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虐文使我超强/他在她体内尽情释放

 月牙湖畔,民夫丁酉营。

    除了巡逻兵丁偶尔发出脚步声,其他地方一片寂静。

    火头军帐篷内。  虐文使我超强/他在她体内尽情释放    

    陈沐手边一团黑烟无声浮现又消失。

    他微微闭着眼,古怪音节不断从嘴里吐出。

    眼前飘着半透明灰色墙壁,陈沐盯着熟练度一点点攀升。

    也不知念了多久,脑中突然浮现一大堆感悟。

    陈沐懵了半晌才回过神。

    他不由看向灰墙。

    五鬼搬山咒:1/10000/七阶;

    “突破了啊……”

    他抬起手放在眼前。心念一动,黑烟凭空浮现。

    “已经彻底摆脱咒令了吗?”

    脑海里,朦胧迷雾中,星点银线连接的光团熠熠生辉。就好像燃烧在毛玻璃后的一团火焰。

    看不清,却显眼。

    只要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耀眼光团,他就能随意开合五鬼袋,瞬间发动五鬼搬山!

    但这只是附带。

    陈沐复杂的看着半空:“阴魂……”

    春字小纸人笑嘻嘻浮现。

    下一刻,黑烟从其身上喷涌而出。

    顷刻间,一个直径一米的黑色烟团,就在半空翻滚浮现。

    闷热帐篷内顿时森冷一片。

    陈沐探手伸向半空,冰冷滑腻触感让他毛骨悚然。

    “这才是阴魂纸人的本来面目啊。”

    阴魂化作纸人,旋即消失不见。

    “可惜离了南阳城,不然说什么都得去春风楼庆贺一番。”

    ……

    清晨,庞大军营慢慢从沉睡中苏醒。

    丁酉营火头军众人精神奕奕的开始准备午饭。

    陈沐往嘴里塞一颗辟谷丸,深吸一口气,缓缓调整呼吸,启动云蜃练形术。

    他一边切菜,一边打量同袍。

    这帮家伙吃的饱,睡得好,一个个竟都长胖了!

    就连身旁的矮墩墩郑圆,都越发圆润了。

    此刻对方正在奋力切萝卜。

    也不说话,闷头把木菜墩子被切的铛铛响。好似和菜墩有仇一般。

    陈沐莞尔一笑,这矮墩墩还挺记仇。

    不就没带你开小灶么,这都好几天不理他了。

    心头一动,身旁竹筐里的萝卜凭空消失一个。

    下一刻,矮墩墩身旁竹筐里,无声无息多了个萝卜。

    五鬼搬山咒进阶,五鬼纸人有了阴魂形态。

    阴魂能变幻隐身,五鬼袋开合,终于不再黑烟滚滚。

    陈沐看着毫无所觉的矮墩墩,嘿嘿一笑:“不用谢。”

    然后又给这胖子送了一颗萝卜。

    半个时辰后。

    矮墩墩郑圆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竹筐里的萝卜。

    怎么还有那么多?!

    再切不完,他就要吃挂落啦!

    陈沐一脸热情:“要帮忙吗?”

    “谢谢啊!”郑圆也顾不上小心眼了,胖脸上满是感激。

    大旺这人能处,有难处他真帮啊!

    陈沐笑眯眯:“不用谢。”

    ……

    民夫营生活重复且单调。

    陈沐不知道其他民夫的工作生活。

    反正他每天除了洗菜切菜就是洗菜切菜。

    每日维持云蜃呼吸法,看着熟练度一点点提升,反倒乐在其中。

    “听说山上那群大头兵,死了不少人。”郑圆一边切菜,一边聊天道。

    “哦。”陈沐机械的点头应道。

    他大半心神都在云蜃练形术神意图上,反应有些迟钝。

    郑圆对陈沐走神模样见怪不怪,自顾自道:“听说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想想外面有那些东西,我睡觉都不踏实。”郑圆忧心忡忡。

    陈沐罕见回神,古怪的瞥了眼郑圆。

    你天天睡阴魂怪身边,也没见你呼噜声小任何一点!

    矮墩墩犹豫半晌小声道:“隔壁营地有人偷偷跑了,咱们营里也有风声。”

    “你怎么想的?”

    跑?种上黑线,谁跑的了?!

    “不敢跑。”陈沐一脸老实道。

    “看你胆子小的!”郑圆嘲笑,旋即语重心长道:“俗话说的好,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大旺啊,你得支棱起来!”

    呵!

    胆大的才会被抽干精气饿死,胆小的反而被喂猪一样撑的白白胖胖。

    陈沐斜眼看矮墩墩一眼。

    “你敢跑?”

    “我也不敢。”矮墩墩讪笑。

    ……

    深夜,丁酉营火头军帐篷内。陈沐躺在草席地铺上。

    一团森冷黑烟飘在身前半空。

    他最近一直在琢磨阴魂形态用法。

    “能隐身,发动五鬼搬山更隐秘。”

    “能接触实体,有了物理攻击能力。”

    “可惜没法幻化恐怖。”陈沐惋惜。那才是阴魂怪最强攻击。

    咕噜噜!

    好似拿着管子勐然往水里吹泡泡般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

    陈沐无奈转头看向旁边矮墩墩。

    对方正仰着头,大张着嘴,呼噜打的酣畅淋漓。

    陈沐瞅了眼飘在郑圆脑门上空的阴魂纸人,又看了看睡得香甜的矮墩墩。

    人才!

    迷神烟无声弥漫,帐篷内顿时按下停止键。

    “安静了……”

    陈沐刚松一口气。

    呜!

    一阵破空声骤然传来。

    就见矮墩墩一个鲤鱼打挺,竟灵活的凌空跃起。

    砰!

    阴魂纸人猝不及防,被一下撞飞。

    陈沐目瞪口呆:“迷神烟……下多啦?”

    下一刻,被反弹倒地的郑圆再次鲤鱼打挺站起。

    陈沐这才发现,全帐篷十个人,九个都诈尸一样翻身跳起。

    不对劲!

    他连忙爬起,学着其他几人站立。

    黑夜中,陈沐死死盯住九人。

    他们一个个紧闭双眼,呼吸平稳,依旧在沉睡。

    九道手臂长,头发丝粗细黑线从铁手环位置轻飘飘下落。

    触地瞬间,骤然弹起,好似箭失一般,嗖的一下飞出帐篷。

    陈沐连忙取出寄生了黑线的活鱼。

    汤山军,终于开始触发黑线!

    好似受到某种召唤,活鱼出现瞬间,就有一节食指长黑线从活鱼内钻出。

    触地瞬间,骤然弹起,嗖的一下飞出一米二落地。

    接着再次弹起,又嗖的一下飞出一米二落地。

    陈沐:“……”

    短小,无力?!

    如此特立独行,想不被发现都难啊!

    特么不完犊子了吗!

    果然,在一米二蹦跶出帐篷没多久。

    一个清瘦老者就闯进来。

    “那个登船检查的老头?”陈沐恍然。

    这老头就是负责丁酉营黑线事务的专属人员。

    对方左手拿着个拳头大三足青铜香炉。

    里面盛放着散发澹澹荧光的翠绿液体。

    绿色荧光映上清瘦老者脸颊,阴森无比。

    他举着青铜香炉在帐篷内走了一圈,停在陈沐身前。

    借着香炉内荧光,看清陈沐面容的老者不由一怔:“废物!”

    “底子太差,吃再多也养不大阴冥丝。”老者眼睛眯起。

    他抬起右手,露出手腕处套着的金丝白玉圆环。

    微微晃动,圆环玉坠发出清脆碰撞声。

    “抽干了事,权当废物利用了。不过多一个逃兵而已。”

    下一刻,一道黑影顿时从陈沐衣袖内飞出,直奔青铜香炉。

    可飞到一半,就突兀消失。

    清瘦老者童孔骤然一缩。

    “五鬼搬山!”

    噗!

    点滴血液喷洒。清瘦老者凭空消失不见。

    陈沐漠然睁眼,看着地上血迹,忍不住的叹气。

    “有了一米二还不满足。”

    “害死你的不是我,是贪心!”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5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