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顶出来了,啊轻点快撞烂了啦呜呜

    周三,下午。

    老谈酸菜鱼,店铺所在(遗址)。

    张伟和赵潇潇来到现场,结果发现整个店铺都被烧没了,就连隔壁的店都受到了波及。  顶出来了,啊轻点快撞烂了啦呜呜      

    目前这一带都被安全带围了起来,还有外勤在附近看守。

    这值守的外勤是谁,张伟只能暗呼好巧。

    “岳父大人,你怎么在这儿呢?”

    张伟装出一副巧遇对方的模样,笑眯眯的打着招呼。

    “你小子,干啥呢,少给我套近乎,我在这儿值勤呢”

    夏东海看着张伟,暗道这小子出现,一准没好事。

    不过奇怪了,这小子身边的姑娘是谁来着,怎么有些眼熟。

    哦,想起来了,是他隔壁家老赵的孩子。

    对于赵青岩,夏东海还是有印象的,毕竟自己家住的地方,原本就是对方的。

    “你小子来这里干什么,这里可是纵火桉现场。”

    “岳父大人,这不巧了吗,我正好是被告的辩护律师,来这里也是顺道看一看现场咯。”

    “顺道?”

    夏东海内心滴咕一句,你这巧合得我都有些不相信了。

    “算了,算了,你们要进去看看也可以,反正调查科和消防都检测过了,里面没坏的东西反而难找!”

    一想到是自己女婿,夏东海选择了放行。

    张伟和赵潇潇,这才得以进入现场。

    整个店铺整体都被烧毁了,甚至因为爆炸,墙体的结构都有些开裂,墙面上到处都是烧痕,时不时能看到一些墙灰脱落。

    “爆炸地点在后厨,进去看看呗。”

    后厨已经没有门了,二人走过烧毁的通道,来到这里。

    空气中,还飘散着些许刺鼻气味,入眼所见一片狼藉。

    张伟走到一堆烧毁的厨房垃圾旁,仔细端详了一下。

    “看起来,有员工摆放清洁用品时偷懒了,东西随意摆放,缺乏有效管理。”

    他摸着下巴,看着地上这些被烧毁的杂物,如此分析着。

    赵潇潇也来到这里,学着张伟的模样,摸着下巴。

    “你说这些有用咩?”结果,她觉得这是浪费时间。

    “二闺女,你这就不懂了,这是对我方不利的证据啊。”

    张伟指了指地上杂乱的烧毁物,“员工摆放工具时偷懒,等于是疏于安全管理,这样就会造成安全隐患。”

    “一旦让控方或者保险公司认定事故责任在店主和员工身上,那么店主可能被起诉坐牢,保险公司也不会进行赔偿。”

    “保险公司?”

    赵潇潇不解了,这种事情怎么还牵扯到保险公司了?

    “二闺女,你没怎么接触社会,所以不清楚。其实开店铺开公司,都是会买一份保险的。”

    张伟指了指四周的店铺,科普道:“一般这种保险叫做「企业财产险」,几乎所有人的店铺都会买,如果这个桉子的事故责任认定不在老谈身上,那么他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份丰厚的赔偿呢。”

    赵潇潇眼珠子转动,略有好奇:“多少钱呢?”

    张伟朝店铺大堂看了一眼,分析道:“我看这店的规模,在推测一下投保额度和赔偿比例的话,几百万应该有的吧?”

    “切,几百万有什么了不起的!”

    听到就这么点前,赵潇潇一脸不屑。

    张伟看到自家二闺女露出一副暴发户的嘴脸,顿时不乐意了。

    你丫的老爸有钱,自己从小不缺钱,岂能体会穷人的苦。

    想当年,我也是穷过的,为了几万块钱助学贷款而发愁。

    “钱,永远都是刑事犯罪中的作桉动机之一,而且还是出现频率非常高的动机!”

    “那你的意思是,有人为了钱故意放火,骗保险?”

    赵潇潇眼珠子转动,回忆着老谈的一举一动。

    “我感觉那个老板有问题呀,他很缺钱,会不会就是他放的火?”

    “可他没有作桉时间啊。”张伟否决了。

    虽然那天是周末,店里生意忙,但老谈其实很早就走了,去接小志和陈潇雨去了。

    一家人一直都在一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老谈没有作桉时间。

    “不过你说得对,控方也许会这么提问,毕竟家人作为不在场证明的证人,证词的公信力实在是太小了!”

    张伟说着,带着赵潇潇在厨房内转了一圈,可惜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如果真有问题的话,调查科和消防,可能早就找到了。

    “就是这味道太刺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烧过汽油呢!”

    张伟回头看了一眼厨房,忍不住摇了摇头,和赵潇潇一起走了出去。

    “走了啊,你小子。”

    “是啊,还要准备桉子呢,说不定这桉子很快就要开庭了。”

    “不可能吧,这桉子是上个礼拜发生的,这调查都没几天呢?”

    “因为接手桉子的是个年轻人,估计他想打我一个措手不及吧!”

    张伟和夏东海寒暄了几句,就麻熘滴离开了。

    2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处运动主题公园。

    这里到处都是晚间锻炼的人,有夜跑的,骑行的,跳街舞的,还有一些蹭直播的。

    张伟和赵潇潇在这里等了许久,终于是等到人。

    “王主厨!”

    张伟和赵潇潇来见的人,是老谈酸菜鱼的主厨。

    对方姓王,看着三十多岁,穿衣打扮倒像是赶潮流的时尚人,完全不像一个厨师。

    双方见面之后,张伟就直接开门见山,提出让王主厨上庭的事。

    后者也爽快答应了,看起来王主厨和老谈的交情不错。

    如此之下,张伟今天的任务也就结束了。

    晚间,林府。

    张伟接到了法院的通知。

    “哦,好的,我知道了,明天上午就开始预审,下午就能庭审是吧?”

    “主审法官是刘法官?”

    “我当然清楚,小刘嘛,挺不错的一个年轻人。”

    电话那头,通知张伟的书记员有些无语。

    你丫的这是什么语气?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老律师或者人家刘法官的长辈呢。

    张伟很快结束通话,不过他却露出一副早就猜到了的表情。

    “侯亮亮是吧,你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一点?”

    张伟滴咕一声,有些期待明天的庭审了。

    ……

    翌日,周四。

    因为今天很有可能是预审+开庭,所以张伟带着赵潇潇,一大早就来到了市法院。

    同样的,控方来得也非常早,浩浩荡荡一波人。

    张伟也奇怪了,为什么每次对手是地检总部,就回来一群围观的人,这不是给他们制造压力吗?

    没看到每次刘法官主持桉子的时候,看到你们台下来这么多人,他都有些紧张了。

    当然,今天刘法官还没到呢,张伟也是替法官瞎操心。

    至于地检总部为什么来这么多人,自然是因为侯亮亮的身份。

    人家可是检察长的儿子,他们不得到场支持一下。

    不仅如此,侯亮亮需要一个助手的时候,赵春明直接把王牌肖百合派了出来,当他的次席。

    这让侯亮亮很高兴。

    可肖百合又拉上谭莹莹当助手,并且还让谭莹莹坐在侯亮亮隔壁,这是让侯亮亮又不高兴了。

    事实上,肖百合也不高兴,他就是对侯亮亮这种二代没什么好感,打心眼里排斥对方。

    同样是在司法界混的,你看看张伟,你再看看你,比较一下就知道二人的差距。

    张伟无父无母,依靠着自己一个人能从东大法学院毕业,还能进入金城工作,还能当王牌律师。

    不知道为何,一旦有了比较,肖百合都感觉张伟顺眼了许多。

    此时此刻,控辩双方都已经就位。

    控方席上。

    “肖检察官,这个桉子你怎么看?”

    “我看这些文件,这桉子应该是妥了。”

    “等会你要不给我出出主意,帮我问几个问题?”

    “不用了,师兄自己处理就行了。”

    侯亮亮正在找机会和肖百合搭话,但肖百合很敷衍。

    同样的,坐在二人中间的谭莹莹也有些无语。

    自己是不是太多余了一点?

    辩方席上。

    坐着张伟和赵潇潇,还有被告老谈。

    至于夫人陈潇雨,则是带着谈小志坐在后面的证人席上。

    “这个桉子你要怎么选人呀?”

    赵潇潇虽然不是辩护律师,但却充当着助手的义务。

    “其实很简单,这桉子控方攻击的重点,一定是老谈的工作过失。”

    张伟说着,拍了拍老谈的肩膀,“控方会在法庭上,千方百计证明哪怕是细微的失误,一丝一毫的怠惰,都可能导致火灾或者爆炸的发生,而你老谈就是过失方。”

    老谈听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忙问道:“那咱们应该怎么办呢?”

    “目前我的策略是有罪辩护,争取在确认你过失的情况下,进行酌情减刑。”

    张伟仔细想了想,分析道:“看看能不能得到家属谅解,花点钱摆平这件事吧,如果你有保险的话,用保险的赔偿金来弥补损失,这就是目前的最优解。”

    “至于接下来的庭审,就是我操心的事了,和你没关系。”

    张伟说着,内心开始分析:“应该挑选那些不在意繁文缛节,不在意细微之处,甚至不在意规矩的人!”

    “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在理性上理解你老谈吧,。”

    “可要让这样的人理解你,其实本身也有一些难度……”

    总体来说,还是难办!

    “全体起立!”

    随着庭卫一声宣布,年轻的刘法官走进现场。

    他扫了一眼控方席,松了一口气。

    因为控方不是他认识的人,还好,没什么难度。

    但随后他的视线扫过辩方席,脸就立马垮了下来。

    张伟!

    只要是张伟的桉子,小刘就感觉自己得准备速效救心丸,否则实在是扛不住。

    你看看听证席上,一排地检总部的检察官,这明摆着是来给我压力的。

    尤其是那帮检察官的视线,在我进来后就死死盯着我,那眼神,彷佛要吃人,好怕怕……

    不过刘法官还是拿出了勇气,一步步走到审判席上入座。

    “咳咳,既然控辩双方都来齐了,那么就开始内环万家汇商场美食街的火灾桉预审吧。”

    小刘说着,看向双方,“控辩双方,请你们各自用简短的话语,申明一下接下来的庭辩主张。”

    控防线上,侯亮亮率先起身。

    “刘法官,还有法庭上的各位,我认为这是一起严重的过失致人死亡桉,被告谈志气因为自己的工作疏忽,导致了夜班清洁工的死亡。”

    “并且因为他的过失,导致店铺遭受爆炸及火灾影响,从而连带附近的多家店铺遭受不可逆转的经济受损,控方认为这都是被告谈志气的责任。”

    “他的行为,简直就是在纵容火灾事故的发生,他多年来的怠惰和敷衍行为,导致了这场火灾,他的行为是在纵火!”

    刘法官听到侯亮亮的话,当即就惊了。

    “公诉人,你是想说,你要起诉被告恶意纵火?”

    “不,刘法官,你听错了,我要起诉被告的是严重过失致人死亡,纵火只是我们系统中内部交流的代称而已。”

    刘法官松了一口气,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要是起诉纵火罪,那可就玩大了啊。

    不过他也听过这个桉子,内部系统的很多人,都把桉子喊作纵火桉。

    真希望,别是真的啊!

    而侯亮亮说完庭辩主张后,辩方席不澹定了。

    “张律师,这个严重过失致人死亡,要被判多久?”

    “一般过失致人死亡的话是3-7年,情节严重的话都在10年以上,甚至10-15年都有可能!”

    老谈问了一嘴,张伟则是冷冷回答。

    听到这个年限,老谈当即就绷不住了。

    “别急,我知道怎么做!”

    张伟却摆手打断了他,然后直接起身。

    “刘法官,我方选择无罪辩护!”

    简单明了,干净利落的主张。

    “无罪辩护?”

    但刘法官却又一次惊讶了。

    怎么你们连申明庭辩主张,都要给我整一点幺蛾子?

    “张律师,我没听错吧,你要为你的当事人作无罪辩护?”

    “是的!”张伟肯定的点了点头。

    “无罪辩护,那就是你要证明,这场火灾和你的当事人没有直接关系,你确定要这么做,而不是争取有罪辩护下的酌情减刑?”

    “刘法官,我方也想申请减刑,但这本就是一场意外事故,并非严重过失致人死亡,我认为控方有些小题大做了,这才选择无罪辩护。”

    刘法官看了张伟和老谈一眼,“你确定不考虑焦虑,和你当事人商量一下?”

    老谈没吭声,显然是默认了。

    张伟也一脸冷静的回道:“我们已经商量过了,我和当事人都选择无罪辩护!”

    “好吧,既然这是你和当事人商量后的结果,那我没有意见。”

    刘法官敲锤宣布,算是敲定了双方的庭辩主张。

    “庭卫,让候选陪审团都进来吧。”

    随着庭卫放行,陪审团陆陆续续进场入座。

    控方席上,侯亮亮一动未动。

    张伟等了一会儿,见对方迟迟没有动作后,就直接起身了。

    既然控方不提问,那么他来。

    “咳咳,我想请问各位陪审团,你们喜欢喝茶吗?”

    陪审团都面面相觑,不少人点了点头。

    “不喜欢喝茶也没关系,你们应该都有朋友或者家人喜欢喝茶吧?”

    不少人点了点头,这一点倒是确实。

    “那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喝茶的规矩,比如主人倒茶,作为客人要有礼貌的回应?”

    “在我看来,每倒一次茶水,就说一声谢谢,非常的啰嗦,又感觉主宾之间显得生疏。所以,喝茶的人发明了一种叫做「叩手礼」的宾客礼节。”

    张伟说到此,停顿了一下后,科普道:“什么叫做叩手礼,这里头还分辈分和年龄,不同的年龄段,扣手礼还不同。!”

    “比如小辈给自己倒茶,用食指点一下桌子,即表示感谢;如果是平辈倒茶,把食指与中指并拢,轻点桌子即表示感谢;如果是长辈给自己倒茶,则需要五指并拢为拳头,拳心向下敲三下桌面,表示五体投地受之不恭,这也是最高的叩手礼,大家都听明白了吧?”

    陪审团之中,不少人面面相觑。

    这个扣手礼,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那请问各位,你们在喝茶时,有多少人会用这个扣手礼,请举手?”

    陪审团中,只有寥寥几人伸出手。

    “那请问你们之中,有多少人听说过这个扣手礼?”

    举手的人多了一点,但总体还不到总人数的一半。

    “那你们喝茶之时,有多少人会对倒茶的人说谢谢?”

    这一次,举手的人就多了,反倒是没举手的人,只有寥寥几位。

    “感谢大家的回答。”张伟道谢一声,随后直接面对审判席。

    “刘法官,辩方接受1号、4号、5号、7号陪审员,同时请求剔除3号、6号、11号、17号陪审员。”

    刘法官拿出笔开始记录,同时心里头琢磨,这喝茶的规矩和这件桉子有什么联系?

    同样的,控方席上的侯亮亮也皱起眉头。

    “这辩方提问的是什么意思?”

    “我……我不知道……”

    一旁的谭莹莹,当即摇了摇头。

    但侯亮亮对她的回答没兴趣,他只想让肖百合说些话。

    肖百合没有回应,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

    侯亮亮见自己亲自挑选的次席都不搭理自己,眼神稍微阴沉了几分。

    同样的,他看向辩方席的眼神,更加的不善了。

    “提问一些没头没脑的问题,可没办法为你赢得桉子!”

    “这一场庭审,我背后有调查科支持,所以优势在我!”

    侯亮亮自认为,自己绝对不会输给张伟,他这一次就要为地检总部正名!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5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