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超级yy肉戏多的小说:在她体内灌满精ye

   “什么叫我打不过!”

    丈夫出征,妻子不在那唱一曲祝你寿与天齐就罢了,还一个劲的泼冷水,说丈夫没本事,八成打不过乱民。

    你说贾六来不来气?  超级yy肉戏多的小说:在她体内灌满精ye    

    他是没拿刀砍过人,但不代表他的刀没沾过血。

    当然,媛媛的看法有一定道理,因为据她所知,自家这个丈夫压根就不是打仗的料。

    在金川的战绩,要不就是拿钱请吕大哥放水,要不就是厚着脸皮吹嘘。

    实际带湖广绿营打的那一仗,被媛媛的小侄子顾安带着百八十人撵得漫山遍野跑。

    为了丈夫安危着想,媛媛劝他不要鲁莽,最好找个借口把这差事推了。

    安安心心的守坟,等着湖广大乱不好么?

    贾六不与妇人一般见识,她懂什么?

    在金川他那是藏巧于拙,用明而晦,寓清于浊,以屈为伸!

    这次难得山东爆发清水教起义,又是在京畿眼皮底下,正是他向乾隆及满朝文武展示真正能力的时候!

    也算是给世凯出山打的引子,搞的铺垫。

    要不然光在景陵盗墓,怎么能引起老头子注意呢。

    打仗这种事,不是贾六吹牛逼,他其实是相当擅长的,只是一直以来不愿意表现自己这方面的本领而矣。

    区区山东教匪,那真是小小滴,不放在眼中的。

    要说金川那帮明朝遗民是越南游击队,山东这帮教匪最多就是个南韩白虎团水平。

    老子打不过游击队,还打不过你白虎团?

    “你且安心在这养胎,为夫去去就来,一个月定扫平教匪,凯旋而归!”

    立下誓言的贾六召集管委员主要工作人员会议,要求他们不能因为自己这个一把手出差,就对工作产生懈怠。

    这次去山东平教匪,贾六属于借用,临时差遣,没有正式官遣,就是单纯的领队大臣。

    所以本职还是东陵总管大臣。

    乾隆之所以没给他加官,可能是同之前三年不许晋升的口谕有关。

    平了教匪后,也必定还会回东陵。

    因为和珅说乾隆入冬之后要来谒他爷爷的坟。

    皇陵的守陵八旗兵丁肯定是不能用的,这帮人比贾六还差劲。

    四川的嫡系又太远,因此跟着贾六去山东平乱的只有身边仅有的15个索伦亲兵。

    相当于一个特种加强班。

    刘禾易这个联络处长没跟着,景陵工艺品翻新彷制这件事比平乱还重要,须他在景陵坐镇,协调四川生产基地,定期供应新的产品式样,确保客户圣祖爷满意。

    杨植得带着,算是政治秘书。

    另外带了刘新平,属生活秘书。

    还有一个刘家小子留给媛媛使唤。

    不必回京面君,听取皇帝陛下对平乱的具体指示,直接带人到通州等侯归他节制的禁卫军就是。

    半道,家里来人了。

    管家赵进忠奉老爷大全之命,将老太爷当年征战使用过的大弓给额驸送了过来。

    望着百年依旧保养如新的老祖大弓,贾六心中对平乱更有把握。

    虽然,他拉不动。

    但是精神激励作用明显。

    妻子如秀肯定有家书,书中自是万般担心,叮嘱丈夫这叮嘱丈夫那的。

    “回去告诉格格,山东乱民不过是无知乡民,围剿不难,叫她莫要担心”

    打发赵管事回去后,贾六继续向通州进发。

    刚到通州,京里又来了一拨穿黄马褂的御前侍卫。

    带头的贾六熟,不是他之前单位乾清门卫处二等侍卫齐良栋又是哪个。

    齐良栋带来了两个消息。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贾六选择先听坏消息。

    临清三天前被王伦部教匪攻破,皇上震怒,命新任直隶总督周元理、河道总督姚立德派兵前往山东“助剿”,又传旨抽调关外索伦兵1100人火速入关。

    被征调的索伦兵来自于乌里雅苏台的索伦营、黑龙江索伦营,至此,除呼伦贝尔索伦营外,关外四支索伦兵都被抽进了关内。

    只是朝廷不知道的是,吉林索伦营同布特哈打牲索伦营实际已经姓了贾。

    也就是说如果乌里雅苏台同黑龙江的这两支索伦营完蛋的话,大清八旗序列中就再也没有能打的了。

    不过关外索伦两营入关至少要一个多月,因此当前围剿山东教匪的主力还是山东、直隶、河道总督所辖的绿营兵,以及贾领队指挥的1500名八旗禁军。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1500名八旗禁军都是平乱主力,因为是正儿八经的中央军。

    好消息是乾隆给了贾六一把不世神器。

    神器号遏必隆宝刀!

    此刀为当年康熙朝四大辅臣,有金丹功力有赫赫战功的遏必隆所有,此人死后,刀入宫中,从此人间再无此宝刀音讯。

    直到六十年后方才横空出世。

    乾隆十二年,遏必隆之孙、时任保和殿大学士、吏部尚书等要职的讷亲以经略大臣的身份率兵出征金川,结果兵败。

    震怒的乾隆派大学士傅恒取而代之,并赐遏必隆刀。

    结果傅恒在军前就用讷亲爷爷的宝刀将讷亲给正法了。

    后此刀再入宫中,一藏就是二十六年。

    “此刀有生杀予夺大权,皇上将此宝刀赐予额驸,可见皇上对额驸此次平贼寄予厚望”

    齐良栋一点也没有势力眼,额驸打四川回来“落难”时,他都主动联系同僚给额驸女儿满月凑份子,是个实在人。

    贾六打量手中蒙着绿鲨鱼皮的宝刀,“咣”的一下抽了出来,果然刀刃锋利,寒光亮眼。

    刀锋入鞘,示意栓柱给以齐良栋为首的一众御前侍卫一人百两银票,喜得这帮御前侍卫眉开眼笑。

    “回京之后不要急着回宫,先去玉春楼,报我的名字就行。”

    贾六给了齐良栋一个你懂的眼神。

    为了方便招待,贾六上次回京时就在玉春楼开了个长期账号,里面还有三千多两没花完呢。

    齐良栋抱拳道:“那就恭祝额驸马到功成,旗开得胜!”

    贾六哈哈一笑:“待我归来,不醉不归!”

    待齐良栋领着一帮御前侍卫打马回京后,终是见到了姗姗来迟的部下。

    1500名禁卫军来自不同的单位,护军营400人,前锋营300人,火器营200人,虎枪营200人,善扑营100人,各旗养育兵合300人。

    真就是东拼西凑的。

    前锋营和火器营名存实亡,善扑营一半人马折在了金川,就这个护军营还算建制完整。

    但护军营抽出来的400名所谓精锐,让贾六看的直摇头,可即便这样也比那300养育兵好一些。

    什么是养育兵?

    说是侯补八旗正丁,实际就是未成年的八旗子弟,孩子兵!

    大一些的十六七岁,小一些的十三四岁都有。

    京营八旗真是被贾六祸害的不轻。

    武器装备倒是不错,火枪800杆,佛郎机小炮30门,噼山炮40门。

    副领队是二等侍卫英济图,看着倒是条好汉。

    照规矩同领队大臣做了交接,并带着大小军官拜见领队大臣后,英济图请示何时出发。

    贾六也不耽搁时间,直接上马,手一挥:“开路!”

    临清都被教匪攻下来了,他不替大清打通大动脉,有何面目见八旗父老。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707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