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病美人(古代)折纸 1v1/极品美乳扒开粉嫩小泬

 "韩非?不对!  他不是在直播吗?”

    “真的不是他?”

    "那个眼神我永远也无法忘记!世界上竟然有气质如此相近的疯子?”    病美人(古代)折纸 1v1/极品美乳扒开粉嫩小泬    

    站在数道恨意中央,佩戴着兽脸面具的男人出现在绝望最深处。

    他露面的瞬间,不管是通道外面围观的玩家,还是观看直播的网友,全部吸了一口凉气。

    无需多言,他身上散发出的恐惧气息好像要透过屏幕,直接钻进人心当中。

    “这家伙还是人吗?跟人沾边的感觉他是一点也没留给我。  ”

    “全体戒备!新人玩家退后!注意!我再重复-  -遍!十级以下未转职玩家退后!”

    “目标出现!快!联系深空科技!该他们兑现承诺了!”

    通道深处,黄赢拿着刀的手也在微微颤抖,就算是提前知道了真相,但他仍感觉眼前的男人就是韩非。

    像,太像了。

    从体型到气质,尤其是他的眼神。

    “他在深渊之下经历了什么?那身:上的九十九道伤

    痕好像都是自己挖出来的,里面还混杂有不让鲜血凝固的诅咒和怨气。”

    以前黄赢和白显只是普通的朋友,他们因为韩非的存在,相互配合,了解并不深。但在这一刻,  黄赢发现白显这个人很不-般。

    对方做的一切已经不能用敬业来形容,他是真的倾尽全力想要扮演好这个最难的色,以此来为韩非洗脱嫌疑。

    “那么多伤痕和诅咒,一  定很痛吧?”

    通道外的所有玩家都觉得兽脸面具男人恐怖,世界上只有黄赢和韩非知道白显此时忍受的痛苦。

    那九十九道伤痕和诅咒,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而鮊显为了还原出韩非当时的状态,硬是让恨意出手,把自己变成了那个样子。

    黄赢为了尽快让白显得到休息,他立刻开始了下-步,不耽误任何时间。

    “白显是因为担心大草失控伤到我,所以才提前出现,我不能辜负他的这份好意。”

    转过身向上逃窜,黄赢没有丝毫的犹豫。

    通道外的玩家们也非常理解黄赢,遇到这阵仗不跑那才是脑子不正常。

    恨意紧随其后,黄赢命悬线,这场大戏终于到了最后一幕,剧本的高潮是一场生死追逐。

    黄赢和白显都很清楚,双方全部到了极限,根本撑不了多长时间,所以他们都在努力缩短最后的时间。

    “快!准备接应黄赢!”

    “集合!一队吸引鬼怪注意力!二队负责救助通道里面伤者,他们应该知道通道另一边的世界!三队为黄赢扫清道路!”

    “我们也-起!‘

    玩家们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血,他们拿起自己的花盆、锅铲、割草机等等工具,在厉魂面前团结在了一起。

    而孤身进入深渊救人的黄赢,也不知不觉成为了玩家的精神象征。

    在正常的剧本里正义总会战胜邪恶,但在完美人生里却不是这样的,玩家很快便会明白来自深层世界的恶意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恨意和普通的鬼怪有本质上的区别,它们出手的那一刻,就算极为克制,被碰到的活人也会如同大片枯萎的花朵般凋零。

    沾染了怨恨的诅咒四处扩散,玩家们哪怕是碰到了恨意看过的石块,生命值都会开始狂泻,他们根本没有挣扎反抗的机会,在他们看

    来,这个世界的玩家平均等级再提升十级,也没有人能够正面斩杀恨意。一边倒的虐杀,  画面太过血腥和残忍,绝望和负面情绪感染了越来

    越多的玩家。

    有人开始后退,有人已经逃离,他们不害怕在游戏里死亡,但是畏惧这极为惊悚的死亡过程。

    “走!不要回头!”

    黄赢在深渊之下大喊,他要把阿虫和其他必然真理的玩家带出通道,因为那些人跟其他玩家不同,他们在深层世界里呆了太久,如果再

    死在通道当中,大脑很可能会受到影响。

    很早以前,黄赢听韩非说过,在深层世界里死亡可能就真的死了,所有无论如何都要把玩家们带到浅层世界那-  -边的通道里。

    他之前赠送给那些玩家的珍贵药剂起了作用,出于对深渊的恐惧,大部分玩家清醒之后,立刻朝着通道外爬去,但也有-一个例外。

    在墙壁夹缝处,沈洛揉着昏沉的脑袋,他是第二次接受人格整形了,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一些若有若无的片段。

    他感觉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一个梦,梦醒之后,他忘记了许多事情,但他的手臂上却多出了-  -些从未见过的纹路。

    色彩斑斓,好像是两片被撕碎的蝴蝶翅膀。

    “如果梦中都是假的,那我手臂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纹路?我的记忆和我的经历好像出现了偏差?我到底是应该相信我的大脑,还是该

    相信我的直觉?”.沈洛感觉他自己的脑子都在欺骗自己,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

    “蝴蝶破碎的翅膀?”沈洛脑海中隐约残留着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  他在某座杀人乐园里一直保护着一个爱哭的小孩,  可实际上那孩子才

    是最疯狂的杀人魔,全城有五分之-的人被他操控。

    自己手臂上的蝴蝶残渣,好像就是那个孩子刻印在他身上的。”那个孩子似乎希望我去寻找同样有蝴蝶纹身的人,然后加入他们的队伍,这被碾碎的蝴蝶翅膀好像就是某种凭证。”

    血色孤儿院里的狂笑曾捏死了走投无路的蝴蝶,那些残渣狂笑也没有浪费,在沈洛的内心画出了新的蝴蝶。

    制于他选择沈洛的理由,沈洛自己也想不明白:”我  何德何能会被那怪物看中?我身上到底有什么优秀的品质得到了他的认同?”

    也就在沈洛头脑还不太清醒的这段时间,黄赢已经去而复返,他后面就是恨意。

    “走啊!”

    黄赢一眼认出了沈洛,坦白说他是不想救沈洛的,对方的事迹他也略有耳闻,但当着数万玩家的面,他不能破坏自己刚建立好的形象。

    一-把抓住沈洛,黄赢把针剂刺入自己身体,他速度再次飙升。

    身为医,黄赢刺激身体的方法有很多,他甚制还对自己的身体做了部分小小的改造。

    “走!”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沈洛被黄赢背起,说来也奇怪,就在黄赢和沈洛往外逃的时候,通道另-边深层  世界的夜空被撕裂,-股不祥的气息涌.

    入通道当中。这股气息和之前出现的恨意完全不同,它不针对玩家,好像就针对黄赢和沈洛两个人。

    “你身_上藏有什么东西?”黄赢感觉到了不对,深层世界里似乎有-道意志在阻止沈洛离开。

    "不知道啊!”沈洛扫了一眼自己的手臂:”  会不会是因为这蝴蝶碎片纹身?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上,真的!

    情况紧急,黄赢也顾不得那么多,他空出的那只手拿出了残破的屠刀:

    “你自己砍,还是我来帮你砍?”.”别别别!”.沈洛被吓傻了,英雄不都是帮人帮到底的吗?这人怎么因为一句猜想就直接要砍他的手啊!幸好他刚才说的不是自己脑子里

    有很多奇怪的记忆碎片。

    对话的过程中,两人也在飞速逃窜,他们很快便逃到了一百五十米区域。

    受到深层世界那股意志的干扰,通道再次出现了变化,大片碎石化为深色,原本是死物的通道现在竟然缓缓蠕动,好像某种巨大怪物的

    食道一样。”这条通道会不会就是某个不可言说的尸体?”黄赢拼了命的拖着沈洛往外跑,无数勇敢的玩家赶来接应,通道最下面的白显也快要到极限了。

    血液不断的流淌着,他的身体被诅咒侵蚀,无边恨意簇拥着他,和鬼怪站在-起的感觉并不好受。选择黑夜是要付出代价的,白显终

    知道韩非平日承受的痛苦,但他已经无法停下了。

    拍摄电影可以G无数次,但这次的出演必须一次过,白显也明白了韩非是如何锻炼演技的,他不能失误,-  -旦被看出端详,就会直接

    命。

    在通道里的生死竞速到了最激烈的时候,全部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通道当中,可这时候商盟的大老板却突然领着最核心的团队后撤,5

    开始出现一些其他区域赶过来的P。

    现在不管是网络上,还是游戏中,大家关注的焦点都是通道当中的黄赢,所有人都想要看看等级榜第一的玩家能否逃生,保住他那无

    账号。

    不过和普通人看热闹不同,另-边被全网直播的韩非却发现了异常。

    "不对劲商盟的老板怎么提前走了?他是收到了什么消息吗?”

    在深层世界历练的韩非十分敏锐,稍有风吹草动,他就能嗅到危机。

    “深空科技和永生制药一直没有采取行动,他们似乎还有其他的安排!”

    不管是全网直播的韩非,还是此时通道里牵动所有玩家的黄赢,这-切好像都是两大科技巨头在蓄意转移公众的注意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兽脸面具魔鬼在通道中出现,韩非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他起身朝着房门]那里走去:”  人呢?我要出去!

    黄赢和白显都是他最好的朋友、过命的兄弟,他绝对不能让两人因为自己出现问题。

    "韩非,你还是在这里多呆-段时间比较好,现在局势不够明朗。”负责

    送餐的工作人员隔着i  ]板劝导韩非,韩非的回应也十分直接,他-  -脚踹开了房门。

    “你们证陷完我,还要继续非法拘禁?真当我没有-点脾气?

    听到响声,隔壁房间的警员被惊动,立刻赶来和韩非汇合。”我已经很配合你们深空科技和永生制药了,现在无数人都已经看到,那个深渊之下的人不是我,你们还想要怎么样?”韩非如果不考

    虑后果去做一些事情的话,-般人还真阻止不了。

    “您就不要为难我了。”那名工作人员愁眉苦脸,他有点害怕生气的韩非。”我为难你?”韩非打量着工作人员,他从对方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  眼就看出其中有猫腻,永生制药的高层领导似乎不准备放过自

    己。

    “我也不想搞得太不体面,但你们似乎已经习惯随便践踏普通人的尊严了。”韩非的目光发生了变化,他单手搭在工作人员肩膀上:”带我去见你的领导。

    疹人的声音传入中,工作人员打了个冷颤,他感觉自己的肩膀不是被韩非的手抓住,而是被-把电锯压着,只要韩非愿意,他随时可以

    打开电锯的开关。

    "".那名工作人员有些僵硬的让开通道,小跑着在前面带路。

    韩非和同行的警察一起,  乘坐电梯来到了四楼某间办公室门外,这时候屋内正好传出了电话铃声。那名工作人员本来好像请示-  -下,制少

    要敲敲门,但韩非已经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坐在办公桌边的领导显然没想到韩非会进来,他正好接通了办公室的通讯来电,虚拟投屏上出现了-一个年轻人的身影,对方开口说道:

    “韩非已经离开直播房间了,你们暂时还不能让他走,他身上好像藏有我爷爷遗留的一些东西,  你们想办法给我拖住他。”虛拟投屏在办

    公桌前面,那位领导和刚进门的韩非全都听到了年轻人说的话。

    “人赃并获了,你们还想要囚禁我?”韩非朝着办公桌走去,投屏里的年轻人之前曾到警局和警方交流过,负责处理这次通道危机的人就是他。

    知道韩非听见了自己说的话,年轻人也丝毫不慌,他很有礼貌的对韩非笑了笑:  "我  们只是想要更多的了解-  -下你,方便和你进行后续一

    系列的合作。””脸变得倒是挺快。  ”

    “论演技当然还是你厉害。”那年轻人满脸虚伪的笑容:”听说你和杜静  在乐园里见了-  -面,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认识我爷爷的朋友的,

    如果你愿意说的话,可以来  -楼找我。”

    “你还是太年轻了。”就算是在深层世界里,都很少有鬼敢把自己的地址主動告诉韩非。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12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