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武则天撅着屁股水多(钰慧驾校)最新章节列表

    孟绍原第二次触碰到了褚心香的手。

    奇怪的是,褚心香这一次似乎并不怎么反感了。

    表演时间,开始!  武则天撅着屁股水多(钰慧驾校)最新章节列表      

    就是现在!

    “你是一个迷人的女人。”

    孟绍原缓缓说道:“像你这样的女人,应该享受精致的生活。每天早晨醒来,会有四个女佣为你服务。”

    他不紧不慢的描述着一副所谓的“精致生活”。

    褚心香渐渐被他的话迷住了。

    她才只有二十六岁。

    谁不喜欢这种浪漫的生活呢?

    “你的生活,不该像现在这样累!”

    孟绍原再次强调了这个“累”字。

    他的声音带着一些磁性,低沉、语速缓慢,不时的会和褚心香有眼神上的交流。

    慢慢的,褚心香发现自己真的有些累了。

    那种疲倦的感觉正在悄悄的侵袭而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孟绍原居然握住了她的手,然后略略用力按了一下:

    “你向往这种生活吗?”

    “向往吗?”褚心香的回答有些机械:“我向往。”

    “你会拥有这种生活的,我确定。”孟绍原的声音愈发低沉,几乎到了听不清的地步。

    可是,在褚心香的耳里,却偏偏每一个字都听得是如此清晰。

    她的眼神变得迷茫、散乱。

    无论孟绍原说什么,她都只会机械的赞同。

    “你会永远听我的话,对吗?”

    孟绍原最后一次,轻轻拍了一下褚心香的手。

    “我会的,我会的。”

    孟绍原微笑着:“那么,你还是徐夫人。”

    当说完这句话,褚心香整个人忽然又恢复过来了,就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她却很坚定的又重复了一次:

    “我会的!”

    “好,一会吃饭的时候,你要这么问你的丈夫……都记住了,还有,把你知道的真屋贵子的一切都当着你丈夫的面宣泄出来……”

    孟绍原交代完了该问的事,点上了日本“樱花牌”的香烟,拿起了身边的书,若无其事的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徐文兴冲冲的回来了,手里端着一只烧鹅:

    “赤木阁下,您一定要尝尝这只烧鹅,味道那真是没的说。”

    “真是太辛苦你了,徐先生。”

    孟绍原礼貌而又客气地说道。

    ……

    一桌子的好菜,一只烧鹅也吃了一大半。

    孟绍原只和徐文交流着学术上的问题,有的时候徐文聊及战争,孟绍原也会轻巧带过。

    “中日友好源远流长,尤其是日本女子,那时候总会向往着嫁给中国人。”孟绍原很快聊到了这方面:

    “我有一个表姐,就嫁给了一个中国政府的高官,那还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徐文大有同感。

    还没来得及说话,褚心香忽然说道:“是啊,赤木阁下,您说的一点也没错,在香港,也有人看中我们先生呢。”

    徐文一头雾水:“夫人,你在说什么呢?”

    孟绍原却好像一下子来了兴趣:“是吗?徐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褚心香瞪了徐文一眼,说出了一个名字“真屋贵子。”

    “什么啊!乱七八糟。”徐文哭笑不得。

    “徐先生,你是才子,自古才子多风流。”孟绍原看着似乎多喝了几杯,笑眯眯地说道:“也许这会成就一段佳话呢?啊,徐夫人,很抱歉,我失言了。”

    “赤木阁下,您没失言,有人心里可就想着这么做的。”褚心香冷冷说道。

    “赤木阁下面前,可别乱说。”徐文赶紧解释:“我呢,因为工作关系,的确和真屋夫人有些接触,但哪里是你想的那样。”

    “你还说没有?”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褚心香好像存心要搞事情:“昨天,你是不是又去真屋贵子那里了?”

    “是,可那是口岛阁下让我去的。”徐文大是委屈。

    “不要急,徐先生。”孟绍原当起了和事老:“有什么事,当着你夫人的面,总能说清楚的。”

    徐文叹息一声:“赤木阁下,您是不知道啊。前段时候,我协助皇军抓获了一对暴动者夫妇,他们被皇军判了死刑。

    他们呢,留下了一个孩子,交由真屋贵子女士领养。我有的时候会奉口岛阁下的命令,前去看望一下,就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一个帝国的夫人,领养一个支那暴动者的孩子?”孟绍原看起来非常生气。

    “赤木阁下,这是一个计谋。”徐文急忙说道:“其他的暴动者,都想着要把这个孩子救出来,那我们不就可以?”

    孟绍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很高明。”

    “昨天呢,我是又去真屋夫人那里了。”徐文解释道:“但我这次去,是奉了羽原阁下的命令。”

    “羽原阁下?”孟绍原皱了一下眉头:“哪位羽原阁下?”

    “羽原光一阁下,是才从缅甸调来的。”

    羽原光一?

    孟绍原忽然有了一种想笑的冲动。

    “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没想到咱们还能在香港再次见面。

    你过得还好吗?

    你想我吗?

    孟绍原觉得整个人都变得愉快起来了。

    “羽原阁下到了之后,认为暴乱者在吃了几次亏后,不会继续盲目的继续营救一个孩子了。”

    徐文哪里会想到其它的,继续说道:“他认为计划应该改变一下。至于新的计划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说完,看向了褚心香:“我可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对真屋夫人有任何非分之想的。真屋夫人的丈夫为帝国尽忠了,她的心里,是很有一些恨中国人的。

    夫人,你也别瞎猜疑,谁让我吃的是这碗饭呢?明天,我还得去真屋夫人那里一趟,那个小孩子生病了,口岛阁下让我多去照看一些。”

    孟绍原也劝说道:“是的,徐夫人,徐先生这是工作需要,我想这是值得谅解的。”

    “可不,可不,你听到赤木阁下怎么说的了吗?”

    徐文好像遇到了知音一般。

    “为帝国效忠了,真是值得敬佩的女士啊。”孟绍原叹息一声:“徐先生,明天可以带我一起去吗?我将向真屋夫人献上我的慰问。”

    “当然可以。”徐文一口答应下来:“听您的口音,是京都的吧?真屋夫人也是京都人,时常想念自己的家乡呢。”

    那感情好,你的“老乡”,就要慰问你来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03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