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和虎狼之年的岳135章/类似白洁小说系列

    这天晚上,孟原也在时刻关注着玩家们的进度。

    不得不说,这些玩家们越来越猛了。

    孟原早就已经看过这个历史切片的内容,还以为光是虞稼轩那个五十骑劫营就能卡玩家们一两天,却没想到很多玩家第一天就已经通关,第二天系统性的攻略就都已经出来了。  我和虎狼之年的岳135章/类似白洁小说系列    

    甚至王文川变法这个历史上的老大难问题,也没有限制玩家太久,最顶尖的那一小撮玩家,基本上都是三天时间就通关了。

    李鸿运是通关最早的,而樊存、赵海平、楚歌等玩家也是紧随其后,纷纷在当天晚上完成了通关。

    甚至就连一些之前表现没那么亮眼的玩家,这次的表现也相当不错。

    第一波通关的玩家足有十几名。

    而按照这样的速度计算,一周后通关的玩家,怕是要以千数计了。

    这其中还出现了一些十分妖孽的情况,比如楚歌非常创意地把王文川玩成了一个权臣,通过主动向皇帝让渡权力来稳固相位,又通过激烈的党争和残酷的打压异己,用五年时间进一步稳固新法,最后才图穷匕见,直接一波肥,用新法为这个历史切片中的齐军积攒了大量的军资。

    在楚歌所在的那个试炼幻境中,他到了牛渚矶之后,根本不需要做出像李鸿运一样一箭定乾坤的操作,光是靠钱砸,都能让金人退兵了。

    因为齐朝本来就有军费支出,而且牛渚矶这里也有现成的水师。只要玩家们把变法坚持下去,就算一分钱都没挣到,也依旧可以试着利用这里的水师和海鳅船去迎战金兵。

    只不过变法越成功,可以额外支配的钱就越多,那么额外获得的军械和船只也更多。

    按理说看到玩家们一个个人才辈出,孟原应该高兴才是。

    但这次,他却再度面露愁容。

    参商非常善解人意地问道:“怎么,又在为你自己进入榜单的事情担心了?”

    孟原非常不愿意承认,但最终还是点点头:“是啊……这次感觉自己拼尽全力,能进个前一百?”

    参商想了想:“那怎么办,是你再努力爆肝刷新一下成绩,还是直接把前一百人全都扔到终极试炼里面?”

    孟原沉默片刻:“我再想想。”

    他的视线越过层层历史迷雾,重新投向这个历史切片中。

    此时他无比庆幸,还好自己是正牌的归序者,随时都可以改变游戏的规则,而且只要改得巧妙一些,玩家们就不会察觉。

    想要将一百人全都塞进这个历史切片中?

    其实也不是不行。

    随着收复的历史切片越来越多,尤其是将整个大盛朝的历史切片也都光复之后,他所掌握的归序者力量也在飞涨。

    将一百个人全都塞到历史切片中,无非是每个人所拥有的力量弱一些,但此时的归序者力量,倒是已经完全够分了。

    但问题在于,将一百个人全都塞进去,让他们扮演什么人呢?

    全都扮演王文川?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齐朝的朝堂上突然出现一百个王文川,那未免也太奇怪了。

    而且,塞进去的人越多,露馅的可能性也会增加,所以中途被妖魔突然发现、提前进入归序者远征模式,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得好好考虑一番。

    孟原思考许久之后,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如果把一百名玩家全都放进去,系统性地替换掉齐朝上上下下的核心官员呢?

    让每个玩家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但同时,又让他们全都在王文川变法的框架下去做事。

    用这批纪律性最强的玩家,去试验一下王文川新法,到底可不可行?

    想到这里,孟原当即拍板,就这么办了!

    等玩家们看到新的终极试炼选拔名单之后,肯定会大吃一惊吧?

    或许在这样新的模式下,他们能玩出一些特别的骚操作,也说不定呢?

    ……

    清晨,玩家们纷纷醒来,离开《暗沙》的游戏世界。

    过了没多久,官方论坛就变得热闹了起来。

    最新一批通关《欲说还休》这个试炼幻境的玩家们开始分享自己攻克这个副本的心得体验,同时也有很多人开始对这个副本的内容,展开讨论。

    “说实话,这个副本……虽然通关了,但是不大爽啊。”

    “确实,虽然最后也还是赢了吧,但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感,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其实之前邓将军的那个副本,也多少有点憋屈,毕竟林总督和邓将军两个人最终都落了个人亡政息的下场。但这次……就感觉更憋屈了。”

    “这很正常吧,你们看一下副本名字还有最后的那几句残诗,整个副本,全都笼罩在‘欲说还休’的氛围中啊。”

    “单纯讨论这个副本内容的话,王文川和虞稼轩,确实是两个不同年代的悲情人物。

    “王文川变法,在历史上是鼎鼎有名。只可惜在漫长的古代,他其实一直都是个背锅侠,有让他替齐朝灭亡背锅的,还有让他替北蛮入主中原背锅的,甚至还有让他为整个封建王朝覆灭背锅的……

    “他的新党,一个个全都被打成了千古奸佞,也就是他个人私德无损、不论是文章还是做人都毫无任何黑点,否则他也评一个千古奸臣毫无疑问。

    “而他的政敌,则一个个全都被称为国之干城,被视为救民于水火的文人士大夫表率。

    “可实际上,当时的齐朝,无非是在两条路中选择,是变法去搏一线生机,还是就这样得过且过、慢性死亡。王文川以大无畏的勇气选择了前者,而他的政敌们则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后者。

    “一个是‘如果要冒险,那就让我亲自来做,哪怕要背上千古骂名’,另一个是‘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从结果上来说,或许这两种人都救不了齐朝,可从精神上来说,王文川也确实算是一个‘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英雄人物啊。

    “好在进入了现代社会,人们终于认可了王文川的精神,对他的改革有了全新的评价。

    “可想而知,王文川最后应该不只是变法不能成功的失落,应该还有看透历史的迷茫。

    “就像他的诗中所说,‘愿为五陵轻薄儿,生在贞观开元时。斗鸡走犬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从贞观年间到开元年间,差不多隔了三代人,也就是说,一个人如果生在贞观年间,那么到了开元年间死,才能过上最富足无忧的一生。

    “生得早几年,就会经历各路反王混战;生得晚几年,又是一场民不聊生的大动乱。

    “在古代,斗鸡走狗过一生本就是一件极度困难的小概率事件,盛世很难持续人的一生,而民不聊生、饿殍遍地、有志之士得不到重用的乱世,才是常态。

    “回望自己的一生,王文川哪怕才学过人、满腹经纶,怕是也只有一声叹息吧。”

    “说得好,虞稼轩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虽然两个人处于齐朝的不同时期,相隔了百余年,但他们在某些地方,其实是有相似之处的。

    “虞稼轩有才情,更有军事天赋,五十骑劫营已经足以证明他过人的胆魄,而之后不论是剿匪、治理还是练兵,都能够看出他是个了不起的全才。

    “他的军事理论文章,更是一语成谶,预言了齐朝灭亡的命运。

    “可是究其一生,他始终都在当救火队员。齐朝从上到下都把他当成是工具人,皇帝不信任他这个‘归正人’,官员也排挤他,用到的时候让他去平叛,去打土匪和农民起义,而又不愿意看他真的做出一番功绩,一旦有些起色,就想方设法地打压。

    “就算他曾经作出‘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这样的诗句,最终的结局,也不过是一句‘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这简单的一句,说出了多少哀愁和心酸。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其实比王文川更悲剧,时代硬是埋没了这样一位有可能成就绝世名将的人才,把他打磨成了一位词人。

    “有人说,如果虞稼轩真的做了名将或许就不会有那些诗词的名篇传世。可反过来想,如果虞稼轩真的能带着他亲自建成的飞虎军扫荡金兵、收复北地,他又该写出多少波澜壮阔的诗词?

    “到最后,留给我们的,恐怕也不会只有一声叹息了。”

    “所以,这个副本才叫‘欲说还休’?因为这个副本中的两个主要任务,都是‘欲说还休’的命运。”

    “是啊,曾经满腹经纶、心怀壮志,可最后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只能将满腹经纶埋在心底,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我倒是想说说这个副本中的第三个人物,张任侠。我觉得,他的人生跟虞稼轩和王文川都不同。

    “前两者的欲说还休,主要是他们主观上的欲说还休。而张任侠,则是观众视角上的欲说还休。

    “他的为人,正如同他的名字一样,一个‘侠’字贯穿始终。

    “侠是‘长剑一杯酒,男儿方寸心’,张任侠虽然没有剑也不会武功,但他却始终认为自己践行着侠的精神。

    “从最开始的支持王文川,到后来看到各地因为执行新法而导致民不聊生、开始反对王文川,甚至上了流民图导致王文川被罢相,这每一步,其实都是源自于他内心中侠义精神的驱动。

    “在王文川被罢相后,有新党的钻营小人上位,要谗害王文川,又是张任侠仗义执言,险些因言获罪。

    “这足以说明,他并非出于一己之私与王文川反目,而是真的在践行自己心中的侠之精神。

    “可是,他的行为真的有意义吗?真的有很大的正面意义吗?他被旧党吹捧了几百年,可那些旧党在齐朝面临危亡的时候,又做了什么呢?

    “以观众的角度来看,张任侠其人也可以用‘欲说还休’来形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好像不管说什么,最终都只能默默地咽回去。

    “我无法评价他对或是错,只能说,他的一言一行都发自真心。可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人有一种更加强烈的幻灭感和无力感。

    “三个正确的人,却都没有出现在正确的位置上,没有做成正确的事。或许,这就是‘欲说还休’的深意吧。”

    “说了这么多,其实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皇帝,在于古代的这种制度。

    “为什么三个正确的人没有出现在正确的位置上?没有做成正确的事情?归根结底,还是皇帝的问题。

    “王文川为什么不能整顿吏治?是因为官员的势力太强大了吗?这当然也是一部分原因。可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皇帝不够支持他。

    “连皇帝自己都被‘与士大夫共天下’给怼得说不出话来,王文川以相权推动变法,又怎么可能成功呢?

    “虽然两人处于不同时期,但总的来说,他们两人遇到的皇帝,在齐朝的皇帝中,还算是靠谱的了。

    “可即便是这样,王文川的那位皇帝从最开始的锐意推行新法,到后来与王文川心生嫌隙、自己亲自动手变法却一无所成;虞稼轩的那位皇帝则是始终将他看成是一个‘归正人’,从未有真正的信任和重用。

    “看起来还不错、达到了平均水平的皇帝尚且如此,那些坑爹的皇帝,又是如何呢?

    “可以想象,如果王文川或虞稼轩的皇帝,有梁太宗或者盛太祖那样的锐意进取之心、吞吐宇宙之志和经天纬地之才,他们又将会放射出多么耀眼的光芒?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家天下的年代,皇帝掌握着九州万方,天下大事都是他一言而决。可明君总是稀少的,昏君、庸君却往往层出不穷。

    “这就是为什么盛太祖能够一个人撑起一整个历史切片,而齐朝的绝大多数皇帝只配当背景板了吧……”

    很快,玩家们对这个副本内容的解读越来越深入。

    可能是因为这次的副本比之前的副本要更加憋屈,所以玩家们的讨论热情反而更加高涨了。

    也有人在猜测,这次的终极试炼将会是以何种方式进行?

    这次历史切片的核心人物其实就只有两个半,那两个是虞稼轩和王文川,还有张任侠勉强算半个。

    如果有五六个或者十来个玩家进去的话,还能扮演谁呢?总不能把文君实这样的旧党人物也都算进去吧?

    而就在玩家们纷纷猜测的时候,终极试炼的榜单出来了。

    已经有十余名顶尖玩家通关了这个新的试炼幻境,这一点虽然让大家有点惊讶,但倒也还在情理之中。

    毕竟随着试炼幻境的不断开放,玩家们所掌握的归序者天赋越来越多,解谜思路也逐渐跟上,通关也越来越顺利了。

    目前来看,试炼幻境的难度提升,并没有给玩家们造成太多的阻碍。

    但让所有玩家都感到惊讶的是,这次终极试炼的人数。

    竟然达到了100人!

    也就是说,一周后开启终极试炼时,副本通关记录的前100名都能进入“欲说还休”这个历史切片,而且按照榜单上的备注,这100名玩家进入历史切片后,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选身份。

    这就有点意思了。

    虽说玩家们已经有好几次集体行动,但那都是在归序者远征的玩法中。

    归序者远征,跟终极试炼是完全不同的。

    用游戏中的说法,归序者远征更像是大型国战,更倾向于游戏的规则,比如玩家死亡后可以复活、可以消耗军资直接召唤一些道具等等;而终极试炼则更像是大型多人副本,玩家们还是在扮演副本中的历史人物,不能超出现实的框架。

    而现在,竟然有一百名玩家共同去完成一个多人副本?

    而且还可以自选身份?

    这样一来,玩法就多了。

    玩家们立刻展开讨论。

    “前100名都能进入终极试炼啊?这么刺激?”

    “我感觉我努努力也有希望了啊!”

    “可是,终极试炼100%痛觉啊,我有点虚……”

    “还好,如果你真的能进入的话,说明你对这个副本的理解已经很深了,根本不用担心痛觉的事,因为大部分进入终极试炼的大佬,都是直接打无伤的。”

    “看重点啊!这次的重点是100人可以自选身份!你完全可以选一个不上战场的身份啊。”

    “不上战场?那进了终极试炼还有什么意思?当个文官在后边之乎者也?”

    “怎么瞧不起文官?别忘了还有王文川变法啊!”

    “对啊,有王文川变法!那或许我们可以把当时齐朝所有重要州县的官员,全都换成自己人?到时候所有人一起去执行王文川的新法,看看能不能成功?”

    “好想法啊!突然期待了起来呢!”

    “对,这样最好!我们完全可以分出十几个、二十个顶尖大佬,去领兵打仗。剩下的人,就全都扔到内政上面,看看集玩家之力,到底能不能成功地推动王文川最初的构想!”

    “我觉得还可以分一些人去负责工匠方面的工作,齐朝虽然外战有点拉,但整体来说,科技发展水平还是不错的。有初级的火器,有海鳅船,有神臂弓,有步人甲……如果我们能把这些技术革新一下,胜算肯定会大大提升的。”

    “是啊,终极试炼最后肯定要在牛渚之战中打更厉害的妖魔,如果真的能用这些武器搞出技术上的代差,那就爽了!”

    玩家们瞬间脑洞大开,开始研究起这100人最佳的身份配置了。

    毕竟玩家中一直有一个以李鸿运和崔火旺为首的小团体在努力尝试着搞出燧发枪,并且已经获得了一些成果。

    真到了历史切片中,他们说不定可以让齐朝原本就不错的科技树再往前点一点,不说研究出燧发枪,就算只是搞出大盛朝的那种火炮,也算是一种强大的增益了。

    而如果大杀器燧发枪能在这个历史切片中研发完毕,那玩家们就完全可以把妖魔,从终极试炼吊打到归序者远征。

    ……

    很快,紧张刺激的冲榜活动即将开启。

    而玩家们也开始通过这几位通关大佬的经历,对虞稼轩和王文川这两条线的最佳通关方式进行总结。

    其中,楚歌对王文川这条线的处理方式最新奇,而李鸿运和赵海平等人的处理方式,则是最实用,也较容易复制。

    有不少玩家都对楚歌把王文川的身份玩成一个权相的事情啧啧称奇,甚至还有点暗爽。

    但也有人表示反对,因为这样一来,王文川还是王文川吗?同样都是通关,他们倒是宁愿像历史上的王文川那样去做事。

    楚歌的办法引发了小规模的讨论,但更多的人还是将关注点集中在这种办法所取得的成效上。

    毕竟这种通关方式更加高效,也能获得更多的军资。

    至于这种解法是否合理,就等彻底攻克了这个历史切片之后,再去讨论吧!

    ……

    一周时间,眨眼而过。

    这次玩家们对于终极试炼的热情,被推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原因无他,这次的终极试炼名额太多了!

    足足一百人的名额,让很多玩家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就是我努努力就有希望。

    不管是为了体验更刺激的游戏内容,还是为了获得《暗沙》这款游戏之后的分成,都值得玩家们为了这个机会而抢破头。

    不同职业的玩家们各展神通,或者是用虞稼轩的身份发挥武力,或者是用王文川的身份发挥文治,总之,都在为了进入前一百的目标而努力着。

    很快,终极试炼的时间到了。

    赵海平和往常一样进入到终极试炼的特殊归序者空间中。

    他作为终极试炼的常客,对于整个流程已经相当熟悉了。

    只不过这次的终极试炼跟往常相比,却有着很大的不同。

    因为这次的玩家,足有百人!

    一个个玩家纷纷在归序者空间中出现,不少人都在非常激动地寻找熟人、互相打招呼。

    这其中除了楚歌、李鸿运、樊存、夏若凌、霍云英、陆恒、孟原等之前就见过的老面孔,还有很多之前从未出现在终极试炼、但早在归序者远征中认识的熟人,比如李唯易、崔火旺等人。

    这些都是精英玩家,大多数人都曾经在归序者远征中有过出色表现,互相认识是很正常的。

    倒是也有极少数完全没见过的新面孔,正在充满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看到孟原,赵海平想了想,迈步凑了过去。

    “我之前都没在榜单上看到你,还以为你进不来了呢。”赵海平说道。

    孟原略微有些尴尬地一笑:“这不还是进来了嘛,九十二名。”

    赵海平有些关切地问道:“怎么,是这次的副本不太适应吗?你是我们攻克终极试炼的生力军,可不能缺席啊。”

    虽然孟原之前在终极试炼中都扮演了配角,但从唱戏到演皇帝,都给玩家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如果让玩家们评选最有才华、最有演技的玩家,那么孟原肯定会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人选。

    赵海平和楚歌他们虽然在通关副本方面有一定的才能,但在这些方面,他们还真的甘拜下风,觉得远不如孟原。

    所以,之前赵海平看到孟原竟然没有出现在一百人的名单中,第一反应是诧异,第二反应则是担忧。

    之所以诧异,是因为孟原之前都是可以进前十、前五的,怎么这次连前一百都进不了了?

    就算发挥失常,保个前二三十应该也没问题吧。

    这实力下滑未免也太快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

    还好这次取了100人,他卡在九十二名,这要是再少取点玩家,岂不是刚好就把他刷掉了?

    这样一个玩家如果不能进入终极试炼,那绝对是巨大的损失。

    所以赵海平才过来关心一下。

    孟原只能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这个……刚好这个副本有点失常,没法发挥自己的强项。放心,之后的副本妥妥的。”

    赵海平点点头:“那就好,加油啊!”

    关照完孟原,他又转而去找楚歌等人聊天去了。

    孟原有些无奈地微微摇头。

    为什么这次只拿到了九十二名?

    当然是因为他懈怠了……

    之前能拿到前五前三,固然有那时候玩家较少、竞争不那么激烈的因素,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录取线就卡在这里,他为了避免迫不得已的暗箱操作,只能努力让自己进入前五或者前三。

    但这次,他已经提前觉得自己根本无力进入前十,所以直接开摆,把终极试炼的名额放宽到了100人。

    于是,那些觉得自己有希望的玩家们都开始疯狂开卷,而孟原在心态有所放松的情况下肯定也不可能像之前那样拼命。

    此消彼长之下,他最终以九十二名的名次,压线进入终极试炼中。

    反正能进就行了嘛,考虑那么多干什么。

    只是对于这次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孟原暂时还没想好。

    要不就让玩家们先挑吧,挑完了,最后剩下什么他就演什么。

    反正他有三个归序者天赋,演什么都行。

    趁着终极试炼还没有开启,楚歌再度将所有人聚集起来,开始给他们讲述这次的战术。

    “经过前段时间的研究,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这个终极试炼的关键在于:国力。

    “就像之前‘事定犹须待阖棺’注重解谜,‘封侯非我意’注重扮演,这次的‘欲说还休’也有侧重点。

    “我们在攻克历史切片的过程中,肯定要在牛渚矶跟妖魔附身的金兵有一场大战。而这场大战,必然会超越我们之前在模拟试炼中遇到的情况。

    “铁浮屠、拐子马这种金兵的大杀器,几乎一定会出现,而且数量必然不会少。

    “再加上妖魔力量的加持,这一战还是不容小觑。

    “所以,这次的重中之重,是在经济和科技侧。

    “军事固然重要,但不论是日常训练还是临场指挥,都相对固定,没那么多可发挥余地,交给樊存、赵海平、李鸿运他们去负责,基本上就没问题了。

    “而经济和科技侧,就是看我们能在治国的过程中获得多少收入、为军队提供多少军资,能否研发出一些先进的武器装备……

    “而这些才是战场中的决定因素。

    “所以,我倾向于对王文川变法的这条线有心得的玩家,都去各地扮演知州这一类的官员,我们一起来推进这次变法;崔火旺这样的工匠类玩家,直接进入工部等部门,主导新武器的研发。

    “好了,大家自行认领身份吧,等差不多确定了,我再进行最终的调配。”

    这些玩家们在进入之前就已经大致确定了自己要主攻的方向,所以楚歌一声令下,他们就已经按照各自的身份,有了初步的划分。

    要去担任各种地方官推行新法的、进入工部主导技术研发的、担任武官将领去打牛渚之战的……纷纷按区域站好。

    而楚歌则是进行了简单的再分配,让人员构成能够最优。

    就在这时,有人弱弱地举手问道:“我有个问题。这个历史切片中的皇帝……我们也能扮演吗?”

    此言一出,众人突然意识到之前竟然漏了这个角色。

    皇帝能扮演吗?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显然是能的。

    因为历史切片的谜团,在模拟试炼中就已经解决了,所以在终极试炼中,是多人扮演任意角色来对抗妖魔,在扮演的人选方面,其实很宽松。

    之前“封侯非我意”那个副本,实际上已经选过皇帝的身份。

    只不过在终极试炼中扮演皇帝,固然可以直接将这些军资扔给其他玩家,但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演技要好,不能让妖魔看出端倪。

    这么一想,众人突然意识到,似乎这是个不能忽视的角色啊?

    如果皇帝不是自己人,那万一出点什么幺蛾子,导致王文川被莫名其妙地罢相,这一群推进新法的玩家,岂不是全都要抓瞎?

    选谁去呢?

    想到这里,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孟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73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