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绣榻春风(杂乱小说目录)最新章节列表

    平静的语言,缔结的因果,要命的不是那随意的询问也不是那一枚黄灿灿的铜钱,而是基于这—枚铜钱而演化出的诸多因果,卫渊掌中那一口以纯粹的昆仑气机汇聚的剑就捅穿了开明的肩胛骨,把他死死地钉在大地上。

    昆仑特性,诸界唯一,链接地脉。

    此刻的开明就像是被十万里的昆仑神山和整个大地链接在了一起。  绣榻春风(杂乱小说目录)最新章节列表    

    除非是后土,亦或者说是那浊世大地,否则的话,哪怕是不周山老伯也无法轻易地挣脱开这种概念级别的压制,但是无法轻易撼动,其实也就代表着,是具备有感动的资格的。那样纯粹的力量直接凌驾于概念和规则之上,简直恐怖。

    开明疯狂大笑着,道:“你,你觉得我是谁?

    我乃是昆仑开明三神之一,我怎么可能会

    因果之剑瞬间压下。

    双瞳泛紫的开明咳出鲜血,怒目注视着卫渊。

    而后卫渊看到他眼底的紫色从幽深癫狂,变得通透安静,连眼神都清澈下来。

    “你,着人真准。“

    “我给你,给你就好 

    "

    卫渊有印象,开明刨出了刑天首级的时候,穿着的是白色圆领袍,那衣服是大唐时的风格,看到开明沉默许久,五指微抓,虚空中出现了一道裂隙,而后另一个开明仔一边吃着糖葫芦,一手提着首级,沉默走出来。

    “给,给他."

    开明指了指旁边握着剑的游侠,口喷鲜血。

    可能是之前,也或许是之后一段时间线上成功地把刑天的首级刨出来的开明分身嘴角抽了下,咬了口糖葫芦,满脸茫然:“我这是在送快递吗?”

    十大巅峰都是诸界唯一的。

    像是卫渊就可以以过去一干多年前的自己为锚点,从而降临于此。

    而开明似乎尤其特殊,她是靠着分出无数的自我分身,来完成坐见十方的过程,两相对比的话,大家虽然说都是完成了时间上的统一,而元始天尊选择的是诸界唯一,而昆仑开明则是无处不在。

    不知为何,被卫渊钉杀在下面的开明气机开始有些暴躁,眼底的浑浊重新浮动:

    “给他!

    另外那个在其他时间段,刨出了刑天脑袋的开明咬着糖葫芦,饶有兴趣道:

    为什么要给?”? ? !

    被钉穿了的开明本体怒道:“本座在命令你!

    那咬着糖葫芦,一只手提着刑天脑壳儿的开明仔用手拍了拍刑天的脑袋瓜子就当作是鼓掌了,满脸赞叹之色,道:太妙了!

    我最喜欢的就是不听命令了!“

    开明本体思绪一堵,怒道

    “本座可是本体!“

    “你要违逆于我吗?!“

    双瞳是澄澈紫色的开明分身瞪大眼睛,更是开心,鼓掌赞叹道:“你是本体?那更妙了!“

    “干掉你的话,我不就是本体了吗?“

    “兄弟们出来,掀了这厮的桌子,打上昆仑,咱们也来坐坐这个位置。“

    这个开明的分身聊撩起衣摆,抬脚一踹。

    空间中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裂隙,而后不同时间线不同空间诸天万界的开明分身都有一部分回来,手里或者拎着剑,或者提着刀,还有一个拿了一本红皮书,兴奋不已,卫渊甚至于看到了还有李淳风那个分身,振臂高呼。

    “本体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诸君,随我打一架,打完以后,再约占方城,打几轮麻将!

    “好耶!“

    禁止好耶!

    “禁止禁止好耶!”

    “谁在重复谁是狗,不是猫!

    “反弹,反弹!“

    一阵骚乱,吵吵嚷嚷的。

    “你!你们!“

    开明本体气得血气上涌,眼底的紫色气息涌动,最终伸出手,五指猛地一握,那边的开明分身遗憾叹息,登时溃散在地上,而其手里的诸多对象则是自然而然地汇聚在了开明本体身边,被淡淡的紫色烟气笼罩托举着。

    旋即开明直接将那糖葫芦,玉佩之类的东西以劲气云雾磨碎成痛粉。

    其中多少带上了些许的发泄愤怒。

    而后随意散开。

    那─颗刑天的首级则是扔给卫渊,咬牙道:“给你!卫渊深深注视着地上的糖葫芦之类的甜品渣滓,看着这开明本体眼底的深沉紫色,因果本能感知,未曾如同之前所想的那样,直接一剑斩首,扒拉出道果,而是右手一动,直接将昆仑所化的神兵拔出,而后一脚狠狠地踹出。

    开明同时唤来天门。

    【未来】!

    巨大的,散发着如同宝玉般色泽的恢弘天门似缓实快地打开来。

    而后径直的吞噬,要将刑天首级吞入其中。

    旋即就要再轰然巨响当中直接将刑天首级吞下,让这一颗首级出现在遥远百年之后。

    就在这一座白玉天门吱呀关闭的时候,卫渊瞬间出手五指握合,扣住了刑天首级,天门已然关闭了一半,却在刹那之间凝滞,白发苍颜的剑仙漠然注视着前方,平静道:

    “退下。“

    剑意蕴藏而不发。

    这一座代表白驹过隙,未来之道的天门沉寂许久缓缓打开。1

    直到道人缓缓收回手,将刑天的首级带出来,直到卫渊微微颔首,这―座天门方才自实转虚,消失不见,而就在这一段时间当中,那边的开明已然拼着咳血,元气大伤,也以坐见十方之能,开辟前方道路,强行撕裂虚空未来,脱离了昆仑墟。

    自昆仑墟转而为昆仑山内。

    庚辰可惜长叹一声,道:“可惜,就让他这样跑了吗?!“

    “没有什么可惜的。“

    卫渊摇了摇头:“坐见十方,可以在天地四方,生死,未来过去当中寻找到生机,哪怕是我,也只有不到三成可能一瞬间杀死,而且那家伙的特性是【无处不在】,我的剑术没有把握直接捕捉袖。“

    卫渊还有理由没有说。

    不知道为什么卫渊总觉得开明的状态不对,联系一下之前穿梭过去的推断—即开明打开十天门之后掉到昆仑墟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那个开明,未必就是真正的开明兽。

    那一双紫色的瞳孔太过于浑浊深沉,相比起来的话,他的那些分身反倒是更像是正品开明。

    嗯无处不在的道果是真正的开明创造的。所以那些开明分身才像是真正的。

    而现在的开明是被污染,被侵蚀的状态。

    所以双方甚至于会内讧 

    以及,卫渊想起自己一剑刺杀的时候,那一瞬间开明有性格变化的细节。

    '看人真准′这句话可不像是刚刚那个暴虐霸道,意气风发的开明会说的。

    反倒是和上古年间,那个故意说轩辕黄帝出行把卫渊摊位前面一大票人引走,然后慢悠悠过来买糖葫芦的开明会做的事情,卫渊揉了揉眉心,道:“我刚刚有直觉,出剑没有办法彻底杀死那个家伙,反倒是有一定概率引来不好的事情。"

    “这样吗

    "

    庚辰略有遗憾。

    卫渊走到那边的石壁上,—层层的剑气流转如同水波涟漪一般,将那白发少女保护在其中,后者陷入沉睡,脸上的神色,已经和遥远的未来相见的时候一样,没有了丝毫的血

    色,卫渊伸出手将她抱起来。

    似乎是动静让她惊醒了。

    白发少女睁开眼睛,伸出手握住了道人鬓角的发丝,双目幽深无光,带着疲惫,语气安静,没有丝毫的波动和感情涟漪:

    “结束了?”

    “嗯。“

    “伤势呢?“

    “没有受伤。“

    “嗯。“

    白发少女语气无波,没有感情的道:“想吃好吃的。“好,之后给你做。“

    卫渊微笑颔首,然后转而看向那边的应龙庚辰,以及面带狸犴面具,周身有着归墟气机,霸道浊世气机的少女刀客,突出一口气,将白发少女递过去:“带她出去。

    “嗯?!那你呢!

    珏原本还担心卫渊认出自己。

    但是因为之前的交锋,过量地汲取了磅础浊世之气,整个人的功体都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剧变,几乎和过去的昆仑清气是两码事,在靠着气机辨认的情况下,再加上少女亥意地遮掩,卫渊一时间没能辨认出来。

    只是不知为何,哪怕是功体变化,清浊颠倒,还是觉得熟悉。

    “我?刚刚开明引爆了十天门,之前压制的气息暴露出来了。“

    浊世的强者正在赶过来。“

    “那家伙果然不是个吃亏的料子,看来还是得打一架。庚辰和珏面色骤变。

    “我们和'

    "

    卫渊打断道:“请把她带出去,安全地带出去,庚辰,拜托你了。“

    应龙庚辰张了张口,没有办法拒绝如此恰当的请托。卫渊看向那边带着犴面具的少女,道:“犴,我们也已经认识很久了。“

    “有劳。“

    剑侠微微笑了下,道:

    “等到我回来,请你喝最好的酒,然后再让你看看长安最盛大的烟花。”

    珏张了张口,知道卫渊是认真的,郑重点头,抱着白发少女,带着犴面具的珏道:

    “你一定记住。“

    卫渊颔首,看到那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女毫无迟疑,也不拖泥带水,没有说什么非要一同对敌,抱着白发的少女一瞬间掠远,而后踏出昆仑墟,远离了这里。

    庚辰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这里逗留了一下,最后看着卫渊,缓声道:

    “你打算怎么做?“

    “依靠地势,靠着昆仑墟的险境,应该也可以多支撑一段时间。“

    卫渊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剑术的境界,因果的道行,娲皇的心血这是他最虚弱的时候,也或许是他最为强大的时候,无论功体还是技艺都最为巅峰,娲皇血的效用会逐渐消失,但是他已经踏出了那一步。

    阻拦他剑术境界的,正是道果。

    一步踏出,便是天高海阔,随心所欲。

    道人看着远处的浊世涌动,抚摸着剑,道:“寇可往,我亦可往。“

    要去做什么呢?

    他看向浊世,掌中长剑鸣啸。”上门拜访客人当有礼数。“

    对面来了我们家那么多次,我们的回礼还是太少了。庚辰微怔,旋即面色骤变,道:“陈渊,你冷静!“叫我渊就好,我很冷静,只是礼尚往来,他们终究要过来,不如我主动去。”

    卫渊踏步走出昆仑墟。

    徐步而行。

    '故而,稍微拜会一下,所谓的浊世围杀之势。“

    以此身。

    以此法。以此剑!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67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