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头抱着娇嫩少妇不停耸动;熟睡中突然被进了H文

    "终于结束了!"

    楼船顶上的厢房中,周玉龙长呼一口气,神情中颇有解脱之意。

    据点中挣扎生存的人,只觉来自秘境的这些修士实力强大,高贵非常,却又哪里体会到他们的辛酸?    老头抱着娇嫩少妇不停耸动;熟睡中突然被进了H文    

    没人落进木桶中,都站在木桶旁,只取少量的清水,擦洗着衣服下脏兮兮的身子。

    节省一切能节省的东西,已然成了他们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大哥哥,你们不去洗一洗吗?"被陆叶救下来的小女孩头发湿漉漉地走了回来,见陆叶和影无极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忍不住劝说道∶"还是去洗洗吧,他们说,谁洗的干净,进了秘境就能给那些大人物留下好印象,说不定能被人家收为弟子呢。""我们就不必了。"影无极微笑地望着天真无邪的小丫头,"而且我们两个这么老,那些大人物大概是看不上我们的,你好好表现。"小女孩顿时露出期望的神色。

    大半个时辰后,之前的几个修士现身,将木桶收走,先前开口说过话的那个中年男子也跟着走了进来,一阵吆喝∶"小兔惠子们都赶紧动起来,到家了!"一句话、让整个舱底都沸腾了。

    他一声厉喝∶"不要喧哗,不要推操,出了此地都给我老老实实的,谁若敢不守规矩,我要他好看!"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

    在他的威慑下,舱底的少年和孩子们排成有些散乱的队列,陆续朝外行去。

    那小女孩正要招呼陆叶和影无极二人一起,可一转头,身边哪还有两人的身影,不由吓一跳,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见鬼了。

    灵船已经停泊在一处光秃秃的山峰之上,周玉龙与之前跟他一起行动的那个女子并列一处,手持一道金盘,低头观望。

    出秘境之前,周家家主便已告知他,一定要在特定的时间,抵达此地,在这里等候。

    因为在这个时间点上,秘境会游离到此间

    位置,再辅以周玉龙手中特制的灵器,便可开启秘境门户。

    若是错过这个时间,这个地方,哪怕是周玉龙这样出身周家的修士,想要返回秘境也是千难万难。

    手中金盘便是打开秘境门户的灵器,金盘有两道,一阴一阳,周玉龙这边催动金盘之威,秘境中持有对应金盘之人就能有所感应,查探外界情况,确定无误之后,方可开启门户。

    如此谨慎,自然是防备金盘落入尸族之手。

    若是不加以查探就开启门户,万一引入尸族进攻,那就完了。

    山峰上,周玉龙有些不耐烦地等待着,一会看看手中金盘,一会看看天色。

    直到日上中天时,他才神色一震,长呼一口气∶"时辰到了!"说话间,催动灵力灌入金盘之中,霎时间,山峰之上,金光大盛,所有修士都不禁眯起了眼。

    那金光犹如实物一般流淌,虚空中似有夹缝,让金光流逝其中,光芒不断暗澹。

    周玉龙紧张又忐忑地盯着金光流逝之地。

    好片刻,原本变得暗澹的金光才忽然变得明亮,周玉龙心头一松,知道秘境之中有人在接应自己。

    金光继续涌动着,继而化作一道门户,直挺挺地矗立在山峰之上,门户不大,可容三四人并肩而入,门框旁,金光流淌,富丽堂皇。

    "诸位辛苦了,我先行一步!"周玉龙说了一声,便领着身边的女子,一步迈进了门户中。

    那门户犹如勐兽之口,在两人迈进去的瞬间,便消失不见。

    银蛇谷秘境中,天地灵气盎然充沛,金色门户之前,几大家族的值守修士严阵以待、除了他们这些明面上的修士之外,还有许多人藏身暗中,此处更有大阵笼罩。

    秘境之内,门户这边的防范是最为严密的,常年都有大量修士或明或暗地蹲守,尽管这么说年来从来没出过什么意外,可该防备的,还是要防备。

    几百年前,看守这里的修士数量要比如今多上五倍不止,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边的防范终究有所松懈。

    "玉龙!"

    见得周玉龙的身影,一个身形英伟的中年男子迎了上去,看其对周玉龙的亲切称呼,便知此人必然也出身周家。

    "三叔。"周玉龙对中年男子行了一礼。

    周三叔立刻伸手将他扶起,上下打量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许道∶"一路辛苦了。"周玉龙道∶"分内之事,三叔严重了。"

    这边在寒暄,另一边跟着周玉龙一起回来的女子也得了族人的迎接,女子叫宁彤彤、出身的宁家也是秘境几大家族之一。

    周家与宁家也是世代交好,诸多联姻,两家长辈如今有意撮合他们二人,所以这一次外出接引,便由他们二人负责。

    若非逼不得已,若非祖训难违,谁又愿意离开安全的秘境,跑出来当什么接引使?

    如今这世道,秘境之外,就没有哪一处是安全的地方。

    尽管他们有灵船作为依仗,可这一路行来,也屡次遇到尸族的挑衅,诸多战斗,几度险些全军覆没。

    历史上,可不是没有秘境灵舟被尸族破去,一行全军覆没的先例。

    对他们这样秘境出身,自小便养尊处优的修士而言,出得秘境,便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做赌!

    在秘境之外的修士看来,接引使是个风光的差事,到得任何一处据点,据点中人都会倒履相迎,热情款待,可真正秘境出身的修士,却是谁都不愿轻易沾染。

    然而想要在秘境之中攀登高位,接引使这个差事,却是必须得做上一回的,因为第一代秘境之主曾经立下过规矩,唯有亲身体验过外界人族生存的不易,方能懂得珍惜秘境中拥有的一切。

    其出身的周家,在秘境之中位高权重,与其他几大家族共同把持秘境,其本人天资出众,年纪轻轻便有强绝修为,是周家未来最有希望的新星。

    如今有了这次接引的履历,回去之后定能谋一个好差事,未来十年,甚至有望去角逐周家家主之位,真到那时,该是何等风光?

    大陆破碎,秘境之外,人族挣扎求生,秘境之中歌舞升平,哪怕是修士们,在修为到了自身极限之后,也没了继续修持的欲望,争权夺利的本性就暴露无遗了。

    世人并不知,那所谓圣地一般的秘境之中,是怎样的藏污纳垢之地,若是知道的话,或许很多人对秘境就不会那般向往了。

    不过话说回来,虽是因为祖训才不得已外出受苦,可真的走了这一趟之后,周玉龙心中也是颇有感触的。

    外面的人,生活的太辛苦了,好几次,他甚至都忍不住想要那些据点中的人一并打包带走算了。

    秘境那么大,又不是容不下那些人。

    可这个念头也只能想想,真这么干,那就犯忌讳了。

    秘境确实很大,还能容纳不少人族,却容不了全天下所有残存的人族,哪怕三大秘境全部开放也不行。

    所以他只能在自己最大的权责之内,多接引一些少年和孩童。

    至于这些人到了秘境之后会有怎样的命运,那就不是他周玉龙能够操心的了,最起码一点,秘境中的环境比起外面的朝不保夕,终究要好上许多,只要不是犯下太大的错误,活着总不成问题。

    如今这世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似是想到了什么,周玉龙忽然开口∶"来人!"

    立刻有人推门而入,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修,也是周家的家仆,低头抱拳∶"大人。""马上要回去了,吩咐人烧些热水,让那些孩子们洗个澡,干干净净的带回去,总不能这么臭烘烘的。""是!"那女修应道,转身便忙碌去了。

    少倾,船舱底部,大门被推开,一群少年和孩童看着几个修士忙忙碌碌,不片刻功夫,十个注满了清水的木桶便在宽敞的地方一字排开。

    一个男子迈步走出,背负双手,开口道∶"玉龙大人怜悯尔等,特吩咐我等备下这些,让尔等洗净身子,待入秘境,给你们半个时辰,动作都给我快点!"言罢,他不耐地转身离去。

    对他这样的人物来说,舱底这样臭烘烘的环境,若非需要下来办事,是一刻也不愿多待的。

    几个修士们也转身离去,留下一群少年和孩子们面面相觑。

    未日之中,生存的物资紧缺,其中也包括清水,他们这些人,从小到大,喝的水都要精打细算,更不要说洗澡了。

    很多人两三年都不一定洗上一次澡。

    如今望着这十口注满了清水的木桶,自是诸多不太适应。

    好片刻,才有人上前,双手鞠起一捧水,大口喝着,再片刻,十个木桶旁,全围聚起喝水的身影。

    周玉龙自然想不到,他吩咐下来用以洗浴的清水,竟有一大半进了这些少年和孩童们的肚子。

    直到所有人都喝足了,才开始洗浴。

    水是凉水,纵然周玉龙吩咐了让手下的人烧点热水,可谁又会为了一群据点中的卑微性命特意麻烦?反正周玉龙也不会亲自下来查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58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