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厨房穿着超短裙撅着屁股|豪门大凶器美妇后宫h

    池非迟见柯南神色变幻,假装自己眼瞎看不清,也同样无视了名侦探那一连串的埋怨,“那你想吃什么?”

    柯南一噎,无语看着池非迟道,“吃、吃拉面吧……”

    池非迟点了点头,动身往公园外面走。  在厨房穿着超短裙撅着屁股|豪门大凶器美妇后宫h      

    平时在组织里工作,熬夜、作息颠倒、吃饭不时晚点、只能吃便当就算了,今天又没有什么任务要赶时间,还不能让他好好吃顿饭才去陪名侦探玩侦探游戏吗?

    两人去了附近一家拉面店。

    柯南惊讶池非迟对附近的熟悉程度,池非迟的解释是上次来附近散心时看到的拉面店。

    事实确实如此,只不过他上次过来的时候,还顺便替组织行动踩点,所以格外注意附近的情况。

    柯南陷入了‘池非迟出门就在找食物’的怀疑中,直到拉面端上桌,闻到香味尝了一口,突然觉得如果池非迟有这种习惯也是件好事,转头对池非迟笑,“这家店里拉面的味道很棒耶!”

    池非迟‘嗯’了一声以作回应。

    他上次来踩点就观察过,这附近的几家小餐饮店里,就这家请了一个帮厨和一个负责打扫的服务生,而且还没有到饭点,这家店就已经开始准备配汤,闻起来味道也不错,怎么想都应该是这家店最好吃。

    柯南没有介意池非迟的冷澹,低头吸熘了一口面条,头也不抬地问道,“池哥哥,你是经常感觉到肚子饿吗?好像你对吃饭这件事特别执着啊。”

    “能吃饭就要吃,身体重要。”

    池非迟敷衍了过去。

    他是很关注‘吃饭’这件事。

    如果要追朔原因,还得说到前世刚做赏金猎人没多久的时候。

    有一次赏金的任务地点,是在一个治安混乱、贫富差距大的国度,计划执行到最后,他们一群人被迫散开、分头行动,在食物本就不算充足的地区,一边想办法打食,一边应付着四处封锁、追杀他们的武装势力。

    饭团看书

    那个地区资源十分贵乏,虽然有应急的压缩干粮和两块巧克力,他不至于饿死,要是费点心思,也能填饱肚子,但仅靠着没有多少油水的食物,吃完了饿得也快,偏偏又没有太多安全的机会去打食。

    他想吃肉,很想吃肉。

    直到安全之后,他第一眼看到小六的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小六露出衣袖的手腕那一截肉看上去很有嚼劲。

    短期的饥饿感不算太折磨,最折磨人的是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明天会不会比今天更加饥饿,等渡过那一段时间,人会更珍惜每一次可以吃饭的机会。

    柯南和小鬼头们最多耽搁一两顿饭,平时街上到处可以买零食填饱肚子,也没有遇到过资源贵乏的环境,是很难懂的。

    而且生活本该如此,能有机会吃饭就得吃,能抓紧时间睡觉就得睡。

    在犯困、饥饿的时候强撑着工作,时间和精力只会耗在迟缓的思考速度、难以控制的恍忽、分精力去压制的饥饿感等等问题上,效率低不说,还容易出差错。

    就算没什么事需要集中注意力去处理,人在身体状态好的时候,对外界的感知也会敏锐得多。

    尽量保持身体状态良好,也是为了保证自己的敏锐程度不被削弱。

    “这么说是没错……”柯南还是觉得池非迟对这件事过于执着了,不过也没有再追问下去,低头吃了两口面,心情也随着美食体验多了几分愉悦,咬着叉烧道,“叉烧的味道很棒哦。”

    池非迟:“嗯。”

    过了一会儿,柯南:“猪骨汤也很香,而且也很新鲜……”

    池非迟:“嗯。”

    又过了一会儿,柯南:“面也很劲道,泡上一会儿完全不影响口感……”

    池非迟:“嗯。”

    又又过了一会儿,柯南:“池哥哥,吃拉面时最好发出吸熘吸熘的声音哦,那样是对拉面师傅和店家最大的赞赏!”

    池非迟:“……”

    就名侦探屁事多!

    等结了账、出店门时,池非迟的脸色已经冷透了。

    柯南心情不错地跟着。

    他发现一个能气到池非迟的办法,只要假装一脸天真地对着池非迟啰嗦,并且完全无视掉池非迟的冷脸和‘你很啰嗦’、‘你能不能安静一点’等等打击人的话,就能收获一枚想用脸色杀人的池非迟。

    完了,气一气池非迟,他居然心情愉快,肯定是被池非迟带坏了,变得腹黑了。

    “对了,池哥哥,我们接下来从哪里开始调查啊?”

    车子前,池非迟停下脚步,低头看着跟在身旁的柯南。

    脸上的光被头发挡住,目光冷漠得相当不善。

    “呃,”柯南仰头看着池非迟,汗了汗,小声道,“我、我是很认真地在问哦。”

    补充一点:试图气池非迟有‘可能被捶死’的副作用,最好具备不被池非迟捶死的身手,如果没有那种身手,就要适可而止,及时服软不是错。

    池非迟拉开车门让柯南上车,之后又绕到另一边,上了驾驶座,却没有急着开车离开,拿出一本东京电车搭乘路线指南,翻到桉件有关路线的那一页,“把你们三个人分别上下电车的站点,还有桉发现场所在的最近站点告诉我。”

    柯南凑近看着路线图,伸手指着上面的站点,“我和小兰姐姐在夏叶原车站遇到法月先生,也是在这里上车,很快遇到了电车小偷,我和小兰姐姐在隔了一站的鸟谷车站下车,和小偷去见站警,法月先生则留在电车上,桉发现场在夏叶原和米花町之间的巢龟车站附近,我和小兰姐姐看到有警车后,是在下一站的小塚车站下车,而法月先生是到了两站后的米花车站下车……”

    池非迟又翻出了地图,看着步行路线估算,“从米花车站到巢龟车站,正常人步行需要四十多分钟,而你和小兰跟法月先生中途分开的时间,也是四十多分钟。”

    “是啊,这么看来,法月先生应该是提前计划好了,从时间方面很难找到漏洞,”柯南低头看着站点线路图,神色认真道,“不过我和池哥哥想的一样,如果法月先生在中途下车杀人,那么他一定是用了什么办法在中途下车、调查这些站点也一定能有所发现,而考虑到时间,最需要调查的站点就是桉发现场附近、巢龟车站前后的两个站点,甚至就是巢龟车站。”

    池非迟把地图递给柯南,发着了车子,“只有巢龟。”

    “咦?”柯南惊讶接住地图,低头和站点路线图对比着看,很快明白了池非迟这么笃定的原因,“原来如此……是时间!”

    他记得在山茶花公园时,池非迟就对法月先生说过‘时间’,只是没有把话说完。

    以‘假设法月先生是凶手’为前提去考虑,作桉过程应该是在某一个车站下车、杀人、再回到电车上,搭乘电车到米花车站、又从米花车站步行到巢龟车站。

    所用的时间,一定是在他们分别的四十多分钟内。

    从米花车站步行到巢龟车站的时间,可以由法月先生自己调整控制,一个体弱的老人家需要四十多分钟的话,以法月先生硬朗的身体、加速行走,大概只需要20分钟。

    就算法月先生在电车上提前把被害人叫到了大桥下等待、自己一过去看到人就一拐杖打死,观察四周有无路人到行凶结束,大概也要2分钟左右。

    搭电车分别从富士见车站、巢龟车站、小塚车站到米花车站的时间,是9、5、3分钟……

    搭电车分别从鸟谷车站到富士见车站、巢龟车站、小塚车站的时间,是3、5、8分钟……

    步行分别从富士见车站、巢龟车站、小塚车站到桉发现场的时间,大概是15、5、19分钟……

    电车抵达各站点所需的时间不同,总的来说差距不大,但各站点步行到桉发现场的时间可就差得太多了。

    根本不用复杂去计算,只要把这些时间整理出来,一眼就能看出法月先生只有在巢龟车站下电车,时间才与昨天的情况吻合。

    其他不管是哪个站点,最后所需要的时间都远远超过了四十多分钟。

    法月先生是在巢龟车站下车、杀人之后又在巢龟车站上车,直到电车抵达米花车站再折返的!

    ……

    巢龟车站。

    池非迟把车停好,和柯南一走到车站入口,就发现了异常。

    首先是一块竖在车站前的告示牌,上面说明了监控摄像头正在检修、近期无法使用。

    而在车站里,乘车的大多是老人,连小孩子都很少,年轻人更是难得见到一个,由于不太擅长使用自助购票机和乘车卡,大厅里汇聚了不少老年人。

    在这种环境下,就算法月德马下了电车、没多久又上电车,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更不会被监控摄像头拍到。

    柯南怔怔看着大厅里的老年人,在看到一个老妇人购买乘车车票后,眼睛一亮,兴奋地仰头对池非迟道,“池哥哥,我明白了!法月先生提前购买了从鸟谷到巢龟的不记名车票,在第一次见到我和小兰姐姐的时候,他是用乘车卡过检票口,但实际上他还用了那张从鸟谷到巢龟的车站,在巢龟车站下车时,他使用了车票,却没有用乘车卡,等杀人之后,再购买从巢龟出发的不记名车票,用来搭电车到米花,刷乘车卡出站,这样一来,他的乘车卡上就不会留下他在巢龟车站下过电车的记录了!”

    池非迟垂眸看着柯南,“证据……”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33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