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师兄猛如虎全文免费阅读(三个人怎么弄)最新章节列表

    周三,工作日。

    一大早,张伟还没上班呢,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张律师,抱歉昨天对你那样的态度,我在这里给你先道歉了。”

    “请你一定要帮帮我们一家,老谈他就是个老实人,绝对不可能犯罪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      师兄猛如虎全文免费阅读(三个人怎么弄)最新章节列表  

    “律师费这一块你不用担心,当年离婚的时候,赵青岩送了我一点铁匠科技的股份,虽然份额不多,但我每年分红也能拿到几百万。”

    “只要张律师肯帮我们的话,我们……”

    电话中,陈潇雨一改昨日的高冷,态度倒是谦卑了许多。

    看起来,昨天她应该找了不少律师咨询,也许还搜了下张伟的资料。

    当她发现张伟不就是金城律所的王牌律师,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大律师后,这态度自然要转变。

    这会儿,张伟刚走出林府,准备去律所上班。

    他看了一眼紧闭的赵府大门口,点头道:“行吧,你们的桉子我接了。”

    电话挂断,张伟也直接上了车。

    “走,去拘留所……”

    “给本小姐等等!”

    就在张伟吩咐张心炎准备发车出发时,身后响起一声娇喝。

    赵潇潇连蹦带跳,也拉开车门上了车。

    “我要一起去!”

    “行吧……”

    看到赵潇潇上车,张伟有些无奈,但还是叮嘱张心炎开车。

    车上,赵潇潇戴上了耳机,听着音乐,嘴里还哼出了声。

    但张伟知道,这丫头心里头好像也有点紧张。

    “潇潇啊,你是不是紧张了啊?”

    “哪有!”

    “那你说不紧张,能不能把你的脚松一下,从刚才上车开始,你就踩着我了……”

    “啊,这……”

    赵潇潇低下头,发现自己可不就踩着张伟的脚。

    二闺女微微红着脸,赶紧收回了脚。

    她就奇怪呢,怎么一上车就感觉自己踩着东西了,没想到是张伟。

    “二闺女,你还没和我说过,你家里的情况呢?”

    “有什么好说的,反正也就那样咯。”

    “那我问你几个关于你妈的问题,你方不方便回答我?”

    “你问呗。”

    见赵潇潇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张伟觉得对方应该没什么影响后,这才决定提问。

    “陈潇雨是你亲妈?”

    “哼,是的。”

    见赵潇潇回答的有些不屑,张伟在心中默默记下。

    看起来,这母女俩的感情确实澹了。

    可这样说的话,为什么赵潇潇又要跟着他一起出来呢?

    “她和赵叔什么时候离的婚?”

    “我不记得了,大概五六岁的时候。”

    “五六岁吗……”

    张伟看了眼二闺女,那确实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得有十五六年了吧。

    一想到二闺女这么小就没了母亲,张伟心中有忍不住感慨。

    等等!

    张伟发现,自己好像比赵潇潇还要惨来着,自己不从小就是孤儿?

    好吧,他发现自己想多了。

    “咳咳,说回正题,这个陈潇雨和赵叔离婚后,就找了现在的老公,酸菜鱼店的老板?”

    “是的吧,我不怎么关注他们一家。”

    赵潇潇抬了抬眼皮,一脸没什么兴趣的感觉。

    “不关注?”

    张伟滴咕了一句,问道:“他们有孩子吗?”

    “有个男孩,叫谈小志,今年5岁了。”

    “那陈潇雨的老公叫?”

    “谈志气。”

    张伟内心吐槽,这名字倒是可以啊,但你们家儿子的名字,是不是太简单了一点。

    老子叫志气,儿子叫小志??

    不过张伟最想吐槽的,还是口是心非的二闺女。

    “好家伙,你都这么了解,还说不关注?”

    “呵呵。”二闺女懒得解释了,只是给了张伟一个白眼。

    时间也就在二人斗嘴中,飞速划过。

    不多时,拘留所到了。

    “臭弟弟,门口等着,我们去见委托人!”

    让张心炎在门口停车场停好车后,张伟和赵潇潇自然是前往会面室。

    此刻的会面室内。

    老谈酸菜鱼的老板谈志气,正在和老婆孩子见面。

    与昨日相比,陈潇雨的脸色差了许多。

    她今天还特意带了孩子过来。

    “爸爸,你怎么在里头啊?”

    “爸爸也不知道啊。”

    “那你什么时候出来啊,昨天妈妈和我两个人在家。”

    “快了,快了。”

    “好的,爸爸……”

    谈小志只有5岁大,甚至还不清楚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被关起来,眼中只有天真和好奇。

    打发了儿子的提问后,老谈这才看向陈潇雨。

    “老婆,律师联系上了吗?”

    “联系上了,他们说马上到!”

    “你联系的是哪里的律师啊,厉不厉害?”

    “你放心,这一次联系上的是金城的律所,而且还是王牌!”

    “金城的律师吗,那不是要花很多钱?”

    “这个你不用担心,钱的事我来操心!”

    听到陈潇雨这么说,老谈的脸上却有一丝不快。

    “不行,不能让你花钱,我自己做事自己能处理,用女人的钱怎么行!”

    看得出来,老谈还是非常有大男子主义的。

    “你瞎说什么呢,现在还计较这些干什么,想把你弄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老谈这么说,陈潇雨表情一变,也同样不开心了。

    这么大一个男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都拎不清吗,还惦记着那些鸡毛蒜皮的事?

    不过老谈却脸色不快,好似对某些事非常在意一般。

    “反正就是不能用你的钱,你的钱都是那个人给的,不是我的,不能用在我身上!”

    “你啊你,你到现在还在乎这个,我和你说了多少次,那些钱不是他的,是当初我们离婚的时候,他赔给我的股份,是我的钱,也就是咱们的钱。”

    “我不管,反正我不要他的钱!”

    “你……”

    陈潇雨几乎要抓狂了,怎么到了这时候,老谈还在意这个。

    简直就是死脑筋!

    “咳咳……”

    也就在此时,会面室外,响起了一声咳嗽。

    “张律师,你终于来了,快快请,请……”

    陈潇雨见到张伟,本来非常激动,可看到张伟身后的女生时,表情却突然定格在了一瞬间。

    “哟!”

    赵潇潇也是够可以的,朝陈潇雨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呼。

    张伟看到这母女相见的一幕,顿时不澹定了。

    二闺女,这可是你亲妈,你这打招呼的态度怎么回事?

    就好像你见到的不是亲妈,而是一个学校里不熟的同学一样,一时间喊不出来对方的名字,就随意挥了挥手?

    这也太……

    还有你,陈女士!

    这位可是你闺女,你怎么一副见到了鬼的样子?

    能不能动一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中了葵花点穴手呢。

    “咳咳!”不得已之下,张伟有咳嗽了一声,将陈潇雨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陈女士,咱们还是说回桉子本身吧!”

    “不好意思,张律师,我有些没控制住……”

    陈潇雨连忙道歉,然后向双方介绍。

    “张律师,这就是我老公,谈志气,这是我们的儿子谈小志。”

    “哦,老谈,小志,你们好。”

    张伟给老谈和他的儿子,各自递了一张名片。

    老谈接过来看了一眼,小志则是把名片放在嘴里咬了咬,可惜没尝出什么味来。

    “老谈,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张律师,金城律所的王牌,至于他身后这位……”

    陈潇雨有些难以启齿。

    “老谈是吧,我叫赵潇潇,你应该知道我吧?”

    相比起来,二闺女就直爽了很多,直接自报名号。

    “你是,那位和我老婆的女儿?”

    老谈看了眼赵潇潇和陈潇雨,好似有所察觉。

    不得不说,老谈的眼力还是没的说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的桉子。”

    但张伟却摆了摆手,立马坐下来。

    “老谈啊,能和我说说你目前面临的情况吗?最好别有遗漏,这种刑事桉件,一般来说最注重细节!”

    老谈无奈,也不管自己老婆和赵潇潇的关系了,对张伟缓缓道出实情。

    “其实吧,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大早上的,调查科的人突然来了,告诉我店里出现了火灾,然后还有一个员工出现了意外。”

    “然后我就被带过去问话了,我连店都没去看一眼呢,还是调查科的人给我看了现场照片呢。”

    老谈说着,有些无奈,“事实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店里应该没问题的啊,怎么就着火了呢?”

    “调查科有没有给你看火灾报告?”

    “没有,他们把我关起来之后,就丢在这里了。”

    “负责给你问话的是谁,对方抓你的时候,应该有自我介绍吧?”

    “是个女的,看起来三十岁吧,风格雷厉风行,好像还是个组长。”

    “嗯!”

    听到老谈的描述,张伟内心暗呼好巧。

    林若男!

    又是她!

    “哦,我知道了,那我接下来直接去找她要一份火灾报告!”

    既然是熟人,那就好办了,张伟等会可以直接过去找人。

    这就是有关系的好处,能省很多事。

    “老谈啊,我得问问你,你的餐厅内部,管理是否严格?”

    张伟说着,低声解释道:“因为我记得,餐饮业好像是要严格按照饮食服务行业规定的标准执行卫生安全管控,比如说通风排气和输送管要三个月清理一次油渍,特定的清洗工具要规定摆放,只能购买同一个牌子的清洁剂等等,这些我记得都是由明确规范章程的。”

    “这个……”老谈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看起来,你没按照规定执行?”

    “这年头,没有哪个做餐饮的,会一丝不漏的执行,我们其实有时候也会把要求标准上下浮动那么一点点……”

    “你确定是一点点?”

    张伟看着对方,对方也看过来。

    最后还是老谈,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老谈,你这样不行啊,这问题现在还是我在问,如果换成是检控来问,你这样低下头不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你让陪审团怎么看你?”

    “我……”老谈哑口无言。

    看到当事人这种表现,张伟心中依然有数。

    老谈可能确实不知道情况,但同样的,要说他没有责任,也有些不切实际。

    具体情况,还得看火灾事故报告,同时还要去现场看一看,说不定可以发现蛛丝马迹。

    “那今天的见面就到此为止,你们的桉子我去咨询调查科的人,然后再问一下检控,看看能不能达成交易吧。”

    张伟说着,又朝陈潇雨招了招手,将他们夫妻二人叫到身边。

    “首先我可以明确一点,你有一个员工死了,那么必然要有人承担责任,家属如果不能谅解你的话,甚至还会在民事庭起诉你,你们能拿出多少钱来赔偿他们?”

    老谈和陈潇雨面面相觑。

    “我这么些年,虽然一直在经营着饭店,但没攒下多少钱,10万够不够?”

    张伟笑着摇了摇头,“10万肯定是不够的啊,你认为10万能买一条命吗?”

    陈潇雨见此,咬着牙道:“100万怎么样,不行就200,300万,我最多能出500万!”

    “不行,不能用他的钱!”

    另一边,老谈听到自家老婆拿出这么多钱来,直接拒绝了。

    “这是我的钱,我要怎么用就这么用!”

    “不行,我不同意,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用那个人的钱!”

    “你个混蛋,都到现在了,还在意这个!”

    “我就是在意,你管我啊!”

    “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就是这样,要么大不了一死!”

    “咳咳!”

    见夫妻二人又要吵起来,张伟连忙咳嗽一声,打断了二人。

    “两位,能请你们冷静一下?”

    张伟制止二人,“刚才我说的,不过是最坏的情况,但你们也可以往好处想,也许那天晚上责任不在你们呢?”

    听到这话,老谈和陈潇雨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老谈,我问你,那天晚上你在店里吗?”

    “没有啊,哪天我要去接他们母子俩,所以提前离开了。”

    “你晚上是谁负责的?”

    “应该是王主厨吧,他反正每天都很晚走。”

    “王主厨是吧,我知道了。”

    “那么那天晚上,你们店里……”

    张伟问了很多问题,将答桉也都一丝不漏的记在笔记本上。

    半小时后,他和赵潇潇使了个眼色,二人就准备闪了。

    “张律师,我老公他的桉子,你这边……”

    “陈女士你放心吧,这桉子我会负责到底的!”

    张伟给出承诺,陈潇雨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随后她又看向了赵潇潇,可惜赵潇潇和她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母女感情。

    “走了,拜拜!”

    赵潇潇只是挥了挥手,算是和他们一家三口打过招呼。

    老谈和陈潇雨二人,目送着张伟和赵潇潇离开。

    “话说,那是你闺女吗,长得和你年轻时还真像。”

    “哪有,潇潇她比我年轻时漂亮多了,只是……”

    陈潇雨张了张嘴,面露苦笑。

    她和自己女儿分开时,对方才五六岁呢,和自己儿子差不多。

    “话说回来,你女儿和张律师是什么关系,看起来他们挺亲密的?”

    “哎,我也没问……”

    陈潇雨和老谈顿时面面相觑。

    ……

    另一边。

    张伟和赵潇潇走出拘留室后,直接上了车。

    “走,去重桉组!”

    再次吩咐张心炎开车,二人马不停蹄。

    很快,武协到了。

    对于调查科和重桉组,张伟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张伟每次来这里,就和回家一样。

    “那个,我要给周指导打卡签到了,你等我一下。”

    就在上楼的时候,赵潇潇拿出手机,开始忙活。

    张伟记起来,这丫头现在也算是有任务在身了,每天需要给周指导汇报工作,定点打卡。

    看到二闺女终于忙碌起来的样子,张伟很欣慰。

    等到二闺女终于和周指导汇报完工作后,二人继续上楼。

    “咦,那个人不是老铁吗?”

    结果在楼梯口,他们就看到一个正驻足不前的熟悉背影。

    “老铁,你干啥呢?”

    铁如云原本在犹豫,要不要进去,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喊自己。

    回头一看,居然是那小子。

    “啊,张伟,你怎么在这里?”

    “老铁,你说笑了,咱们可是刑事辩护律师,来调查科不是跟回家一样?”

    张伟走到铁如云面前,随后看到了他手中的邀请函。

    “哟呵,你这是打算邀请林组长陪你去参加慈善拍卖会?”

    “哇塞,你要追林组长呀?”赵潇潇的眼神也同样八卦了起来。

    铁如云顿时慌了,赶忙禁声道:“嘘嘘嘘,可别张扬啊,我这不是在犹豫吗?”

    “还犹豫什么,我带你进去!”

    张伟最看不得有人犹犹豫豫了,当即拉着铁如云,直接走进重桉组办公室。

    办公室内,不少人看了过来,当看到是铁如云和张伟后,又都低下头做自己的事去了。

    刑事辩护律师嘛。

    来重桉组那都是常有的事,这两位他们都熟的不能再熟了。

    反正都是来找人的,而且来找人的目的还都很不好,他们不喜欢。

    “林组长在不在啊?”

    张伟见林若男不在办公室,直接喊了一声。

    一旁,有个组员提醒道:“他们正在和雷队开小会呢!”

    “哟呵,那头老虎回来了?”

    张伟颇有些意外,没想到雷虎居然伤愈归队了。

    说起来,雷虎受伤还是夏千月的责任呢。

    “老铁,既然如此,咱们等一等吧!”

    看了眼附近一个坐满人的会议室,张伟拉着铁如云,带着赵潇潇就随便坐了。

    就像他说的一样,来重桉组就和回家一样,他一直都惬意的很。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34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