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扒开校花双腿下面粉嫩的小缝,男生做完拔出来让我口

    本就缓慢行驶的跑车,立刻停下来,车窗缓缓降下。

    跑车底盘不高,车身也不高,陈元均不得不弯下腰,目光

    望向车内。突然,他的目光陡然凝固,脱口而出:

    “元子?!”    扒开校花双腿下面粉嫩的小缝,男生做完拔出来让我口  

    车子里坐着两人,除了那位上下班经常被治安署里小年

    轻,老大叔围观的漂亮女人,副驾驶位置还做着一个年轻

    人。可不就是家里的倒霉弟弟。

    “哥,好巧”张元清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怎么会在这里?”陈元均看了看表弟,又看了看容貌

    绝美的混血女同事他仿佛懂了,神色一下复杂起来。

    “关雅是我朋友,今天过来托她办点事,顺便请她吃晚

    饭。”张元清抛给表哥一个“你懂的”的表情,又补充道:

    “替我和外婆说一声,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关雅露出一个很女神很矜持的微笑,颔首招呼:“陈队

    长,哦,以后要叫陈警长了。”

    果然是他,居然真的是他陈元均心情五味杂陈的点头。

    他万万没想到,表弟竟然真的认识体制里的人,而且还是

    大名鼎鼎的治安署女神。

    这么大的事,说办成就办成,关系恐怕不一般啊他俩什么

    时候认识的,正常的恋爱关系,还是被作为一名优秀的治安

    员,他一下想到很多。另外,他记得曾经有同事说过,特殊

    部门的女神,常与一个小伙子成双成对的出入。

    那个传说中的年轻人,就是元子?就是我表弟?

    这时,后面的商务车按了一下喇叭,陈元均满肚子的话咽

    回肚子,后退几步,微微颔首。蓝色跑车四平八稳的驶出大

    门,汇入车流。

    陈元均站在原地,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傍晚六点半,陈元均回到家中,宽敞的客厅里,为老不尊

    的父亲正练习太空步,鞋面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出刺耳的噪

    音。“呦,儿子回来了!”

    舅舅欢快的打招呼。

    陈元均轻轻点头,把公文包挂在衣服架上,脱掉皮鞋,换

    上棉拖。舅妈闻声,从洗手间探出脑袋,道:

    “没吃饭吧,待会儿跟我出去一下,你舅舅介绍了一个治

    安系统里的朋友,妈昨晚一宿没睡,怎么都不甘心。你工作

    那么拼命,能力又强,当个警长怎么了?“陈家没人脉,帮

    不了你,但你外公那边有关系。”

    舅舅一听不乐意了:

    “有个屁关系,你爸一个混官企的,和治安系统八竿子打

    不着一块,小事可以找人,这种大事,谁卖你家面子,别到

    时候钱花了,人家一句“尽力了”就把你们打发掉。”舅妈

    似乎也有这方面的顾虑,气道:

    “那也要试试!”

    “试吧试吧!”舅舅耸耸肩。

    看他这个态度,舅妈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道:

    “儿子的前途一点也不上心,整天嘻嘻哈哈,你们老陈家

    的男人,每一个靠谱的。我爸难道不靠谱?”

    “你爸就是太靠谱了,靠谱到人人都觉得他铁面无私!”

    舅妈哼道。舅舅顿时不说话了。

    陈元均这才找到说话的机会,道:

    “妈,今晚的饭局推了吧,我升职的事儿成了,总部的文

    件下来了。以后我就是治安署的警长,单位还是在康阳

    区。”舅妈呆住了,愕然的看着他,隔了几秒,求证道:

    “真的?”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喜道:“是李局把事儿办成了?昨

    儿还说事情难办的元均,我们得准备大礼,好好感谢人

    家。”陈元均摇摇头:“是元子托朋友办的。”舅妈又愣住了,舅舅也看了过来。

    “元,元子?”

    舅妈一脸的难以置信,这种事,是一个大学生能办成的?

    而且,元子还在读书,交际圈很有限,怎么都不可能认识这

    样的朋友。陈元均点头,露出笑容:

    “错不了,我刚在治安署见到他了,他今晚要请朋友吃

    饭。”

    舅妈惊喜起来,“真的?元子这小子竟然认识这么有能耐

    的朋友吗,老公,我们明天得请元子吃饭,好好感谢。”舅

    舅继续练着他的太空步:“一家人谢什么谢。”

    舅妈一想,笑容满面的点头:

    “也是,那样太见外的,以后我要多给元子一点零花钱,

    老公,我真没白疼他。”她心情好极了。

    舅舅哼哼道:

    “我就说元子以后肯定有出息吧,这年头,会交际的人才

    能混出头,闷头做事的,啥也不是,你看看我爸和元均。

    “还是我的衣钵更强吧。”

    餐桌上,陈元均说道:

    “爷爷,总部的文件下来了,提拔我做警长,单位还是康

    阳区治安署。”头发花白的外公一愣,微微动容:“怎么回

    事?”

    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孙子,脸庞竟有些紧张。

    外公知道,如果没有意外,元均是不可能升任警长的,治

    安系统的作风,他太熟悉了。低头干饭的江玉饵,抬起了

    脸,和母亲一起看向陈元均。

    陈元均说道:

    “下班的时候,见到元子了,他认识治安系统里一个挺有

    身份的人,正巧那人能帮我。所以事就成了,元子不回家吃

    饭,就是请她吃饭去了。”外公满脸愕然,似乎没想到会得

    到这样的答复。

    “外婆瞠目结舌:“他还真认识这种朋友啊,我以为他

    是吹牛的.

    外婆顿时很高兴,一个劲儿的说元子有出息了,我就知道

    他将来会有出息,因为他走到哪都有朋友。

    外公收起脸上的表情,沉稳点头:

    “元均啊,

    你和元子走的路线不一样,我一直对你苛刻,因为你是

    干事的,你能一步一脚印的往上爬。元子和你不同,他适合

    野蛮生长,只要不走邪门歪道,他怎么都不会差。”停顿一

    下,外公苍老的脸庞露出微笑:

    “你们都是有出息的。”

    张元清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满身酒气,呼吸间喷吐的气

    息,夹杂着麦芽的芬芳。

    他往常是不喝酒的,但聚餐就图个高兴,酒桌上除了姜精

    卫年纪小不能喝酒,关雅因为要送元始回家,且反感代驾开

    自己的车,越没喝酒。其他人都喝的很畅快。

    姜精卫对酒有着一定的向往,渴望尝试大人才能品尝的饮

    料,但被众人驳回。张元清手握住门把手的瞬间,耳廓微

    动,听见了房间里微弱的呼吸声。

    有人在我房间?江玉饵?他先是如惊弓之鸟般,本能的警

    惕,继而放松身心,拧开了门把手。魔眼天王都被囚禁了,

    我还怕什么?

    卧室门打开,灯光明亮,老成持重的陈元均坐在桌边,手

    里夹着一根烟。“回来了?”

    表哥吞吐着白烟,稳重的姿态,“成熟”的面孔,看着就

    像深夜等待儿子回家的父亲。“啊,哥你怎么还没睡,找我

    有事?”

    张元清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猜到表哥的目的。陈元均脸

    色严肃,问道:

    “那个关雅,她开车送你回来的?是啊!”张元清点

    头。

    陈元均脸色又严肃了一点,沉声道:“你和关雅怎么认识

    的,什么关系?”

    “就是在网上认识的,线下见面了,觉得性格挺合的,就

    当朋友了呗”张元清一边思考,一边扯谎。

    他还没说完,就被陈元均摆摆手打断,表哥无声的吐出一

    口气,语重心长道“不用说了,我明白。

    “元子,我知道现在年轻人思想开放,经常传播一些“富

    婆好”、“阿姨我不想奋斗了”之类的扭曲价值观,或许在

    你们看来,社会风气就这样,大家一起摆烂,对,摆烂,你

    们年轻人形容的很对。

    “但哥还是要告诉你,这样是不对的,男人要脚踏实地,

    不能捞偏门,不能走邪门歪道,你外公外婆,大姑,要是知

    道被女人包养,他们是什么感受?”包,包,包养?张元清

    一脸茫然的看着表哥。

    陈元均继续道:

    “那个关雅,她的身份不低的,要么家里很有势力,要么

    男朋友或者老公很有势力,这样的女人你沾上后患无穷。

    “她家人,或者她老公要是知道她在外面养小白脸,不会

    放过你的。咱们家虽然不差,可也只是普通家庭,元子,你

    要想想后果。”你都已经脑补到这个程度了吗,我又不是曹

    贼,不好人妻张元清哭笑不得,道:

    “哥,我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好吧,我知道这话没有说

    服力,但请你放心,我真的没有被包养,关雅也没有男朋

    友,更没嫁人。没有嫁人?”陈元均脸色顿时好转:

    “如果你只是傍上了单身富婆,那还好点。”

    是是是张元清险些捂脸。

    陈元均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起身道:“那你早点休息。”

    次日,上午,外婆拎着家庭主妇常备的手袋,准备前往小

    区外的菜市场。

    作为周边最高档的小区,除了是学区房,旁边还有菜市

    场,一公里外则是商场,生活购物都无比便利。路过小区的

    休息区时,外婆耳朵微动,听见休息区几个老姐妹畅聊着八

    卦。

    “我昨晚亲眼看到的,他坐一辆跑车回来,开车的是个很

    漂亮的女人,但年纪不小了。那孩子长得很俊,不会是

    傍上富婆了吧。”

    “哎呦,灵境行者就怕是被包养的,你说好好的年轻人”

    跑车、孩子、包养外婆觉得买菜不着急了,忙过去吃瓜。

    “你们在说什么呢?”外婆兴匆匆的问。

    几个老妈子见到外婆,脸色微变,立刻噤声。

    其中一个和外婆关系好的老妈子,犹豫一下,低声道:

    “你外孙好像被有钱女人包养了,事情是这样的”

    外婆兴匆匆的来吃瓜,没想到吃的是自己家的瓜,脸上的

    笑容顿时消失。此时,张元清正躺在床上,双手捧着手机,

    打开官方论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42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