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鸭王2/一女多夫H NP古代

    鬼道无常。

    各有各异。

    眼前这个和天然能凝聚实体的魑离不同,却是连个天然的鬼体都没有。  鸭王2/一女多夫H NP古代      

    她是压根不存在鬼体,所以也就不存在能看见的事。

    怪不得李闲云都找不着她了。

    明白了这点,李闲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取出缚鬼符:“既然你想跟我走,那就好办了,你自己来到我面前,我引这符,你便入我碗里……哦不是,鬼箓中来。”

    “那小伙子你到是快点啊!”

    她到还催上了。

    缚鬼符燃。

    随后一阵风起。

    幽浮鬼箓已现出一个中年农村大妈的形象,正是溺死鬼韦三姑。

    再次召唤,韦三姑终于有了形态,却是一个小小的纸片人模样,透明着身体,明明是个大妈,却有着小人儿的玲珑。

    操!

    也特么是邪了。

    随后就听到韦三姑的声音飘忽忽而起:“哎呀终于自由了,太好了,小伙子俺跟你说啊,俺们家喵喵不错的……”

    你明明在我眼前,为什么声音却是四面八方过来的?

    李闲云忙挥手:“打住,你有什么本事?”

    “本事?”韦三姑明显愣了一下:“要什么本事?俺就会做媒。俺跟你说啊……”

    李闲云也是无语了:“没有别的本事?”

    韦三姑怒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市侩,不把喵喵介绍给你了。”

    我特么用你介绍?

    “没有本事的话,就只能当群演了……靠,没有合适的鬼体,群演都当不了,彻底一废物啊。”李闲云无语了。

    “你说谁废物呢?你才废物呢!你全家都废物……”韦三姑已骂骂咧咧起来。

    别说,这大妈骂人是真心凶猛,呼啦啦就是一串野词飙出。

    骂到后来竟然干脆化成李闲云的语调开腔,听起来就像是李闲云自己在骂自己。

    李闲云一时愕然。

    道:“你可以模拟声音?”

    韦三姑骂道:“废话,俺现在就剩声音了。”

    李闲云乐了:“什么声音都可以?风声可以吗?”

    “当然。”风身乍起。

    明明此刻无风,却风声呼啸而呜咽。

    “那雷声呢?”

    轰隆隆,天空中一阵雷电响起。

    外面众人同时愕然看天空。

    李闲云一拍手:“太棒了,天然音效啊!”

    拍摄也是需要音效的,牛逼的大剧组甚至还有专门的音效组,专门用来制作各种特殊的声音。

    不过老实说这省不了几个钱,意义不大。慢慢看吧,也许还有别的作用。

    “什么音效?”韦三姑有些懵。

    “小机灵,跟她解释一下。”李闲云道。

    机灵鬼便跟那韦三姑解释起来。

    韦三姑一介村妇,不懂拍摄,听了半天就明白一个意思:“哦,原来你们是拍电视的啊。”

    呃,好吧,你要理解是拍电视的也没问题。

    “以后你就负责音效了。”李闲云随口道。

    “那你给俺多少钱?”

    “你特么又用不着钱。”

    “俺还得还债呢。”

    李闲云:“……”

    想了想,他说:“债还了呢?”

    韦三姑怔然,半晌道:“俺还想找俺那败家男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恐怕早死哪个犄角旮旯了。你都成鬼了,还想他干什么?”

    韦三姑叹口气:“那好吧,你帮俺把债还了,俺就给你干活。反正俺现在也做不了别的什么……”

    絮叨模式再度开启。

    李闲云忙把这货收了,实在受不了她的唠叨。

    就不知道她和冯京那个延迟反应凑一块儿会是怎样。

    回头试试。

    就在这时,林喵喵找了过来。

    看到李闲云在院子里,忙扑到他怀里:“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哦,随便看看。”李闲云搂住林喵喵的腰:“晚上我们住哪儿?”

    “表婶家啊。”林喵喵忽闪着大眼睛,勾着李闲云的脖子回答。

    “那是不是不太方便。”李闲云笑道。

    明白了李闲云的意思,林喵喵小脸儿便红了起来,扭着身体道:“臭流氓。”

    然后偎依过来:“外面多的是地方。”

    我去,妹子你思路有些开啊。

    不过想想也对啊,有些经历自己还没经历过呢。

    他嘿嘿笑起,一把抱住林喵喵:“你说的哦,外面。”

    林喵喵大羞,拍打着李闲云:“讨厌啦,人家说说的啦,不要那么急色好不好?”

    “都好几个月没见了,能不急吗?”李闲云抱着林喵喵往外走:“你选址,草地,茅屋,树林?还是玉米地?”

    林喵喵放声大笑:“那也等天晚再说了啦!!!”

    “不行,我现在就要你!”李闲云不客气的抱着她去“堪景”了。

    林喵喵小手狂拍,却是一点都不拒绝李闲云,就这么任由他抱着自己离开。

    远处林豆豆看着这一幕,叹息着摇头,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旷野外。

    芳草地。

    晴空万里。

    激情后的林喵喵偎依在李闲云胸口,李闲云枕着茅草看天空,林喵喵不老实在李闲云胸口乱画,李闲云觉得一阵痒痒的,低头看去,就见林喵喵按住他:“别动!”

    一支口红正在他身上描着呢。

    “你干什么?”李闲云诧异。

    “给你画只小猪,你看!”林喵喵手一松,拿手机对着李闲云一拍,递给他看。

    李闲云看到自己胸口是一只口红画成的小猪图案,一时也是无语。

    想要擦掉,林喵喵却搂住他:“不许擦,这是我给你的纪念。”

    “好吧。”李闲云无奈。

    就在这时,远处走来两人。

    李闲云和林喵喵见了,忙躲进旁边的茅草堆里。

    远远的,风吹来他们的说话声。

    “我都跟你说过了,那真不是我。”一个男人的声音道。

    “你还说,他们都听见了,你和隔壁那个骚狐狸卿卿我我的,你还不承认!”一个女人愤怒喊。

    李闲云偷眼看去,靠,一个胖大婶。

    但是人再丑,也有吃醋的权利不是?

    那边男人苦闷道:“我真没有,那天我好好的在家里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天晚上老有怪声。”

    “那怪声还能学你说话?就这公鸭嗓,谁学的来。”女人已愤怒叫骂起来。

    听到这个,李闲云微微一怔。

    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和林喵喵穿好衣服,从后面离开。

    路上瞅了个空,李闲云将韦三姑放出:“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学人说话?”

    “这不无聊嘛。”韦三姑道:“只好自己跟自己说话了。”

    李闲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道:“所以,只要是你听过的声音,你也都能学?”

    “当然!所有声音!”韦三姑傲然回答。

    这不仅是她的擅长,还特么是她的乐趣。

    李闲云笑了。

    接下来的日子,李闲云干脆在小村里住了下来,感受一番田园生活的同时,也与林喵喵胡天胡帝的快活着,算是暂时从忙碌的工作中解脱出来,放松自己。

    今天和往常一样,李闲云和林喵喵在小树林里散着步,开些有的没的玩笑。

    直到电话响起,李闲云嗯了几声,道:“好,我明天下午到。”

    挂断电话,林喵喵小脸儿撅了起来:“你要走啦?”

    李闲云捏捏她小脸蛋:“有些事需要处理一下,不能不走。我说,你假期也该够了,早点回去上班吧。”

    “知道啦。”林喵喵眼珠一转,猛然勾住李闲云的脖子:“既然要走,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了。快点,跟我来!”

    拉着李闲云就往深处跑……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36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