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神的喘息h,慢慢挺进少妇体内的经历

    天庭值守看见人皇气势汹汹的杀过来,顿时如临大敌。

    有将领壮着胆子上前,道:“请问人皇过来所为何事?”

    赵淮中没搭理天将的询问,意识里,九州卷正给出回应,通过神念联系,传来讯息:“天庭隐藏着两座特殊的阵列秘境,只有天庭之主能用。”  男神的喘息h,慢慢挺进少妇体内的经历    

    赵淮中懂了。

    人间帝王的宫殿里,也大多会修建这样的秘境或通道,用来避难。在特殊情况下,比如皇城被破,可以用密道撤离,留得青山在。

    作为天庭之主,类似的安排必不可少。

    “天庭隐藏的空间,需要先击穿太微大阵,失去太微阵的防护,才能推演其运转规律和位置。”

    九州卷:“若强行推演,则需要一到两天时间。

    人皇可以试试打穿太微阵!”

    试试就试试!

    赵淮中祭出了诛仙阵图。

    这阵图的部分气机得以补全,还要多谢天庭之主,提供混沌珠等稀有之物融入,正好用来对付天庭的太微阵。

    赵淮中祭出诛仙阵图的一刻,气机交感,天庭各处便升起一阵雾蒙蒙的仙光,化作球型的护壁,将天庭护持在内。

    诛仙阵图拉伸开来,四四方方,百余丈大小。

    阵图四角,仙剑起落。

    当阵图旋动,咒文交错,四柄仙剑也随之转动,无数道剑气在旋动过程中释放出来,落雨般穿射向下方的太微阵。

    嗤嗤嗤!

    诛仙阵图自己动。

    赵淮中作壁上观。

    据说天庭太微阵是三界第一仙阵,攻防兼具,牢不可破。

    而诛仙剑是最强的杀伐灵宝。

    矛、盾之争,看谁厉害。

    金铁交鸣的声音中,夹杂着空气被撕裂的锐响。

    太微阵的护壁浮现出裂痕,但阵列运转,转眼恢复。

    两者的攻防,需要斗上一段时间才能分出胜负。

    护壁内,天庭的值守兵将,眼巴巴的瞅着上方护壁,心情随着护壁和诛仙剑阵的攻防起落。

    介于人皇的显赫战绩,太微仙阵根本不足以给他们带来安全感。

    赵淮中袖手旁观,视线微微发光,眺望虚空。

    在遥远的虚空距离外,法身仍在追逐妖主,两者偶尔会发生短暂交锋。

    妖主不敢和法身多纠缠,因为老子等人正赶往那方虚空,参与追杀妖主,要除掉人族大患。

    庄周化作一只金鹏,驮伏孔子,同样在往那方虚空赶去。

    赵淮中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杀到天庭来,也不止是表面上来找天庭之主撒气那么简单。

    如果牵引降下三界外的气息的人真是天庭之主。

    那么他很可能还会再次诱发三界外的气机,偷袭赵淮中或其他人,这就像暗处悬了一把剑,随时准备背刺,太危险了。

    而且这把剑还非常锋利,稍不小心就得被其刺死。

    某种程度上,这种危险,还要超过妖主带来的威胁。

    不将其挖出来,消除隐患,如何安心?

    所以赵淮中和老子,孔圣,庄圣选择兵分两路。

    三人继续追杀妖主,赵淮中则来天庭敲山震虎,找天庭之主,挖出躲在暗处算计的黑手。

    赵淮中看了眼面前的太微阵,忽然腾空而起,伫立高空,一拳打出!

    哐当!

    天庭剧烈震动。

    赵淮中连出数拳,在诛仙阵图的配合下,太微阵摇摇欲坠,仙壁炸裂。

    南天门下,众天兵天将暗自心惊。

    而在天庭深处,某座宫阙内,从月家返回天庭的月妃正站在窗灵处,眺望远处那个撼动天庭的身影,媚眼微眯。

    南天门外,董琏快步走出,远远的就对着半空锤击太微阵的赵淮中执礼:“陛下,人皇陛下,莫要再打了。

    陛下过来有何事,有话好好说如何?”

    “让天庭之主出来,不然就给朕滚一边去。”

    董琏吓得一哆嗦,灰熘熘的又缩回了天庭深处。

    “人皇何事非要闯我天庭,我人族两位大帝互斗,平白让妖族看了笑话。”

    天庭深处传出一个声音,当代天庭后宫之主,风家天后迈步升空,和赵淮中遥遥相对,凤目含威道:

    “人皇可愿放下刀兵,进来一谈。”

    赵淮中伸手一招,收了诛仙阵图,态度明确。

    他暗地里正和风家勾勾搭搭,风家天后的面子,总归是要给的。

    “天后使不得,人皇的凶名三界尽知,若放他进来,怕是不易应对。”

    下方有天庭臣子听到天后要把赵淮中放进来,一脸惊骇,齐声劝阻。

    天后斜眼看那几名臣子:“不放他进来,你们就有办法应对了?”

    几名臣子愕然无语。

    天后让南天门的值守天将,开启天门,迎赵淮中进来。

    太微阵露出一个入口,出迎的天将执礼相迎。

    赵淮中一步跨出,便来到天后面前,凝神打量。

    眼前的天后风仪无双,脸容平静冷澹,尤其一双眼睛熠熠生辉,头戴紫金垂珠冠,腰扎三千宝玉带,一身月白镶蓝九霄云纹裙,气象华丽,肤色如玉。

    确认过身材,是个胸怀伟岸的女人。

    天后也在打量赵淮中,久闻其名,却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眼前的人皇目光平静,幽深中透出慑人的威仪。

    他的鼻梁高挺,面上棱角分明,如墨黑发一半在头顶结髻,另一半垂肩,黑色帝袍加身,体型轩昂。

    “人皇先杀妖皇,又经今日之战,力压妖主,一人便压得妖族无法逞凶,难以抬头。威名功业,千古少有,怕是只有天庭张家初祖能比。”天后澹澹的道。

    这女人的词锋倒是颇为厉害……赵淮中心忖。

    天后的话锦里藏针,听着像是在捧赵淮中。

    其实是在提醒他,天庭张家有大功于人族,张家初祖曾碾压妖族,带领人族崛起。

    而今赵淮中不过是杀了妖皇,压制妖主,妖族未退,就急着来天庭闹事,缺乏心胸气度,不知尊重张家先贤。

    要是换个人都未必能听出这位天后藏而未宣的意思,还以为真在夸奖自己。

    赵淮中澹定道:“朕来天庭事出有因,非是闹事,不然不会是现在的局面。

    天后以为,这天庭的兵将仙阵,能挡住朕多久?!”

    赵淮中的话亦是另有所指,蕴含着强大无匹的信念。

    “人皇随我来。”

    天后转身走入后方的宫殿。

    赵淮中随同进入,还有数位天庭大臣跟在一旁。

    他进入宫阙,和天后交谈了大概一刻钟,就起身离开。

    此次天庭之行表面上似乎风平浪静。

    赵淮中离开天庭后,便去找老子等人汇合。

    而在他走后不久,天庭之主从太微阵中化出,重返天庭,面色阴鸷的来到殿宇内。

    天后仍坐在殿内,姿态端庄,像是料到天庭之主会出现。

    “你将人皇放进来,说了什么?”天庭之主不见喜怒的问。

    “我与人皇碰面,有十二位臣子伴同,陛下若有疑虑可以去问那些臣子。”

    天后平声静气道:“陛下避而不见,我仍是这天庭的天后,自然不能坐视。”

    天庭之主眼神骤然锐利:“寡人只是不想在此刻和那秦皇冲突,平白耽搁我天庭伐妖之事。秦皇鲁莽行事,依仗武力四处邀战。在寡人看来,不过是一莽夫。

    寡人不想与其无谓交手,徒增消耗。”

    又道:“寡人已吸收了全部的帝王玉,若真与他交锋,秦皇绝非寡人对手。”

    “嗯。”

    天后点头:“帝以往两次与人皇碰撞,都是平手,吾亦深信吸收帝王玉以后,他不再是帝的对手。”

    天庭之主面容稍缓:“寡人是想留下他对付妖族,充当我天庭的先锋。

    他是人间国主,不知三界之秘,着眼点有限,待时机到来,寡人会让他死个明白。”

    天后瞄了眼天庭之主:“秦皇说有人躲在暗处,趁他和妖主之战,引动三界外降下的杀机,偷袭他。

    他来问我是谁做的?”

    天庭之主轻哼了一声:“凭他也敢来质问寡人?不知死活的东西,忤逆不道。

    你如何回应?”

    天后道:“我本就不知,自然照实回应。哦,我将百草园收摄后赠予人皇,他便走了。”

    “百草园。”天庭之主眉头皱的愈紧。

    赵淮中在虚空中疾行,半路就和老子,孔、庄三人碰面。

    “妖主跑了?”

    “天庭之主跑了?”

    互相发问,然后一头。

    赵淮中收回了法身。

    老子先说:“妖主跑入三界外的某方时空,其内早有妖族布置的某些手段,妖主隐入一处虚空阵列,我等稍有耽搁他便不见了踪迹,没留下任何跟脚因果,无法追朔!”

    “天庭之主躲进了某处秘境,没露面。”

    赵淮中道:“几位圣人可以放心,妖主想跑没那么容易。”

    他能隐约感应到妖皇钟的位置。

    老子审视赵淮中,蹙眉道:“你被三界外的气息所袭,伤了神识!”

    “嗯,若不是前段时间得了五色界,内部的娲皇分身能接引补天之气,朕这次会很危险。

    不过并非没有好处,伤势恢复之际,就能尝试冲击下一境界。”

    明明是借助国运加身,冲击造化上镜被人打断破坏,赵淮中换了种方式说出来,困难似乎变成了好事,老子等人皆是莞尔一笑。

    老子沉吟道:“眼下吾等联手击败妖主不难,但若他一心退走,杀他却不易!”

    早在争夺五色界的时候,赵淮中等人就发现混沌妖主以混沌气机化出身形,天地间的某种气机不灭,他就不死,想杀他难之又难。

    这次纵然没人干扰,能不能杀死妖主也是未知之数。

    “吾等先去看看各处战场!”

    “此番人皇攻袭妖族,斩断妖墟,总归为我人族带来了一场大胜!”

    “嗯,妖主被人皇压制,造成妖族溃败,已经伤了根本。”

    虽然没能一战斩杀妖主,但老子等人情绪颇高。

    妖墟被赵淮中当众噼开,妖族的气运,声势,信心,都是此消彼长,再想和人族争三界,可能性锐减。

    从这个角度看,这次出手意义重大。

    “接下来要防备妖主另做安排,徐图以后,如何将妖族之患彻底解决,才是为后人谋福祉。”

    “妖族仍是不容轻忽,还是小心为上。”

    “朕有事和几位圣人商议。”

    “人皇但说无妨。”

    “朕想先安内……”

    “安内?现在?”

    一行人在交谈当中,渐行渐远。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51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