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林黛玉阴阳怪气语录(白洁少妇)最新章节列表

    陈庆移师成都,经过连续多天的清剿搜查,宋军抓捕了四千余人,经严格审讯,释放了误抓了五百余人,其余三千八百余人全部都已认罪。

    “卑职不知该怎么处理这批人,请郡王示下!”

    郑平很无奈地向陈庆请示,这批人你说他们是罪犯,他们啥都没干,可你说他们无辜,可他们都私藏兵器,蓄势满满地等待着掀起一场骚乱,到时不知有多少普通百姓遭殃。林黛玉阴阳怪气语录(白洁少妇)最新章节列表        

    陈庆喝了口茶,不慌不忙道:“按照战俘处理,送去矿山服劳役三年,三年后放他们回家。”

    “卑职明白了!”

    郑平犹豫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

    陈庆瞥了他一眼道:“有什么话还不好说吗?”

    郑平有些不好意思道:“是关于成都新知府的任命,郡王有人选了吗?”

    现在郑平会说话了,懂得先问自己有没有人选,陈庆微微笑道:“你有合适的人选吗?”

    “如果郡王没有人选,我推荐简州知事郑爱农,先说明,他姓郑只是巧合,和我一点关系没有。”

    陈庆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推荐成都通判李学敏。”

    郑平摇摇头,“李学敏和李逸一样都是中间派,骨子里充满了妥协,要不是他们的放纵,成都怎么会潜伏将近四千叛贼,他对百姓比较好,可以继续当通判,但不能再当知府。”

    “那郑爱农呢?”

    陈庆淡淡问道:“李邈好歹还杀了十几名盐枭,他杀了多少?” ”回禀郡王,这就是我推荐他的原因,他不是不杀盐枭,而是他的治下,简州根本就没有盐枭,也没有私盐,他从源头断绝了私盐,所有盐井都是官府控制,严禁私人采盐,我之前在简州部署了一千军队,他总是派人来向我借兵,打击私盐贩子,我去年索性帮他建了一支民团,他才没有借兵。”

    “此人不错啊!”

    陈庆赞道:“光是厚着脸皮一次次借兵打击私盐贩子,此人的魄力就很不错,能做大事,他人在哪里?”

    “就在成都,贼军杀到资州,他就预知不妙,连夜率领一千民团士兵护卫数万简州百姓逃到成都。”

    “我说呢!城外怎么有一支难民大营,原来是简州百姓,你不要叫他,也不要通知他,我私下去看一看。”

    陈庆换了一身普通人的衣服,拿一把扇子,带着十几名手下前往城外临时大营。

    城外临时大营也就是赵开创建的川陕墟市,简明一点说,就是川陕大宗物资交易市场,通过这个市场,把陕西路的羊皮、牲畜、小麦、蜂窝煤、皮革制品、铜钱等等运到四川,又将四川盛产的茶叶、布匹、糖、油、腌肉、鸡鸭、蔬菜、鲜果、酒曲等等物资运去陕西路。

    可以说这个市场的开建极大促进川陕之间的物资流通,也保证了西军的后勤物资,而运输工具便是越来越壮大的骆驼队。

    这几天因为叛贼造反的缘故,川陕墟市暂停,墟市上的大片空地正好用来安置从简州阳安县逃过来的数万百姓。

    郑平的介绍使陈庆对简州知事郑爱农颇有兴趣,但百闻不如一见,说得再好,也不如亲眼看一看他怎么安置这几万人的简州民众。

    陈庆走到墟市前,就俨如走进一座小县城一般,大门口密集摆满了小摊小贩,卖各种吃食、蔬菜、瓜果,应该都是附近的农民。

    而买东西的客人也不少,都是简州阳安县的百姓,讨价还价,颇为热闹。

    陈庆刚要走进大门,迎面走来一名乡兵将领,向陈庆行一礼,“这位兄台可是简州人?”

    陈庆摇摇头,“不是,我只是进去探望一个朋友。”

    “我们知州有令,外来访客一律不准带兵器,要不,您的手下把兵器放在外面,要不您可以一个人进去,您的手下在外面稍候,我们保证你您的安全。

    乡兵首领很客气,不是因为陈庆衣着考究,而是他身后跟着十几名带刀护卫,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陈庆微微笑道:“你说出一个理由来,为什么不允许带兵器入内?”

    “因为现在不是正常时期,会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百姓也容易不受控制,假如在里面发生冲突,动动拳头没关系,如果动兵器见了血,那周围百姓激愤起来,就会有性命之忧,所以知州说,要防患于未然。”

    防患于未然,这个理由还不错,陈庆又笑问道:“难道没有一点通融余地吗?”

    陈庆等着这位乡兵都头开口要钱,不料他想了半天道:“要不您去要一份军方携带兵器许可,因为特殊情况就一种,军方可以兵器入内。”

    陈庆呵呵一笑,居然不是要钱,着实出乎他的意料啊!

    陈庆扇子一合,回头笑道:“给他们看看!”

    颜骏和十几名手下取出了军牌,乡兵都头吓了一跳,连忙抱拳道:“失礼了!不用放下兵器,请进!”

    陈庆取下佩剑,扔给身后的颜骏,笑道:“我没有军牌,还得按你们的规矩来,这样,我也能正大光明的进去了。”

    说完,陈庆带着手下走进了临时大营。

    望着一行人走远,都头挠挠头对手下道:“不对啊!刚才我怎么看见了银军牌。”

    几名手下也道:“我们也看到了,是银牌,那人身后第一个手下就是银牌。”

    银牌是统领以上将领才有,亲兵护卫是银牌,那这名男子必须是都统以上将领,但他们都知道,连都统郑平的亲兵头子都没有银牌,还有谁比郑平的地位更高?

    众人忽然想到一个传闻,陈庆就在这里。

    难道刚才那人就是

    众人脸色都吓白了,都头连忙道:“我赶紧去告诉知州,别误了大事。”

    都头撒腿就向北面的临时官衙大帐跑去

    陈庆带着一群手下正不慌不忙在大营内闲走,地面很干净,没有污水河横流的情况。

    临时大营内有几千顶大帐,基本是每户一顶大帐,很热闹,临近中午,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做饭,他们居然用蜂窝煤炉子,而且用过的蜂窝煤都仍在旁边一个大木箱里,看样子是垃圾桶。

    “大娘,你们怎么不烧柴?”陈庆蹲下,笑着问一名正在做饭的老妇人。

    “现在柴禾贵,不合算。”

    旁边另一个老女人笑道:“乡下可以烧柴,我们住城里只能买柴禾,算下来还是蜂窝煤合算,做一顿饭烧一壶水,只需要一块蜂窝煤,五文钱,如果烧柴禾至少十文钱。”

    “但引火煤贵啊!要二十文钱呢!”

    “掰一小块引火煤,去别人家借点火就行了。”

    陈庆这才明白,还是老百姓会过日子,为什么要用整块引火煤,那是斥候才干的事情,普通百姓只用一小块就够了。

    “在哪里买?我是说蜂窝煤好买吗?”

    “当然好买,去平仓店买就是了。”

    平仓店是官府开的,几乎每个县都有,里面主要卖小麦、粗布、盐、糖、蜂窝煤,这是保证城里百姓最低生活水平的物资,让穷人家能吃饱肚子,穿暖衣服。

    不过虽然叫做平仓店,但几乎全县的百姓都会排队来买东西,盐是必须的,赤红糖大家都喜欢,虽然贵一点,但家里总要备一点,还有就是蜂窝煤。

    所以一个店还不够,一般县里都有三到四家店。

    陈庆点点头,又问道:“请问大娘,茅厕在哪里?”

    老妇人站起身,指着远处道:“看见没有,那边有十几座木屋,用栅栏包围,男的在东面,女的在西面,可千万别在帐篷背后乱来,抓到要重罚的,还会连累帐篷主人。”

    陈庆故作惊讶道:“这么严格吗?”

    “那当然,我们知州说了,不严格的话,一旦瘟疫爆发,大家都活不了,孩子首先遭殃,咱们不能害了孩子。”

    陈庆心中暗暗夸赞:这位郑知州还真不错,他不仅强硬,还要教育百姓自觉维持卫生,保证不出疫病。

    其实从看守大门的士兵不收钱这一点就看出知州刚正清廉的一面,一个贪赂成性的官员绝对培养不出不收贿赂的士兵。

    这时,一面中年男子带着十几名官员正气喘吁吁跑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50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