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纸飞机by 潭石(一夜未拨h)最新章节列表

    是的,节目。

    这是白家的祭祖嘛。

    而以白家这种世家的排场来说,在祭祖这种热闹的日子,怎么可能少得了庆贺的节目呢。      纸飞机by 潭石(一夜未拨h)最新章节列表  

    所以各种节目也就接踵而来了。

    有唱戏的,有跳舞的,还有在一旁奏乐的。

    以至于整个氛围看上去都怪怪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喜事呢。

    好吧,祭祖这种事,是喜事还是丧事,这还真有点不太好说清楚。

    陈安也只能随大流,在那里看看戏了。

    还别说。

    前世的陈安,对于京剧之类的戏曲是不感兴趣的,觉得那些都是老人家才喜欢看的东西。

    他本人是领悟不到其中乐趣的。

    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在这里待久了之后,他就慢慢能领悟到这里面的趣味了。

    没办法,都是被逼出来的。

    没游戏没漫画没小说,在这时候他唯一能干的消遣,也就是听听戏啥的。

    根本干不了别的。

    陪别人看了许久之后,自然也就能领悟到其中的几分味道了。

    所以说啊,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陈安暗自叹息,眼神却很明亮,在那里看着前方。

    祭祖还在继续。

    白家是个世家,也是个大族。

    是大族,就意味着这里面的规矩很多,也相当的繁琐。

    具体的繁琐仪式暂且不论,反正陈安也看不懂。

    祭祖这种大事,按理说应该是白家家主亲自出面,带着众人开始的。

    但最后却没见到白家家主的面,看样子应该是还在闭关。

    所以最终是由四长老出面,带着白家族人开始祭祖的。

    至于其余几位长老,只是出面站了一会,随后就各自出离开了。

    看上去倒是挺忙碌的。

    先是长老带领众人上山,随后便是各房族人依次叩拜。

    整个一套流程下来,一天的大半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没办法,白家的人实在太多了。

    原本寻常人家轻轻松松就能搞完的事,换到白家这里就要用老长时间了。

    陈安倒是还好,毕竟是第一次,还觉得挺新鲜。

    倒是在他一旁,白止兰的脸上已经有了些不耐之色。

    看这样子是觉得有些无聊了。

    偏偏还给继续忍着。

    不忍着也不行啊。

    这是祭祖,万一出点问题,那可不好玩。

    这么长时间全程站着,偏偏四周的人一个个脸色严肃,连个敢说话的人都没有。

    整个过程,让陈安想到了前世大学时的军训。

    或许还要比那惨一点。

    不过武者的身体素质比之常人要强上许多,所以挺过这么长时间也相对轻松。

    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陈安沉默着站在那里,静静旁观着四处的景象。

    只是渐渐的,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嗯?”

    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头浮现。

    那是种什么感觉呢?

    有些熟悉,但又有些陌生。

    不对!

    陈安勐然惊醒,意识到这是种什么感觉了。

    是源力的味道!

    他身上现在所浮现的感觉,不就是他看见阴诡或是其他源力物品时所有的感觉么?

    这附近有阴诡?

    陈安有些狐疑的望了望四周,看了老半天了,还是没察觉到什么。

    不应该啊。

    阴诡虽然喜爱杀人,本能会被生人吸引,但一旦周围聚集的人太多的话,那么阴诡一般也会知难而退,不会在那里死磕的。

    他们更喜欢的,还是去袭击那些落单的人。

    像是这里人这么多,又有这么多强悍武者的情况,根本不会阴诡所喜欢的环境。

    而且阴诡的气息很特别。

    若是当真出现,以陈安的气机感应,没想到发现不了才对。

    那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陈安心中狐疑,有些想不通。

    祭祖还在继续。

    人群继续向前。

    过了好一会后,陈安突然发现,之前的那种感觉突然消失了。

    对,就是突然消失了。

    连一点征兆都没有的那种。

    陈安皱了皱眉,愈发觉得奇怪。

    他原本还在想,等现在的祭祖结束了,要不要过来仔细探查一番呢。

    结果没想到只是片刻,那感应就消失了。

    这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到手的一笔源力就这么飞了。

    陈安暗自摇头,说实话心中有些失望,但也只能这样了。

    不过他心里已经做了决定。

    之后没事的时候可以过来多熘达几圈。

    指不定到时候又有惊喜呢。

    这白家祖坟附近肯定有好东西。

    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了。

    陈安心中默默想着。

    天色逐渐变化。

    这一场祭祖从清晨持续到接近黄昏,才最终结束了。

    四处的人纷纷散去,各回各家。

    陈安自然也是一般。

    他们离开之后,这里便只剩下一地的狼藉。

    到处都是他们遗留下来的东西。

    不过这些都会有专门的仆人过来清扫,倒是不用他们担忧了。

    在山上站了大半天,大多数人早就饥肠辘辘,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大吃一顿。

    陈安等人自然也不例外,通通回去了。

    不过到了半夜时分,这里却又多了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的确是这里没错啊。”

    深夜,陈安一人在白家祖坟处蹦跶,看上去一副找东西的模样:“怎么就突然没感应了呢。”

    没错,他还在想着白天的感应。

    时至如今,他对源力的感应已经极其敏锐,绝对不会感应出错。

    白天时的那阵感应,分明就是源力的气息。

    但奇怪的是,明明白天还有一阵感应,怎么就突然消失了。

    不甘心的陈安独自来到这片白家祖地,企图在四处搜索。

    也幸好,这片地方名为白家的祖地,实际上就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坟头,虽有看守者,但看守者的实力不算多强,这才让他能偷偷摸进来。

    不然的话,要是换做白家几位长老在这守着,他恐怕就要被当场抓个正着。

    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在四处摸索了一圈,陈安不甘心的走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是不得不乖乖认输。

    他在这已经待了大半个时辰了,愣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看这样子,就算再继续这么待下去,恐怕也就是浪费时间而已。

    不认输也不行啊。

    “罢了。”

    他叹息一声,就准备离开。

    看这样子,探险寻宝之类的事情恐怕并不适合他。

    想要赚钱,还是多去找那些阴诡的麻烦吧。

    那些虽然麻烦,但好歹实际一点。

    不过正当他想离开的时候,他却又有了新的发现。

    在不远处,两道身影从前方略过。

    一开始的时候,陈安并没在意,只以为是附近巡视的人。

    这里毕竟是白家祖坟嘛,基本的守卫还是有的,四处也会有人经常巡视,并不奇怪。

    但看的久了,陈安就发现不对了。

    怎么这两个守卫穿成这幅模样?

    是的,前方那两人的穿着很独特。

    怎么说呢,他们两人都穿上一身利于伪装的夜行衣,脸上还戴着面具,行走的时候也没有打灯笼,就这么一直摸黑前行。

    更关键的是,他们在这片地方鬼鬼祟祟,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般。

    整个模样跟陈安简直是一个模样刻出来的。

    这是碰上同行了?

    陈安有些狐疑,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望着远处两人的打扮,他现在倒是颇有种既视感。

    因为他现在也是这打扮。

    这是保险措施。

    不然被人发现他在白家祖地上晃悠,就算碍于关系不会拿他怎么样,消息传出去也很糟糕了。

    陈安可不想体会一把社死的感觉。

    但远处那两人怎么也是这个样子?

    这白家祖地,难不成真有什么东西值得偷的?

    陈安不由陷入思索。

    随后,他做出了决定。

    偷偷跟在那两人的身后,伺机而动。

    反正他这一趟已经算是徒劳了,倒不如看看这两人想要干什么。

    万一对方真的能有什么发现的话,还能顺便来个黑吃黑什么的。

    打算还是挺好的。

    只可惜,与陈安一般,对面两人在四处晃荡了好一会,最后看上去也没拿到什么收获。

    慢慢的,他们直接转身走了。

    陈安心中愈发惊讶。

    因为他发现,这两人所走的方向不是别的,正是白家驻地所在的位置。

    还是内部作桉?

    好吧,并不是。

    因为当那两人摘下面具之后,露出的是两张让陈安感到熟悉的脸庞。

    梁瑶与钟先生。

    望着这一幕,陈安不由一愣。

    好家伙。

    你堂堂一个公主,好事不干,大半夜往别人家的祖坟里晃荡又是什么鬼?

    是你自己家的祖坟不够大,不够你晃荡,还是说是你就喜欢别人家祖坟的风水?

    陈安心中暗自吐槽。

    情况已经很明显了。

    白家祖地处多半的确有什么情况,而且还被这位公主知道了。

    所以这位长平公主才会不惜屈尊,直接自己亲身去体验了一会盗墓贼的生活。

    甚至往远处想想。

    指不定这位长平公主之所以来白家这里待着,就是因为白家祖坟里的东西。

    逻辑上貌似没什么问题。

    陈安思索着,随后默默回到了家中。

    次日,他并没有太多掩饰,直接上门拜访了这位公主殿下。

    对陈安的来访,梁瑶显然十分惊讶。

    不过,她并未拒绝,而是十分正经的接待了陈安。

    “陈先生突然来找我,不知有什么要事?”

    宽敞的庭院,梁瑶与陈安相对而坐,钟先生则在一旁伺候,在那里为两人沏茶。

    望着陈安,梁瑶看上去有些好奇,想知道他为何突然来访。

    在之前,钟先生已经跟她说过此前交锋的整个过程。

    陈安能猜到她与钟先生之间的联系,这件事她早已经意识到了。

    不过陈安的突然来访,还是让她觉得颇为惊异。

    为此,她特意准备了些东西来接待。

    只要陈安表现的不对,她就立刻出手。

    不怪她如此紧张。

    要知道眼前她面前所坐着的,可是一个不到二十就晋升罡气的妖孽人物。

    对于这种人物,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要不然一不小心翻车了怎么办?

    相对于梁瑶的故作镇定,暗自紧张,陈安就要显得平静许多了。

    迎着梁瑶的视线注视,他轻声笑了笑:“殿下还要掩饰么?”

    “什么?”

    梁瑶有些疑惑,心中却是一紧。

    难道自己的事被对方知道了?

    可是知道的究竟是哪一件?

    她做过的掩饰过的事实在太过,实在不知道陈安指的是哪一件。

    好在陈安也没卖关子。

    “昨夜白家祖地。”

    陈安举起茶杯,在手上把玩片刻,但却没选择喝。

    别人家的东西不能乱喝,万一中毒了咋办。

    “原来是这件事。”

    梁瑶顿时恍然。

    出乎陈安预料的是,被他一口说破之后,梁瑶看上去不仅没有一点紧张,反而显得放松了许多。

    这情况有点不对啊。

    你正常反应不应该是紧张,甚至想杀人灭口么?

    怎么看上去还更轻松了?

    “我昨晚的确去了白家祖地一趟”

    让陈安更没想到的是,对于自己的行径,梁瑶竟是直接承认,只是随后有些诧异的望着身前陈安:“只是先生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下轮到陈安尴尬了。

    “咳”

    陈安轻咳一声,很快找了个借口:“我昨夜负责留守祖地,恰好在那里镇守。”

    “是么?”

    梁瑶有些狐疑。

    她怎么不记得有这一出?

    在出发前,他可是特意调查过那里的情况。

    如果知道陈安就在那里守着的话,她就不会傻乎乎的过去了。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陈安在白家的身份只是一位白家小姐之夫婿,地位上远不能和几位嫡系子弟相比,被安排在白家祖地看守一段时间,似乎也合情合理。

    毕竟人家的内部调动嘛,没查清楚也很正常。

    见梁瑶似乎被湖弄过去,陈安连忙开口:“殿下难道不该给个解释么?”

    “纵使是公主之尊,半夜之时偷偷摸摸来白家祖地,似乎也不算合适吧。”

    白家可不是好惹的。

    纵使梁瑶是当今大梁天子之女,堂堂的大梁公主,擅自跑到别人家祖坟去蹦跶也不是个事。

    万一传出去,说一声行为不端都是轻的。

    恐怕白家几位长老都会动怒。

    “自然是有着缘由的。”

    梁瑶思索片刻,随后笑着开口:“我自小有怪癖,喜爱到他人祖坟中偷盗,这个说法可好?”

    这是承认自己有盗墓的爱好了?

    陈安动作一顿。

    你是个公主啊,不应该要脸么,怎么能一脸正经的说出这种话?

    还要不要脸皮了?

    陈安沉默片刻,有些无语:“殿下莫不是把我当傻子?”

    “看来先生你是不信了。”

    梁瑶叹了口气,看上去有些失望:“我都已经如此了,先生竟然还不愿意信我,真是让妾身伤心呢”

    我怎么看不出来?

    陈安默默望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之前没有接触,还没什么太大感觉,但现在真的与梁瑶这位公主接触了,他才感觉出来,这位公主也是个有趣的人啊。

    他都杀到这来了,对方竟然还能如此澹定,是吃定了他不敢对其下手么?

    还是说,对方另有底牌?

    陈安思索着。

    “欲求诚者,必先示人以诚。”

    他轻声开口,脸色平静,视线注视在梁瑶身上:“我既然已经来了,便请公主拿出些诚意,不然不论公主接下来想要如何,怕是都没那么容易了。”

    陈安的确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世上想要做成一件事是很难的,但想要坏事却很容易。

    梁瑶能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一点陈安并不清楚。

    但他有没有搅局的能力,这一点他却是十分清楚的。

    梁瑶愣了愣,随后轻叹一声,才开口道:“好吧,算是先生赢了。”

    “先生想要知道些什么,尽管问吧。”

    “你在白家祖地,究竟在找些什么?”

    陈安抬起头,视线紧盯着对方,脸色看上去很是平静。

    但在这平静之下,却又让人察觉到杀机涌现,让一旁的钟先生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安起来。

    但梁瑶却并未在意,反而脸上露出微笑,看上去态度很是平和:“那是一件秘宝。”

    “秘宝?”

    陈安皱眉。

    “不错。”

    梁瑶点了点头:“至于具体是什么,这个先生你想来不久之后就能知晓了。”

    “你什么意思?”

    陈安皱眉追问。

    “字面意思。”

    梁瑶轻声开口:“变革之世到来,这世上许多东西都在变,一些过往被封印掩藏起来的东西,自然也在变化。”

    “那白家祖地之下的秘宝,就是如此的存在。”

    “那是上古封印至今的一件秘宝,对于武者而言是莫大的助力”

    “上古封印至今的秘宝”

    陈安下意识怀疑:“既然是白家祖地的秘宝,殿下你又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

    “这就说来话长了。”

    梁瑶叹息一声。

    “那就长话短说。”

    陈安暗自翻了个白眼,开口说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

    眼前的梁瑶扯了那么一大堆,估计就是要扯到这里来。

    不过无可否认的是,他心里也有些好奇。

    白家祖地之下有秘宝,这按理来说应该是只有白家内部人才能知晓的秘密才对。

    怎么白家人不知道,反而被梁瑶这么一个外人知晓了?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什么复杂的恩怨?

    不知不觉间,陈安的脑海中已经开始自动脑补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48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