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嗯嗯啊嗯不要)最新章节列表

  不斩无名生效】

    潘文得最高属性为颜值,成功抽取1点颜值属性点】

    卓万里最高属性为体质,抽取属性点失败】    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嗯嗯啊嗯不要)最新章节列表  

    沈泽最高属性为体质,抽取属性点失败】

    沈抃最高属性为体质,抽取属性点失败】

    吕师囊最高属性为家世,成功抽取1点家世属性点】

    是否将抽取属性转为储备属性?】

    是】

    目前储备属性点为2点,可以转化为1点自由属性点】

    转化成功】

    自由属性点:2】

    ……

    李彦让卢俊义三人回到书院,告知花荣等人情况,自己则往家而去。

    今夜所杀的明尊教重要人物,都是原剧情里出现过的人员,也都是这个位面历史里留名的,所以天赋弹跳了五次,这一点自由属性点转化的,当真是轻松。

    但由于官兵的“出色”表现,让原本不该放跑的明教教徒撤退了部分走,再加上之前察觉到的危机感,李彦还是要回家坐镇,以防贼人继续袭击。

    “那种感觉,似乎是类似于无我子的道法咒言……”

    “倒是有挑战性了!”

    李彦回到家中,回想着那稍纵即逝的凝视,有股久违的兴奋感。

    单纯的武道方面,由于上个世界千秋诀的积累,再加上赤色天赋真武圣体】的存在,就算是体质属性比他还要强些的卢俊义,经由细心调教,都教不出他自己的强度,别人就更别说了。

    但如果是法术的话,威胁又不一样。

    比如无我子和洞云子,都是出自道教福地金华山,前者祭炼了许多鬼道之器,若不是躲在无忧洞久了,成了老鼠心态,绝对能造成极为凶悍的杀伤力。

    无我子死后,悬尸示众,洞云子等了数日,割下其头颅,回金华山复命了,目前京师中还会出现的左道之人,很可能就是明尊教四大主教之一。

    “如果没有这个主教降临,今夜吕师囊一死,明尊教肯定是撤出京师,短时间内不会来犯,现在吕师囊的手下,或许要被此人收拢,继续在京师内盘桓……”

    在李彦看来,如明尊教、弥勒教这种蛊惑性极强的邪教,就该在地方耕耘,发展势力,等到遍地开花后,再四处起势,合围京师。

    直接往京师跑,其实是有些本末倒置。

    但以大宋强干弱枝的发展策略,汴京的重要性确实超过其他州县太多,从这个角度考虑,明尊教的觊觎也不奇怪。

    毕竟不能要求上下一心,每个人都能以最理智的判断行事。

    而从刚刚吕师囊的交代来看,明尊教经过了多年造反经验的积累,教内分工相当明确,教主明尊之下的四大主教,分别负责招募信徒、执掌财政、情报布局和除敌暗杀,正好对应“光明”、“清静”、“智慧”和“大力”四大教义。

    吕师囊见过的这一代四大主教里,光明主教作士大夫打扮,规行矩步,儒者气象,说话慢条斯理,当年引吕师囊入教的就是此人。

    清静主教作僧人打扮,慈眉善目,满脸富态,对于邓元觉颇为看重,准备收其为徒,现在看来是勉强不得了。

    智慧主教作妓子打扮,轻纱蒙面,遍体生香,即便看不清容貌,单看那身姿仪态,都如上厅行首,最出色的名妓。

    大力主教作将军打扮,身穿甲胄,满面虬髯,威风凛凛,五官深邃,似乎带着些外族血统。

    之所以是作什么打扮,是因为吕师囊也不能肯定,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否如表现出来的那般,甚至觉得伪装的可能性很大。

    毕竟明尊教是朝野通缉的邪教,必须要提防教内出了叛徒,或者是护法级别的高层被朝廷所擒后,受到严刑拷打,交代出了其他要员,开始顺藤摸瓜地抓捕。

    不过李彦依旧很重视这份情报,误导性的情报也是情报,其中也有分析的价值,总比两眼一抹黑要强。

    以目前的局势来看,来到京师的,应该是负责除敌暗杀的大力主教,但受限于交通和消息传递,同样有可能是距离最近的主教赶过来。

    所以李彦没有局限于身份,脑海中开始回忆与吕师囊敌对时,四周的人群。

    对方当时应该是有出手救下吕师囊的打算,对他则生出杀意,才被敏锐的察觉到。

    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使用了远距离的监测法术,另一种就是这位主教正在现场。

    道门咒法里有类似于开天眼的手段,可以远远观测,但需要极为高深的修为,至少此前无我子和洞云子都是不曾掌握的,虽然不能完全确定明尊教的主教有没有那样的修为,但李彦先不考虑前一种,而是假设对方就在现场。

    那么此人就有可能藏身于明尊教徒里,开封府衙外和汴河的船只上都有可能,还有四处的民居百姓,当时失火乱成一片,是有不少人慌忙逃出的,甚至不能排除那群只会拖后腿的京营禁军,和藏在开封府衙的快班弓手中。

    李彦缓缓闭上眼睛,记忆所化成的殿堂里,一个个思维光人辛勤地飞来飞去,开始复原场景。

    但由于当时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应付四周杀来的敌人身上,许多地方一眼划过,就有些模糊,甚至思维光人也开始争执,为各自所觉得看到的画面产生冲突。

    李彦暂时停下,睁开眼睛,查看了一下自己近来的成果。

    上次经过天赋十连抽后,还有成就点2701,留存这么多无疑是没有必要的,使用1200点,提升4点智慧。

    无论是现在的教书育人,还是进一步对抗法术系的敌人,智慧属性都是很有必要提升的,而他的智慧原本是20点,得到思维殿堂】的天赋后,提升了1点,但描述并没有变化,直到此时再加4点,顿时有了显著的增强。

    智慧:21智计出众,灵慧过人】→智慧:25智计超群,灵慧出众】

    顿时间,天地元力的阀门进一步敞开,在四周徜徉的涓涓细流开始加粗加大,汇入眉心跃动的泥丸宫中。

    不仅对于天地元力的感应进一步清晰,甚至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所提升,围绕着身躯的元力,明显变得活泼起来。

    “这个智慧级别,放在大唐,已经是古往今来少有的智者,但那个世界没有法术运用的空间,所以到了这里,再往上升,灵慧的比重将越来越大。”

    “智慧是如此,其他几个属性,是不是也有超出大唐的额外加成呢?”

    李彦眉心微动,开始一心多用,额外挪出一层空间,思考这个问题。

    而之前的场景还原,进度也飞速加快,一个个思维光人再无疑惑,开始添砖加瓦,不多时将今夜整个交战的画面,敌我双方的场景,都还原出来。

    李彦沉浸于这种历历在目的美妙感觉,然后来到窗边,看向夜空。

    一缕缕月华之力吸收进体内,汇聚入泥丸宫形成法力,速度明显加快,他伸手一招,倚靠在墙边的寒寂枪直接飞起,落入手中。

    真实不虚的寒意涌动,一朵朵真实不虚的冰寒飞花开始旋动,周身丈许范围内,更是温度陡降,家具上都浮现出一层冰霜,室内的火炉更是瞬间熄灭。

    外间的林三本来在睡觉,顿时冻得瑟瑟发抖,却又苏醒不过来,不禁蜷缩成一团。

    李彦意念一动,收敛枪势,寒意散去,周身气血如烘炉,屋内的气温总算上升,将炉火点燃,一切恢复正常,林三也恢复到了正常的睡眠。

    “法力大进后,这寒星冷月枪的威力也更上一层楼了!”

    “再试试纯粹的法术!”

    李彦满意地点头,五指张开,手心扬起,一根细细的冰刺出现,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整个过程并不快,真放到实战中,李彦用枪都刺出七八十个窟窿了,但以前没玩过,自然觉得挺新奇,遥遥控制着那根冰刺在周身晃晃悠悠地转着,玩得不亦乐乎。

    直到冰刺啪的一下掉在地上,化作一滩水迹,他才摇头失笑:“以我如今的智慧,在修习道法的人群里,也算是天资出众,但想要将法术运用于实战中,还得道门传承,一个人瞎琢磨肯定是不成的……”

    同样是出众的属性,体质30点打败天下无敌手,智慧25点只能玩冰刺,这就是传承的不同。

    但让李彦放下其他,专门去深山老林拜师学艺,肯定也是不愿的,好在智慧的运用方面广泛,如今对于天地元力的提升,已经让他实力再进,倒也不必一次性奢求太多。

    整理完今日的收获,又偷偷努力了一回后,李彦正要入睡,一道黑影跃了进来,扑到床边。

    李彦目光一凝,小黑目前以书院为根据地了,召集它的喵喵手下也在书院,很少再回家中,此来肯定是有事。

    果然,它用爪子在地上画了画,汇报了一个意料之外,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的消息:

    “洞云子又下山了?”

    ……

    无忧洞。

    洞云子背负长剑,飘然入内。

    以前他下山,是想证明自己不比师兄差,能得真传。

    但是等这次回归金华山,交上无我子头颅,得了师门真传,师父却又让他下山,说他尘缘未了时,洞云子却十分欣然。

    他确实有未尽的事业,至少那《恶人账还记录了很多要除去的恶贼,当诛之!

    回到汴京,先在指定地点给前辈留下记号后,洞云子入了无忧洞。

    他倒还挂念一个人,一个自己曾经被童贯欺骗刺杀,后来扫灭了无忧洞,却最终被逼得走投无路,又躲进无忧洞的人。

    只是当洞云子步入洞内深处,面容却不禁剧变。

    因为无我子留下的血符阵纹,已经被清除干净,转而是一道身影黑发拂扬,悬于半空,无数黑白云气环绕,衬托着他如九天云龙,气势磅礴,却又踪迹渺茫,隐隐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态。

    “公孙昭……你入魔了?”

    洞云子变色,背上的长剑嗡嗡作响,嗖然间化作一道流光,环绕着身躯,露出浓浓的戒备之意。

    但很快,他的警惕稍稍放下,却又大为震撼。

    因为公孙昭睁开眼睛,眉目间一片清明,并无残忍嗜杀。

    恰恰是这点,才是最令洞云子动容的地方:“贫道就教了你那点道门基础,你就将血符阵吃透,还能驾驭其中的凶性?”

    公孙昭双手掐诀,洞内的云气收拢,化作一袭黑白道袍披在身上,微微摇头:“幸得道长授艺,才能看懂这阵法,稍加改动,也只是胡乱为之……”

    洞云子无语:“贫道也想胡乱为之,你这不是气人么?你这般习道天赋,当真是闻所未闻,当世无双了!”

    公孙昭想到自己家乡的二仙山,早就仙人传说,但从小却喜于棍棒,对旁门左道不感兴趣,现在也走上这条道路,不禁抿了抿嘴,又露出坚毅之色:“无论是武道还是咒法,都将成为我的助臂,揭弑母真相,诛无道昏君!”

    洞云子稽首一礼,喜悦道:“正该如此!公孙判官……公孙善信,随贫道去见前辈吧?”

    公孙昭想到要去见“佐命”,目光微微动了动,点点头道:“好!”

    目送洞云子兴冲冲离去的背影,他立于原地,又不禁抬起头,视线仿佛穿透层层石壁,落在京城那户并不出奇的人家中:

    “兄长,不知你现在过得如何了?这世道怕是也容不得你这般正直之人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63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