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使点劲把他挤出来;4个女王玩男m

    杜飞听杨志功在那吧啦吧啦,原先倒是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有说书的天赋。

    听到捅完了人,不由得插嘴道:“王小东跑了?”

    杨志功眉飞色舞道:“杜哥,要是跑了也不能叫栽呀~”    使点劲把他挤出来;4个女王玩男m    

    杜飞一听也是。

    杨志功道:“那煞笔没跑,还以为撂倒了仨能镇住人家,拿着一把小刀比比划划的,还想立棍儿。结果……嘿嘿~”

    说到这里,杨志功更幸灾乐祸。

    这段时间他和刘匡天加入了王小东的小团体,但相处的并不多愉快。

    王小东本身虽然战斗力不错,但组织的能力和手腕都不行。

    否则之前闫铁放也不会稍微动点心思,就能主导他们来找杜飞麻烦。

    而在干掉了闫铁放之后,王小东愈发有些喜怒无常。

    虽然没到动手打人的地步,但时常张嘴就骂人,而且骂的很难听。

    杨志功和刘匡天都被骂过。

    他们本来跟王小东就不是一条心,这样一来就更不用说了。

    杨志功道:“对面也有鸡贼的,拎着一把铁锹,鸟悄绕到侧后,一锹就拍到他后脑勺子上。王小东那孙子,当场就趴下了,我估计最轻也是脑震荡。”

    杜飞听完也莞尔一笑。

    说实话,这段时间,王小东的表现的确有点上不得台面。

    跟刁国栋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同样跟杜飞有联系,别看王小东年纪更轻,手下的人也不算多。

    但凭着天不怕地不怕,横冲直撞,谁都敢整,弄到的好东西比刁国栋还多。

    反而刁国栋更小心谨慎,每次选定目标,都会仔细调查,把有可能的副作用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

    所以,王小东这边卖给杜飞的东西反而更多,拿到的钱也更多。

    但刁国栋,拿到钱后都用来招兵买马,反观王小东……却是坐地分赃,喝酒吃肉,大肆挥霍。

    杜飞早就料到,这人长久不了。

    只是没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而且应在了刁国栋的头上。

    “后来呢?”杜飞顺手给杨志功倒了一杯水:“王小东怎么了?”

    虽然王小东撂倒了刁国栋这边三个人,但以杜飞的了解,刁国栋是个人物,说是枭雄,有点夸张,却也相当冷静深沉。

    这种情况,他再愤怒,也不会乱用私行。

    杜飞猜道:“给送派所了?”

    杨志功一愣,旋即一挑大拇哥,钦佩道:“杜哥,您老真是神机妙算啊!这都猜着了。”

    “滚蛋~”杜飞笑骂,当然看出这小子是拍他马屁,不过那神态表情,倒是让人受用。

    杜飞随手拿出一盒牡丹烟,抽出两根丢过去一根:“说重点的。”

    杨志功“哎”了一声,好整以暇道:“杜哥您看,现在王小东折进去了。昨天那种情况,连捅了三个人,就算都抢救过来,没个十年八年也甭想回来了。阎王爷手紧一点,真要收走一个俩的,王小东肯定交代……”

    说到这里,杜飞已经猜到他的意思:“你想接住王小东这帮人?”

    杨志功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杜飞没急着表态,想了想,又问道:“是你自个的意思,还是你跟刘匡福商量好的?你爸怎么说?”

    杨志功忙道:“杜哥,这事儿我跟师弟商量过了,他也觉着是个机会。至于我爸那儿……”

    见他支支吾吾,杜飞就知道他们还没问过老杨。

    或者说,杨志功和刘匡福都挺聪明,知道这个事儿要是跟老杨说了,一准儿到不了杜飞这儿,就得被老杨否了。

    这才越过老杨,直接找到杜飞。

    只要杜飞答应,老杨心里就算不乐意也不能说什么。

    杜飞沉默下来,拿起水杯,没再说话。

    一时间,屋子里除了“嘎达嘎达”的钟摆声,再也没有别的动静。

    一开始还没什么,但是时间一久了,杨志功就受不了了,觉着手脚都没处放,几次欲言又止,却都没敢出声。

    直至熬了他几分钟,杜飞才不疾不徐道:“志功,这个事儿,你跟匡福想怎么办我管不了……”

    杨志功一愣。

    杜飞接着道:“你叫我一声杜哥,那是敬我三分,但我心里有数,你敬我,我敬你,这都是互相的,我要真拿自个太当回事儿那就是拎不清了。”

    杨志功嘴角抽了抽,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杜飞这话说的有点诚恳过头了。

    杜飞顿了顿又道:“志功,你跟匡福岁数虽然不大,但都是心里有想法的,既然绕过老杨,直接找到我这,说明你们自个也觉着这事儿不大妥帖,要直接跟你爸说,八成得被拦住,对不对?”

    杨志功默默点点头。

    “那就是了~”杜飞拍拍他肩膀:“我现在说句话支持你们没什么,可我这句话说出来,将来你俩万一有什么事儿,我可就没法跟你爸见面了。”

    “这……”杨志功低头,皱眉思忖。

    之前他跟刘匡福商量,都觉着这事儿如果找杜飞说,应该大有希望。

    王小东倒了之后,他们这帮人如果树倒猢狲散,杜飞这边也会受到影响。

    让他俩接过来,何乐而不为呢!

    但杨志功不笨,脑瓜一转就品出了几分滋味,猛地抬起头道:“杜哥,您觉着这事儿长不了?”

    杜飞笑道:“反应还挺快。”

    杨志功只想到一丝端倪,还没看清全部,忙问:“为什么?”

    杜飞瞅了他一眼:“这还不明白?你以为现在还是民国那暂,列强入侵,军阀混战?53年,咱把美国鬼子都撵走了,还降不住你们这帮小子?”

    杨志功不由得咽口吐沫。

    他虽然挺聪明,但年纪阅历有限,想不到这么多。

    杜飞道:“现在你们,包括刁国栋他们……”

    杨志功诧异:“刁国栋?”

    杜飞道:“就是今天对面领头那个,他跟王小东一样。”

    杨志功顿时瞪大了眼珠子,有点难以置信。

    那些组织严明,着装统一,打着大旗,一动手就把他们冲散的,竟也是杜飞下边的。

    杜飞小小装了个逼,没再仔细分说,继续道:“甭管你们,还是他们,让你们闹一闹,不是管不了,是没到时候。真要到时候了,只要一声令下,就你们这些都得歇菜。”

    听到这里,杨志功头上不由得冒出冷汗。

    杜飞瞥了他一眼,又给上了一剂猛药:“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远,最早年底按,最晚……也就明年上半年。”

    “啊~”杨志功叫了一声,下意识道:“这么快!”

    杜飞道:“要不然你以为呢?”

    说到这里,杨志功才明白,为什么杜飞刚才没支持他的想法。

    原来这根本就是一个死胡同,而且马上就到头了。

    所谓法不责众。

    那是对下边的喽啰,他跟刘匡福真要成了头头……

    想到那种后果,杨志功不由打个激灵,连忙道:“杜哥,我明白了。”

    杜飞道:“明白就好,这个出头鸟不好当。要是真觉着这帮人散了可惜,就再找个像王小东这样,敢打敢杀上位,或者另投别家,有我这条渠道,你跟匡福到哪儿都亏不了……”

    等杨志功从杜飞家出来,径直赶奔几条胡同之外。

    这里是他一个同学的家。

    这人叫吴征,还有个大两岁哥哥叫吴远,都是跟王小东他们一起的。

    父亲是铁路上跑车的,母亲这几天回了娘家,说是家里老人身子不太好。

    家里就剩他奶奶和他们哥俩儿。

    老太太岁数大,早睡下了。

    刘匡福则跟这哥俩儿在下屋等着。

    杨志功一进屋,三人立即问:“怎么样?”

    杨志功摇摇头,也没瞒着他们,就把杜飞刚才话说了。

    几个人一听也都变颜变色。

    吴征看向刘匡福道:“老刘,你说这事儿咋办呀?”

    吴远虽然比他们大两岁,但为人老实没什么主意。

    相较而言,他们当中反而是刘匡福最有主意。

    刘匡福想了想道:“既然杜哥这样说,肯定不会坑咱们。”

    杨志功接道:“原先赵军总咋咋呼呼的,要不让他顶上去?咱这一摊子别散了。”

    刘匡福却摇头:“赵军那人不行,他镇不住。平时瞎嚷嚷有他,真要让他动手,照王小东差远了。”

    有一说一,王小东这人别的能力不行,但单就打架而言,的确有两下子。

    今儿白天要不是领着一群猪队友,再加上敌众我寡被包抄了,绝不至于阴沟翻船。

    “那你说怎么办?”杨志功也知道赵军的人品,刚才那么说,也是没法子。

    刘匡福想了想道:“我原先有个朋友叫张野,在东直门中学……”

    吴远插嘴道:“我艹~东直门张野!这人我听过,是他们学校老大,可牛逼啦!老刘,你还认识他!”

    语气中毫不掩饰羡慕的情绪。

    这个年纪的半大小子,觉着能认识学校的风云人物相当有面儿。

    相比吴远,刘匡福却没太把张野当回事。

    甭说别的,单两次进局子的经历,张野就跟他没法比。

    更何况拜了老杨为师,刘匡福现在也算是半个道儿上的。

    刘匡福点点头:“我跟张野有点交情,等回头我找他谈谈。”

    吴远担心道:“老刘,你跟他铁不铁呀?我听说张野这人可不太好说话。”

    刘匡福“哼”了一声,老气横秋的拍拍吴远肩膀:“我跟他铁不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跟大团结铁就成了。刚才不说了嘛~只要有杜哥这条渠道,我不信张野那孙子不眼馋。”

    一听这话,几人也都点头。

    他们都亲身经历,同样的东西,找别人出手,也就是杜飞这边收购价的一半。

    只要张野认钱,他们这边就有筹码说话。

    最后四人商定,明天刘匡福跟杨志功去东直门中学,吴远吴征哥俩则去联系他们原先这帮人。

    今天下午出事儿后。

    王小东被抓住,其他人一哄而散,基本上就要散伙儿了。

    随后刘匡福和杨志功一起回家。

    等到老杨家,已经快九点了。

    两人心里还美滋滋,却没想到一进屋竟发现家里有客人!

    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的老者坐在屋里,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健壮的黑衣中年人。

    而原本身为主人的老杨两口子,竟然站在一旁,显得十分恭敬。

    刘匡福和杨志功一愣,不知道这老者什么来头,唱的是哪一出。

    老者瞟了他们一眼,淡淡道:“小杨,这就是你儿子和徒弟?”

    老杨皱了皱眉,刘匡福和杨志功这俩货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时候回来。

    赔笑道:“七爷,这是我们家老二志功,那是我徒弟刘匡福,跟小东都是同学,在一起处的不错。”

    刘匡福和杨志功一听,立刻猜到这不速之客可能是王小东的家人。

    老杨随即对他们呵斥道:“愣着干啥,快叫七爷爷。”

    刘杨二人“哎”一声,忙对老者喊:“七爷爷好~”

    王七爷面无表情,大咧咧“嗯”了一声,问道:“今儿白天,你们都跟小东在一起?”

    刘匡福跟杨志功对视一眼,不知对方什么来意。

    但他们也没什么亏心的,干脆实话实说。

    刘匡福道:“回七爷爷,白天我们跟东哥是在一块儿来着,谁知在柏树胡同遭了人埋伏,大伙儿就给冲散了……”

    王七爷一边听着,一边眉头紧锁。

    末了沉声道:“你是说,对面那帮人早在柏树胡同等着你们?”

    杨志功插嘴道:“我们也不知道,反正到了柏树胡同,对面那帮人都准备好了,一下就把我们的人冲散了,要不然以东哥的身手……”

    王七爷眼神更阴鸷。

    自从得知孙子捅翻了人,被抓进去了。

    王七爷已经动用了全部力量,大致查清了当时的情况。

    知道这次的事儿不小。

    受伤的三个人,有两个比较轻,但有一个被刺破了胆囊,情况十分危急,可能危及生命。

    最主要的是,三名伤者都是师大的学生。

    这个事情就非常不好办。

    一来,三人都是外地的,家人都没在京城,许多手段没法使用,甚至想赔钱私了,都找不着人。

    二来,学校那边已经插手了,找熟人上派所那边问了,都说没法通融,相当棘手。

    至于为什么会找到老杨这里,也是急病乱投医。

    知道王小东他们弄到东西有一条专门的渠道。

    之前王七爷没太在意,只听说对方身后有市j的大官,非常不好惹。

    王七爷是老江湖,知道能吃下那些东西的,肯定背景不俗。

    觉着王小东能有这样的朋友很不错,便也没多问。

    直至这次,折腾了一圈,实在没辙了才想到这条门路。

    却不知具体情况,只听王小东曾说过,杜飞跟刘匡福原先是一个院子的。

    这才直接找上门来。

    老杨本来也是道儿上混的,原先跟雷老六在一起,也曾见过王七爷。

    要按不知道从哪儿拎的的辈分,还得跟王七爷叫一声七叔。

    王七爷等刘匡福和杨志功你一言我一语说完。

    基本跟他之前查到的情况差不多,知道这俩小子没偷奸耍滑。

    唯独说师大那边的故意埋伏,算是个新情况。

    之前王七爷问那些人,都说是双方碰巧遭遇的。

    但刘匡福和杨志功说的也不无道理。

    下午那暂,他们到了柏树胡同,对方已经准备好了,仅仅一个照面,就他们冲散了。

    明显是以有心算无心,说是埋伏,也不算错。

    但这都不重要,现在当务之急,是想法把王小东给捞出来。

    王七爷开门见山道:“我听小东说,你们认识一个人,在上边很有些人脉?”

    老杨一听,就知道他指的是杜飞。

    刘匡福和杨志功不知道轻重,接过话茬道:“七爷……”

    王七爷皱了皱眉。

    站在一旁的黑衣人立即不客气道:“杨德山,七爷问你了吗!”

    老杨目光一凝,本来微微躬身抱拳,随即直起身子看向那黑衣人,冷笑道:“陈老三,你什么意思?我敬重七爷,但别忘了,这儿……是我家!”

    黑衣中年人一愣,没想到老杨这么硬气。

    在他看来,老杨不过是雷老六身边的无名小卒。

    而雷老六在王七爷跟前也得低眉顺眼,更何况是老杨。

    “你找死!”黑衣中年人立时大怒,喊了一声,就要上前。

    老杨却也不惧。

    要搁原先,他肯定惹不起王七爷。

    可现在,老杨早就今非昔比,有杜飞在后边撑着。

    就算撕破脸,杜飞有一百种法子炮制王七爷这种江湖的老炮爷。

    最主要的是,老杨的底气还来源于,王七爷要打听的是杜飞。

    真要出什么事儿,老杨属于在帮杜飞挡枪,他巴不得气势汹汹的陈老三上来给他来一下狠的。

    但在关键时候,姜还是老的辣。

    王七爷十分冷静,喝了一声:“老三,回来!”

    黑衣人抿着嘴,立即收手,退了回去。

    王七爷则对老杨抱了抱拳:“小杨啊~刚才是老三不对,小东出事儿了,老三也是着急,你甭跟他计较。”

    老杨也是老油条,嘴上说着漂亮话,心里却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可惜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08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