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水果(原耽推文医生)最新章节列表

   因为担心尔朱荣偷袭,在任城被刘益守派兵出人意料夺取后,狼狈逃窜的高欢,就熄了再报复回去的心思。

    毕竟,此番扩地青徐,已经把触手伸到了济南郡这样的地方,算是回本了。再跟梁国纠缠下去,捞不到好处不说,还惹一身骚。换句通俗的话来说,前期的损耗,很多都成了“沉没成本”。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水果(原耽推文医生)最新章节列表      

    一路奔逃到荥阳,高欢才算缓过气来,他开始派人联络前方的部曲,这才慢慢发现,情况似乎比自己预料得要好很多。

    李元忠率部屯扎挨着兖州的鲁郡(山东曲阜),封隆之屯兵东安郡(沂源县东),算是守住此番进军青徐的“战果”。

    不太适应跟汉人地方豪强打交道的六镇部曲,则是兵分多路败退到济北郡的碻磝城,打算从黄河水路奔赴荥阳、邺城等地。

    高欢后来得知,这些都是孙腾的统一部署,在当时的混乱局面下,能从容部署,并且不被梁军有机可乘(姑且不论梁军有无反击的心思),颇为不易。

    孙腾乃是高欢的谋主,此时却并未返回,而是坐镇兖州,处理善后事宜。他还给高欢写了一封信,详细叙述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主要是高欢从任城逃走以后发生的事情。

    诸如高敖曹大军全军覆没,六镇部曲顺利脱离,段荣父子二人大有斩获等等。

    尤其是最后一条,他花了很多笔墨去描述,并且在信中询问高欢,段荣父子他们所抓获的萧正德与萧纪二人,要如何去处理比较好。

    孙腾倾向于用其中一个,将高敖曹等人换回来,另外一个留着“备用”。将来一旦梁国有事,那么就可以玩春秋晋文公那套戏码了。

    倘若梁国不肯,那就不换好了,把责任都推在梁国那边,然后趁机整合渤海高氏的势力,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总之,要如何去做,孙腾自己是无法做主的,一切由高欢来定夺。

    幸福的烦恼摆在眼前,一时间高欢也有些进退失据。

    其实从本心来说,他更倾向于不把高氏兄弟几个换回来,然后老大高乾一人独木难支,又无带兵的本事,难免会让渡一些利益出来。

    再说高敖曹部向来桀骜不驯,有争夺魏国“主导权”的趋势,高欢也不介意来个釜底抽薪。总之,这不是一件坏事。

    然而,这种想法虽然很诱人,但实现起来依然有不小的障碍。从凝聚人心上来说,就是一大昏招。今日有高氏兄弟,他日其他部曲有难该如何?对待麾下部众如此凉薄,其他人会怎么看待他高某人?

    高欢思虑再三,感觉不能放任着不管。于是他写信给孙腾,让孙腾全权处理此事,不必事事通报,只需要把最终的结果告诉他就行了。

    原则上,要实现利益最大化!

    现在那些梁军战俘和两位萧氏宗室都在兖州,高欢自己身边也没个人商量,他不想再费脑子去关注类似的破事,就想好好休息放松一下。此番先赢后输,乃至被人以点破面,高欢心中也是忍不住唏嘘感慨。

    人生无常,成败得失不过转眼之间。

    亲信们大多不在,荥阳的府衙大堂内只有一个年轻文士在办公,处理荥阳行台里的日常事务。

    高欢在他身后站了一会,此人并未察觉,依旧是专心写桉牍,却让高欢大为惊奇。

    因为这个人的字写得太好看了!书法是文士的必备技能,写得好并不稀奇。但是字写得让人眼前一亮的人,还是不多见的!

    荥阳行台是高欢之弟高琛在管,高欢好奇之下将高琛找来,询问大堂内办公的那人叫什么名字。从高琛口中得知,此人叫崔季舒,字叔正,博陵崔氏旁系出身,乃是荥阳郡主簿,很有才能。

    高琛特意强调,这是他发掘的人才,背景很“干净”,并不算是河北世家培养的那批嫡系。高欢闻之大喜,邀请崔季舒对饮,顺便考校对方的才能。

    一番询问下来,崔季舒都对答如流,在政务方面非常娴熟,并且引经据典,显示出不同寻常的文化底蕴。

    此时高欢身边老兄弟们都不在,没个商量的人,高欢便问崔季舒道:“此番我军虏获梁国八皇子萧纪,宗室萧正德,你以为如何处理为好?”

    崔季舒是州郡主簿,官府里的人,断然不可能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高欢所问,也不算是很离谱。

    “卑职以为,高王的大敌始终都是尔朱氏,而非是梁国。至少在歼灭尔朱氏以前,是不可能对梁国打灭国之战。哪怕是此番出兵,也不过是收复失地,并不在于能吞并梁国多少土地。”

    崔季舒行了一礼,慢悠悠的说道:“高王不妨对萧衍表示亲善之意,主动将梁军俘虏和两位梁国宗室送回,以表诚意。梁国天子好名声,自然会将高氏之人和俘虏送回,以示自己光明磊落。”

    这有点儿戏了吧?

    高欢心中不悦,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示。他微微叹息,假惺惺道:“只怕我将萧氏之人送回,萧衍却未必领情。这国与国之间,无信无义的事情太多,岂可将手里的东西随便交与他人?”

    崔季舒不过二十岁而已,还没有那么多心机。

    见自己的想法没有被采纳,他双手拢袖对高欢行了一个大礼继续说道:“人无信则不立,国无信则必衰。以我之有信,对彼之无信,高下立判。深远影响,不在于这顷刻间的得失。”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高欢从懂事开始就在底层尔虞我诈的环境里生存,若不是因为长得帅被娄昭君看上有了翻身的本钱,现在指不定在哪个鬼地方厮混呢。

    崔季舒满口的理想道德,高欢还是感觉这位想得太美好,有些过于理想化了。

    “叔正才华横溢,可是,你不懂这险恶的世道人心啊!”

    高欢叹息说道,之后便只谈些日常琐碎之事,旁敲侧击的摸崔季舒的底。

    一番试探下来,高欢原本打算启用崔季舒的心思也澹了。这人才是不错的,只不过还稍微稚嫩了点,缺乏历练。

    高欢心中暗想,先熬他十年,放在地方上历练。等自己培养接班人的时候,再将他安置在继任者身边,一举两得。为表重用,高欢授予崔季舒大行台都官郎中一职,负责荥阳行台的一切政务。

    ……

    梁国中枢当中,最看不惯刘益守的人,非贺琛莫属。贺琛曾经多次对朱异等人说过,未来乱梁国者必刘益守也。

    只是不知为何,这次萧衍却指名道姓的让贺琛前来协助刘益守和羊侃等人,负责充当中枢与方镇之间的使者,来处理交换俘虏及两位萧氏宗室的事宜。

    萧菩萨的操作常常让人看不懂,不过贺琛还是很有才能的,在梁国中枢里面算是能臣,从这个角度说,萧衍派贺琛前来,或许是“没想那么多”。

    贺琛颇有才华,又是嫉恶如仇脾气火爆,再加上本身就看不惯刘益守的所作所为,于是他到了下邳城后,一见面就没有好脸色。

    这天,魏国孙腾派人送信过来,表示可以将俘虏的梁军都督赵伯超送回,以示诚意。交换俘虏的地点,就在下邳城附近的泗水河北岸。

    通过这次送还俘虏,双方建立互信,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交换。不得不说,孙腾还是很会来事的,他这个要求,刘益守等人完全没法拒绝。

    “看起来,魏国似乎有交还俘虏,至少是部分俘虏的心思。”

    府衙大堂内,刘益守若有所思的对羊侃说道,一旁坐着的贺琛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国宝(贺琛表字),你怎么看?”

    羊侃询问贺琛道。

    “在下昨日刚来,对你们二位俘虏了多少魏军心里没数。要换回二位萧氏宗室,我们手里掌控的俘虏分量够大么?”

    贺琛直爽之人,就连萧衍都敢顶撞,今天既然谈到了换俘虏的事情,他便单刀直入,根本不绕弯子。

    “之前一战,在羊都督的带领下,我军全歼魏军高敖曹部,并俘虏自高敖曹以下魏军千人,无一人走脱。”

    刘益守平静的说道,语气甚至有些冷澹。

    听到这话,贺琛松了一口气,他如释重负的说道:“那样就没什么问题了,我们的底线就是换回八皇子萧纪与临贺王萧正德。其他的,跟他们讨价还价吧。”

    贺琛定了个基调,反正给萧衍有个交代便是,梁国与魏国交兵,经常有边镇的将领反复横跳的,那些人不必理会了。

    当然,能把柳仲礼换回来就更好了。

    “那个……”

    羊侃心虚的看了贺琛一眼,言不由衷的说道:“我们已经把高敖曹放走了。”

    “放走了?”

    贺琛大惊,声音都有些走调,变得高亢尖锐起来。

    “那边没有放人,你们就把俘虏都放走了?”贺琛心中大骂,出于个人修养才没有口吐芬芳。

    “贺长史,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们没有把俘虏都放走,只是把高敖曹一人放走了而已。这两件事不能等同。”

    刘益守耐心的纠正贺琛话语里的小漏洞。

    “那又有什么区别呢?这些人里面就高敖曹值钱啊!”

    贺琛忍不住说出来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贺长史不要激动嘛,听我慢慢道来。”

    刘益守慢条斯理的说道,面带微笑。

    贺琛急得冒火,哪里有心思听刘益守胡侃,他站起身便在府衙大堂内来回走动,如同热锅蚂蚁一般。

    “天子已经询问过多次了,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唉!”

    贺琛一跺脚,气得热血上涌,喘着粗气坐下来休息。

    他只是认为刘益守将来要造反,却不认为对方会投靠魏国。起码现在这个阶段,刘益守还是梁国边镇的强藩,主要还是为梁国卖力气的。

    此人明明狡诈似狐,为何这次犯浑呢?

    贺琛不满的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羊侃,似乎也很困惑为何羊侃不阻止刘益守这么做。

    “放走高敖曹,不过是二桃杀三士的计谋罢了。我们留着那些魏军俘虏也没有用,终究还是要把二位宗室换回来的。

    只是高敖曹若是不回去,河北一系人马,有极大可能被高欢吞并。高欢若是顺利整合麾下各部人马,实力一定会大大膨胀,将来梁国边境不会有安宁之日。

    此番高敖曹被高欢麾下嫡系出卖才会兵败被俘,放他回去,让他跟高欢麾下那些人互咬。到时候高欢左右为难,不得不放走二位宗室换回高敖曹两位兄弟的可能性,不是变小了,而是变大了。

    高敖曹若是被我们关押着,那么魏国那边定然有人千方百计阻挠两边交换俘虏,那个时候,贺长史才是无法回台城交差。”

    刘益守娓娓道来,将其间因果描述了一遍。哪怕贺琛看不惯他,也不得不承认,刘益守实在是看透了高欢麾下那帮人。

    得罪了高敖曹,然后又没法子和解。如果有机会,像是段荣他们这些人,肯定都是盼着高敖曹早点死啊!

    到时候一杯毒酒毒杀萧纪,两边交换俘虏的路就被彻底堵死,你难道准备拿手里的筹码去换个死人回来?

    “好吧,放走高敖曹是一步好棋。”

    贺琛实话实说道。

    “对吧,所以看上去应该是我们着急,实际上,高敖曹回去以后,魏国内部肯定要闹起来,着急的是他们才是。

    如今天气转暖,正是踏青的好时节,贺长史要不要明日随我们一同去郊外游玩啊?”

    刘益守笑眯眯的问道,差点把贺琛气得七窍生烟!

    大家在说换俘虏的事情,结果你踏马在想着春游,这还能忍?

    “刘都督!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

    贺琛气得直拍桌桉,手掌都拍红了。

    “做事啊,并不是着急就能把事情做好的。这一点啊,贺长史还要钻研一下养气的学问。此番把二位宗室交换回来,对我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可是呢,我这个人做事就是不喜欢心急火燎的。贺长史若是觉得自己就能完成,那么此事我便不再插手便是,贺长史请自便。”

    刘益守软中带硬的说道。

    贺琛这才想起刘益守过往的经历,此人跟高欢麾下很多人都有交集,如果他不出面,很多场合还真是难以把控,起码在知己知彼这方面就差了太多了。

    贺琛压住怒气,拱手行礼道:“那一切就有劳刘都督费心了。”

    “好说好说,明日踏青,贺长史一起来吧,有惊喜哦。”刘益守神秘一笑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61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