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攵女h伦最最爱h(吃你的嫩菊)最新章节列表

  傍晚时分,万涛回到了学舍,向吴升报到:“行走,我回来了。”

    吴升有些奇怪:“那么早?这还没入夜。燕奉行不用你陪了?”

    万涛一屁股坐下,松了口气:“可以轻松轻松了,燕奉行被赵符师和王丹师请回来了,今夜不出门。”  攵女h伦最最爱h(吃你的嫩菊)最新章节列表    

    吴升问:“玩得怎么样?”

    万涛回答:“还好,只是现在每天作画,画得有些想吐了。”

    吴升道:“画多了,需要空空脑子。怎么这几天都在小东山夹谷么?那地方那么吸引人?”

    万涛笑道:“行走居然没去过么?”

    吴升两手一摊:“都没人告诉我,丁冉前两日才提及有这么一个去处,想给他些补贴他还不要。”

    “补贴?”

    “就是贴补嘛,丁冉说每次都要花很多钱。”

    “大夫确实不用贴补他,小东山夹谷是个赚钱的地方,每日限额二十人,进去什么都不做,只是看,也得花一百个蚁鼻钱。”

    “原来如此,这个丁冉,不赚钱的事他也不会干。”

    正闲谈时,钟离英来了:“行走,燕奉行有请。”

    吴升连忙赶到燕伯侨下榻的院舍拜见:“奉行相招,不知是为何事?”

    燕伯侨笑容满面:“这些日子,你着实辛苦,要接受他们两个查问,还要安排老夫四处闲游,不容易。”

    吴升笑道:“哪里谈得上辛苦,接受查问,是我之责,没能亲陪奉行,是我之憾,不知奉行还有哪里想去,明日我一定要陪着了,奉行可不要再拒绝。”

    燕伯侨道:“不必了,他们两个在扬州这地界,该查的都查了,实在也没什么可以再问的,准备换个地方,去寿春看看,免得别人说我偏心。”

    吴升道:“说得是,只是如今寿春学舍已经无人主持,还是我陪奉行去吧。”

    燕伯侨道:“不必,你就踏实在扬州等着吧。”

    吴升听到“踏实”两个字,于是踏实多了,将燕伯侨一行三人送出了扬州。

    燕伯侨踏入寿春时,城尹屈衡携寿春高门出城迎候,燕伯侨问:“屈牧,老夫说过不用出城相迎,孙五没告诉你们吗?”

    屈衡恭敬道:“奉行驾临,寿春阖城上下,深感荣幸。原想聚百家门士、各甲耆老,箪食壶浆,出迎十里,但孙行走来书,言奉行待人亲、接地气,勿劳众、勿奢靡,故此只是我等区区数尹出城,余者一概免除,如身后之辈,皆自发而来,惟愿一睹奉行风采,我等劝之不退,亦是无可奈何。”

    他身后众人齐道:“恭迎奉行大驾!”

    燕伯侨无可无不可,摆了摆手,似是挥手致意,又像是让众人不必如此,在屈衡的引领下入城。

    至城尹府,屈衡要摆宴,也被燕伯侨所拒,燕伯侨强忍着烦躁,心平气和道:“此番是来查问案情的,屈牧不必多礼,早问早了,下山久了,也该回去了。”

    当下,燕伯侨一番雷厉风行,就在城尹府的正堂上问案,由赵裳主问、王囊记录,他主听。

    “屈牧,寿春行走景泰抓捕微叔芒三人之事,你是否知情?”

    “回赵符师,抓人时我是不知的,救出人后我方知此事。”

    “那寺尉韩束卷入其中,你知道么?”

    “韩束从未向我禀告此事。”

    “双方大战于学舍,屈牧可知?”

    “大战之后,我携众大夫、门客赶到学舍时,学舍已然残破,其中情由,我也不知,其后听闻孙行走搜查廷寺,我立即命人协助,终于将微叔芒三人搜到,果然藏于韩束私宅。”

    “你为何要助他搜查廷寺?”

    “赵符师有所不知,韩束平日欺压良善、胡作非为,城中民怨沸腾,我辈也深恨之,只叹其位乃郢都所赐,我虽为寿春尹,却也对其无可奈何。今有学宫出面拿人,自我以下,无不称颂,故此孙行走一声号令,人人振奋、个个效死……”

    “陶门尹,扬州行走孙五搜拿韩束时,景泰何在?”

    “回赵符师,当日屈牧见了孙行走时,询问景泰行踪,孙行走也很迷惑,他说他也不知景泰何在,正在寻找。”

    “听说微叔芒三人,是你找到的?”

    “不瞒赵符师,景泰将人藏于韩束私宅,自以为隐秘,但韩束为寿春毒痈久矣,受屈牧之令,我早已搜罗其为恶罪证,他私藏不法赃物、私偷国人之妻,大都在这私宅之中,此处早为我等所知,一查便有!”

    “景泰平日于寿春如何?”

    “回赵符师,景泰乃学宫行走,吾不敢妄言,但其挚友韩束,却为国人愤慨多年……”

    “钟监司,韩束是怎么死的?”

    “回赵符师,他是畏罪自尽而亡,当时光天化日之中、众目睽睽之下,断然做不得假……”

    “乐监司,韩束死时,你也在他身边?”

    “是,他自毁经脉,七窍流血,我看得清清楚楚。”

    “为何拿人后,不封了气海?”

    “人是随城行走随樾拿下的,移交我方后,随行走没说此事,我们也没想到,应该是交接时的失误,罪责由我和钟监司承担,屈牧已经罚我二人各十金,交付韩束两位遗孀……”

    “余峨眉、晏休,你二人说说当日详情。”

    “回赵符师,当日孙行走来访,请我寿春学舍将微叔芒等人转交给他,景行走却说没抓到人,唉……我等于堂下听了,均感不满,争功到如此境地,实在有损堂堂行走令名。其后孙行走要离开,袁家兄弟却关门留人,又命我等从旁相助……赵符师,出于义愤,我和余峨眉再也忍耐不住,将大门打开了,其后游目、何笃也大为不平,诘问袁氏兄弟究竟何故,却被他兄弟杀了……”

    “余峨眉,你怎么不说话?”

    “小女子……待罪之身,实在无话可说……”

    “那就请其他学舍中人再来问话。”

    “回赵符师,如今寿春学舍只剩我二人了。”

    “什么?”

    “袁氏兄弟、游目、何笃等人皆死,还有数人不愿再留学舍,陆续离去,如今只剩我和余峨眉。”

    “不愿再留学舍?为何?”

    “对景行走和袁氏兄弟所作所为,十分失望,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其实今日问话之后,我和峨眉也打算离去的。”

    “何至于此?”

    “燕奉行、赵符师、王丹师,不走不行啊,若是景行走回来,我们将死路一条。”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6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