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少妇护士被弄小说,计筱竹最爽的一次

    周文开启人间领域,从树上摘下了一颗人参果,然后又把芭蕉仙召唤了出来,让芭蕉仙吃下了人参果。

    周文已经吃过人参果,这玩意儿对他没有太大的用处,没办法让他继续提升。

    魔婴压根就不吃这些东西,想来想去还是先让芭蕉仙吃了试试看,如果能够更进一步,说不定有机会克制魔牛的鼻环。  少妇护士被弄小说,计筱竹最爽的一次    

    “芭蕉仙全属性+100。”

    一颗人参果下肚,芭蕉仙的属性顿时大幅度增加,让周文大喜过望。

    当下不再犹豫,一颗颗的人参果摘下来,都让芭蕉仙吃了下去。

    “芭蕉仙全属性+85……芭蕉仙全属性+79……”

    虽然每一颗人参果的效果都在降低,不过属性一直在上涨当中,转眼间吃了六十四个,芭蕉仙的全属性已经到了998,只差最后一点没有达到999的极限值。

    又吃了几颗,属性竟然一点也不涨了。

    周文有点轻微的强迫症,看着最后一点属性上不去,心里面总有些别扭,反正五庄观副本已经在游戏里面,以后有的是机会刷人参果,当下就继续一颗接一颗的喂。

    一点属性难如登天,吃到第七十颗的时候,依然还是没有涨最后一点。

    省下两颗也没什么意义了,又喂给了芭蕉仙,最终在吃完第七十二颗的时候,芭蕉仙的所有属性都达到了999。

    “非要吃完七十二颗才能达到满值啊!”周文心中还是喜悦的,知道人参果有这种作用,以后可以把其它的伴生宠等级都给提上来。

    幻想着以后带着一群天灾999的宝宝去打副本,那场面让周文不由得嘴角上翘。

    可是接下来刷新副本之后,周文有些郁闷了。

    五庄观人参果的刷新时间竟然有一年之久,想要再刷一个999的天灾宠物,得等上一年之久。

    “好过没有。”周文到也不急,以后慢慢的刷就是了,有总比没有要好。

    传说中的人参果,要等九千年才能吃一回,相比之下一年时间真不算长。

    “不知道天灾999的芭蕉仙,能不能对魔牛鼻环产生一些作用。”周文再次开启老君山副本,带着魔甲虎魄将和芭蕉仙一路杀过去。

    天真魔鹤真是抠门到了极点,每次都爆些次元结晶,真正的好东西一个也没有爆。

    好不容易又来到了魔牛这里,一阵战斗之后,魔牛再次双手抓住鼻环,对着周文就要照。

    周文一只手抓着芭蕉扇,对着那魔牛就是狠力一扇。

    芭蕉仙的天灾领域名为“阴阳界”,配合最强的技能无量风,这一扇之下,无形无相的风化为横空的龙卷,卷向了魔牛。

    原本鼻环只要一照,周文和魔甲虎魄将必死无疑,连一秒都坚持不住,这一次竟然没有立刻杀死他们,持续了一秒两钟,游戏屏幕才黑了下来。

    “芭蕉扇果然对魔牛鼻环有克制作用,只是因为两者相差了一个大的等级,克制效果才显得比较一般,如果同样是末世级,估计破那魔牛鼻环就容易的多了。”周文欣喜若狂。

    虽然只能延迟一秒多钟的时间,但这就已经有了各种可能性,只要在这一秒多钟内杀死魔牛,鼻环自然也就没有了威胁。

    至于让芭蕉仙晋升末世级,周文是想也不敢想,连他自己都晋升不了末世级,更何况是芭蕉仙。

    周文开启了狂刷模式,一次又一次的刷老君山副本,不断寻找杀死魔牛的可能性。

    周文在狂刷副本的这段时间,张家和夏家竟然派人与李玄接触,想要举家迁到归德古城。

    这两大家伙根基深厚,没想到他们竟然想要放弃祖业来归德古城,让周文和李玄都很吃惊。

    不过他们与两家的关系一向不错,更何况还有张玉致和夏弦月在归德古城,这件事进行的到是很顺利。

    谈好了各种细节之后,两家都在逐步向着归德古城转移。

    “张兄,我还是想听听你自己的理由。”送张春秋离开的时候,周文突然问了一句。

    “就算你不问我,我也想找个机会和你聊一聊这件事。”张春秋顿了顿,才又说道:“你也知道,我们家那一位曾经号称英雄王,与那井道仙有着很深的渊源。”

    “这事我听说过。”周文点头道。

    “我家那位老祖,不得已伤害了自己的恋人,也就是井道仙喜欢之人,为了那个女人,井道仙几乎屠尽了当时联邦的高层。”张春秋犹豫了一下,才又接着说道:“我怕这事再次重演。”

    “你是说王明渊也经受过同样的事……”周文从井道仙那里听过一些,虽然早已经有些猜测,此时听到却依然有些吃惊。

    “有些不同。”张春秋叹气道:“我们张家也是偶然知道了一些关于王明渊的事,他的妻女很可能就是死于战乱。”

    “你的意思是说,他的妻女不是死在异生物手里,而是被人类所杀?”周文听出了战乱两个字的意思。

    张春秋点点头:“详细情况不得而知,我家那位老祖猜测,可能是混乱时期被人误杀。”

    “难道杀他妻女的人很强,连王明渊都不能报仇?”周文皱眉道。

    “不,那些人不强,而且早就已经死了,死的很惨,应该是王明渊所为。”张春秋摇头道。

    “那为什么……”周文这就有些不理解了,既然王明渊大仇已报,为什么张家还这么担心。

    “当初我家老祖见过王明渊,还和他下了一盘棋,你知道后来我家老祖是怎么评价他的吗?”张春秋神色复杂地说道。

    周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张春秋,等他继续说下去。

    “此人执拗之极,心中自有大道,已非人心,将来若是不能成为改变世界的英雄,就必须会成为毁灭世界的魔主。”张春秋叹气道。

    周文听明白了话中的意思,有些心烦地说道:“意思是说,无论是哪一种,他都将会改变世界的秩序吗?”

    “非人之心,怕是不会守人间之道,那样的人,若是建立新秩序,必然是血腥手段。”张春秋说完就告辞而去。

    周文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等心情彻底平复之后,动身前往了洛阳。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28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