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不要添了下面流水啦(公止想痒)最新章节列表

   几步的距离,佘儇走三步退两步,磨磨蹭蹭,愣是走出了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大神通。

    她不急,陆北都急,有这闲工夫,长明府都一个来回了。

    不行,这女人太墨迹了,得推她一把。    公不要添了下面流水啦(公止想痒)最新章节列表      

    陆北缓缓转过身,手撑池阶抵着下巴,疑惑道:“佘姐,进进出出干什么呢,想泡澡就赶紧进来,待会儿水该凉了。”

    接受邀请,佘儇上前三步,然后又退了两步,捏着衣角犹豫道:“不太好吧,毕竟是别人家里。”

    槽点十足,陆北不知从哪吐起,翻了翻白眼:“搞快点,你身上哪圆哪扁,我又不是没看过,至今还记得一清二楚。”

    佘儇轻啐一声,话说到这个份上,无需再做矜持,衣衫滑落肩梢,大大方方来到池边。

    “佘姐,你泡澡的时候都穿着衣服?”

    “关你什么事,把贼眼挪开,我就喜欢这么穿。”

    佘儇脸色一红,执意不肯将最后两件装备解下,她的衣服她做主,陆北要是不喜欢,自己动手便是。

    脚尖点着水面,涟漪晕开,妖娆身线缓缓沉下,白玉藏于水中朦朦胧胧。

    不错,就是有点远。

    陆北无语看向水池另一边的佘儇,后者扭头看向一旁,口中咬着发簪,抬臂盘起青丝。

    不经意的风情流露,着实诱惑。

    陆北心头一跳,原地怔了一怔。

    佘儇盘起秀发,回眸望向陆北,见其面上痴痴作态,红晕瞬间爬上两颊,下意识往水里缩了缩。

    太怂了,指望她主动,别说汤了,洗脚水都得喝隔夜的。

    陆北深吸一口气,有点绷,松了松腰间的白巾,大步朝佘儇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等他走到的时候,水面上只剩下了半个脑袋。

    陆北抬手一抄,将人从水下拽出,很是霸道揽住水蛇腰,对着微微发颤的红唇咬了下去。

    “嘤嘤嘤~”

    水浪波涛翻滚,轰隆隆炸开。

    刚开始,陆北还以为佘儇过于羞涩,以兴风作浪的方式挽留矜持,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佘长老是后期发力的类型,前期给她打个样,揭开那层窗户纸,她比谁都积极。

    不知是什么机关启动了,池水卷动旋涡,水声轰隆,滔滔不绝向下沉去。

    “佘姐,别……啃了,情况……嗯,有点不对。”

    “不管它。”

    泳池中的异动,佘儇置若罔闻,压抑的爱意一瞬爆发,真如火山宣泄一般收都收不住,一手揽着陆北脖颈,一手勾住陆北腰际,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揉进他体内。

    言简意赅三个字,陆北觉得很有道理,抱着怀中火热娇躯,唇枪舌战打至白热化,直接无视了飞速下沉的水面。

    水声渐小,泳池中央露出四四方方的石阶通道,其内黑漆漆一片,不知通向何处。

    另一边,陆北已经占领决胜高地,只待冲破平原,便可荡尽敌巢。

    “嘶嘶嘶—”

    吐信声传来,两人身躯一僵,同时收手转过身。

    佘儇身上乌光闪过,细密如鳞的锁子甲罩住妖娆身段,她探手一招,取来泳池边上的衣服穿好。

    眼眸变作蛇童,又羞又怒,瞪向盘在陆北头顶的金鳞细蛇,恼怒她坏了姐妹的好事。

    蛇姐:(ΦΦ)

    金鳞细蛇盘在陆北头顶扭来扭去,嘶嘶吐信很是得意,见此情景,佘儇羞意散尽,剩下的全是怒火,长发青丝化作十余条毒蛇,张牙舞爪上下舞动。

    在陆北转头的一瞬间,佘儇乖乖站好,温文尔雅,一股子女儿家的恬静如水。

    大姐,都是自己人,你搁这演给谁看呢!

    陆北舔了舔嘴唇,指向黑漆漆的洞口:“蛇姐,你又找到宝藏入口了?”

    “嘶嘶嘶—”

    金鳞细蛇身化残影,消失在陆北头顶,立在他右侧肩膀,探头朝他脸颊拱了拱。

    “先看看吧,说不定会有意外惊喜。”

    陆北看向佘儇,后者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走入洞口。

    这一次,陆北走在了前面。

    ……

    洞穴很深,前半段百米,尚有石阶铺路,后半段是标准的地下溶洞,钟乳石冷磷碎矿绽放五颜六色光芒,照亮好大一片空间。

    “王宫下,竟然还有这样一片空间……该不会这里便是秘境出入口吧?”陆北乐道,真要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说明他耗尽的运气又回满了。

    “看机关的设计,分明是先有洞穴,再有王宫的建设。”

    佘儇皱了下眉:“至少,芙蓉殿的浴池,是在挖掘此地之后才修建的。”

    王宫何时建造,芙蓉殿又是何时开辟泳池,两人皆是不知,哪怕地头蛇王虎也很难了解,且王虎正在拷问王后,一时半会抽不出身,找他过来相商无甚意义。

    两人复行片刻,尽头处,看得一面青铜石门。

    陆北定睛看去,当即便是一喜:“大夏古文,古董没错了,就算不是秘境入口,肯定也藏了些好东西。”

    说完,他点了点肩上立着的金鳞细蛇,后者领悟意思,身躯化作一道电芒,转瞬游走完全场。

    轰隆隆

    地面轻颤,一方石台于青铜面前缓缓升起。

    “血缘机关!”

    佘儇一口咬定,顺便瞪了陆北一眼,两人的冤孽自此而起,每每想起,她便一阵痛心。

    她的爱情开篇过于糟心,毫无回忆的甜蜜美感。

    陆北揽过纤腰,啪叽亲了一下,当场镇压了一缕怨气。

    他摸出装有王后血液的瓷瓶,启封洒于机关上方,等待片刻一无反应,第二瓶跟着倒下。

    依旧没有动静。

    “看样子,此地并无宜梁秘宝,可能和秘境有关,但开启的时机不对。”佘儇说道。

    “不好说。”

    陆北眉头一挑:“有没有一种可能,王后的血放少了,应该再来十管。”

    对对对,当年你就是这么骗我放血的。

    佘儇冷哼一声,扭头原路返回,陆北抬手触摸青铜大门,个人面板没有反应,大门也只是大门,若无血缘机关启动,便无法开启传送门。

    可能是时机不对!

    陆北思索数秒,真相与否,等王虎拷问出情报便可一清二楚,他就不在这浪费时间了。

    转身追上气鼓鼓的佘儇,拉着小手嘘寒问暖,不一会儿就把人哄开心了。

    “嘶嘶嘶—”

    眼瞅着狗男女越靠越近,战火即将重燃,金鳞细蛇横插一脚,挡在二人中间,任凭佘儇摆事实讲道理,也不肯回去闭关。

    这姐妹,误我终生,不要也罢!

    佘儇双目变作蛇童,张口就要吞蛇,一想两者相合,有合体变身的可能,届时金鳞细蛇控制她的肉身……

    算了,再原谅她一回好了。

    狗男女虽有天雷勾动地火,干柴遭遇烈火,但目前都还要脸,尤其是在金鳞细蛇面前。佘儇视其为小姐妹,陆北当她是小姨子,姐姐姐夫当着小姨子面,搂搂抱抱便是极限,再深入下去,姐夫乐意,姐姐可不乐意。

    得,今晚就这样了。

    两人一蛇离开地宫,金鳞细蛇飞快关闭机关,陆北注水填池,和佘儇肩并肩坐在芙蓉殿屋顶,两肩相抵,赏月窃窃私语。

    金鳞细蛇就这么趴在陆北头顶,沐浴月光,吞吐先天一炁。

    越是血脉高等的妖族,化形越是困难,以前,金鳞细蛇尚有化形的可能,后得蛇神机缘,脱胎换骨血脉提纯,想要化形成人,千难万难。

    她借用佘儇的炼虚境界,仍摸不到化形的门槛。

    一夜良辰美景,渣男在屋顶搂着姐姐,手捧小姨子,赏完月又看了一次日出。

    远远地,不速之客到来。

    佘儇眼中的不速之客。

    狐三跳上屋顶,笑呵呵道:“打扰了,弟妹,先把你的情郎借兄长用一会儿,用完就还你。”

    会说话就大声点!

    佘儇扭头看向一旁,抬手招来金鳞细蛇,陆北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大哥,王虎那边怎么说,问出秘境所在了吗?”

    “问是问出来了,但王后当时神志不清,是真是假还要证实一二。”狐三如实道。

    “神志不清是什么意思,能讲讲吗?”陆北好奇道,没别的意思,他一个朋友比较关注。

    “这我哪知道,为兄也是听王虎那小子说的。”

    听得嘶嘶吐信声,狐三一脸严肃,拒绝了陆北的谋杀,转移话题道:“寒晋那边传来消息,何进抵达寒晋王宫,收到国君热情招待,你准备准备,皇极宗那边的大长老差不多要登门拜访了。”

    “那感情好,我踏入合体期之后,还没怎么施展过手段,希望朱恒大长老能让我尽兴一次。”

    说着,陆北定睛看向东北方向,嘴角勾起笑容:“说曹操,曹操到,这不就来了嘛!”

    “曹操,谁啊?”

    狐三疑惑出声,没有得到回答,见得金光纵横而起,陆北已经消失在原地。

    轰!!!

    气浪排开闲云,皇极宗大长老定睛看向阻路的蜡黄脸汉子,两撇刀眉皱出川字:“阁下是何人,恕陆某学浅,皇室中未曾耳闻……但也有些熟悉。”

    来者并非朱恒,而是陆舟。

    陆北稍感惊讶,疑惑对方被他重伤元神肉身,本应卧床三年不得下炕,没想到这么快就养好了。

    好事!

    不朽剑意开门红,陆舟的刀意,他便收下了。

    陆北抬手一握,五行轮闪过光华,提炼四方金气,化作一柄黝黑铁剑。

    “请!”

    话音落下,持剑身躯转身而至。

    唰!!!

    七步以内,剑快。

    七步以外,剑又准又快。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2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