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武林美妇肥满的屁股(第章校花旖旎)最新章节列表

    高亢凌厉的号角声,伴随着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自雪原而起,回荡在拦山关内

    密密麻麻的天狼士兵,前赴后继的冲杀,又被铺天盖地的箭矢射杀,偶有接近城关,就被巨石砸落。

    城墙之上,弓弦弹抖如霹雳,箭落如雨,数不清的士兵在倾倒着金汁,大石……    武林美妇肥满的屁股(第章校花旖旎)最新章节列表  

    箭矢、落石、喊杀、怒吼……

    血与火的碰撞,刀与剑的厮杀,再度点燃了这座早已被血肉铺满,浸透的雄关。

    战争的残酷,再一次赤裸裸的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城墙上,应召集令而来的江湖武人皆是面沉如水,纵然过去一年多里不止一次看到过这种场景,心中仍是难以平静。

    “修罗场,这就是修罗场啊……"

    陆青亭紧掘着长剑,精神高度紧组

    一众江湖武人之中,他算是来的最晚的。

    送信麟龙道归来后,得知众师兄弟前来边关,他匆匆而来,参战不过一二次,且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残酷场面,一时间心神冲击巨大。

    他看到,有白发老卒怒吼冲杀,也有衣衫单薄的少年被裹挟着冲杀,更有武者大开大合,被暗箭射杀。

    这是一片最为残酷的血肉沙场,身处其中,他只觉心跳加速,血气沸腾,不由的想要上去厮杀。

    轰!

    密密麻麻的人群如浪潮一般拍打在高大的城关之上,血肉泥浆进溅开来,残酷血腥:

    “杀!"

    上绣天狼的大旗猎猎招展,其下,那沙苾神色冷酷,一挥手蓄势多时的投石车,

    已然掀起大片巨石掷向城池,而迎着箭雨冲到城墙之下的人群之中,一个个强大的武者也猛然跳出。

    持刀佩剑,辗转挪移,向着十数丈之高的城关之上杀来。

    这些,都是天狼族的武者,其中不乏换血大成,甚至于有宗师隐藏其中

    他们身形灵活,凶悍非常,滚滚而来的箭矢与落石都伤不到他们。

    其中一宗师级高手,拳落石碎,鱼跃而起,趁着神臂弩发射的间隙,率先登上城墙,劲力一吐,数十个兵卒纷纷进成血泥。

    “敢尔!"

    一众等候多时的江湖武人,也纷纷爆发怒吼:

    “杀了这群杂碎!"

    轰!

    大战爆发。

    惊雷也似的炸响并刀兵碰撞之声响成一片,陆青亭等人尽数参战,血气。真罡的碰撞,声势之大,不逊千军万马。

    残肢断臂起飞,血肉飞派,未多时,城墙已被染红,

    这次冲杀,似比之之前更凶猛,一波波的异族高手如潮水般涌上来,鲜血染红双眼,似已疯狂。

    "怜生妖术?!"

    陆青亭眼皮一颤,这些人气息十分之诡异,比之死士还要不要命,一时间,将一众江湖武人都逼退了。

    "哼!"

    眼见得这群凶人迎着神臂弩都该冲锋,城楼处的风君子面色一沉,袖袍一抖,大片纸人如雪花般飞散而出。

    "疾!"

    伴随着一声轻斥,大片的纸人迎风就长,刹那问已长成七尺来高,一个个持剑爆杀而去。

    道术,纸神咒

    “你的道术,越发精妙了。"

    随手打碎了一块块坠落的巨石,第五桀眸光一凝,只见那些纸人十步一杀,掀起大片血浪,

    最后,纷纷跳到城下,伴随着声声巨响,炸出大片的血浪来。

    道术奇诡远胜武功,然而,限制极多,不但有着'起法坛’这样的前奏准备,还会被武者的血气克制。

    当然,这世上绝大多数的武者,气血都远远达不到让道术退散的程度。

    可战场上不一样,千万人的血气沸腾,足可让任何道术高手为之动容。

    甚至于,除却一些奇异道术之外,大多数的道术,在战场上是极难施展的

    “这座军关,我待了三十余年,早已适应了,只是,威力仍有衰减,存续时间,也差不少。"

    风君子面色沉凝

    “连怜生教的邪术都用上了,这次只怕轻易退不得了,城外只怕来了金帐王庭的大人物。"

    "大人物?"

    随手接过一支流矢,随手掷出城外,拉出一条长长血线,第五桀眉头一挑,看向那猎猎天狼旗:

    "那也算个大人物?"

    "不是他。"

    眼看着战场上厮杀越发剧烈,数十次冲杀,仍有高手源源不断的推动,风君子眸光闪烁:

    “第五师弟,稍后,我将会动用'显形咒”逼那人现身,为方大将军指明方向,

    或许,你要找那人或许就在这战场之中……"

    轰!

    他的话音未落,城外就响起一声轰鸣,气血如狼烟直冲高天,一赤着上身,粗犷如山的大汉,持狼牙棒冲杀而来。

    "那沙狂!"

    城头上出现骚动,陆青亭剑光纵横,斩落十数高手,猛然回头,就见得那大汉。

    砰!

    那大汉一动,另一处,又有雷鸣响彻,有一人纵马而来,放声长啸如雷:

    “方征豪,还我弟弟命来!"

    轰!

    两尊开得玄关的大宗师气场全开,跨步催马而来,他们感知敏锐,在这战场上腾转挪移,避开了神臂弩,硬顶着箭雨冲杀而来。

    一时间,城墙上众人神色皆变

    “澹台正法!"

    低沉的声音之后,是陡然洞开的城门,方征豪催马扬枪,身后三千精骑如雷而动

    霎时间,只见城外血肉飞溅!

    三千玄甲贯穿人群,如同快舟划破江水,大片的断臂、残尸、血肉如浪般向着两侧抛飞。

    刹那,百丈过,杀数千人!

    “你敢来此,那就休怪老夫送你兄弟团聚!"

    三千玄甲动若一人去,气息相合之下,方征豪人若骄阳,长枪如龙起,掀起一重又一重的血浪。

    迎上了暴怒杀来的两大宗师。

    而他身后的三千精骑,也纷纷低吼厮杀,在之后,城中军队,鱼贯而出,更为剧烈的厮杀,爆发了。

    轰!

    地动山摇也似,三人交锋处,气浪层层扩散,音似惊需扩散

    那沙狂、澹台正法皆是开得玄关的大宗师级高手,也早已蓄势多时,此时含怒而发,声势可怖。

    相比之下,方征豪身有百创,血战多场,早不复期峰状态。

    可一次碰撞之下,两人就自齐齐倒飞出去,撞杀了不知几人,澹台正法还好,那沙狂一口鲜血喷出。

    “杀!"

    一次无功且吃了亏,两人却没有任何后退的心思,怒喝如雷,揉身再上,

    而随着两人出现,战场之中的高手纷纷汇聚,杀向了方征豪,以及其摩下的三千精骑。

    一年余,十数次攻城战,过万白州精骑,此刻仅余三千而已,且人人带伤,

    然而,能够活到此时的精骑,无不是精锐中的精说。

    他们的武功或许比不上汇聚而来的天狼高手,可彼此气息相连之下,竟是生生抗住了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上来的敌人。

    “杀光这群明狗!"

    “杀进关内!大人许我等十日不封刀!"

    “狼崽子,死来!"

    “杀!杀!杀!"

    一时间,城墙上、城池外,大地上,天空山,无不是血肉碰撞,箭矢穿空,每一个刹那,就有数十上百人死在其问,惨烈到了极点。

    "小心!"

    方征豪神行挪移,穿插在城墙之上,或救人,或杀人,

    数年修持,他仍是无法开得玄关,可得祖师亲传七劫剑法精义后,武功增进极多,加之神行奇诡,一人守住了大半段城墙。

    天狼军中的高手早已注视到他,数十人围杀,却连他的影子也摸不到,只得眼睁睁看着他鬼魅般游走,守城之余,反杀他们。

    "不愧是悬空真传……”

    眼见此幕,风君子心中一定,退入城楼,沿一座法坛,踏罡步斗,诵念经文。

    第五桀立于城楼之外,厮杀之余,九成精力都落在关外的战场,

    在他心里,此刻关外这数十万天狼大军,都远没有自家那位堂兄’的威胁更大.

    嗡~

    未多久,无形的气机就自城楼处荡起

    第五桀看的情所,这若有若无的气机,在这片铁血沙场的冲击之下,时而紊乱时而平衡

    但很快,伴随着一声轻斥,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开来。

    自城楼、城墙直至城外,未多久,已然扩散出十里之地,可随着范围扩散,紊乱在此出现。

    "疾!"

    城楼中,风君子怒目圆睁,喷出舌尖血。

    砰!

    似如烈火享油,刹那间,那无形的气机就好似被风暴推动的火苗,笼罩了整座战场。

    轰隆!

    城外,又是一声巨响,那沙狂鲜血狂喷,身如稻草般抛飞出数十丈之远,租大的狼牙棒,都断折数截,砸翻不知多少人。

    “找到你了!"

    长枪横扫,气劲进发,将白眉王庭也击飞十数丈,陆青亭气焰如火,眸光似电望去。

    就见得战场某处,一座旗台下,正站着一面色阴鹫,气息冷冽且情所的中年人。

    "金帐渔台左汗王,那由都!"

    陆青亭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一瞬。

    金帐裴盛,乃是天狼八大部落共举的澹台,其中,设大汗位,其下,是左右汗王,八大旗主

    那由都,其人的地位,不下大明落王,而手中的权利,还要更胜许多,可说是真正的'大人物”。

    "好,好,好!"

    一惊之后,陆青亭放声大笑,本就浓烈到极致的气息,又自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扬枪、催马、暴杀而来,所过之处,无论人与马,统统被真罡撞翻、撞碎,

    凶悍正常。 ”如此猛将,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旗台上,那由都眼底有着赞赏,但转瞬,已然化作酷烈杀意:

    “诸位,随我杀了此獠!"

    一声长啸,应者如云

    砰!

    只听得四声巨响,旗台之下,披甲执戈的四尊大汉,已尽数暴起,身若流星,轰然杀去!

    “不好!"

    见得此幕,不要说一干江湖武人,纵是城楼中的风君子,神色也是大变,

    他料到城外来了大人物,却没想到,居然是金帐澹台明面上的二号人物!

    “叱!"

    一惊之后,他心中发狠,咬牙喷出一口血水。

    呼!

    他右大屋嚎起你动千面施更听动了畅落加香的线色这此符线落油计似有大风探起,吹动十面旗帜,史吹动了翻汤如当的继片,这些待纸飘场,该比

    纠缝。

    在关外碰撞炸开的同时,竟组成一尊丈许之高,似有五官在外,犹如活人特别的巨人。

    "九品'纸神咒’!”

    这一刹,非只是城外哗然,旗台上的那由都也不禁挑眉,

    道术同异术,九品上,可比十品神功!

    砰!

    双足跺地,纸人发狂,猩红双眼扫过,就自杀向了旗台,逼得那四大护卫中分出两人来应敌。

    而剩余两人,则连同白眉裴盛,杀向了纵马而来,欲擒王的陆青亭。

    轰!

    轰!

    几人交手的碰撞是如此之凶戾,一时间,战场上山呼海啸也似的喊杀声,都似停了那么片刻。

    “该死,该死!"

    遍地血肉的废城中,那沙狂七窍都流出血水,被震成重伤,但他的体魄何其之强横,未多时,就强撑着站起,欲要参战

    突然,他身躯一颤,眼底闪过不可思议之色,他僵硬低头,却见胸口处鲜血涌现。

    一只手掌,洞穿了自己的心口,捏碎了五脏……

    “第五,第五……"

    他怒欲发狂,却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偌大的身躯,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作大片青烟。

    没入了,第五正法手中那枚丹丸之中, ”大成兵形势,十品霸王枪,这样的人物,若不死,或许武圣有望吧……”

    他微微一笑,捏碎丹丸,望着那缥缈红烟缓缓散去,就听得耳畔有声音回荡。

    "畜生!”

    低沉的声音之后,是一道炙亮到了极点的剑光,以及冷酷至极的杀意:

    “死来!"嗡~

    这一剑,似惊鸿、若雷光,没有任何花巧变化,只有极致的杀意,与无与伦比的极速

    但第五正法却知道,这一剑之后,还有八十一种变化,凭此剑,他这位堂弟,不足弱冠已然名动万龙道

    嗤!

    剑落,穿胸。

    “嗯?!"不避不闪?

    念头闪过刹那,第五桀的面色就是一变,他身形斗转,剑光如瀑如龙横贯数十丈,直将远处天狼兵卒尽数绞杀。

    然而,如此凶戾的剑光之下,仍是没有第五正法的身影,只有飘荡的木屑,以及他的冷嘲:

    “暗中刺杀,这可不是第五公子的做派啊,可惜,你又怎么杀得了我……"“替死木偶……"

    第五桀一步踏出,极目四望,就见一缕黑影于战场闪过,还未来得及追赶,耳畔,就有着一声怒吼响彻。

    一道道身影四散横飞。

    那碰撞的中心,有着刹那的凝滞,继而,是惊天动地的喷薄

    如同积蓄多年的火山喷发,也如同一轮烈日在此爆碎,惊人的光与热伴随着气浪疯狂扩散。

    里许之内,人畜皆无法战力,十里之外,狂风仍可吹动残肢。“大将军!"

    这样的惊天碰撞自然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而光热散去之后,那满是硝烟的废墟中的一幕,却让自州军中的诸多高手心头一震

    "噗!"

    唯有城楼中,风君子大口咳血,他踉跄出门,苦涩远望,

    呼呼~

    硝烟之后,没有了马与甲,裴盛先长枪横跳,将一尊大宗师挑杀于空中,白眉裴盛与令人一人,也皆咳血倒飞,面色煞白。

    而此刻,他距离那旗台,已只有不足二十丈的距离,以他的速度,一步可至,可他的脚步,却停了下来

    “三、四……不到两年,伱先后杀了我天狼六尊大宗师级高手,不愧是龙渊三杰,你,死的不冤……"

    旗台上,那由都居高临下,他有些赞叹,但眼神中,却有着难言的畅快与野望,“大将军!"

    “冲!救大将军,杀了这群狼惠子!"“大将军!"

    短暂沉赛后,战场沸腾,白州军中的高手疯狂冲杀,却又怎么可能冲的过来,只得眼睁睁看着那由都走下旗台。

    “中毒?咒术?还是……

    此时此刻,陆青亭的声音变得沙哑低沉,一股不可捉摸的气息自内而外,在他全身蔓延。

    皮膜之下,筋肉、骨骼、内脏、血液、甚至于脊髓,都似如烈火下的蜡烛,燃烧殆尽。

    留下的,只有剧烈到无可形容的剧痛。“瘟疫。"

    两尊披甲者的护卫下,那由都缓缓靠近,看着力竭的陆青亭,他犹如看到了最为珍爱的藏品。

    龙渊三杰,据关数十载,名声之大,金帐澹台都时有讨论。

    瘟,瘟痘……关内的瘟痘……

    陆青亭的眼神变得凶戾,可事实上,他的眼前已然模糊,所见皆是重影……

    数月前,拦山关内瘟痘爆发,死伤军民二十余万,拦山关内,几乎家家编素,

    “你,该死!"

    身躯一颤,长枪落地,粘稠的污血,从七窃甚至周身毛孔涌出来

    “中原之地,豪杰辈出,可惜,大势在我,什么英豪人杰,不降则死。你,不会是第一个……"

    望着极力想要站立,却重重倒地的陆青亭,那由都微微躬身,施了一个天狼族的礼:

    “你的人头,将会是本王最珍爱的酒器……"站不住了…

    深沉的光明淹没了心神,裴盛先重重倒地,念头闪过的最后,他看到了蔚蓝的天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64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