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关女的放荡生活_老妇换着曰小说

    傍晚,夕阳西下,夕阳余晖笼罩了祭海醮场,不远的大海也变了颜色,一半深黑如墨,一半赤红如火,颇有白居易的那句“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意境。

    醮场比之前更热闹了,老百姓们端着碗围着祭台看大戏,碗里面是大烩菜。    公关女的放荡生活_老妇换着曰小说      

    这些烩菜都是庆功宴的剩菜,再加上白菘、萝卜等回锅烩的。因为祭海大典顺利完成,赵文华一高兴,大手一挥,让人宰了一头猪,给醮场的所有老百姓们加餐。所以,老百姓的烩菜里能分到一两片大肉片。

    烩菜有肉,米饭管够,还有大戏,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时刻吗。

    老百姓们兴高采烈的,边吃烩菜边看大戏边聊天,热闹程度不压于过年守岁。

    在醮场一个偏僻角落,离戏台稍远一些,有一群村民正聚在一起吃饭,大约有一百五六十人,他们也是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穿的也都是破旧的棉衣,也是边吃边看边聊,看上去跟醮场的其他村民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他们很警惕,一旦注意到有人靠近,他们就会不约而同的止住声音。

    等到人走了,他们才继续说话。

    “中村君,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还不下达发起攻击的命令?!”一个老农装扮的人跪坐在地上,操着一口倭语急切的向一個年轻农夫质问道。

    如果不说话的话,这个老农除了个子矮点,看上去跟大明其他上了年纪的庄稼汉没什么区别,不过一开口一嘴的鸟语,就暴露了他倭寇的身份。

    他是混入醮场的倭寇的一员,是一个流浪武士,名叫太养安倍,已经五十岁了,不过经常练武、打杀,除了模样显老以外,身体素质比小年轻还厉害,在倭寇里面也是出了名的武勇,一般倭寇都打不过他。

    “着什么急,大养君,耐心看戏,这在我们倭国可是看不到的,戏曲很精彩。”一个老实巴交的二十岁左右庄稼汉同样用倭语回道,神态很是淡定。

    他是大倭寇汪直派过来负责指挥破坏祭海行动的负责人,名叫忠村幸二,他是个倭国一个封建家族的私生子,名字包含了他出生的原委,他便宜爹强行睡了他母亲两次之后有了他。所以,给他命名为中村幸二。

    由于他是私生子,没有继承权,他便宜老爹的所有产业都与他无缘,只能出来打拼。在他爹暗中资助下,拉起了一支二十人的真倭队伍走上了倭寇的道路。

    因为敢打敢杀,有勇有谋,被汪直看中拉入伙,现在已经混成了一支船队的队长,麾下有十几条船,总兵力八百多人,其中真倭居多,假倭占少数,战力强悍。

    “戏曲有什么可看的,还是让我们上台,送给他们一场血色大戏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主演了中村君,我犬养家祖传的妖刀斩月也迫不及待想要饮血了中村君,请体谅下我们的心情。”犬养安倍按捺不住的说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犬养君,还要再等等。”中村幸二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大明狗官举行祭海仪式的时候,我要动手,你说不是时候,现在祭海仪式都举行完了,祭台上大戏都唱了两场了,你还说不是时候,那究竟什么时候是时候?!是不是要等明天大明狗全都走光了,才是时候吗?”

    “中村君,如果你因为明狗官兵太多,心里害怕的话,那你可以走了,将队伍交给我就是了。我会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倭国男人的武勇!”

    犬养安倍生气道,如果不是担心暴露身份,他这会都要拔刀逼宫中村了。

    “犬养,现在让你动手,你能打多少人,杀多少人,造成多大破坏?”中村淡淡问道。

    “大明的老百姓都是长着两条腿的羔羊,他们只会求饶,不会反抗,老百姓再多也只有被杀的份,我可以一直杀到手软无力为止。不过现场有这么多官兵,不会坐视不管的,估计我突袭杀死七八个老百姓后,大明狗官兵就反应过来了。但是,大明的官兵都是孱弱的废柴,我一个人可以打一群!即便被包围,我也有信心杀十几个大明狗官兵。”

    犬养安信一脸自信的说道。

    “好,就算你一个人可以以一当百,就算你可以杀三十个大明人,又能如何呢?大明在现场的官兵有一万多人,老百姓更是有五六万人,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中村幸二不屑的摇了摇头。

    “又不是我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呢。要我说,我们就该在大明狗官举行祭海仪式的时候,杀将出去,直冲祭台,破坏祭海!让大明狗皇帝见识我们的厉害,完成徽王交给我们的任务!”犬养安倍梗着脖子,不服的回怼道。

    “犬养君,我们此次混进祭海醮场的人只有三百多人而已,加上徐海那边派来听命的人,也不过五百多人而已。为了避免身份暴露,我们的人还分散成了五部;大明现场的官兵足足有一万多人,我仔细看了,全都是青壮兵力。他们还在现场放置了数百个大水缸,以防止起火。”

    “另外,你也注意到了,祭海仪式进行的时候,是大明官兵最警惕、防备最严的时候,尤其是祭海台前足足布置了五层重兵。我们虽然悍勇不惧生死,但是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若是在祭海仪式进行的时候,我们动手的话,杀不了多少人,连祭台都靠近不了,就会被大明官兵包围耗死,就像一颗石头丢进大海里,翻不起多大的浪来。如何能完成徽王交代的重任。”

    “战争从来不是意气用事的地方,战争靠的不是蛮力,而是智慧。”

    中村幸二一脸平静的看着犬养安倍,缓缓说道,

    “说到底,还不是中村君你怕了!”犬养安倍哼了一声,不服气的说道。

    “莪中村幸二自起兵一来,每战必登先,身受创数十处,从未后退过半步。你跟随我也有半年了,可曾看到我后退过半步?!”中村幸二平静的问道。

    犬养安倍回忆了片刻,中村幸二带头冲杀的一幕幕浮现在他脑海中,遂跪坐向中村幸二躬身道歉,“请恕我的无礼,你的确不是贪生怕死之人。”

    “我接受你的道歉。”中村幸二点了点头。

    “只是某不解,中村君为何还不下令攻杀?”犬养安倍躬身请教道。

    “大明兵法有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他们认为我们会袭击的时候,我偏偏按兵不动;在他们认为我们不会袭击的时候,就是我们下手的良机。”

    “我们要的是杀戮和破坏,让明人胆寒的杀戮和破坏,祭海仪式完没完,不重要。你们怕祭海吗?海妖,呵呵呵,保护我们的天照大神,要灭,也是灭的大明的四条泥鳅!只要大明狗官、官兵还有老百姓都在,我们的舞台就还在。”

    “祭海仪式完成了,明人的庆功宴都召开了,他们所有人都松懈下来了,还给士兵们送了酒水,可见他们认为危险已过,不会再有袭击了。这就是我们下手的良机,之所以现在还按兵不动,是因为我想要在晚上等到明军和百姓都睡了,在夜色的掩护下,分散冲入各军营、民营杀人放火,他们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只会陷入恐慌,乃至营啸;同时集中优势兵力,冲击他们的中军帅帐,杀死大明祭海的一众狗官,夺取他们狗皇帝下的圣旨大明有李愬雪夜入蔡州的佳话,今晚过后,我们就是流传千古的夜袭佳话!”

    中村幸二一脸狡诈的说道,一脸的自信。

    “吆西,不愧是中村君,果然神机妙算!我犬养安倍五体投地,请中村君恕我鲁莽,今后我绝不再质疑中村君的任何命令,愿为中村君效死!”

    犬养安倍听后佩服的五体投地。

    “为中村君效死!”在场的一众倭寇也都被中村幸二的计谋所折服,崇拜、敬服的看着中村幸二。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49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