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初次承欢(h);娇嫩美熟了妇岳

    照相机摆出来。

    学生们跟潮水般哗啦啦的涌上来,直接将王忆和桌子围了个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

    “什么小摄影家?”  初次承欢(h);娇嫩美熟了妇岳  

    “我娘说来着,说王老师要教咱们拍照片。”

    “我想拍照片,王老师、王老师你看我,我很会摆姿势,给我拍照片……”

    “我也要拍,我什么姿势都可以,王老师你给我拍吧……”

    王忆捂着耳朵让他们嚷嚷。

    真吵啊!

    他等学生们不嚷嚷了再准备聊小摄影家的话题。

    然而学生们就没有个不嚷嚷的时候,叽叽哇哇、呜呜渣渣,王忆等了好一阵,这放开手一听

    依然是魔音灌耳!

    看着嘴巴开开合合的众多学生,王忆此时暗暗的叹气:就是让你们吃的太饱了。

    他没辙只好举起手臂喊道:“行了行了,都别吆喝了,听我说、都听我说!安静点!”

    可学生们已经吵上头了。

    照相机啊。

    小摄影家啊!

    这事他们家里的家长提过了,而且跟他们说了,要好好表现成为一名小摄影师。

    家长们可是记着王忆说的话呢,他说他手下的小摄影家们可不只是拿着一台相机去瞎比划,而是要真拍照的,拍生活中的场景,叫做‘抓拍’。

    于是家长们起了野心:

    要是自家孩子能成为小摄影家,那等着走亲戚特别是过年过节走亲戚的时候得多有面子?

    到时候让亲戚看看,自家崽子带着照相机可以给亲戚们拍个合影照片。

    这别说外岛各生产队的孩子,就是城里的孩子也没有这个本事、没有这个条件。

    甚至别说孩子了,即使是大人,不管是农村还是城里的大人又有几个能玩得动照相机的?

    所以这小摄影家可是事关自己家里的颜面,家长们都给娃娃们说了,只要能成为摄影家、拿到照相机,以后每天都能吃一个鸡蛋补身子。

    好些学生为了这一个鸡蛋是真拼了。

    当然他们现在隔三差五在学校能吃上鸡蛋,就拿今天来说,他们就在早餐上吃到了两个鸡蛋。

    然而问题来了,鸡蛋这样的好东西,谁又会嫌多呢?

    每天都能吃一个鸡蛋,他们认为这是发达国家小学生才有的生活条件。

    王忆举起手臂,学生们还是汹涌的自告奋勇。

    王状元甚至吼道:“小摄影家,我,王状元,当定了!”

    王新钊也嚎叫了起来:“我是助教组组长、我是小售货员、我是队里儿童团的团长,我还是、我还是全校考试第一名,我要当小摄影家!”

    “那你别当小售货员了。”好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你不能什么都当,你把小售货员的岗位让出来,让给我,那我不跟你争小摄影家了。”

    “对,我也要当小售货员!”

    王新钊眨眨眼睛。

    他犹豫了起来。

    正在人群外瞎蹦跶的王丑猫听到这话缩了缩脖子。

    算了,我还是当小售货员吧。

    他还去拉了王新钊一把提醒说:“小售货员有好吃的,王老师有奖励!”

    王新钊恨恨的跺跺脚:“唉,我多想像孙大圣一样,拔下猴毛能变出分身!”

    王忆说道:“来来来,同学们先别嚷嚷了,我们选小摄影家,我看到大家都非常热情、非常积极!”

    “那么应当选谁当摄影家呢?”

    “我我我!”一群人又举手嗷嗷叫了起来。

    王忆感觉自己脑瓜子嗡嗡的,他很后悔自己跟学生们卖关子。

    跟这些小呆瓜卖什么关子呀?直说得了!

    他吼道:“五台照相机、五个年级,每个年级一名小摄影家!”

    “这个要有考验的、要有考验!首先是必须手要稳当,其次要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学生们看向他。

    这时候王状元举起双臂挥舞道:“王老师,我的手特别稳当,我最近还在练铁砂掌,我的手越来越稳当了!”

    “然后我也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你和小秋老师就特别美!”

    王忆一愣。

    草!

    这小子的眼睛挺明亮啊!

    他说道:“这样、这样,你们别嚷嚷,每个年级每个同学,都有一天当小摄影家的机会!”

    “大家轮流当小摄影家,然后每个人每天有两张拍照的机会!”

    “我会把照片洗出来,集中起来让支书和咱们的社员代表们去给你们的照片打分,得分靠前的同学就能当小摄影家,怎么样,公平公正公开吧?”

    学生们议论纷纷,没人反对。

    主要是前期一人一天小摄影家,那自己起码可以湖弄家里一个鸡蛋吃。

    可以!

    王忆说道:“至于这个小摄影家的轮换顺序?很简单,按照成绩来轮换,这很公平对不对?”

    王新钊高兴的喊道:“对,很公平!”

    王忆瞥了他一眼说:“每个人只能有一个实习生身份,你是销售员了,就不能参加小摄影家活动。”

    王新钊顿时很沮丧。

    王丑猫说道:“对,王老师说的对。”

    王状元哂笑道:“二猫你对个屁,你也是小售货员了,你也当不成小摄影家。”

    王丑猫认真说:“我当什么无所谓,但王老师的话说的确实对,他做事很公平!”

    王忆听到这话欣然点头。

    这孩子没白吃自己的好东西。

    王状元愣住了:二猫这小子,好像比自己更会拍马屁当舔狗啊?这样你叫什么王丑猫,你怎么不叫王舔狗啊!

    王忆说道:“大凤儿,你是小厨师,也不参与小摄影家的评选了。”

    回学的大闺女是个文静的姑娘,她听到王忆的话后便柔顺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王忆说道:“行了,小摄影家选出来了,从明天早上开始,各年级的第一名去找自己的老师要照相机,拿到照相机的同学去找我,我来教他照相。”

    “记住,每个人只有两次按下快门的机会!多按一次就取消评选资格!”

    秋渭水听了笑道:“那我们育红班的同学呢?他们也相当小摄影家呀。”

    王忆说道:“我还有几个照相机玩具,让他们当预备摄影家吧,先拿那几个玩具来练练手。”

    这事安排完了,学生们也休息够了,又开始听着音乐合练太极拳。

    王忆围着操场转圈。

    老黄领着四个半大的狗崽子跟在他屁股后头熘达,整的他像牵着一群狗巡街的恶少一样。

    不多会之后码头上传来吆喝声。

    王忆听到后站在路口往下遥望。

    有人上来把他叫下去:“王老师、王老师,支书让你下去一趟,说是机器啥的弄回来了。”

    王忆看看天色,王向红速度不怎么快啊,这都快下午四点钟了才回来。

    难道出什么事了?

    他赶紧往下走。

    机器、馅料他都提前放在了仓库里,另外也在仓库中放了很多商品

    都是天涯岛上生产线重新包装过的东西,包装很简单,几乎都是白塑料袋包装,不可能被人发现出问题。

    王忆急匆匆的赶过去,走上码头问道:“支书,怎么回事?回来挺晚呀。”

    王向红说道:“我去县里一趟,我发现你买的这台月饼烤箱是用煤气的,于是我去县里找老徐帮我灌了两大罐子的煤气,否则咱没法用烤箱工作。”

    王忆买的是一台老式烤箱,里面有烤盘,通过明火提温加热。

    没办法,电力供能的烤箱都是太现代化了,带液晶显示器的,这东西在这年代太梦幻。

    另一个电力功能的大型烤箱功率很大,就天涯岛现在这个老旧的供电路线,压根支撑不了烤箱的使用。

    所以王忆选的是双气功能的老式烤箱:以天然气和煤气来供能。

    听到王向红的解释,王忆恍然大悟。

    支书还是靠谱,办事就是全面!

    接下来是搬运机器。

    王向红让他过来先查看一下机器在运输过程中有没有出事,王忆上船舱一看。

    烤箱四边都用纸壳箱给缠起来了,一点磕碰都没有,非常安全!

    王忆笑道:“支书,没问题,把机器抬上去吧,大灶现在装不下了,咱们是不是该考虑着给它换个地方?”

    实际上是月饼机不能放在山顶上,这东西烤后味道太香,让学生们还怎么安心学习?

    王向红冲他挤挤眼:“祠堂两边都有厢房,现在只有一边的厢房用起来了!”

    这是个好主意,但王忆摇头了:“不行,服装队在祠堂干活呢,月饼太香甜了,不能让服装染上这个味道,否则不好往外卖。”

    王向红叼起烟袋杆一琢磨,点点头:“是这么回事!”

    旁边的人嘿嘿笑道:“还有一回事你们没考虑到,天天在祖宗面前做月饼,这不是馋他们吗?嘿嘿。”

    “你滚蛋,祖宗们不馋。”另外有人跟他推搡着开起玩笑来,“再说祖宗们馋了吃就是了,咱们都是孝顺子孙,在他们面前烤月饼,这不是天天给他们上供吗?”

    王向红这边认真的琢磨了一下,说道:“安放到寿星爷家里吧?寿星爷家里的空房间多。”

    “正好寿星爷平日里睁开眼睛就来祠堂的天王树下讲古,天天不在家,咱们可以把他家的房间利用起来。”

    王忆说道:“我看行,但是咱们队里房子需要重新整合了,该建新房了吧?”

    王向红说道:“该建新房了,不过稍微等等吧,咱不是计划着给全队统一翻新房子吗?”

    “不是翻新,是直接拆除重建,全建起铮明瓦亮的砖瓦房!”王忆打断他的话。

    王向红砸了咂嘴、咬了咬后槽牙:“那得多少钱?是不是?咱这钱不凑手啊。”

    王忆给他分析说:“够用,大众餐厅盈利多,六子那边在沪都更是财源滚滚,加上服装队和木工队,说实话咱们一年能赚多少个万元户真不好说,但我估计着几十个挡不住!”

    “外岛盖房子是贵,可是如果咱们全岛统一盖房子那就能分摊成本了,让建筑商和包工头们薄利多销,这是一笔大工程!”

    实在不行自己搞个砖窑厂!

    不过这事也就想想,外岛一没原材料二没技术,要从零开始建起个砖窑厂挺费劲的。

    王向红说道:“行,那等一等,等这个月的钱收回来,咱们队里开个全体社员大会,把这事好好研究研究!”

    王忆说道:“支书你现在先跟寿星爷商量一下,咱们暂时把月饼工坊设置在他家里吧。”

    王向红说道:“行,距离中秋节没有十天了,我今天去供销公司的时候看过了,月饼已经进入柜台了,很多城里人都在买月饼,咱们也要尽快生产、投入市场。”

    “支书,咱们队里的行为算不算扰乱市场供应秩序?”有老人担心的问。

    天涯岛的人老实,宁肯不赚钱也不能惹是生非找麻烦。

    王向红笑道:“这件事我找老徐问过了,老徐的回复是完全不算。”

    “首先,咱们投放的月饼是小批量的,这不影响市场的供应和正常销售。”

    “其次咱们不是个体户,这是队集体的产业在出售商品,国家一直讲的是集体共同进步,咱们是在响应中央号召嘛,绝对不会有事!”

    他挥挥手说:“我去找寿星爷商量腾屋子的事,你们准备把机器搬上来。”

    “王老师你多费点心看好了,可不能出意外啊,这么大的机器,咱外岛还没有过这么大的机器呢!”

    社员们说道:“咱们船不是更大吗?”

    王向红眨了眨眼:“是哈?”

    还有社员说:“咱们发电机不也比这个烤炉子更大吗?”

    王向红不耐的摆摆手:“这时候你们一个两个的机灵起来了?行了,好好干活,我去找寿星爷。”

    寿星爷是很有觉悟的一个人,他如今已经无后,就把全队的晚辈当后人,真是一心为队集体着想。

    因此得知了生产队需要自家房子来搭建个月饼工坊用来烤点心,他立马说道:“你放心的去折腾,别把我房子给烧了拆了就行了!”

    王向红恭敬的给老爷子上了一支烟,说:“那肯定不能,不过咱们迟早还真得拆房子盖新房……”

    一听这话寿星爷摇头了:“那不行,我房子是我爹留下的,我老婆娃娃都是在那房子里没的,我也得在那房子里走。”

    “等我走了,他们要回来接我,我不能让他们找不到回家的门!”

    王向红一听这话眼圈有些发红,说:“行,寿星爷,你的房子你说的算,咱队里其他房子的规划我管,你的房子你自己管。”

    他深吸一口气回到码头,喊着号子指挥着社员们将烤箱抬进了寿星爷家里院子。

    厢房要用作月饼工坊,于是他喊了妇女们过来收拾屋子,二十多号人一起下手,七手八脚很快将屋子收拾了个干干净净。

    王忆进去看看,指向屋顶说道:“木工队里有木板,本来是给大众餐厅换屋顶准备的。”

    “你们这样,先去倒腾几块过来给这边屋顶吊顶,餐厅的板子后面几天重新做。”

    王向红疑惑的问道:“这是?”

    王忆指向屋顶上的檩条和海草层,说道:“上面草叶太脆了,蜘蛛网虫子之类也太多了,一旦咱们烤起了月饼,那热气上升很容易冲下虫子和草叶。”

    “饮食行业,必须得注意卫生,咱们不能落人口实。”

    跟着来看热闹的王祥高说:“行,我这就回去拿板子,切割板子不是难事。”

    “王老师这话说的有道理,我听说现在外面社队很嫉妒咱们生产队的发展和进步,都在造咱们的谣!”

    “所以咱们确实不能出纰漏,不能落人口实,否则指不定外面的人怎么编排咱们呢!”

    这样今天就没法开烤了。

    正好王忆要研究一下烤箱的使用方法。

    至于月饼的做法不用研究了,安排人手来学习就行了:

    他买的是成品馅,品类比较简单,一共只有四种,分别是经典五仁馅、花生馅、芝麻馅还有一个豆沙馅。

    这四种馅在八十年代初不说常见,但确实都能见到了,只是一般人家买五仁馅很少买其他馅的月饼。

    就五仁的便宜……

    而王忆买的五仁跟这年代的五仁不一样,八十年代初的月饼只要拿出来就能卖出去,好吃不好吃,老百姓没得选。

    这年头很多月饼压根不是现烤的,都是几个月甚至几年前的东西,有些月饼硬的用牙齿啃不动。

    但即使这样只要推上市场降降价,也会被老百姓一抢而空,现在外岛人家吃月饼不是一个个的啃,是用刀切几块,一个孩子分一块过过瘾就行。

    王忆研究机器,王向红那边开始清点妇女来上工。

    烤炉的个头不小,一共四层两边八个托盘,每个托盘能放入五十个大个头月饼,一次能烤出四百个月饼。

    王向红点了十个妇女过来忙活,有要和面揉面的,有要盯着烤炉的,最多的是用模具扣月饼的。

    队里有了月饼烤箱的事当天傍晚便传遍了全队。

    这压住了小摄影家的消息,让学生们很不满意。

    他们还以为自己能出风头呢!

    恰好第二天的23号是秋分。

    这一天到来,时令分两边,一边是夏一边是秋。

    中秋要来了!

    大清早的被选入点心队的十名妇女去了寿星爷家里,寿星爷不出去讲古了,他坐在屋门口好奇的看。

    队里还没有自己烤过茶食点心呢!

    王忆拿着一张土豆饼一边吃一边走来,问道:“嫂子婶子你们来的挺早,都吃过饭了吗?”

    妇女们腼腆的笑。

    都没吃早饭。

    王忆说道:“行,等第一炉月饼出来,分给你们先吃两个,就当早饭了。”

    他把最后一口土豆饼塞进嘴里,又把带来的两张土豆饼给寿星爷。

    寿星爷闻见香味使劲抽了抽鼻子:“是大油饼?”

    王忆说道:“不是,是土豆饼。”

    寿星爷疑惑的问道:“土豆还能做饼呢?”

    王忆笑道:“能,土豆丝混上鸡蛋液和面粉,你尝尝,寿星爷你尝尝。”

    寿星爷乐呵呵的说:“跟着你净吃些好东西了。”

    他撕下一块土豆饼塞进嘴里,顿时满足的眯起了眼睛:“香、这可真香呀。”

    土豆饼油多,他看看手指肚上沾染的油脂,便塞进嘴里舔了舔。

    好吃,真是好吃!

    王忆回到厢房去跟妇女们说:“那个做月饼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要说这个活简单,是因为咱们已经把馅儿准备好了,只要用面皮包住馅儿,放到模子里扣出来就行,再上炉子烘焙,烘出来的就是月饼,简单不简单?”

    妇女们笑了起来:“跟蒸包子一样呀。”

    “比蒸包子还简单,蒸包子咱还得自己调馅儿呢。”

    王忆让她们随意的聊了几句,然后说道:“流程简单,但要做出合格的月饼却不简单!”

    “月饼还不是包子,月饼不光要好吃还要好看!再说了,包子是咱自己吃,月饼却要往外卖,要做的漂漂亮亮的才能好卖!”

    “我刚才说的那些只能做出月饼来,但要做的好看,那就需要技术了!”

    一个叫孙贝贝的少妇讪笑道:“其实,做的不漂亮也能卖出去……”

    “我们是要卖到沪都的!”王忆说道。

    月饼馅在22年有的是,他可以将点心队做大做强,做出一个饮食品牌来。

    然后他继续说道:“所以这月饼咱们要做的漂亮点,但这不容易啊,很考验咱们的技术,前期我估摸了,肯定有五个问题”

    “纹路不清晰、上色不好看、偏软或者偏硬、烤的过程中会开裂、烤完会塌腰泄脚的,还有一个回油慢导致吃起来太干、不香。”

    其实这月饼具体怎么做他也不好说,他就是在22年看了一些烤月饼的食品,又让邱大年在烘焙店找师傅买了烘烤技巧自己学习了一下,期间肯定需要实验。

    相比于这个时代,他的月饼只要做的不太难看那肯定能热卖,毕竟馅儿的质量在这里摆着的。

    就像海鲜凉菜摊子,现在县里有不少人家看他们生产队卖凉菜发了财心动了,于是跟着拌凉菜、卖凉菜。

    可他们不管怎么调味,就是卖不过他们生产队的摊位,为什么?

    因为生产队的凉菜舍得用料!

    同样,王忆这边的月饼馅相对于这时代的常见馅料而言有碾压式的优势。

    再一个他用来做面皮的料也都是好料,用转化糖浆、用花生油,用的面粉可不是普通面粉,有低筋粉、高筋粉,现在食品厂做的月饼面皮肯定没有他这么多讲究。

    他领着社员开始下手做实验,把糖浆和油充分搅拌均匀,直到油和糖浆完全融为一体。

    再往里按照比例加高筋粉、低筋粉和水他是带着电子秤过来称重加水的。

    这年头也算是个稀罕景了,因为现在不管是厨师还是面点师为什么都是老师傅值钱?因为这些活要做好了得靠经验!

    有经验的师傅一过手就知道炒菜要用多少菜、多少盐,做点心要用多少面多少水。

    没有经验的那就有意思了:做点心时候加面多了就再加点水,加水多了就再撒点面……

    最后加成什么样全看祖师爷怎么保佑了!

    王忆指导妇女们说道:“月饼的面皮要求很高,饼皮的状态要不软不硬,太软会泄脚、太硬会裂开,拌匀后揉成团儿,像这样就可以……”

    他是按照师傅给的比例来加面加水的,揉了一通后感觉没问题。

    这面团温暖柔软,触手生弹……

    一看就好吃!

    他叮嘱妇女们:“别太使劲揉啊,别让面团上劲了。”

    面活好之后还要醒面,王忆掏出个温度计挂墙上,说道:“嗯,当前温度还行,两个半小时吧。那个我给你们贴个表,你们要监控一下温度,不同温度醒面时间不一样。”

    妇女们都惊呆了。

    还能这么操作?

    恕我等孤陋寡闻,我们今天是大开眼界了!

    不过她们也来信心了。

    本来她们第一次烤月饼非常担心自己手艺不到家,浪费面粉浪费馅队里对浪费问题特别看重。

    社员们自己也自觉,她们都知道生产队现在条件困难,如果浪费了队里的东西,不用王向红批评她们,她们自己都会难受的抹眼泪。

    如今王忆给她们一演示:她们有没有经验压根没关系,人家把一切标准都定出来了。

    用乡下话说就是,小牛学大牛疴屎,尾巴怎么摆、屁股怎么翘,照着学就行了!

    实际上确实这样。

    王忆让她们先醒面自己去上课了。

    等到半上午的时间到了,他去领着妇女们开始揉面、揪面团,塞上馅儿扣进模子里,拍出来的就是漂亮的月饼!

    黄澄澄、软绵绵,花纹很漂亮,上面还带这四个字:花好月圆!

    第一批次是五十个月饼,王忆开了烤箱的一个烤层,放进烤盘之前他先教妇女们在月饼上刷一点水来润皮:

    “记得先给烤箱做个预热,每天早上和下午做一次预热就行。”

    “行了,放进去,上下可以调整温度。看这个钮,看到了吗?一层有两个,上面的这个是空置烤箱上头的温度,下面这个是控制烤箱下头的温度。”

    “烤月饼不是跟蒸馒头蒸包子一样,一次就出炉,得分成两次,第一次是定型。”

    他又挑出鸡蛋黄配料调了个汁水,说道:“定型之后先把月饼抽出来,然后用这个刷一层,这样烤出来的月饼一般会更好看一些,也更有光泽。”

    后面这节课被他调走了,他直接留在了月饼工坊里。

    定型二十分钟,烤制又是十分钟。

    这时候已经有香甜的滋味从烤炉里冒出来了。

    时间到。

    王忆深吸了一口气。

    关掉烤炉戴上手套将烤盘端了出来。

    五十个巴掌大小的月饼整齐摆放在上面,外观饱满油光发亮,拿起一个看看,底部平整,整体没有任何收缩、塌陷和露馅的痕迹。

    他捏了捏月饼。

    月饼回油很成功,表皮挺松软的。

    第一次烤月饼就相当成功!

    这花钱就是比单单看免费视频学习要更好,烘焙店师傅给的配方和流程很精准,很有用。

    王忆分给她们一人一个月饼,笑道:“来来来,都尝尝,一起尝尝咱们自己烤出来的月饼。”

    他拿了一个豆沙和一个芝麻的去给寿星爷送过去。

    寿星爷挺不好意思的,捋了捋胡须说:“队集体的东西……”

    “就是咱们社员的!”王忆打断他的话说道,“再说了,我们占了寿星爷你的房子……”

    “你这话说的不好了,一家人说出两家话来了。”寿星爷又打断他的话。

    然后问:“那我尝尝咱队里的月饼?”

    王忆看着他馋样子哈哈笑了起来:“寿星爷你快尝尝吧,你活了一百多年,吃的盐巴比我吃的米都要多,见多识广有经验,来,指导指导我们。”

    寿星爷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两条眉毛夸张的挑动了起来,他指了指手里的月饼又指向王忆:“你、你们怎么做的?”

    他眉开眼笑的抿了抿嘴巴,满脸的满足:“好吃,我确实见多识广,可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月饼。”

    “这是什么馅儿的?我就没吃过这个馅儿的月饼!”

    王忆看了一眼说:“豆沙馅的,专门给老人准备的馅儿,豆沙这东西挺常见的,你不至于没吃过吧?”

    寿星爷认真的说:“我真没有吃过豆沙馅的月饼,豆沙我吃过,豆沙包嘛!”

    “说起来我还吃过里面带蛋黄的月饼呢,是祥鸿的战友来看他捎带的,说是广粤月饼,跟咱们的不一样。可我没吃过这个豆沙馅的,豆沙馅的真好吃!”

    他又轻轻的咬了一口,赞叹道:“太好吃了,王老师,我不是在这里瞎说话,这月饼还能这么好吃?”

    “香、甜、软,我实话实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我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你这月饼做的比那什么龙肝凤胆也要好吃啊!”

    王忆一听这话当场乐的拍大腿。

    老爷子哟,你这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你这是有一说10000!

    不过刚出炉的月饼确实要比冷却后好吃,工坊里头的妇女们也在惊呼,她们是真吃惊了:

    “这漂亮月饼咱做出来的?”

    “哎妈呀,好吃,这个太香了,花生嘎嘣脆,真好吃!”

    “王老师王老师你快回来尝尝,咱这月饼烤出水平来了!我去年吃过市里头供销社买来的月饼,绝对没有咱的好吃,差老鼻子远了!”

    王忆回头笑道:“对,我尝过了,咱们的月饼是好吃,你们放心大胆地做吧,今天先做它五千个,咱们点心队请全队社员吃月饼,怎么样?”

    妇女们高兴的喊:“好!”

    寿星爷乐呵的不行:“哈哈,又有好吃的了,太好了,又有好吃的了。”

    王忆先给妇女们一人分了四个月饼当早餐,剩下的几个全收拾起来给了寿星爷,说:“你去讲古的时候,切开分给晚辈们尝尝,让他们尝尝咱自己的手艺!”

    寿星爷乐呵呵的说道:“好啊好啊,王老师你是真能,考虑的也是真周全,难怪祥鸿那娃全队的社员都要听你的了,你就是能!”

    “我以后也听你安排,你有文化就是不一样,啥都懂、啥都会,我还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你就是诸葛在世、孔明转生啊!”

    王忆更乐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30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