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肉体…?粗喘娇吟(激情文学网)最新章节列表

    魔王吐血暴退,血压瞬间飙升,魔性也随之飙升,血海之上直接翻腾不止。

    见状,【湿婆】也知不能善了……它双目睁开,毁灭神光旋即射出,确实是想要试一试释地藏的本事。

    说起来这尊家伙,早年间突然出现在了血海之中,声称要将血海渡化,并曾与血祖冥河在血海深处辩论了九百九十九日,在千日之时自动走入了这座海上孤岛,圈起来化作了自己的道场。肉体…?粗喘娇吟(激情文学网)最新章节列表      

    无人知道释地藏与血祖之间的辩论结果。

    血海的四大魔王只是知道,自释地藏在血海中划下道场之后,血祖就曾说过,但凡魔族之人,不许轻易踏入。

    这孤岛四周的无风带,甚至还是血祖当初亲手布置的,目的即是为了将这里化作禁区,不让魔族闯入。

    四大魔王只知道释地藏是能与血祖辩论的人物,却从未真正的交锋……如今看来,这不要脸的家伙,实力确实强横!

    就算是偷袭,如果不强【欲色天】能吐血暴退?

    ……

    话说孤岛道场上,【湿婆】双目毁灭神光迸射,一股可怕的气息便如无形潮汐般用来……这让观战中的澹台大仙一行不禁心惊胆颤。

    直面一名魔王之时,方才知道血海魔王的可怕。

    那时天勇者小洛sir一人面对血海四魔王,而且身上还挂着伤,却还能稳稳镇压……天勇者那时候得是多么的凶猛。

    “大仙,你说我们要不要帮一帮这个释地藏?”

    “怎么帮,用头撞?”澹台大仙顿时翻了翻白眼。

    小林sir此时瞄了瞄地面,“要不你把我送下去,让我在地上蓄个把小时的力?我觉得我可以!”

    “星珠的力量在血海中也不受影响吗?”澹台大仙冷不丁问道。

    “没什么影响啊?”林峰下意识道。

    澹台平静忽然皱起了眉头,沉吟道:“这么说来,天勇者反水并不因为受到了血海的影响了?”

    小林sir怔了怔,下意识道:“大仙,你真的觉得偶像在反水吗?”

    “他差点杀了你不是吗。”澹台大仙随意说道。

    “那他到底是没有杀我。”林峰摇摇头:“我仔细想了一下,偶像真要对付我,我连一句话也吭不了……在后羿部那么多的机会,干嘛非要跑到血海来?换做你是反派,你会不会降智自爆秘密?”

    “呵?”澹台大仙却眯起了眼睛,“看来你是无条件相信那家伙了?”

    林峰幽幽地道:“我只是觉得,比起要害我们,偶像当时更像是为了阻挡血海四大魔王,让我们有机会跑路……”

    “既然他能力抗四大魔王,为何不知道与我们一起干,而要单飞?”澹台大仙却是反问。

    “我不知道。”小林sir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或许偶像是觉得他一个王者不好带着我们这群青铜…感觉自己玩会比较爽?”

    “你tm才是青铜!”

    林峰正色道:“我还是选择相信他…除非他真的亲手将我杀死。”

    “死心眼。”澹台大仙不禁叹了口气。

    “你是因为没见过……”小林sir轻轻地道:“洛sir他…他对人的好。”

    ――这会不叫偶像了?

    澹台大仙白了一眼。

    不过……

    ――对人好。

    澹台大仙却稍稍走神似

    她也有过于与天勇者独处的经历――在大仙看来,李煜这种男子已经够梦幻的了,但这个天勇者甚至是一个比【小圣人】李煜更梦幻的家伙。

    简直就像是少女漫里面走出来的完美男主一样……都不知道是谁打造出来的,岂修!她猛然吁了口气,却是淡然说道:“别瞎聊……这个假和尚,用不着我们帮。”

    “你怎么……”

    小林sir的【知道】二字还未来得及说出口来,便感觉到一股比血海魔王更为狂暴的力量在半空之中猛然爆发!

    只见白衣的释地藏此时半空之中盘坐,双手随意放在两膝之上……那身后,竟是浮现了一轮灵光。

    灵光照射之下,暴乱的魔王之威竟如雪融般。

    一切阴暗在这灵光之中不得善存,【湿婆】那脸上瞬间浮现出了悲伤,痛苦,悔恨……变幻不定。

    猛然,【湿婆】狠狠地一手刺入了自己的胸膛之中,以无边的痛楚唤醒心中的魔性……他转身而去,转瞬间遁走到了孤岛之外。

    “这家伙有古怪,他竟能削我魔魂!”

    这灵光一照,少说削了他数百年的魔力……虽说在血海之中这点损失很快就能弥补回来,但这种手段实在过于诡异。

    【湿婆】方才甚至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此间,【欲色天】再次回来与【湿婆】汇合,俩魔王停悬了孤岛道场之外,忌惮万分。

    “拳头大的,说什么都对。”释地藏此时缓缓睁开双眼,轻声笑道:“你们自称是血海魔王,这个道理应该明白……另外,诚实地认识自己的怯弱,也是一种美德。”

    血祖当年是怎么和这家伙辩论九百九十九日的……这厮句句能让人血压飙升!

    “释地藏,血海重临,已经不可扭转!”【欲色天】冷哼道:“你要护着这些人,那么最好祈祷他们不会离开你的道场……来日方长,择日再分高下吧!”

    “请。”

    释地藏只是摆了摆手,算是送客。

    俩魔王瞬间化作血光遁走。

    ……

    “大…大仙,你有没有感觉这股灵光,我们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斜月山的那个少年。”澹台平静沉吟道:“那日在龙珠结界外,那个少年成就爆发出几乎一样的灵光……只不过比起这个释地藏要弱小太多。”

    悄悄话间,白衣的释地藏徐徐落下……他突然看向了林峰,微微一笑道:“这位兄弟,你觉得我厉害吗。”

    “嗯。”小林sir下意识点点头,“很厉害,两位血海魔王直接被你吓怕,场面话都说得不利索,肯定厉害!”

    “小兄弟,你要是觉得我厉害,那就跟随我吧。”释地藏双手微微一合,“入我法门,与我一起渡尽世间,享无量功德,你也能与我这般厉害。”

    小林sir整个人都傻了……这,这就开始招人了?

    “你们也可以入我法门。”释地藏又看向众人道:“它日为我护法,也应当享无量功德。”

    那人族大将常先此时眉头一皱,下意识道:“不知道这位前辈,若要入你法门,需要做什么?”

    “理当断绝世俗一切,红尘爱念穿心而过,唯我留心中。”释地藏轻声说道。

    常先不禁冷笑道:“只留你在我心中?让我给你当奴隶吗?我虽然不及你厉害,却也不甘沦为他人奴仆!”

    “此我非我,而是本我。”释地藏摇摇头,“这位大兄弟,你慧根悟性不足,日后需得勤于功课,多多修行,将勤补拙,也是出路。”

    “不必了,我自有我的修行路。”常先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今日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今日之恩,来日再报……告辞了!”

    说着,人族大将便给了女一个眼神,示意离开这诡秘之地……这释地藏,比血海魔王更让人觉得可怕,仿佛不知不觉就会入了他的套,失去自我。

    “离开了这座道场,血海将无诸位的立足之地。”释地藏却淡然道:“只要有我在,它们便不会踏入道场,诸位身上有伤,不妨在此静修片刻。”

    常先沉默不语。

    小林sir只好悄悄地问澹台平静意见。

    大仙却想也不想道:“打不过你能怎办,加入呗。”

    “怂?”

    “刚这家伙不是说了吗,怂是美德。”澹台大仙无所谓地道:“我是女人,怂有什么错。”

    好…好有道理!

    只见女沉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打扰前辈了。”

    “公主!”

    女只是轻轻摇头,示意常先稍安勿躁。

    释地藏此时看起来是高兴的,似丝毫不在意这些人究竟是因为什么才留下来……他挥了挥手,那巨大的荷花池之中,便缓缓地出现了几间的荷叶屋子。

    “我每日早上会讲道,中午会讲道,晚上也会讲道,记得常来听啊。”

    ……

    血光在海上掠过,好远,好远――最终停下。

    落地的瞬间,只见【湿婆】脸色骤然一红,旋即吐出了一口鲜血。

    “没想到释地藏比想象中更加可怕……”【湿婆】目光阴冷,“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试探出他的一些底细。”

    “从前,碍于血祖的命令,我们不得擅闯他的道场,如今看来,恐怕就连血祖也无法稳赢这个家伙……”【欲色天】沉吟道:“我们可以与天勇者见面了。”

    “不错,告诉他大地勇者已经被释地藏救下。”

    俩魔王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样,哪还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

    ……

    ……

    血海无尽,是阿修罗魔族的起源,同样也是血祖冥河的起源――相传冥河便是自这无尽血海之中诞生的第一个生命。

    它甚至在诞生的那一刻,就吸收了血海过半的精华。

    【焚天】并不知道,从前的血海到底是何等的浩瀚,才至于在被血祖吞噬过半之后,还有如此的庞大。

    这里无时无刻都是孕育着新生的魔族,其实就连另外三位魔王都不知道一个事情――那就是在无穷无尽的繁殖之下,血海的力量差不多要干枯了。

    【湿婆】几个只以为血海力量的下降,是因为血祖被封印,需要消耗大量的力量才能挣脱……谁愿意去细想,浩瀚无际的血海会有干枯的一日?

    【焚天】一步一步地登上了漫长的台阶,来到了一处秘洞之中……仿佛进入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此地萧瑟,压抑,恐怖不可名状般,即便是血海魔王,此时也不禁眉头紧锁。

    当【焚天】踏入的瞬间,整个秘洞都亮了,是血红色的光辉……只见中央处,此时漂浮着一团血色的光团。

    “【湿婆】与【欲色天】已经从那座道场离开,看情况应该吃了不少亏。”只见【焚天】此时低下头,轻缓地说道:“下一步,我想它们应该回去寻天勇者,最理想的状况应是挑拨天勇者去对付释地藏。”

    血色的光团变幻不定,伴随着无数细小的菌株摇动,如同一个巨大的病毒细胞似的…声音,“你以为,天勇者能否对付释地藏。”

    【焚天】想了想道:“我没见过天之勇者全力出手,也从未见过释地藏拼命,因此不知。但不管谁胜谁负,想来双方都不一定好受……血海力量即将枯竭,对你来说是好事。”

    那血色光团上的毒株又开始伴随着声音的响起而摇摆,“你真的觉得这一代的天勇者会坠入魔道?”

    “至少从目前来看,他与以往的天勇者行事完全不同。”【焚天】沉吟道:“更加的随心随意,更加的肆无忌惮…也更加的强大。”

    “本尊这次醒来,冥冥之中感觉天地大变,有许多的变数……”血色光团缓缓说道:“本尊不能将一切都压赌在血海。”

    说着,只见血色光团忽然分化出了一团微弱的血光,缓缓地漂到了【焚天】的跟前。

    “你是我的二重身,是我留在四魔王中的影子……”血色光团沉吟道:“带着我的本源,去寻找血神子……是这个血海成就了我,同时也限制了我。不灭之躯虽好,却无法让我登临真正的绝巅峰。”

    “我一旦离开,就没人帮你了。”

    “血海之主如果不死,就始终无法逃过被操控的命运……”那血色光团忽然停了下来,“所以,我必须死在这里。”

    “【湿婆】它们也会怀疑。”

    只见秘洞之中,忽然飞入了一只血红色的蚊子……说是蚊子,却有着拳头的大小,细看之下,竟还神异地生出了六翅。

    那六翅蚊子突然就趴在了【焚天】的手背之上,吸食着【焚天】的鲜血。

    【焚天】没有抵抗……它知道,这蚊子显然是血祖招来的。

    “我叫它蚊道人。”血色光团缓缓地道:“为血海中诞生的异种,诞生甚至比你们更早……你去之后,蚊道人就会替代你。”

    只见血色蚊子吸食了鲜血之后缓缓飞出,旋即迸发出一抹血光……不久之后,蚊道人竟是化作了【焚天】一副模样。

    【焚天】怔了怔,沉吟着道:“我感觉它,几乎有我九成的力量……”

    “这就是蚊道人的特殊能力。”血色光团发出了笑声,“只要是被它叮上一口,它就能模仿对方几乎全部。只可惜蚊道人未能更进一步,否则的话……你去吧,带上阿鼻与元屠,带着我最后的希望……”

    “是……”

    ……

    ……

    ……

    ……

    地方…是不错的。

    尽管是颇为昏暗的洞穴深处,但去而被打扫得异常的干净,点上了油灯照亮之后,更能窥见它的全貌。

    有床有椅子,还有不少的书柜书籍……虽然简陋,却意外地透着一股清香之气。

    在血海这种到处都是秽血之气的地方,能有如此雅致的地方,实属难得……这是阿修罗大公主给小洛sir安排的地方。

    “这里是我平日静修之地,不会有人来打扰,你可以安心在这里呆着。”阿修罗大公主此时缓缓说道。

    小洛sir不禁好奇问道:“你们姐妹,是不是人手一个秘密之地。”

    那抓住他的少女安也是有自己的秘密基地…这大公主似乎也有――这里。

    “每个人都有需要独处的时候。”阿修罗大公主淡然道:“怎么,你是打算取笑我吗。”

    “不,我挺喜欢这个地方的。”小洛sir摇摇头,随后伸手在铺置了干草的石床上轻轻一扫而过,“你在这里哭过。”

    只见阿修罗大公主脸色微微一变。

    小洛sir道,“我以前认识一个小朋友,她也喜欢将自己藏起来,偷偷地哭……有一次迷路了,索性就躲在了树洞之中,如果没有被发现的话,应该是要哭上一整个晚上的。”

    阿修罗大公主不禁皱了皱眉头。

    “只是一些感概。”小洛sir却笑了笑道:“不必在意……那么,我想了解一下关于乌摩的事情。”

    “你…你竟是为了我母亲才会踏入修罗岛的?”阿修罗大公主瞬间变得万分紧张。

    小洛sir轻笑了声道:“有一件事【波旬】没告诉你们的,那就是我这个活祭品的身份是这一代的天之勇者。”

    “什么?!你就是……”阿修罗大公主只感觉大脑嘭的一声,不可思议地道:“我们的……不可能!”

    小洛sir这会儿愣是忍着没有开全知――他是真想要知道,这剧本能给自己加什么戏出来。

    “我是你们的什么。”

    只见阿修罗大公主一咬牙,那锋利的骨匕瞬间抽出,怒道:“我们是绝对不会承认你的!你为了得到血祖的秘密,利用了母亲,最后还抛弃了她……让她永生永世地被镇压在这里,让我们沦为嗜血的怪物……我不会承认的!我们阿修罗公主只有母亲,没有父亲!”

    小洛sir沉默,挥指一弹,落月大公主手中的骨匕瞬间钉入了石壁之中。

    他淡然道:“你们应该是自【天魔舞】中诞生,每一个舞姿代表一个阿修罗公主,与我何干。”

    落月大公主冷笑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从【天魔舞】中诞生,难道就不知道【天魔舞】就是母亲对你的思念而创造的吗……我们每一个,自诞生的瞬间,就赋予了对天勇者的一份眷恋……你以为,我们愿意吗!”

    小洛sir不禁眨了眨眼.

    总之……四舍五入一下,还真就是七十二女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33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