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友让我朝着坚硬坐下去(下面都是水)最新章节列表

    “你们是想去解疑?”

    青年脸上露出笑意,然后抬手道:“典籍库在前方三里之外,不过今日好像没有哪位宗师入典籍库。”

    说到这,青年一拂手:“不对,今日是百里执掌坐镇典籍库,百里执掌为人谦和,对于解疑答惑之事一般都不会拒绝。”    男友让我朝着坚硬坐下去(下面都是水)最新章节列表    

    转头看韩牧野和木婉,青年一笑:“你们去典籍库,我带你们去。”

    这青年说着,将本来摆在地上的丹炉和书籍什么收起,又引了三位同行的青年一起往典籍库。

    这四人都是丹道宗门青木丹宗门下弟子,其中有两位还没有得到正式丹师资格。

    他们来此,多是为了交流,也是为了顺便交易些灵药,置换丹炉。

    青木丹宗规模不大,门中只有千余弟子,大长老乃是丹道宗师。

    领头青年名叫沉棠,颇为健谈。

    木婉不说话,倒是韩牧野时不时会问几句。

    “你们看广场上这么多人,其实大多是来碰运气,看能不能见秦武原大宗师炼丹。”

    “据说秦武原大宗师准备在丹药司展示云丹炼制之法。”

    “现如今皇城丹道,最火的就是这种不用引来劫雷的成丹手段。”

    沉棠看向前方,目中透出向往之色:“我们这些正式丹师,很多时候都因为灵气不济,最后一步成丹无法凝实。”

    “要是能用云丹之法,省去最后一步,那想来能炼制成不少丹药。”

    听到他的话,他身边那三位同门,也是满脸的期盼神色。

    不只是他们,周围议论的,大多也是云丹之术。

    韩牧野笑了笑,没有开口。

    云丹之术他在陪着木婉炼丹时候见过多了,但这手法,可不是想成就成的。

    那最后一步的考究,甚至比凝成丹药还复杂。

    他有剑道领悟,还能掌控,其他丹修要成云丹之术,很难。

    “那就是典籍库,一般丹道宗师有机会入典籍库一楼观阅,大宗师可上二楼。”

    “天赋非凡的丹道大师,据说也有机会进入典籍库。”

    伸手指向前方的庞大楼阁,沉棠满脸羡慕的开口。

    此时的典籍库前,围拢了许多人。

    这些人有的手中握着玉简,有的捧着小炉,都是伸头张望。

    “一般进入典籍库的都是丹道前辈,这些有丹道难以解答疑惑的丹修在典籍库外等待,说不定就能遇到能帮忙解答难题的前辈。”

    “你们也是来寻求解疑答惑的吧?”

    “百里执掌今日在典籍库,估计天黑时候会出来。”

    沉棠说着,跟那三位同门看四周,准备寻个合适位置等待。

    此时到天黑还有好几个时辰。

    “我最近炼制浮云丹时候,总是在放入三花灵叶时候炸炉,我想问问百里执掌怎么回事。”沉棠身后一位青年皱着眉,低声开口。

    “我倒是没有炼丹上问题,就是不太明白何为丹气自削,凝气入骨。”另一位青年摇着头。

    韩牧野看向木婉,轻声道:“师妹,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木婉点点头,抬步往典籍库方向走去。

    沉棠等人本想劝现在还早,没必要往那边挤的,但想想韩牧野他们是第一次来,没有经历过,大概是觉得越早越好。

    至于为何木婉去,韩牧野不去,沉棠他们没有在意。

    木婉看着就是丹师,当然是她去询问。

    只是木婉走到典籍库外,并未停留,而是径直登上石阶。

    “哎吆,兄弟,你家师妹不懂规矩啊,典籍库外只能等在石阶下,踏上石阶,是要罚”沉棠话没说完,已经是瞪大眼睛。

    他身后那三位同门,也是见了鬼似的,将眼睛瞪圆了。

    前方典籍库石阶上,看守典籍库的执事上前,然后木婉拿出一块玉牌,那执事便躬身退开,引着木婉径直走进典籍库。

    直到木婉身形消失在典籍库中,门口一片哗然,沉棠他们四人还是没有回过神。

    韩牧野笑着寻一处树荫,走过去坐下。

    沉棠他们四人面面相觑,好一会,方才对视一眼,然后慢慢走到韩牧野身侧。

    “兄弟,不,前辈,前辈,那个……”沉棠几人结结巴巴,不知怎么开口。

    “三花灵叶炸炉的问题,你定然是没有将三花灵叶的药力先催发出来再投放入丹炉。”

    “丹气自削,说的是富余丹气不要强行融入丹药,须知盈满则溢。”

    “凝气入骨,是说丹药凝形时候,一定要有足够支撑的药力,不然药力虚浮,最终都会爆裂。”

    韩牧野目光落在他们四人身上,澹澹道:“还有什么问题?”

    ……

    木婉手中握着玉牌走入典籍库,入眼全是古朴的木架。

    宽阔的大厅,一排排木架上都是书籍和玉简,还有些是石刻。

    好在走进大门,就能看都一块大标牌,上面有各种典籍分类摆放位置。

    她所想观阅的六品丹和七品丹典籍,都在一楼。

    只有五品以上丹药典籍,才放在二楼位置。

    寻到自己想要找的丹药品级,木婉开始细心寻找典籍,时不时翻阅一本。

    “原来物源丹炼制手法还有第三种,怪不得师兄说物源丹在市面上还有更便宜的。”

    “我懂了,封禁丹的炼制手法,应该如师兄讲的那样,以禁为主,而不是隔绝。”

    典籍库中空荡,倒是还有两位白须老者在翻阅书册,但都不说话。

    木婉低声滴咕,成了大殿一层中唯一的声响。

    理论与实际结合,前人智慧加上后人的感悟,这才能快速进步。

    当天色渐暗时候,木婉方才不舍的放下书籍。

    “可有所获?”

    此时,木婉身后,有声音响起。

    声音温和。

    木婉转过头,见一位身穿青袍的四旬妇人立在那,微笑看着自己。

    “回前辈的话,看了不少书,感悟颇深,回去之后当还要慢慢印证。”

    在木婉看来,能在这典籍库中出现的人,绝大多数都应该是丹道前辈。

    何况面前妇人身上气息如渊,明显是大修士。

    “哦?说说你今日有什么感悟。”听到木婉的话,妇人轻笑问道。

    “今日我看到一份苏灵丹丹方,其中凌武草的药力要先中和,感觉若是催发,也该是可行的,准备回去看看。”

    “还有,络通丹的三种丹方中,共有的紫金叶配比各不相同,但药效几乎一样,我想这其中定然是跟三花凝元根有关。”

    木婉有些兴奋的讲述今日自己看到的一些丹方和炼丹典籍。

    她自身虽然苦学,但限于天赋和积累,一直都没什么信心。

    今日来看典籍,忽然发现,自己对很多丹道领悟竟然与前人所着不谋而合。

    很多传言晦涩难懂的丹道典籍,她都能看透。

    这当然让她欣喜。

    百里杏林的目光落在木婉身上,一道澹澹的金光闪逝。

    她没想到自己随意问的几句话,面前这小丫头当真能讲出许多东西。

    而且从木婉话语中听来,她的丹道积累和领悟,不比那些资深的宗师差。

    如此年轻的宗师?

    目光看透,百里杏林眉头一挑。

    “小丫头你不是皇城中人吧?”

    木婉微微一愣,然后点点头。

    “我,我从西疆来,在皇城中开了个丹药铺子。”

    两人一边往典籍库外走,一边低声交谈。

    直到典籍库门前,百里杏林方才笑着让木婉先离去。

    看着木婉走出典籍库,百里杏林面上露出复杂神色。

    “师姐,真没想到,终于能见到你的血脉后人了……”

    低语一声,她目中神光隐没,然后面带笑意,缓步走出。

    门口处,木婉有些慌乱的看着围向自己的那些丹修。

    这些人口中高呼各种问题,有的是手中书册和玉简递过来。

    这让她不知所措。

    好在后面百里杏林走出,帮她解围。

    “你们有什么问题,本执掌可以留一刻钟为你们解答。”

    百里杏林一开口,木婉身边顿时空了。

    木婉转过头,感激的看向那边的百里杏林,刚好见百里杏林也转头看她,轻轻点头。

    “师妹,今日收获如何?”此时,韩牧野的温润声音响起。

    木婉有扑上去,拥入师兄怀里的冲动。

    抬头,自家师兄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韩牧野伸手将木婉的手牵住,拉着她往回走去。

    不远处的大树下,数十位丹修站起身,恭敬的躬身,目送韩牧野和木婉离去。

    “这两位前辈好像没在丹药司见过?”有人低声说道。

    “呵呵,世间丹道前辈何其多,怎么可能都在丹药司?今日这位前辈所说丹道至理,当真是让我茅塞顿开。”另一边有人感慨。

    “这才是真正的丹道大修,三言两语,就能直接抓住精髓。”沉棠目中放光,低声开口。

    其他人都是点头。

    典籍库外,为一众丹师解答难题的百里杏林转头,看向韩牧野和木婉离开方向。

    韩牧野似有所觉,却没有回头。

    一直到典籍库广场外,坐上马车,木婉方才不知哪来的勇气,一下子扑在韩牧野怀里。

    韩牧野耗费极大神魂之力,方才控制自己双手,轻轻将木婉的腰身搂住。

    “怎么了?”

    木婉摇摇头,将头埋在韩牧野胸口。

    “师兄,你说,我要是将这满典籍库的书都看完,所有的丹药都能炼制出来,我,我是不是就很厉害了……”

    许久之后,木婉抬头,看着韩牧野的眼睛。

    韩牧野轻轻笑着,将木婉更凑近些,低声道:“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啊。”

    听到他的话,哪怕明知道师兄是在安慰自己,木婉还是笑出声来。

    两人嬉闹,不觉更近些。

    忽然,木婉的身体一僵。

    她方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跨坐在自家师兄身上,还,凑的特别特别近。

    近到,只要再往前一点点,就能触碰到他的唇。

    此时,要是自己再大胆些,直接伸手将师兄的脖子搂住,然后……

    在韩牧野略带遗憾的目光中,木婉退回自己的位置,慌乱的整理下衣衫,然后摊开手道:“师兄你看看,刚才在典籍库门口时候,也不知是谁塞到我手中的。”

    那是一个纸卷,其上满是文字。

    明知道这是木婉转移话题,韩牧野也只能顺着她。

    谁叫自己现在,不太行呢……

    接过纸卷展开,韩牧野点头道:“这是问炼丹时候,怎样提升出丹率呢。”

    “这家伙也是个有想法的,竟然问能不能造一座大炉,百人同炼。”

    韩牧野目中透出深邃,将那纸卷握住。

    他从上古神兽血脉之中得到的记忆,确实有那种一炉炼制出百颗丹药的。

    但那是靠着强横的血脉力量,还有无与伦比的草木亲和。

    寻常丹道修行者,怎么去配合?

    想到此处,他眉头微微皱起。

    “别说,倒是有几分可能。”

    韩牧野将那纸卷最后位置展开:“玉丹坊思明丹房李思明,有点意思。”

    寻常办法是无法做到联合炼丹,但要是在一处丹道昌盛,与天道相合之地呢?

    如果这些炼丹的丹师,身周有阵法辅助,让他们能全力出手,稳固药力呢?

    还真有成功的可能。

    收起那纸条,韩牧野将李思明的名字记住。

    回到丹缘阁,已经是月上中天。

    绍大田和翠翠的摊子都收了。

    “公子,今日有几个要来买丹药的,说好明日再来。”

    见韩牧野和木婉回来,绍大田忙上前。

    一旁的翠翠则是将一份澹粉色的名帖递上:“小姐,这是一位拜访的仙子留的。”

    仙子?

    木婉转头看向韩牧野。

    “咳咳,师妹你看。”韩牧野摆摆手。

    木婉笑一声,然后伸手将名帖拿了,展开来。

    “云锦郡主?师兄,这是寻你的啊。”木婉眉头一挑,合上名帖。

    “那位仙子说,明日再来拜访。”翠翠在一旁开口,目光在韩牧野和木婉身上打转。

    “那个,公子小姐,没什么事情,我们就收拾打洋了。”绍大田将翠翠衣袖扯了,拉回自家铺子。

    “拉我干什么?你是不心虚?最近是不是背着我白送包子给谁了?”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吃着碗里望着锅里。”

    南荒小吃店门关上时候,韩牧野看向木婉。

    木婉轻笑着走上前,将韩牧野的手臂握住。

    “走吧。”

    她将头靠在韩牧野的肩膀上。

    自家师兄这般人物,世间女子来争不是正常?

    只是在木婉看来,她没有敌人。

    她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自己不够优秀,自己跟不上师兄的步伐。

    如果自己当真能看透整个典籍库中书籍,成为丹道最顶尖人物,那时候,是不是就有资格陪着师兄,一直到天荒地老了?

    ……

    送木婉回到厢房,韩牧野走出小院之后,立在院落之中,看向四周。

    草木葱翠,灵气盎然。

    从陆雨舟那顺来的各种盆栽都不是凡物。

    那盆玉昙花已经有快要开放的模样。

    深吸一口气,韩牧野的身形消失在原处。

    等他再出现,已经在仙月湖边。

    他的双目之中透出一丝彷佛火焰的金红,身形悄然入水。

    霸下神兽虚影浮现在他背后,四足展开,慢慢沉入湖底。

    水灵气将他的身躯包裹,丝丝缕缕滋润经脉。

    盘坐在水底,韩牧野双目闭上。

    西疆,九玄山上剑阁震动,金光再现。

    不过没有人从剑阁中走出。

    今日,杨明轩和姜明等人都没有宿在剑阁。

    至于柳宏,据说山下最近某家花楼来了好姑娘。

    九玄山巅峰,大殿之前,拓跋成立在那,看着金光震荡,照彻夜空的剑阁。

    九玄剑门现在实力强绝,镇压西疆,靠的是一门双天境,还有剑阁横压一方。

    虽然西疆大多数人都不知韩牧野已经从秘境中安然归来,但西疆那些顶尖人物,都有些讯息。

    “大争之世,若是不全力修行,当真是连追赶二代资格都没有。”

    拓跋成看向金色的剑阁,双目之中灵光闪动。

    陶然老祖已经闭关,剑道修为又有突破。

    他拓跋成若是不进步,往后修为战力在九玄剑门恐怕镇不住了。

    澹金色的白虎虚影出现在拓跋成身后,然后又隐去。

    无尽虚空之中,本来飘荡的州陆般神兽忽然身形一顿。

    围在神兽周围的那些虚空异兽四散奔逃,却是迟了。

    霸下神兽睁开双眼,身周剑光挥洒,将这些异兽都斩碎。

    血脉与妖气浇灌自身,滋润身躯,让神兽霸下欢畅的低吼。

    此时,神兽霸下背上,金光闪耀的剑阁门前,几道身影瑟瑟发抖。

    “嗡”

    剑阁门庭打开,一身青色长袍的韩牧野缓步走出。

    他的身影有些虚幻。

    这是神魂化身,并非元神出窍。

    他的神魂之力虽然强横,但自身修为才地境,还未凝成剑道金丹,自然没有元神。

    “剑阁前辈,我等拜见剑阁前辈!”

    石阶前,数道身影连忙上前跪拜。

    韩牧野目光落在这些人身上。

    三位地境金丹,两位地境启神,五位筑基。

    “说吧,何事。”

    韩牧野的声音之中透出澹漠。

    听到韩牧野回应,那三位地境金丹修行者面上一喜。

    立在最前方的黑须老者双手捧出一柄金色长剑,向着韩牧野躬身。

    “前辈,剑阁规矩,若要求助,以剑换之。”

    “晚辈这柄法宝佩剑送上,求前辈帮我四翔剑派摆脱困境。”

    剑阁规矩?

    韩牧野面色不变,伸手将那长剑握住。

    “嗡”

    灵光与剑气一震,那黑须老者面色一白,自身与佩剑的血脉关联断绝。

    但他不但不惧,反而满脸欣喜。

    此时,韩牧野的脑海之中,一幅幅画面出现。

    原来如此!

    剑阁,仙源世界上三天传承之一。

    剑阁精英弟子可得一座传承之阁,行走虚空。

    剑阁以收天下剑器为目标,但凡要求助剑阁弟子帮助,可奉上剑器。

    “四翔剑派遇虚空异兽围攻,还有邪魔出手?”

    韩牧野面上露出一丝笑意,收起长剑,澹澹道:“好。”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25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