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被啪到翻白眼H (雪山迷情h)最新章节列表

    意大利王室战后想复辟,还得问南部非洲是否同意。

    时下盟军这边的流亡政府不止意大利一家,从最早的波兰,到事实上已经具备复辟能力,但是还没有得到南部非洲同意的希腊,好几个国家都在排队呢。

    希腊王国光复后,乔治二世已经返回雅典,但是却没有恢复对希腊的统治,希腊目前仍有遭到轴心国反攻的可能,整个国家都处于军管中。    被啪到翻白眼H (雪山迷情h)最新章节列表  

    乔治二世为了收回权力,主动承认南部非洲对于十二群岛的统治权,却没有得到亚瑟的同意。

    亚瑟的要求很过分,要想把权力还给希腊王室,乔治二世至少要把包括克里特岛在内的爱琴海岛屿,全部赠送给南部非洲才可以。

    爱琴海内岛屿众多,克里特岛是最大的一個,亚瑟下属的第五集团军,已经在克里特岛修建了众多的军事基地,环岛公路和铁路也都在修建中,前前后后投入了数百万兰特,南部非洲各大财团都有股份,这事儿不是亚瑟一个人说了算。

    这数百万兰特,是建立在人工费用几乎为零的前提下。

    前文说过,南部非洲这边,近百万轴心国战俘,这些战俘大多都在包括克里特岛和十二群岛在内的爱琴海岛屿进行劳动改造,这些岛屿的所有工程,工人几乎都是轴心国战俘。

    南部非洲不可能白白养着这些战俘,战俘必须接受劳动改造,接受管理,战后才可能回到家乡,否则后果就很严重,俄罗斯那边,可是一直强烈要求对轴心国战俘进行清算的。

    所谓“清算”,就是无需经过审判,让那些战俘付出该有的代价,最好是让他们都死在战俘营,人道毁灭。

    南部非洲没有那么暴虐,不过盟友的感情也得照顾到,所以南部非洲这边的战俘,最恨的不是南部非洲监工,而是俄罗斯人。

    这个逻辑很神奇,却是真实存在,对于南部非洲,大多数战俘都心存感激。

    至少他们保留了回家的希望。

    阿尔及尔,平静的局面下暗流汹涌,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希腊人、甚至很久没有出场的西班牙人,都在为战后的利益分配而努力。

    还是那句话,政治家们都不傻,个顶个的聪明,大概是从莫斯科战役结束后,很多人就敏锐的判断出,轴心国败局已定,所以战争虽然还没有结束,各方都已经行动起来。

    围绕着外籍军团总部,一个规模庞大,基础设施完备,街道横平竖直,道路宽阔,街心花园比老城区街道更宽的新城已经成型。

    阿尔及尔也是个历史悠久的城市,老城区几乎没有城市规划可言,街道狭窄,弯弯曲曲,整个老城区连一个公园都没有,道路状况还极其糟糕,部分使用石板铺就的道路年久失修,到处坑坑洼洼,污水横流,更多道路都没有硬化,都是自然形成,也幸亏阿尔及尔每年雨季时间极短,城市交通才没有崩溃。

    新城这边情况就截然不同。

    南部非洲入驻阿尔及尔之后,围绕着外籍军团总部规划了一座新城,包括港口在内,所有城市建筑都是依照城市设计师的规划打造,居民区和商业区泾渭分明,普通人居住的社区位于中心位置,交通便利,环境优美,公园和绿地随处可见,很多在外籍军团总部,也就是现在的盟军司令部工作的工作人员,都选择在周边的社区居住。

    更远处是所谓“富人区”,也就是高尚住宅区。

    这里全部都是独栋别墅,每一栋住宅的面积都在300平方米左右,前院的草地,和后院的花园一应俱全,再偏僻的街道,最起码也是双向四车道,路旁是从远郊,甚至从西非、刚果、以及巴西移植过来的百年古树,真正的绿树成荫,环城苍翠。

    盟军司令部旁边的一个人工湖畔,是埃里森·卡佩的住宅。

    埃里森是雷纳德·卡佩的侄子,作为卡佩家族的成员,埃里森夫负责阿尔及尔飞机工厂的经营,这座工厂生产的“阵风”战斗机,是法国空军目前装备的主力战机,备受瞩目。

    “阵风”战斗机其实就是南部非洲“猎豹”的外贸版本,最大起飞重量3500千克,最快飞行速度650公里,实用升限12000米,作战半径850公里。

    单纯从数据上来说,“阵风”的性能和德国BF109G差不多,不过“阵风”预留了升级空间,还可以继续升级,这是109G不具备的。

    今天晚上,埃里森举行了一个答谢晚会,感谢一直以来支持阿尔及尔飞机厂的相关人士,意大利王国的前总参谋长安布罗西奥元帅也得到了邀请。

    法国人一向以美食而骄傲,不管是法国大餐,还是法国香槟,都受到全世界的欢迎,今天埃里森别出心裁,邀请了两位在阿尔及尔最著名的华裔厨师,这成为晚宴最耀眼的风景线。

    说到美食,欧洲最著名的除了法国就是意大利,其他国家乏善可陈。

    南部非洲美食种类丰富,花样繁多,厨师最擅长的是用最基础的食材,烹制出最诱人的美味,这两年在欧洲,东方菜系越来越受到原因。

    两位厨师技艺精湛,迂回的宾客赞不绝口,埃里森很高兴,特意让人给两位厨师每人包了一个大红包。

    这同样是东方传统。

    “东方美食味道不错,不过我还是更喜欢我们欧洲的传统美食。”安布罗西奥主动找埃里森攀谈,地中海周边,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分别是法国和意大利,希腊的存在感,连埃及都不如。

    “元帅,今天也提供传统美食,您可以尽情享用。”埃里森轻笑,这挑拨也未免太明显。

    混到元帅这个级别,已经脱离了口腹之欲的层次,想吃什么都能吃得到,安布罗西奥这么说肯定是另有所指。

    埃里森处事周到,宴会不仅提供东方美食,还有从法国和意大利重金聘请的著名厨师,有钱人总是有特权的,就算沦陷区也一样。

    “你叔叔雷纳德·卡佩先生是一个伟大的人,我们也是老朋友了,前几天我们还在一起共进晚餐。”安布罗西奥老气横秋,这是他和年轻人之间最大的代沟。

    老年人总是试图用自己的人生经验,为后辈指明正确的人生方向。

    这里的“正确”,是他们自己认为的。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变迁,哪有什么一成不变的东西呢?

    就在二十年前,英国还是地中海的霸主呢。

    现在权力已经移交给南部非洲。

    认不清这一点,是要吃大亏的。

    “我听我叔叔提起过你,您也是个了不起的人,希望以后能和您多多学习。”埃里森敷衍,他知道安布罗西奥这个人,却并不认为安布罗西奥有多了不起。

    身为意大利王国的总参谋长,现在却和维克托·伊曼纽尔三世一起流亡北非,您伟大在哪儿了?

    “我和你叔叔在四年前见过一面,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和你叔叔当面聊一聊,交换一下对于时下局势的看法。”安布罗西奥主动出击,可他也不想想,四年前世界大战还没有爆发呢。

    时过境迁,四年前的情况,和现在情况截然不同,雷纳德·卡佩就算不当自由法国总理,也是全世界屈指可数的富翁。

    安布罗西奥脱去希腊总参谋长这层光环,还剩下什么?

    搞不好就是皇帝的新衣。

    “我会转告我叔叔,不过您也知道,决定权并不在我,我想我叔叔也期待着和您的见面。”埃里森滴水不漏,好像什么都说了,又什么都没说。

    安布罗西奥拿埃里森无计可施,马上就转移目标,去找马赛环球国际航运公司的克拉克·克莱门特。

    马赛环球国际航运公司是自由法国规模最强大的远洋运输公司,维希法国停止抵抗后,南部非洲将所有停靠在南部非洲港口的维希法国的商船没收,之后成立了马赛环球国际航运公司。

    这公司的背景不用说,南部非洲资本是大股东。

    安布罗西奥不知道,军人嘛,不能指望他理解这些背后的弯弯绕绕。

    “你说的太对了,我们现在就面临着众多南部非洲航运企业的不正当竞争啊,我们公司的商船,进出鲸湾港的时候,要缴纳大约相当于货物百分之二十的附加税,鲸湾远洋航运公司的船只就只需要缴纳百分之十,这完全不公平,就因为鲸湾远洋航运公司的老板是塞西尔·罗德斯先生”克拉克大倒苦水。

    安布罗西奥的表情复杂。

    大概俩人都觉得对方是傻子。

    罗德斯家族在南部非洲的地位不需要强调了,作为南部非洲三大家族之一,而且还是历史最悠久的家族,罗德斯家族在南部非洲举足轻重,旗下的南非公司,是全世界实力最强的粮食公司。

    关键小斯和罗克还是亲家,两个家族深度绑定,别看尼亚萨兰公司和罗德西亚公司各种你死我活,在各个领域展开激烈竞争,但如果这个领域出现第三家企业,那么罗德西亚公司和尼亚萨兰公司马上就会团结起来,先把第三家企业弄死再说。

    蛋糕就这么大,只够两家分。

    虽然在亚瑟和罗娅的立场上,两家其实就是一家。

    “南部非洲这种模式,迟早是要出问题的”安布罗西奥痛心疾首。

    “是的,我已经向南部非洲联邦政府表达了类似的担忧,可是南部非洲人似乎并不在乎”克拉克表情是忧国忧民,可他是法国人,没理由为南部非洲担心。

    安布罗西奥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他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地中华。

    “地中海终究还是我们的地中海,不管是英国人,还是美国人,甚至是南部非洲人,都不能侵犯我们的权力。”安布罗西奥综算还有点理智,把南部非洲排在英国和美国后面。

    “你有什么建议?”克拉克很好奇,不知道安布罗西奥有什么锦囊妙计,能打破现在局面。

    “我们应该联合地中海周边国家,成立一个只有地中海周边国家,才有资格参与的组织,决定我们的命运。”安布罗西奥老谋深算,民主的问题,就用民主的方式解决嘛。

    克拉克黏着下巴为数不多的胡子不说话。

    这个建议不错,可是却没有实施的基础。

    内志苏丹国算不算区域国家?

    塞浦路斯岛就在地中海内,成立区域组织的话,要不要把塞浦路斯排除在外?

    如果排除的话,那么这个组织也就没有了分量可言。

    如果不排除,以内志苏丹国和塞浦路斯的体量,搞不好这个组织就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元帅,你的这个建议很有价值,不过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克拉克没有给出安布罗西奥想要的答案。

    “没关系,我能理解”安布罗西奥虚怀若谷,这事儿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一两天能够决定的。

    宴会结束,安布罗西奥坐上汽车,盘算着晚宴的得失,基本满意。

    卡佩家族和南部非洲人穿一条裤子,这是早有预料的,不算损失。

    马赛环球国际航运公司则是意外之喜,这家公司的实力不弱,如果能得到马赛环球国际航运公司的支持,那么安布罗西奥的计划,就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嘎

    汽车被激素刹停,安布罗西奥没有系安全带,差点撞倒驾驶座上。

    “混蛋,你是怎么开车的”安布罗西奥破口大骂。

    司机还没有回话,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就来到安布罗西奥的车窗前敬礼。

    “窝草,快点解决这事儿”安布罗西奥肯定不会开车窗的。

    司机推车门。

    没推动,反而被直接推回来。

    安布罗西奥意识到事情似乎不对经。

    可没等安布罗西奥反应过来,一枚冒着青烟的手雷,就跟着司机被扔进车内。

    “上帝”安布罗西奥只来得及悲呼一声,手雷就猛然爆开。

    阿尔及尔的治安其实不错的,平日里打架之类的治安案件都很少。

    可是希腊前总参谋长被刺杀这件事,却没有引起任何媒体的关注,他们都像死了一样,没有关于这件事的任何报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47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