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偷偷跟亲妺作爱H(教室同桌H)最新章节列表

最后一副石刻上,却是记载着大周皇族的源头。

    苍山之下,这一脉的先祖曾经遇见过一位云游的道士……

    “道士!?”周道眉头,露出凝重之色。    我偷偷跟亲妺作爱H(教室同桌H)最新章节列表    

    他仿佛看见,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之中,有着一道阴影在游走,仿佛亡灵幽魂,不见真容,却无所不在。

    “道哥,那道士传下了何等法门?”王小乙惊疑不定。

    石刻上,那道士登山传法,风云变色,八方魔劫来袭,大日无光,山河混茫。

    “纯阳证长生!?”

    周道看着石刻上的记载,露出异色。

    根据记载,那位云游道士传授给大周始祖一门法门,能够炼尽阴煞,洗得神魂纯阳无极,轮回百世而不死。

    “离阳道人!?”周道心头微动,瞬间便想到了两千年前这位传奇高手。

    据说,离阳道人乃是大周皇族的后裔,他自幼孤苦,年少入宫为奴,做了太监,因此成为武帝少年时期的近侍。

    年少的武帝发现了离阳道人的与众不同,带着他一同修炼,从而改变了他的命运。

    成年以后,武帝与离阳道人曾经游历天下,深入山川,挖掘前人大墓,盗取神通秘法。

    在这条路上,离阳道人渐渐成长起来,拥有了自己的意志,寻到了一条他所见到的路。

    “古往今来,所有盖世大能早期都在循前人法而行,懵懵懂懂,亦步亦趋,可是当他们达到一定境界,便可明心见性,见到自己的神……”

    周道若有所思,离阳道人与秦武帝在发掘一座又一座古墓之后,或许都寻到了自己所要的东西。

    这从后来两人的命运轨迹上可见端倪。

    秦武帝霸天绝地,走上了一条不弱太祖的道路,大秦的武运于这一朝走向极致,长生,太乙,盘皇三大道门接连覆灭,强如万古难见的道王也未曾掩盖住武帝的锋芒。

    至于离阳道人,他弃绝红尘,远离王庭,皈依龙虎山,一生都在追逐纯阳长生之道。

    这是大周皇族的先辈留下的长生法。

    “离阳道人肯定来过这座大墓。”周道凝语。

    “大周皇族,终一朝而炼此法……”王小乙环顾石刻。

    这里记载了大周皇族最大的秘密。

    这一族号称长生,从始祖开始,每一代都参修神魂纯阳之术。

    “这门术法是假的?”王小乙忍不住道。

    炼尽阴煞,纯阳长生……如果是真的,那么大周皇族岂不是代代昌隆,永世不亡?

    如此一来,这是何等可怕的一族?

    “那道士有古怪……他传下的法门有极大的缺陷,并不完全……”周道沉声道。

    天地之间,古往今来,如果说有谁能够长生不死,不朽不灭,便唯有渊祖一人而已。

    大周皇族,妄图染指长生,以纯阳神魂证无极永生之道,自然是虚无缥缈,无有可能。

    “所以他们才封禁元王法会,开启中央大墓,想要借助渊祖的力量,完善这一法门,真正长生不死……”

    周道忍不住看向九层高台之上的棺椁,里面或许便葬着大周皇族的先祖。

    那位传下纯阳无极之道的存在。

    他沉睡于此,希冀有一天,纯阳再生,破茧而变,重新回到这滚滚红尘之中。

    “长生……长生……这世上除了他,还有谁能够长生不死?”周道喃喃轻语。

    对于落日而言,这是最大的讽刺。

    那位无视天地,掌握红尘,睥睨众生的恐怖存在,竟然会是这世上唯一不死的生灵。

    “世人畏惧他,却又在追逐他……这便是渊祖,这便是长生……”

    周道神色淡然,法力混元,冲天而起,似如一片汪洋,横绝墓室。

    下一刻,他一步踏出,便已经出现在九层高台之上。

    轰隆隆……

    突然,大周皇陵剧烈震荡,一道道裂痕沿着大地向着四周蔓延。

    山川动荡,江河沸腾,天空中阴云聚集,闪烁起震耳的雷霆。

    这是前朝皇陵,即便覆灭,依旧有气运残留,龙气盘踞。

    此刻,凶威显露,如神明怒火,昔日的皇陵顷刻之间便成绝杀之地。

    轰隆隆……

    就在此时,一道七彩波澜的光芒从虚空中渗出,定风波,转阴阳,锁乾坤,将骤然升起的异象镇压。

    “气柱前辈……”周道微微动容。

    九神柱高高在上,不愧是这个时代修行的丰碑,手段神鬼莫测。

    仅仅气柱这份掌握天地机便,以气化万道的神通便不是如今的周道可以想象。

    嗡……

    突然,九层高台之上,那古老的青铜棺椁猛地震荡。

    一记刀茫显现,绝灭虚空之外,游离阴阳之侧,浮光掠影,包藏众生万象。

    这记刀光显现的刹那,天地间的劫数尽都消散,万千异象也随之隐遁,仿佛这世上的一切气机都抵挡不住这刀光的锋芒。

    “绝天刀!?”周道眼睛亮了起来。

    这与其说是一把刀,不如说是一道光,七寸光阴,刹那须臾,明明就在那里,转瞬即逝,不易把握。

    “天地有光阴,可斩鬼与神……”

    周道看着身前的这把刀,双目迷离,如痴梦幻。

    这世上最伟大的力量便是岁月光阴,在这股力量这下,纵然天地有会老去,鬼神也会腐朽。

    绝天刀的模样便好似一段光阴,斩断了天地的羁绊,斩断了虚空的束缚,那一杀之下,便是大解脱,大自由。

    “七杀门……这便是七杀门……”周道恍惚,似乎对于这诡异的宗门有了全新的认识。

    他向前踏出,右手伸向了那触之可及的绝天刀。

    “元王,我七杀门的圣刀也是你可以染指的吗?”

    突然,一阵冰冷的声音在这清寂的墓室内响彻。

    紧接着,一只法力凝成的大手,破开虚空,裹挟擎天之威抓向了绝天刀。

    “是你!?”周道神色动容。

    重宝出世,必有灾劫,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绿柳山庄跟周道隔空对拼的七杀门人,韩缠。

    周道想不明白,气柱横刀立马,挡在大周皇陵之前,怎么还会有空荡让他人钻入!?

    天高地远,寒鸦惊起,金乌西坠,玉兔东升。

    大周皇陵外围,祭坛碎裂,悬浮在空中的七宝琉璃塔也变得黯淡无光。

    燃烧到了一半的香火早已熄灭。

    猎猎夜风中,气柱鼓荡,此刻他再也无法凝聚心神,强大如他,目光都不由地被夜色中走来的那道身影吸引。

    “气柱,别来无恙!?”

    荒山脚下,恶陵之前,一位男子漫漫走来,步踩天罡,行如龙虎,一身黑袍森然如狱,显现出极为暴乱的气息,以至于变化万方,无法捕获。

    “灾厄!?”气柱眉头微沉,右手带着翡翠指环的小指轻轻动了动。

    御妖司有九神柱。

    镇魔司亦有六魔主。

    灾厄魔主便是气柱大敌。

    “气柱,你也到了为后辈开道的年岁了,竟然不惜担着这么大的因果,帮那小子入大周皇陵取绝天刀!?”

    灾厄魔主冷笑,他目光凝如一线,摸了摸小指带着的翡翠戒指,看着面色惨白的气柱,嘴角微扬,噙着讥诮。

    “看来你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气柱冷然。

    “当年道山会盟,你望气术大成以来,自问窥伺天机,算无遗策,却不知道这世上最难算得便是自己的命……”

    灾厄魔主轻语:“只要是人便会有破绽,只要活在这世上便会有灾厄……”

    “气柱,你终究也只是个凡人而已。”

    “你趁机寻来了七杀门人……”气柱凝语。

    “他们!?他们只是意外……不可以打扰我们的意外……”

    轰隆隆……

    话音刚落,灾厄魔主的身后骤起风云,一道道雷光不断闪烁,将其衬托得宛若魔神。

    那涌动的劫云之中散发着亘古毁灭的气息,仿佛孕育着无穷的灾劫。

    气柱神情凝重,一抹血色在脸上悄然散开,周身清气浮动,荡漾如碧波,向着四周扩散。

    “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

    灾厄魔主低声笑着。

    轰隆隆……

    黑云冲天,清气浮沉,两道可怕的身影猛地撞击在一起,震得苍穹惊颤,虚空破碎。

    空间洪流涌动,将两人的身影淹没。

    转瞬之间,荒芜的皇陵前便再也没有了任何踪迹。

    ……

    “刀来!”

    大周皇陵内,韩缠口念印诀,擎天大手豁然转动,宛若一线勾着绝天刀便要腾空而去。

    “敢在我面前摘桃子!?”周道一声暴喝,眼中晃动杀伐。

    雄浑的法力划破苍穹,如萤火渺渺,化出裂天的轨迹。

    “蜉蝣剑诀!”

    那一缕荧光直破虚空,将擎天大手猛地斩断,雄浑的法力于漫天剑光之中爆碎。

    绝天刀失去控制,恍若坠入人间的大星,砸向陵墓深处。

    “摘星手!”

    就在此时,周道法力凝聚,催动落日宗的神通,手掌斡旋乾坤,星辰斑驳遍布,混茫之中涌起绝陷之力,似要吞灭宇宙八荒。

    嗡……

    绝天刀轻吟震荡,向着摘星手的中央处滑落。

    “元王,你父亲当年都要靠我们七杀门练剑,你才几分道行,也敢自视无敌?”

    虚空中,韩缠终于显露真身,他漫步走来,眸光浑然冷冽,身上杀意纵横。

    “众生如屠,天有七杀!”

    嗡……

    突然,他的气息猛地变化,头顶星光万丈,撑起一片苍穹,身上生机尽蜕,血光闪烁,融入身躯,整個人竟宛若一柄天刀,锋芒毕露,杀戮人间。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

    “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

    韩缠的气息越发恐怖,他每踏出一步,周围的一切便化为飞灰……

    这种可怕的刀术与蜉蝣剑诀极为相似,穷究肉身之变化,参悟混天之刀意,以身化刀,杀戮横空。

    此刻,韩缠便如一柄刀,缓缓抽离了刀鞘,锋芒所至,天下无不可杀之物。

    “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惜手劳……”

    突然,那一柄天刀横空,向着周道斩杀而来。

    蜉蝣剑诀!

    周道身形变化,如萤火冲天,划出裂天的轨痕。

    杀戮侵染周天,混茫的刀光破斩而至。

    刀剑相交,于虚空震荡,涌起雷火之光,将整座墓室淹没,毁灭之气肆意纵横。

    这座存在千载岁月的大周皇陵猛地倒塌。

    “道境……这便是道境……”

    王小乙面色凝重,运转罡炁护佑自身,疯狂地向外围逃离。

    这种级别的战斗远远不是他可以随意掺和的,稍有不慎,卷入其中,便是灭顶之灾。

    砰……

    突然,两股凌厉的气息从废墟中震荡起来。

    蜉蝣剑光如大日临空,散发出从未有过的光彩。

    七杀刀茫亦横绝虚空,如阴月光芒,森然之中透着无尽杀伐,骤起的异象中仿佛藏着尸山血海。

    “元王周道……”

    韩缠面色森然,胸口处一道凌厉的剑气肆虐,将那狰狞的伤口撕裂得更深了。

    猩红的鲜血流淌出来,隐隐间,一缕灰褐色的刀光浮动,转眼间便将那伤口修复。

    此刻,韩缠的目光变得越发凝重。

    他的这副身躯乃是经过七杀门的秘法改造,融合了七大圣刀之中的【戮阴刀】,如此一来,他才练成了七杀刀诀,能够与周道抗衡。

    即便如此,他依旧受到了重创,若非【戮阴刀】他似乎根本承受不住周道剑气所产生的毁灭……

    “蜉蝣剑诀……不……他的法力……”韩缠咬牙。

    身为七杀门的门主,他看到了更深层次的奥秘。

    蜉蝣剑诀果然可怕,可真正让他感到恐怖的是周道的法力,其本质万全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法力。

    就在刚刚对碰的刹那,韩缠的力量几乎全线崩溃。

    “同辈之中,你算是厉害了。”

    周道隔空凝望,凌然的刀气在他周身肆虐,却不能伤及分毫。

    元王法体一旦大成,同辈之中能够让他流血的还真不多。

    嗡……

    周道一抬手,七寸刀光缓缓落下。

    绝天刀得手。

    “我还可以再陪你玩玩。”周道咧嘴笑道。

    “好一个元王,看来那个男人将一切都留给了你。”

    突然,一阵冰冷的声音猛地响起,尽管声音轻灵动听,却透着森然的寒意与仇恨。

    虚空中,一位白衣美妇走来,紧致的衣服将她火辣的身段呈现得丰腴可人,彰显出一种让人由心而发的原始冲动。

    她妙目流转,眸子里迸发出深深的厌恶与仇恨,玉手落下,不由地握住腰间那精致的小葫芦。

    “圣姑……他取走了绝天刀。”韩缠看见来人,忍不住叫道。

    白衣美妇仿佛没有听见,凌厉的目光将周道锁定。

    “小贱种,你的娘亲是谁!?”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31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