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1-42集完整/我扒开她的两瓣肉

    镇妖博物馆正文卷第九百四十九章显灵南海的整片海域,全部都被恐怖制极的烈焰,高温,以及凝固的浊气所笼罩,卫渊抬头看去的时候,整片天空都已经化作了仿佛世界毁灭之前的黑红色,万物都在主动地释放出自己的力量。

    卫渊甚制于看到连岩石这些无生命的物质都在释放力量。

    自身的物质基础全部以热的方式释放出去。    -42集完整/我扒开她的两瓣肉"    

    而后形体崩溃。

    “是祝融的神话概念寂灭,这家伙是动真格的了。’卫渊看到前方大片大片的虚空笼罩被浊世的力量笼罩,整个南海已经开始逐渐彻底坠入浊世当中,卫渊伸出手触碰,感知到了这一个封印的恐怖,微微敛了敛眸。

    剑意凝而不发。

    纯粹的剑意和剑招无法突破。

    这是祝融这数干年来遭遇的一切所诞生的东西,代表着数干载甚制于更为久远时间的积累,要不要试试看全力一击,卫渊若有所思,旋即因果自然而动,眼前画面变化,出现了自己和祝融在海域之上疯狂战斗的画面。

    和他来南海之前的卜算对应上。

    如果自己全力击穿封印,那么就会直接再度把祝融引过来。

    再没有克制方法的时候,卫渊完全不想和【真实】对上。

    天之清气,天之清气,现在看来,也就只有天之清气可以制衡住对方,连石夷这样的性格和心性都会在交手之后被缓慢干扰影响,而如果说是和祝融交锋的话,一个刹那的缓慢就会落败被杀。

    卫渊并指叩击虚空。

    “伏羲,此地有危险,遇到了真实”

    卫渊动作顿了顿,担心天机被拦截。

    沉默许久,看了看被献保护好的白发少女。

    抹去了天机内容。

    重新落笔

    【伏羲,妈危,速归!】

    和美食召唤烛九阴一样,对伏羲特攻召唤术。

    卫渊屈指一弹,这一缕天机无形无质,循着因果命格化作了一道流光飞出,但是在洞穿此刻的南海天穹边缘的时候,忽而便骤然止住,而后那一缕金色因果顿住虚空,立于天地。

    自上方有金红色烈焰腾起往下蔓延。

    自下方则是有无穷黑暗幽深朝着上面吞噬。

    转瞬之间,天机因果,皆被焚尽。

    “…果然。”

    卫渊微微敛眸。

    还好来之前制少靠着浊世因果得到了功体,否则简直是自投罗网,不过,卫渊忽然想到了之前卜算,是否要带上阿玄和凤祀羽的时候,似乎是因为南海当中的危机当中,阿玄有极重要的帮忙。

    卫渊突然察觉到了气机和因果的变化,转过头去。而后就看到阿玄闷哼一声,朝着前面倒下去,把凤祀羽吓了一大跳:“喂喂喂,小道士,小道士你怎么?”她下意识伸手去搀扶,却惊呼一声道:“好烫啊!“

    下一刻,流风溢散,道人出现在凤祀羽旁边。

    右手并指点出,因果层层叠叠,将阿玄眉心的烈焰痕迹封锁,即便如此,卫渊仍旧神色微变,道:“开始觉醒了”阿玄眉心的火焰痕迹亮起,周围已经隐隐听得到火龙的低吟。

    卫渊眼前闪过之前,在出发来南海的时候卜算过的画面。

    关于是否是要带上真正的娲皇,得到了否定的结论。而带上阿玄和钦原的原因,则是因为在卫渊看到的画面里面,阿玄化作了太子长琴,

    和凤祀羽有效地牵制住了祝融,难道说就是现在这样?是否是要在这里解开封印,借助阿玄的力量和祝融交锋?

    卫渊看到小道士脸上的痛苦。

    手掌一动。

    道法因果,轮转不休,再度在那火焰纹路是施加了封印,自己这一脉,可没有利用徒弟来打架的传统,他缓声道:“阿玄的体质不能在这里呆着太久,否则会被动激发…"

    “情况不明,不能轻举妄动。”

    卫渊闭目沉思,拈起因果,因果无法穿透这内外两层,或者说,无法在避免立刻和祝融以及真实硬碰硬打一架的情况下打破内外两层,但是在内部还是可以照常使用的。

    卫渊循着本能指了指一个方向,道:“走那个方向……"

    “确定?”

    石夷挑了挑眉。

    他只是看到卫渊随意指了一个方向。

    卫渊想了想之前帝俊对自己的说辞—一元始天尊,执掌因果,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本能地使得对于自身有益的事情发生的概率提升,会本能地规避一切对自己有害的事件。

    而这一次,卫渊有一种极强的预感。

    颔首道:“我确定。”石夷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看向那个方向,道:“那个地方,我知道是在哪里。”旁边钦原辨认了一下,也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道:“我也知道啊"

    “那个方向通往的地方。”

    “是女儿国!

    女儿国……

    夸霖吗?

    神代外海边陲-

    “这里是哪里?这里是哪里啊!”

    “可恶啊!“

    “呜呜呜,孩子,我的孩子!”

    混乱,恐惧,悲怆,这许许多多的恐惧情绪,都在海外诸国当中环绕着,无数人在哭泣,在怒骂,在不甘心地四处跑动,这些的根底都是一种最为原始的情绪。

    恐怖!

    畏惧!

    他们之前明明还是在家中生活,在商量着之后的目标,或者谈婚论嫁,或者努力修行,突然就发生了天地俱变般的变故,大海涌动不休,万物都染上了令人心中恐惧的浊世黑红色。

    大海变成了黑色的汁液。

    天穹被如同焚烧之后,万物废墟残留着的一点暗红色火光。

    一切都是浑浊恐惧的。

    而在这令人惊怖的画面里,一位老者却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边那黑红色的,仿佛能够湮灭一切,吞没万物的海域,忽而似是被惊醒似的,

    手里的粮食都不要了一般,转过身来,跌跌撞撞地往一个地方跑去。

    “喂!老昏头!”

    “你怎么了?!痛死了!

    “走路不长眼吗?!“

    一阵阵的喝骂声里,那个素来懦弱的老者竟仿佛是浑然不觉一般,只是疯了般往外跑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那种惊慌倒像是被这老者的滑稽表演给暂且压制住了似的,众人骂骂咧咧。

    “真的是,年纪大了,被吓得疯了吗?”

    “我看他是不是要去自家里的那个庙里去了。”

    “哈哈,那个庙?那个荒诞不经的故事还有那个祭祀的邪神?真的是,当年就应该带着大家伙儿直接把那庙给一口气拆了!”一名男子冷笑愤怒,似乎还要再骂,而后突然天边又有无尽的烈焰腾起落下。

    万物混沌!于是这些素来扯高气扬的人也再度陷入了恐惧当中。这个时候,压迫其他人也无法让他们得到安慰了,自己的性命都不知能否保住都是未知,自己熟知的世界也已经化作了大片大片的废墟,早已经天翻地覆,世界变迁,

    只余下恐惧。

    而在这慌乱当中,那位老者仓惶着,全力地奔跑。

    脑海中自己祖先一代代流传下来的故事在脑海中浮现一一同样是天翻地覆,同样是黑色的,仿佛是能够腐蚀一切,淹没一切的海水,这个时候,这个时候…

    他施展出了往日绝对不曾展现出的强大力量。

    速度飞快地掠过了大地,跨越山川。

    在毗邻海域沿岸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古朴的神殿,那经过了好几干年的风吹日晒,整个神殿的结构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出现了诸多腐蚀,坍塌的部分,老者恭恭敬敬地进入其中。

    而后带着无比的皮诚和信赖叩首,哽咽道:“灾劫再临了”

    “灾劫,灾劫…”

    “果然,先祖,那傅說是真的。”

    数干年前吞灭大地的黑色海水,无数众生落入了死寂般的海域。

    曾经也有过如此的劫难,那已经是,遥远到如同神话的炎帝时代。

    伴随着叩首和雷声音,这独自奉行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命令,守护在这神殿的老者禁不住泪流满面,最后长叩首,身躯微微额抖,外面风雨飘摇,雷火骤起,亮光射入神殿,将这一切都照亮。

    這是一個上古年代風格的神殿了。

    朴素而安宁。

    大殿之上,伫立三位神灵,一侧是身穿长裙飘带的柔美女子,哪怕是经历了漫长岁月,塑像斑驳,仍旧是显得美好温柔,让人心安,另外一侧是持弟子礼数的少女,肩膀上有一只鸟儿。

    而最中间的塑像,是一位年轻的道人。

    内穿劲装,外罩道袍。

    腰侧佩剑,笑容温和。

    周身,有黄色庆云祥云化为雾气,环绕于道人身边。真实不虚。

    而似乎是错觉,在老者跪拜下的时候,那道人塑像身边环绕簇拥着的黄色庆云微微亮起一丝灵光,而在老者拾眸的时候,却未曾又丝毫的发现,这塑像就仿佛是始终存在于此,干年万年都不曾变化过。

    带着温和微笑俯瞰着海域人间。

    而在这个时候离开南海海域,踏入了大地上的卫渊忽然脚步一顿。眉心隐隐有刺痛,有种奇异玄妙的感觉浮现。

    仿佛干萬人之呼唤,让卫渊下意识抬眸:

    “这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601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