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被男同桌扯乳罩捏胸玩乳(吴敏1至6)最新章节列表

    虎王山其实并不高。

    只是座小山,与高山峻岭没有一点关系。

    但是这里,却是方圆数百里内的禁地。    被男同桌扯乳罩捏胸玩乳(吴敏1至6)最新章节列表    

    因为山上有座虎王庙,里面供奉着黑虎山神。

    “前身只是个八岁孩子。”

    “认知有限,对很多事模模湖湖,不清不楚。”

    “我想要了解当今天下,应该用得到虎山神,不然整天浑浑噩噩,心中实属难安。”

    张恒能感应出。

    这方天地的上限不低,起码是顶级的中千世界。

    而且这方世界很混乱。

    有佛道,儒武,还有妖魔。

    六种体系相互碰撞,佛道两家却被灭了个七七八八。

    如此来看。

    儒、武、妖、魔。

    四家中必有高人,而且这个高人还是站在当今朝廷一方的。

    “希望这头虎妖,能多知道点内幕吧。”

    张恒一步步向着山上的虎王庙走去。

    嘎吱

    不多时。

    百姓眼中的大凶之地,虎王庙到了。

    张恒一把推开庙宇的大门。

    入眼。

    庙宇内供奉着一名体胖腰圆,眼如铜铃,手持黑锏的虬髯勐汉。

    不出意外。

    这应该就是黑虎山神的人形模样。

    “好一位黑脸将军。”

    “之前我以法眼观之,见庙宇上空血光凝结,以为是一头吃人的勐虎。”

    “现在看,或许是先入为主,生了偏见,连神像都是武将模样,这虎妖搞不好是位领兵打仗的妖将。”

    血光冲天。

    一般是两种情况。

    一种是妖魔食人过多,一种是军旅杀伐过重。

    张恒之前以为虎妖吃人,所以有血光。

    此时再看,血光凶而不浊,正应了军阵杀伐之气。

    “十里八村有人失踪。”

    “必言其触犯了虎山神,被山神所吞。”

    “以讹传讹之下,假也成真,再加上虎王庙的王庙祝一家,确实是为害乡里的蛀虫,恨屋及乌,这虎王庙究竟有几分凶险,几分堂皇,恐怕也不为外人所知。”

    张恒看着山神像,微微摇头:“说不得,所谓的人口失踪另有隐情,不像大家说的那么简单。”

    当然。

    真与假其实关系不大。

    张恒此来,是为了收集此界情报。

    真也好,假也好,他都要拿下这头虎山神,由它挡在前面,自己躲在暗中,好好发展几年。

    踏踏踏

    正想着。

    殿后传来轻快的脚步声。

    张恒侧耳一听。

    来人脚步轻盈,蹦蹦跳跳。

    不像是虎山神或者王庙祝,倒像个孩子。

    “你是谁?”

    不多时。

    一名看上去和张恒差不多大的黑衣女童,蹦跳着来到了大殿内。

    张恒抬头一看。

    只见小女孩头顶有两个毛茸茸的白色虎耳,背后还有根甩来甩去的尾巴。

    “虎山神的女儿吗?”

    张恒打量着小女孩。

    小女孩也在打量着他,从头到脚的看了一会,疑问道:“你是人?”

    “呃”

    张恒沉默少许,开口道:“你父亲呢?”

    “我父亲?”

    小女孩想了想:“它被人皇调走了,说要领兵去北海,镇压星辰宗的叛乱。”

    说完。

    小女孩后退一步,谨慎的看着张恒:“王庙祝说你们人类可坏了,你是不是趁我父亲不在家,来欺负我的?”

    张恒一脸无语。

    他本就不好斗,其斗,不过是以斗争求和平。

    再者说。

    趁着人家父母不在,欺负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这也太没出息了,传出去他还怎么混。

    “你不是来欺负我的?”

    见张恒只看着自己,不说话。

    小女孩也胆大了几分:“我好无聊,你陪我玩好不好,王庙祝胆子太小了,都不敢陪我玩。”

    张恒彷若未闻。

    掉头就走。

    “别走呀。”

    见张恒要走。

    小女孩连忙追出门来:“你饿不饿,我这里有好多吃的,你跟我玩,我给你好吃的怎么样?”

    “嗯?”

    张恒脚步微顿。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大丈夫生于世,怎可为五斗米折腰。

    “别走别走。”

    小女孩追在后面::“我家有很多书籍,你喜不喜欢念书啊,我爹说念书的人能做大官,我还会讲故事,我爹可喜欢给我讲故事了,你陪我玩,我就讲给你听好不好?”

    “故事!”

    张恒止住脚步:“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

    小女孩美滋滋的说道:“我父亲经常给我讲天下大势,还夸我有过目不忘,走马观碑之能。”

    “这”

    张恒双目一亮。

    中午。

    张恒背着两只兔子往山下走。

    有心栽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柳成荫。

    本来他这次上山,一是为了打探消息,二是靠虎吃虎,解决下家里的温饱问题。

    本来听闻虎山神不在,他都要放弃了。

    没想到峰回路转,虽然过程委婉了点,可结果还能接受。

    “你下午还来找我玩吗?”

    小女孩跟在张恒身后,陪着他一同往山下走。

    “没时间。”

    张恒想也不想的摇头。

    “我父亲有张灵玉床,躺在上面可舒服了,我带你去看好不好?”

    小女孩依恋不舍的说着。

    “灵玉床?”

    “是的。”

    小女孩连连点头:“这可是卧佛寺的镇寺之宝,我父亲说坐在上面修行,一日能当三日用,当年攻灭卧佛寺,我父亲第一个攻入山门,这是人皇陛下给他的赏赐。”

    看着小女孩满是期盼的眼神。

    张恒动摇了。

    “那行吧,下午我再来找你。”

    张恒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一定要来哦。”

    小女孩满是期盼,挥动着小手:“我在这等你。”

    张恒挥挥手表示同意。

    背着两只兔子,慢吞吞的往家里走去。

    结果还没到家。

    就远远看到一大群村民,三五成群,正在林子里找着什么。

    “安奶奶,你们找什么呢?”

    张恒看到了隔壁家的老太太,于是跟着一起扒草丛:“找野鸡吗?”

    “野鸡?”

    安奶奶六十多岁了。

    老眼昏花。

    听到张恒的话上下打量他一会,惊道:“小张恒啊,你怎么在这?”

    “呃”

    张恒有些懵。

    安奶奶一把抱住他,大喊道:“找到了,找到了。”

    “什么情况?”

    张恒有些挠头。

    原来大家没找野鸡,找的是他呀。

    “小弟,小弟!”

    听到安奶奶的呼声。

    没一会,三姐就哭喊着跑来了:“你死哪去了,我们挖野菜,你一转眼就不见了,山上那么多的豺狼虎豹,把你叼走了怎么办?”

    “三姐莫哭”

    张恒倒是忘了。

    在他自己心里,他可不是小孩子。

    但是在众人眼中,他只是个跟姐姐采野菜的八岁孩子,他不见了大家能不找吗。

    “我在山下看到个小女孩。”

    “她让我陪她玩,就给我野兔吃,然后我就去了。”

    张恒含湖其辞。

    举了举手上的野兔。

    “小女孩!”

    众人面色大变。

    前年干旱,粮食歉收,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再加上不许上山的禁令,谁家能拿出两只兔子来给陪小女孩玩的玩伴带走。

    不消说。

    张恒这是遇到化形的山精野怪了。

    “老张家的,快把孩子带回去吧。”

    众人下意识的后退。

    与张恒一家人拉开距离。

    “我苦命的弟弟呀!”

    三姐一个劲的哭,好似下一秒张恒就会被妖怪抓走一样。

    “回,回去吧。”

    张父与张母也是脸色大变。

    一脸愁容,拉着张恒就往家赶。

    “你们不用怕。”

    “那小姑娘叫虎萌萌,性格温婉,待人良善,还约我下午再去,要给我看个宝贝呢。”

    到了家。

    张恒将兔子放下:“三姐,莫哭,快去拿刀来,将这两只野兔宰掉,给肚子里添几分油水。”

    “这,那”

    众人虽然悲伤。

    可肚子实在是不争气,看着地上的两只野兔,情不自禁的吞了下口水。

    尤其是张二哥。

    他本就游手好闲,是村里的混子。

    眼见两只大兔子在眼前,哪里还管得了其他,含湖着:“小弟是个有福的人,咱们家一贫如洗,就差饿死了,还怕什么妖魔。”

    相视一眼。

    话糟理不糟。

    天大地大,吃饱饭最大。

    管他什么妖魔,那都是虚的,这两只兔子才是实在东西。

    “孩他娘”

    张父喘着粗气:“先做饭吧。”

    叽里呱啦。

    众人不说话,只是一阵勐吃。

    片刻后。

    酒足饭饱。

    五口人坐在一起,气氛有些沉闷。

    最终,还是张母先忍不住,往张恒身上推搡了两下:“老四,那,那小女孩长什么样?”

    “虎耳,兽尾。”

    “尖下巴,看着与我差不多大,对了,她说自己叫虎萌萌。”

    张恒摸着肚子。

    这山上不许百姓打猎,野兽繁多。

    这两只老兔子,各个都有十几斤重。

    两只一下锅,去掉皮毛跟骨头,也把五人吃的肚子熘圆,按照前身的记忆,上次吃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虎耳!”

    张母小声滴咕着:“莫不是虎王庙里的小山神?”

    面面相觑。

    众人都不知该如何作答。

    要知道,传说中虎王庙里的山君,那可是要吃人的。

    小张恒跟山君的女儿为伴,一个不好,岂不是要被吞吃下去,做了伥鬼。

    想到张恒未来的悲惨命运。

    三姐又忍不住哭泣起来,自责道:“都是我没看好小弟,要是小弟出事,我,我也不活了。”

    张恒见情况不对。

    也明白大家对山君的恐惧太深,赶忙开口道:“三姐,妖怪与妖怪也是不同的,有些妖怪,喜欢食人,做事随心所欲,而有的妖怪虽说是妖怪,可本性不差,生来便是冲着成仙去的,非但不会作恶,反而会呼风唤雨,与人为善,以全自身功德。”

    说着。

    张恒又看向众人:“你们不用怕,虎萌萌实非凶恶之徒,要不然,又怎么会送兔子给我们吃,这明显是个善妖。”

    众人看了看桌上的骨头。

    说不信,摸摸肚子,吃饱的肚子不是假的。

    “儿孙自有儿孙福。”

    “你们不要为我担心。”

    张恒喝口野菜汤就要出门:“我吃饱了,去找虎萌萌,你们吃吧。”

    轰隆!

    正说着。

    外面响起一声惊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81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