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皇上吃奶乳娇乳揉捏肚兜

    第二天一早,许景由罕见的晚起了一会,虽然感觉身体有些泛,但精神依旧很好,主要是那种满足,那种消失多年的满足感很足。

    说实话有些年没有这种放纵的感觉了,许景由越发觉得许灵均给他的药酒好了。对了,还有那个什么小补丸,看来还得和儿子好好谈谈,好东西谁不喜欢,和自己的儿子要,不丢人。

    同样的宋焦英也是精神百倍,身体的轻松感似乎让她年轻了几岁,至于那种事情,对于她的感受就只能说是好了一点点罢了。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皇上吃奶乳娇乳揉捏肚兜      

    “灵均,你昨天那个~”这不眼看早餐就要吃完了,许景由终于忍不住问起了那个啥来。

    “那个?哦,爸爸,你说的是这个吧!这瓶都给您吧,不能多吃,一天最多一粒。要是感觉精神好的话,几天吃一粒就行。”许灵均笑眯眯的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父亲说道。

    成了,等他们走的时候再送一些,电视啥的人情就算是还了。

    “对了爸爸,可以的话,我今天想去拜访一位长辈。您这边~”许灵均可不想跟着许景由去各个所谓的故地瞎逛游了,他想着今天去看看李牛和王老,王老可是长辈,他来了几天都不去拜访人家可不合适。

    “长辈?”许景由有些惊讶的问道。

    没想到许灵均竟然在这里还有认识的长辈。他回来这几天也只是去各个地方转了转,以前父亲的那些故友许景由都没去拜访。

    倒不是许景由冷漠,实在是他离开几十年的时间,真的是物是人非,曾经熟悉的人家根本就找不到原来的影子了,就像是他们许家的老房子一样,都被占了去。

    这忙忙人海中,如何还能找到那些故人。也不对,他唯一见到的熟人就是向福顺,也只有他依旧在学校里当校工,那张合影算是他们相识一场的纪念了。

    “嗯,以前在牧场认识的长辈,那时可没少帮我,跟我的亲人一样,现在他在京城,我都来京几天了,还没有拜访过呢!”许灵均说道。

    “哦?那肯定应该去拜访,对了,我帮你准备些礼物,一会找车送你过去。”许景由想到那天许灵均在舞厅和几个大院子弟交流的情景心里就有了盘算。

    看来许灵均在牧场的时候遇到贵人了,现在能来京城,还是大院的,这人的身份应该不低。

    “不用了爸爸,我带着礼物呢,就是药酒和这个。”许灵均指了指那个小瓶子笑着说道。

    “哦?原来如此,很好,那就按你的意思来吧!”许景由这才真正的放了心,不是放心许灵均,而是放心药酒喝补丸,这样的人物都喜欢这个,看来这药酒和小补丸是真的好啊。

    没办法,有钱人就这样,估计都有被迫害妄想症,生性小心,就算许灵均是他儿子,他也会不自觉的怀疑一下。

    两坛子五斤装的药酒,随身的包里还带有不少的补丸啥的。

    不是许灵均抠门,不想多给点药酒,实在是多了没办法解释他从哪拿的,就这还得用他来时那两个大包作掩护呢。

    不过少点也没啥,反正年年他都会托董军给王老带酒,再说了这药酒弄的多了他也麻烦的很,还是给人一种供不应求的感觉更好一点。

    从许灵均上车以后,孟光勤就盯上这两坛子药酒了,看到只有十斤心里就盘算上了。这次他扮演的可是司机,等一会去了王老那他得赶紧表明身份了,先认下许灵均这个兄弟再说,要不然咋能分到药酒。

    “师傅,这地方不让~”来到地方,许灵均本来还想着让师傅在外面等等呢,可刚到门口人家直接就放行了,关键是门卫还敬了个礼,这可把许灵均惊够呛。

    “呵呵,许兄弟,我叫孟光勤,李牛的兄弟,算来咱们也是兄弟。哈哈,一会咱们可得好好喝几杯啊!”孟光勤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从酷大哥变成了赔笑小弟,和许灵均拉起了关系。

    “啊?”许灵均懵圈中,啥情况,咋突然就多了个兄弟。

    “二牛,二牛~”孟光勤这个大嗓门,下了车就开始喊了一嗓子,好家伙人家这可是那啥们住的地方,就凭这一嗓子就知道这位也不简单啊!

    “灵均,来,我帮你拿东西。”孟光勤喊完就盯上了许灵均带来的药酒,十分热情的帮忙端着了。

    这可是好东西,不端着打了咋办。

    “光头,喊啥喊,我~我去,灵均,你来了。哈哈,快进屋,快进屋。”李牛虽然穿的精干了可还和以前一样,那大嗓门简直就是标配。

    “灵均,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这小子,一转眼都两年多没见了。这次来了就别走了,把秀芝和孩子们都带过来。以后没事了就多陪陪我这个老头子。”虽然两年多没见,他们爷俩之间可没生分,王老抓着许灵均的手高兴的说道。

    这两年王老没少让董军带话,想让许灵均也来京城发展,一是多陪陪他这个老头子。人老了尤其是孩子不在跟前,难免会想着他们这些小辈。

    第二就是牧场毕竟是小地方,发展潜力太小,许灵均就算是不为自己打算,也得为孩子们考虑吧!

    最主要的就是王老真的把许灵均当亲人了,能不想着给他和清清他们一个好的前程嘛!

    “王叔,有牛哥还有小石头他们陪着您还不够啊!我再带着清清他们过来,那不还闹翻了。”许灵均笑着说道。

    “热闹才好呢!你是不知道,我这有时候~”

    “哎!老王,哈哈,你就是小许吧!你那药酒可真好啊!哎?这次,嘿嘿,老王,你得分我一坛子啊!”这位可是直接推门而入,看到那两坛药酒眼睛就是一亮,直接上前搂了一坛子,看样子是想来个见一面分一半。

    “哎呀!你个陈皮子,二牛,你咋不关门啊!这闹得,我又少了一半。”王老心疼的说道。

    “王二,你再叫我外号我跟你急啊!这坛我跟老邓分总行了吧,那坛都归你,再说了,你这守着小许怕啥!”陈老瞪着眼睛说道,反正这东西到他手就是他的,谁也别想抢走。

    “你!我,哎,我这点好东西都让你们给我造完了。”王老说着赶忙把桌上另一坛酒抱在怀里,最后觉着还不保险,直接抱着去锁屋里了。

    “嘿嘿,小气劲。二军,二军,给我把这坛酒放我卧室的柜子里,把锁上好啊,少一滴我收拾你。”这位还说王老呢,他又好哪去了,直接喊来屋外站岗的二军,让他把酒送回去,这可是好东西,惦记的人不少,可得藏着掖着点。

    许灵均差点没把下巴给掉了,这位陈老许灵均可知道,人家那可是~算了不能说,不能说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68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