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快穿之欲盖糜张(h)(喜欢听你叫)最新章节列表

    “景行,快快,跟我走,大伙儿还等着你给大家讲两句呢。”

    由于已经是冬天了,周红衣没有再穿他那件红色战袍,难得的换了一件黑色羽绒服。

    个头不高的老周穿着一件长款羽绒服,跑起来活脱脱像是一只企鹅,憨态可掬。  快穿之欲盖糜张(h)(喜欢听你叫)最新章节列表    

    他一路小跑到夏景行面前,然后一把抓住后者的胳膊,急匆匆的往外拽。

    夏景行没空去计较周红衣对自己这个师父的称谓,因为他整個人被对方拽着一连走了好几步,颇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老周,你也是这么大的企业家了,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还这么多人看着呢。”

    周红衣看了看四周,果然有很多人都看着的,甚至还有部分记者把摄像镜头对准了他们二人,估计他刚刚拉着夏景行一路狂奔的镜头都被记者拍下了。

    他转头对夏景行笑了笑,“没事,让他们看好了,正好我也跟着你上一次头版头条。”

    “那你先把手松开。”

    “不松,万一你跑了咋办?那帮兄弟可是给我下了死命令的,今天一定要把你带过去。

    过去好几次举行活动,你把大家全部邀请到场,自个儿却讲完话转身就溜了。”

    说罢,周红衣继续死死的拽着夏景行的胳膊往前走,直到把他带到了目的地才松开。

    夏景行定睛一瞧,好家伙、黄埔一期……不对,应该是远景学院一期毕业生全部都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

    除周红衣外,到场的还有杨浩勇、李响、张涛、戴志康、陈从武、周兆龙等第一批接受远景资本VC基金投资的创业者。

    何小朋、庄晨超、王静波等远景学院二期、三期毕业生也前来观礼了。

    虽然今天是复兴工业园区的入驻仪式,与远景资本,与远景资本投资的创业公司关系不大,但大家都知道复兴工业是谁的产业,自然要来捧场,顺便与夏景行联络一下感情。

    这不,夏景行刚被周红衣拉过来,就立马被这群人给层层包围了,“夏总(座)”、“总裁”、“校长”叫个不停,十分的热情。

    对于这帮“半徒半友”的创业者,夏景行早些年还联络比较多。

    近两年夏景行的事业越做越大,整个人太忙了,而且很多业务都分派给了下属,导致与这帮狂热信徒的联系减少。

    不过,大家现在看到许久未见的夏景行,可一点都不觉得生分,各种夸赞和奉承仿佛不要钱似的往夏景行身上扔。

    “夏总,复兴汽车什么时候发布第一款车型啊?我可是等不及想入手了!”

    李响满脸堆笑的说道:“汽车之家的用户整天都在讨论,复兴汽车会不会比Roadster和ModelS更加惊艳。

    还有人说,复兴手机都能够正面击败智慧果,那么复兴汽车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第一款走向海外的国产汽车,非复兴汽车莫属!”

    周围人纷纷笑着起哄,仿佛复兴汽车已经登上世界舞台了一般。

    夏景行笑骂道:“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我的布加迪威龙好像借你开四五年了,什么时候还给我?”

    李响挠了挠头,“你现在不是只开五菱了吗?全国人民都知道。

    把车还给你,你也不会开它,不如让我们留着再打几年广告。”

    “靠,你这是想白嫖啊?”

    李响做出一副贱贱的样子,讨好道:“先欠着,等复兴汽车上市了,汽车之家免费给你们打半年广告。”

    “这可是你说的噢,这么多人都听着的,不许反悔。”

    “不会不会,现在我们就等着你的汽车上市呢,到时候肯定又可以捞一波流量亚洲首富造车成功,座驾从五菱升级为复兴汽车。

    这标题怎么样?夏总你给点评一下。”

    “你小子可真是精明,把我算计得明明白白的。”

    夏景行拍了拍李响的肩膀,有点佩服这哥们的无耻了。

    在远景资本的帮助下,李响和汽车之家的发展要比前世好很多。

    由于没有缺乏发展资金的痛苦,李响没有如前世那样引入澳洲电讯的投资,也没有把汽车之家的控股权拱手相让,自然也就没有被资本打压,乃至驱逐。

    虽说远景资本对汽车之家的持股比例也不低,但并没有去过多插手公司的管理,一直秉持财务投资者的行事准则。

    远景资本对汽车之家的持股比例最高曾达到过51%,之后几年汽车之家陆续经历几轮融资,远景资本的持股比例有所下降,但依然保持在40%以上。

    过去创投行业对远景资本有所误解,觉得吃相太难看,占股比例太高。

    但几年时间下来,远景资本的行业口碑大幅得到提升,尤其是在创业者心目中,形象高大了很多,

    虽说远景资本占股比例不低,但作为一家不插手被投公司管理的机构投资者,那绝对是打着灯笼也难找。

    而且远景资本经常是一个项目连续投资好几轮,拯救无数创业公司于危难之中,比如金融危机爆发后,很多公司融不到资,最后是远景资本慷慨解囊,一一施以援手。

    投了那么多钱,占股比例高一点,自然也说得过去。

    一众VC同行对于远景资本,则是羡慕嫉妒恨了,他们虽说嘴上骂着远景资本占股比例高,对创业者不公平,但其实心里羡慕坏了。

    他们不想占股多一点吗?

    其实是不敢,害怕重仓,害怕连投几轮翻车。

    那些回报率很高的VC基金一直都有一套杀手锏,那就是一旦发现明星项目,一路追投到底,每一轮融资都不错过,以一个超级项目的回报率托起整只基金的回报率。

    要真按照“广撒网多捞鱼”的投资原则,就算投中了某个明星项目,回报率很高,但由于占股比例太低,回报绝对值不会太高。

    那点回报绝对值再放在整只基金里综合一下,基金的整体回报率直接就被拉低了。

    基金考核的是整体业绩,有时候单个项目回报抢眼,说明不了什么。

    远景资本投资精准度很高,同时大部分项目都连投几轮,持股比例很高。

    这些表现落在同行眼里,再冷静的人也会感到心里不平衡。

    简直就是妖孽加行业破坏者,一家公司竟然赚走了全行业大部分的钱。

    好在目前远景资本投资的公司,上市的还不多,没有数据作为参照,看出端倪的人还不算特别多。

    夏景行与一群创业者聊了一会儿天,叙了叙旧,准备开溜的时候。

    周红衣突然一把按住夏景行的胳膊,说道:“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听到二师兄的提议,周围的同门师兄弟姐妹纷纷表示赞同。

    夏景行见盛情难却,只好答应了下来。

    周红衣表现的很开心,他最喜欢跟夏景行喝酒了,因为那是他为数不多的能胜过夏景行的领域。

    夏景行看了看正开怀大笑的红衣大炮,计上心头,这门大炮貌似好久都没开过火了,也不知道威力有没有减弱。

    …………

    …………

    中午。

    众人喝过一顿酒后,都酒足饭饱的离开了。

    只有周红衣被夏景行单独留了下来。

    喝的满脸通红的周红衣吐着酒气对坐在身旁的夏景行说道:“什么事啊?整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大家都以为你要给我开小灶。”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聊聊三六零的近况。”

    夏景行喝了一大口茶,强压下了胃中的不适。

    红衣大炮太会劝酒了,害得他中午喝了不少。

    还好李响、张涛等人赶来护驾,这才没有被周红衣灌趴下。

    “近况?”

    周红衣靠在椅子上,瞄了夏景行一眼,脑子飞快的运转了起来。

    夏景行淡笑道:“刚刚你应该也听到了吧,大伙儿都在筹备上市的事情了,三六零打算什么时候上市啊?”

    周红衣毕竟不是一般创业者,也算是创业成功过一次的人,还当过雅虎中国总裁,自有一股傲气在,瘪瘪嘴说道:“三六零跟他们不一样,我们的赛道比较大,不急着上市。”

    夏景行等的就是这句话,笑呵呵说道:“赛道虽大,但对手也多啊!”

    “你是说企鹅吧?”

    夏景行没吭声,任由周红衣自己猜测和脑补。

    “前几天他们推出了QQ医生,说是只作为查杀盗号木马的小工具。

    但我感觉,他们可能是冲三六零来的。”

    周红衣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波尼马这事办得真不地道,真以为他们三六零是软柿子吗?

    夏景行问道:“何以见得?说不定他们真的只是开发一个小工具,防止QQ用户被盗号呢?”

    “你信吗?”

    周红衣突然挺直身体,直愣愣的盯着夏景行,说道:“企鹅那德行你不是不知道,什么火他们就抄什么。

    这些年他们陆续搞过电商、搜索,还开发了海内网的模仿品朋友网,微博推出后,他们也跟着推出企鹅微博,至于什么QQ飞车之类的QQ游戏更是层出不穷,还抄了你们的农场、牧场游戏……”

    周红衣边说边摇头,“天下人苦企鹅久矣!”

    夏景行听乐了,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只要企鹅敢对我们呲牙,自然是打回去啊!”

    “打得过吗?”

    周红衣的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他觉得夏景行这话有点伤人自尊,三六零在你眼中就那么差吗?

    “怎么会打不过?我们可是互联网安全领域的领导者!

    企鹅有什么?除了抄袭,他们还会什么?”

    夏景行摆手道:“你先别激动,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小瞧企鹅了。

    海内控股与企鹅也是老对手了,连我们都不敢小瞧他们。”

    周红衣望着天花板,没有接话。

    夏景行有些不爽,我好心提醒你,你还不乐意了。

    “行吧,我也不讨人嫌了,你有准备就行。”

    周红衣看了夏景行一眼,终于意识到自己有些不知好歹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随时都提防着企鹅搞偷袭的。

    只要他们敢越过雷池一步,绝对打断他们一只腿。”

    夏景行点点头,“好,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也就不多说了。

    我问问你,三六零还想不想继续做搜索业务?”

    周红衣瞪大了眼珠子,不明白夏景行这话是什么意思。

    “三六零最早的创业想法原本是做搜索引擎,只是阴差阳错变成了一家杀毒软件公司。

    不过你们也没有完全退出搜索行业,三六零浏览器和三六零导航与谷歌一直合作的不错,默认的都是谷歌搜索引擎。

    我听说谷歌要退出中国市场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夏景行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周红衣,不信对方这次不上套。

    企鹅和千寻沆瀣一气,为非作歹,竟然还敢主动来攻击海内控股。

    他最近几天一直在思考怎么给这两家公司添堵。

    仔细思考过后,发现还得让红衣大炮拿炮轰。

    让周红衣和三六零去当先锋官,吸引火力。

    等海内控股腾出手来了,就可以慢慢收拾千寻和企鹅了。

    夏景行的话让周红衣感觉一阵口干舌燥,他连忙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终于感觉冷静了一些。

    三六零不想做搜索引擎吗?非也!

    过去是时机不合适,联合一帮中小网站,鼓捣那什么社区搜索,不成气候。

    如果不是他见势不妙立马转型,三六零早就挂掉了,哪有今天的声势。

    作为3721的开发者,周红衣对搜索引擎一直有执念,并不认为自己比罗宾李差在哪里,只是时运不济罢了。

    这些年他搞杀毒软件,搞导航和浏览器,一是让公司生存下来,而是在偷偷组建他的“三级火箭”。

    三六零免费杀毒工具是一级火箭;

    三六零安全浏览器和三六零安全网址导航是二级火箭;

    第三级火箭,自然是三六零搜索引擎了。

    通过这种层层引流的方式,打造三六零的流量矩阵。

    只要有了流量,三六零未来推出的搜索引擎就有生存土壤。

    夏景行的话挠到了周红衣的痒痒处,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商业计划倾囊相告。

    “别藏着掖着了,我还不知道你,你压根就没对搜索引擎死过心!”

    见夏景行毫不留情的戳穿了自己的想法,周红衣讪笑道:“想法还不太成熟,所以一直就没告诉你。”

    “莪倒是有个成熟的想法,你想不想知道。”

    周红衣看着笑眯眯盯着自己的夏景行,嘿嘿一笑,“那咱们交流交流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19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