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全文阅读(亲生h文H)最新章节列表

    提到小兽麻三似乎很气愤,恶狠狠地说道。马云腾心想也是,照这帮土匪的性子,要是真知道小兽的所在肯定拼了命的将它砍个稀巴烂。

    很快马云腾就被簇拥着来到土匪们的山寨,这是一个环形山谷,四周都是环山,中心地带被众匪开发了出来,作为了山寨,环境倒是不怎么样。

    此时麻三正在马云腾身边为他讲解着什么只听他说道:“寨主这个山门是当年老寨主留下的,可惜老寨主逝去之后我们兄弟众人没人领导,大多都离去了,只剩下我们这三十几人。”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全文阅读(亲生h文H)最新章节列表      

    “你们为什么没有离去?”马云腾问道麻三想了想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做我们的寨主了,告诉你也无妨,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的到来。”

    “等我?”

    “是的,老寨主曾经推测到你会来到这里,带领我们夺回我们的宝物,然后带领我们众人杀回大陆。”麻三有些激动的说道。

    “宝物什么宝物?”马云腾不解的问道。

    麻三赶紧把能说的都掏了出来,满脸向往的神色,眼睛里迸射出兴奋的火花说道:“寨主您可知道,这座大山叫什么名字。”

    马云腾看了看远处的山脉摇头说道:“我刚刚出师不久未曾来过此地。”

    麻三看着远处的大山,满心的激动毫不掩饰的表现在脸上:“此山名为落魔山,相传万年前神界曾发生过一次大动荡,爆发了一场旷世大战,在那场战争中无数的神或魔陨落了,其中有一位魔君被打落在了此山,落魔山就是因此而得名,当时魔君陨落的地点就在这片山脉的中心地带,魔君凶威盖世死后的魔气万年不散,山脉的中心地带寸草不生,一切生灵全部被他的魔气抹去,万年来许多修士和武者想进入落魔山寻找当年魔君的兵器,但是却从未有人在走出那里,甚至近代更有接近神王的强大修士前去,但一样是了无仙踪,皆传言他们死在了落魔山。”

    马云腾听完心中大骇接近神王的高手,应该和凌虚哪位老不死相差不多吧!这样的高手都陨落了,相必那片魔山定是大凶大恶之地。想到这里马云腾顿时有点泄气,盖世强者都断送的地方,自己这初出茅庐的剑侠能顶个毛毛用,本来因为宝物而兴奋起来的大脑瞬间冷静的如冬天的湖面,风再大也出不起意思的波澜。

    “麻三,你们老寨主是不是专门坑人的。”马云腾问道。

    麻三不明所以,问道:“怎么了寨主。”

    “怎么了?接近神王的强者都挂的地方,你觉得我这个级别的人能起什么作用,我要是去了,保准连渣都不会剩下,我看你们是找错人了,我还是走吧!”马云腾说着真的就要走,他可不想因为那什么宝物把命丢了。

    哪知麻三一把拦住他说道:“寨主您有所不知,老寨主生前修为通神,他老人家仙逝时曾有言,我们未来的寨主是個有大机缘的人,定会带领我们进入魔山,将我们的宝物带出,然后回返大陆横扫半边天。”说完还不忘记向其他匪匪使眼色,惹得众匪一阵气宇轩昂的加油助威。

    麻三嬉笑道:“老寨主的话从来没有失算过,您一定可以做到的,我们兄弟们都支持你。”

    马云腾无语暗自嘀咕道:“什么狗屁老寨主,随便一句话就把我拉上了船,还有这帮饭桶混混明显的一个比一个白痴,听你们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然而马云腾没有料到麻三的灵觉想到的厉害,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他的声音,当下一张脸拉的比驴脸还要长,面色十分不善的说道:“寨主,你莫要轻视我等兄弟,我们乃是大陆上顶顶有名的狂战一族的后裔,每个人都战力无匹,当年若不是我族重宝丢失,我们几十人在老寨主的领导下出来追寻遭奸人之计也不会落得这等地步,无颜面对族人,在此落草为寇,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如果是放在以前我们还在族里的时候…………………………”麻三口水飞扬,激情澎湃的说着。

    马云腾越听越心惊,如果麻三说的都是真的,那可真的不一般,他在凌虚时曾听长老提到过狂战一族,这一族传说是万年前成名的狂战的后裔,狂战之名当时一时无两,那无匹的战力征服了不知道多少的种族和古老的门派,更是在登神路之时大战神界神王,以一敌二竟丝毫不落下风,为后世留下了一段传奇。

    更为惊人的是狂神血脉在天界有所流传,并在登神路之后留下一部旷世宝典《狂战傲诀》这令有着狂神血脉的族人更如虎添翼,那种狂野的血脉觉醒后战力无双,生猛的一塌糊涂,再加上这样一步神王宝典,狂神一族迅速崛起,在广袤的天界统领了一方天地自成一个超然的势力。

    大陆上因各种派系纷乱杂多无法确定一个真正的修行阶别,所以不好确定狂神血脉觉醒后的人能达到什么样的境界但是狂神一族几乎都是武人,按照大陆的武人境界分大概在武徒、武者、武师、武皇、武尊、武圣、武神、武帝中的武者二阶大成左右。

    这样的战力令他们几乎全部凌驾于同龄人之上,但是因为血脉觉醒的层次及时间不一定使得狂神一族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无敌于世,这也决定了这一族并不是最强盛的种族,可是即便血脉没有觉醒狂神族人也相当的强悍,是大多数门派不愿意得罪的种族。

    想到这里马云腾觉得那个偷盗狂战一族重宝的人恐怕来历更加神秘狂战一族的重宝都能够拿到手,而且能躲过这么多人的追杀,想必也是相当厉害的角色,马云腾觉得自己是在玩火,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卷入了一场是非之中,他心中有了退出的想法。

    但是看到因为刚才自己那一番话,周围三十几双变冷的眼神,他又生生的把话咽了回去,狂神一族的人向来把尊严看的比生命都重要且都十分的好战,刚才马云腾的那番话,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自己挂着一个寨主的头衔,估计早就被分尸了。

    马云腾觉得自己门派的武功似武似修虽然独树一帜威力绝伦,但以目前自己的境界武者大成的实力也许敌不上这三十几人中的任何一人,不是马云腾太弱只因现实太残忍,人家的血脉比不了。刚才自己所说的话确实羞辱了他们,但是说出去的话不可能收回,况且这三十几人多么像一只现成的强悍战队。

    马云腾想了想一把拉住还在喷口水的麻三说道:“麻三哥,我何时有瞧不起你们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落魔山那是处绝地,神王以下几乎无人能出入,咱们不能白白去送死不是,但是今天我看到伱们这样心系族人,虽然老寨主逝去但让然坚持追回族里的重宝,这种精神让我很感动,我决定与你们做好兄弟出生入死,一定要把狂神一族的重宝夺回来,狂战一族战力无双,我想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我们的,对吧!三哥。”马云腾说这话时感觉自己都在反胃,但只能硬撑着说下去。

    果然麻三一听马云腾这话顿时乐了:“我就说嘛!老寨主的预言不会差的,哈哈!寨主你一定会带领我们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后面的一干匪匪们听到二人的对话,面色都立马转了个弯,簇拥着过来将马云腾围在了里面,高呼“寨主英明神武。”

    马云腾心说:“果然是一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汉,这么好骗。”

    马云腾稳定了众匪,心中暗暗盘算着找个时机溜走,眼前的情况是不可能了,他决定了先和这帮家伙套套近乎,同时他心中确实蛮佩服这帮匪匪老寨主都死了,其他人该走的都走了他们这三十几人却仍然坚持着要找回家族的重宝期待有一日能荣归故里。

    所以马云腾也想看看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件东西,他拉过麻三问道:“你说的那个宝物是什么东西?”

    麻三说了半天早已激情翻涌,后面的三十几人也被自己一族人的辉煌渲染的情绪高涨听见马云腾对狂战一族的宝物询问,七嘴八舌的都凑上来抢着要说,开玩笑几十个血脉觉醒的狂战族人,即便不刻意释放力量也大的惊人啊!马云腾脸憋的通红愣是挣脱不开。

    还好麻三这时管住了嘴巴,不再一边忽悠了,替马云腾解了围,并吩咐众人准备宴食为寨主接风洗尘。自己带着马云腾来到了他们的居所。

    麻三等人的居所很有简单质朴的味道,在一个小山的后面有一个环形的小谷,能有十丈方圆,他们的居所就是在三面的山壁上挖出来的,山壁上密布着十数多个洞口,除了正中的洞口看上去还像个门外,其他的真的就是个洞。

    马云腾怀疑他是不是来到了熊窝,这些洞都是麻三等人蛮力开凿出来的,洞口上还能看见刀劈的痕迹,麻三说正中洞口是老寨主的,带着马云腾走了进去。

    始一进入马云腾暗赞这棒匪匪也有心细的一面,里面的装饰完全不亚于一间高等客房,尤其是那面石床,完全是一块巨石打磨出来的,带着微微的弧度,睡上去一定很舒服,洞中十分开阔,石床不远处有一个两米见方的温泉池,一口小泉眼冒着热腾腾的水哗哗往外流,沿途开出一条小渠道,通向洞外汇到谷中的小潭里。

    麻三他们真的很用心,这间石屋让他们设计的十分完善,除了那单调的石头色有些不太协调,其他的地方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

    麻三看到马云腾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又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这都是我们三年来的心血,为了等您归来,这三年我们风餐露宿,风吹日晒………………。”

    马云腾对他直接无视,这大块头哪里都好就是这张嘴没有一个把门的,让他开口说话,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马云腾懒得理他,直接走向了石床,奔波了一天被小兽搅合了美梦,更是在丛林中乱撞了一通,马云腾早已疲惫不堪,来到石床上一头扎进了被窝。

    一边的麻三说了半天见马云腾都没有理他,只好悻悻的离开了,只留下马云腾一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战苍陨落人几何,梦中还顾可奈何,浮生百年一浪子,醉卧沙场舞星河。”浩大的声音在马云腾耳畔响起迷蒙中他听到这首悲歌,一丝苍凉涌入心头。

    马云腾心中一凛,说道:“是何人在高歌。”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眼前又是黑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马云腾有些摸不到头脑,以为是幻觉,他摸索着向前走去,突然脚下踏空,惊出一身冷汗,赶紧稳住身形,向脚下看去,这一看将马云腾惊得差点没叫出声来,脚下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不知到它有多高,就这样耸立在这里,周围是无尽的黑暗,那种深邃的黑让人产生一种心悸的感觉,马云腾就站在孤峰的最顶端,头上是一片浩瀚的星河,仿佛一条银带横贯在天际无数的星光在闪耀。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马云腾心中震撼无比,自己凭空出现在一个怎样的所在,他伸手去摸自己背上的大剑,可是什么也没有摸到。

    马云腾眉头紧皱:“难道麻三他们要加害与我?”就在这时,马云腾突然发现那片浩瀚的星河,真的如一条真河奔腾了起来,如一条银带在飞舞,无数的星星在星河中穿梭,漫天繁星混合着漆黑的夜空宛然成就了一幅夜落星河的蓝图,十分的壮观美丽,马云腾被深深的震撼了,“这是一片星域吗?为何有如此多的星辰。”

    就在马云腾为壮丽的星河感叹时,那首悲歌又突兀的响起:“战苍陨落人几何,梦中还顾可奈何,浮生百年一浪子,醉卧沙场舞星河。”

    这一次马云腾看清了声音的来源,是来自那片星河,浩大的声音,带着丝丝苍凉之意悠悠的传来,仿佛跨越了一个时空而来的天音,马云腾遥望星河想要找到发出声音的人,但是这首悲歌过后就再没有了声音,马云腾十分失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5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