王队长,你们要不要用红薯酿酒?红薯可以酿地瓜烧,我跟你说这个我熟、我会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75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