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我和小姪女出差H

    马云腾回到何府打开,其中一个锦囊写着(一),按照惯性思维,于是就打开了它,上面写着:上策攻心,大汉朝余威犹存,此策只会增加民心;中策,开国库救济洛阳百姓,为下策做准备。下策:使百姓三餐温饱,有家可归,所以必须屯田,减赋,洛阳繁盛则指日可待。

    看到这幕,马云腾心想:果然,历史不可信啊。”但马云腾无意中看到这张纸下方写着几个大字:此计不可用,是人都知道。    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我和小姪女出差H  

    马云腾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翻了个白眼,“不可,你写它干嘛。”然后打开另一个锦囊。

    片刻,马云腾将锦囊烧掉,许久看着那马云腾指上的一点红,才道:“真不愧为鬼才郭嘉,后人评价倒也不虚此名,历史可信啊,可惜棋差一招,最终还是要落在我的手里。”

    与此同时,在另一座府邸的屋子里一个男人同样看着那马云腾指上的一点红,看似轻浮着道:“你终究棋差一招,不过这样对你好像也没什么坏处,大不了你郁闷下,不就得了,可谋士、谋士必先谋己啊。”

    第二日早朝时,马云腾依然什么也没说,文武百官自然有了非议,虽然他对此并不在乎。

    待到午时已经下朝,一道突兀的声音在马云腾的耳边响起,任务世界中出现另一支队伍:凤舞队。三国剧情会因此发生变化,难度提升e(通窍)级。

    (原来:难度:f(通窍)

    队长:马云腾实力:f(御气)属性:(升灵)

    队员:郭嘉实力:无)

    “太师,袁绍、曹操等人已出洛阳,是否追捕?”在何府中马云腾正在接受主神的信息,一人突然出现,半跪在地上,双手抱拳道。

    “不用了,你们追不到的。”

    “是,太师。”对于大人的命令,他们只能执行,所以这人便退下了。

    “郭嘉的暗卫、轮回凤舞队、主神的干预,这個世界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实力,真是可笑!”马云腾眼中闪烁着名叫疯狂的色彩,然后一拳打在大地上,裂了。

    然后他起身走到皇宫,不久天下四海便传出了一个消息;太后旨意,召西凉刺史董卓进京参加新帝登基仪式。”

    然后他起身走到皇宫,不久天下四海便传出了一个消息;太后旨意,召西凉刺史董卓进京参加新帝登基仪式。”而远在西凉的一个并不起眼的山丘上,两位惊世大贤藏于其中,手执黑白,论天下之事,其中一人说道:“文和,此事你怎么看?”

    “可在戏弄于我,明明心中已有定计,居然还说的出口。”另一人道。“何进召吾主进京,岂不是正中下怀,吾主大事成矣。”

    “但愿如此。”

    “难道文和并不赞同?”说话的这人便是李儒,李文优

    那人只是下着自己的棋,没有回答。

    “不想说,也不逼你,不过为何你不投靠吾主,这样我们不是又在一起了吗?难道看不上吾主?”

    “非也!”

    “那是为何?”

    “此事以后在谈,下棋、下棋。”那人故意避开话题,只是讪笑着说道。另一人见此十分郁闷,但无可奈何之下也只能苦笑。

    洛阳,天底下唯一还算繁荣的地方,此时马云腾身在宫中。

    离开皇宫的时候,他再次恢复了以往的神色,不过不同的是,他的心似乎有了些温度。

    “兄长,你怎么来了?”何太后此时正在御花园赏花,看见马云腾来了便道。

    “没事,想来看看你。”

    “嗯。”何太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太子刘辩此时与其兄刘协并肩而行,其实他们兄弟的关系还是不错的,给何太后请安后,马云腾不知怎么回事,动了恻隐之心,对那两个孩子提点道:“人生在世什么最重要?”

    “好玩,游山玩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刘辩率先答道。不愧是他父亲的种,爱好都一样。

    然后便是刘协,他思考了一会儿,答道:“情。”马云腾眼神爆发出一阵精光与浓浓的疑惑,刘协架不住马云腾探究的眼神,只得道:“这是我在一本典籍中看到的。”

    “说。”马云腾使劲力气吐出一个字。

    “典籍上只有寥寥几句话,分别是:

    情之一字,

    世人皆迷。

    情为何物,

    谁人真知。

    世间万物皆有情,

    世间众人皆无情。

    古之今来皆悟情,

    到头来,皆伤情。

    情,

    问情问己问心,

    何为情,

    情本就是情!

    刘协说完话后就与刘辩在旁嬉戏起来。

    片刻后,马云腾睁开眼,不自觉宛然一笑:“那典籍现在何处?”此次对他的帮助太大了,可以说他对情的感悟上了一层。并且刚才灵老的声音再次徘徊着,“情道感悟进度0.5%,技能:天道之力解封。”

    备注:天道之力(技能):冥冥天道之音,内含天道之势,可筑天道之基。

    “那书,已在多日前不慎丢失了。”刘协突然被问,有点紧张,浑身全是冷汗,因为多日前董太后曾告诫他:“孩子以后对何进要像长辈一样,必要之时,也许可保你一命。”所以刘协才这么谨慎,另加上他比刘辩年长许多,对朝政之事,也知一二。

    六月的风,在空中散开,下了一场雨。

    此时宫中张让受马云腾指使,正在密谋叛逆之事,好将执行他的计划。

    “不若,我们现在就反了吧,有蹇硕的军队,再加上我们的“捕风”和“捉影”,未尝没有胜算啊!”十常侍中被灵帝称其“母”的赵忠道。”捕风“乃是杀手组织,而”捉影“则是打探消息的。

    “好,我们就大干一场!”

    “没错。”

    显然他们都被赵忠的话给打动了,当然蹇硕与张让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他们的命根子已经有了反应,所以为了马云腾手上的药,忠诚到家了,马云腾手上的药,叫做“生长吧,孩子”,为了得到这种药,别说背叛,让他们自断一臂都宁愿啊!

    而且,自从练了那《葵花碧野》,腰不酸了,头不痛了,吃饭还棒棒哒!你说这么好的条件对一个太监是不是太好啦?

    而在何府的马云腾正在拿着那本书,就是刘协前几日丢的那本,马云腾为什么能找到呢?这还要起源于那日。

    唐雪见走的那日,马云腾便又兑换了一个能装活物的容器“灵兽袋”,将“小黑”扔了进去。直到前几天,他看了几本书《破镜重圆》、《爱,要懂得放下》,心情才彻底从那次打击中恢复过来。

    谁知道他有没有放下?之后马云腾便见“灵兽袋”开始不断的震动,于是就打开,谁知小黑像一条黑影般的立马冲了出去,回来时,口中便多了这么一本书。也许狗鼻子灵吧?也许此物对它有用?之后,它又再次被扔了进去,只有马云腾不看书的时候,这只小黑狗才有份。

    回到正题,“将军,张让等人在宫中谋反,力图以太后为要挟,此时正传出信函说要见您。”将士急匆匆的闯进何府,脸上全是焦急的神色。

    “大胆阉人,竟然如此嚣张,拿我刀来,随我进宫。”

    “是,将军。”

    到了皇宫门口,那守城将士可谓“忠良”,一手伸出,将其拦住,“张大人只说过让何进何将军一人进去。”

    “伱不要欺人太甚?”旁边那位将士道。

    马云腾转过身去拍着那位将士的肩膀,“我不会有事的,这一去便是龙潭虎穴,你还年轻,不必随我去这险境。”

    然后马云腾使劲对拍了下手掌,发出声响。于是那年轻将士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被留在了外面。

    马云腾再一次进了宫门,一声大吼:“出来吧!”两边都是刀斧手,一人从中缓缓走出,端着妖娆的步伐,出声道:“何进,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

    马云腾只是轻笑道:“是吗?赵忠。”

    “不得不说,你的药挺管用的,那居然不是毒药。”

    “你怎么知道?”马云腾严重此时已有杀机,难道有人背叛了?

    赵忠看着马云腾捏着兰花指,捂着嘴,突然笑了:“别疑神疑鬼了,这药我根本不知道,只是试探下,没想到,嘻嘻,本来还打算逼供你的,现在倒好,一刀杀了了事。”

    “那你还是个太监?!”一种怜悯的眼神,毫不避讳的显露出来。

    赵忠顿时便恼了,正要拿起旁边军士的刀。没想到那军士一刀砍在他的身上,最后的结局死不瞑目只留下了一具全尸。

    马云腾盯着赵忠的尸体,将在其身上的刀拔了出来,抹了抹上面的鲜血,摇头道:“没想到我竟被一个太监给骗了,不过正如史上曹操所说,宦官势力已成一股,我要操纵,一人足矣,可惜那人不是你,不是你。”

    “不愧为主公,当真果断,这几千条生命可又要消逝了,可惜啊!”郭嘉轻摇手中的折扇,一副唏嘘的样子。

    “这是你的计谋,奉孝,你也有份。可不要谦虚啊,没听过“兵将杀一辈子,能杀多少人;谋士随便一句话,百姓流离失所,那都是轻的。”马云腾头也不看地回话道,同时心中想着:“嗜血重生,不错的天赋啊!”

    “抱歉,忘记了。”郭嘉经过现代的熏陶,已经有些分寸了,不过本质上还是个浪子。

    在城门外的年轻将士,见里面扔出了个人头,然后装模作样对后面的将士大喊道:“大将军被宦官杀了,我们应该怎么办?”

    “杀!”

    “杀!”

    “杀!”

    “没错,灭宦官,为大将军报仇。”年轻将士继续鼓舞士兵道。

    就这样戏剧化下,城门外便进行了一番惨烈惨烈的厮杀,而当城外的年轻将士冲进城门后,在没人察觉的情况下,悄悄走到了一间屋子,对里面的人道:

    “将军,计划开始了。”

    “嗯,下去吧!”这位年轻将士来头可不小,是三国时五虎上将黄忠之子黄叙,他本应早夭,马云腾将他接来,后服下了从主神购买的药剂,如今与正常人一般无二了,除此之外,他亦招揽了另一名武将。半月前,马云腾见一老人昏倒在路旁,他那可怜的仁慈心又发作了,于是叫来郎中治病,老人醒来后,身体无大恙。

    恰巧此时,老人的儿子从外归来,见到此幕,当即便拜马云腾为主公。百善孝为先,东汉时期,无孝者,连个官吏都做不了。

    就这样,他在这找到了一员大将:东莱太史慈。

    此时在宫中玩耍的太子刘辩与其兄刘协正在某些有心人的领导下,按照历史发展的那般出逃了。

    “两位皇子,现在宫中大乱,还请两位皇子随微臣出宫,待宫中安宁,再回皇宫。如若现在丢了性命,那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那太监在旁苦口婆心的劝道。

    刘协思考了下利弊,而刘辩这时望着刘协,啥都不知,看着眼前的太监:“那样也好,我和太子现在就随你去。”

    在两位皇子逃出宫门时,已是二更时分,后面追兵赶来,前有军马拦路,那太监却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的儿子也是个太监,而现在已经不是了,脸上只有使命结束的解脱,“我卫家终于有后了。”于是按计划般的投河自尽了。

    刘辩、刘协下的藏在乱草中,不敢吭声。军马四处搜寻,不见二人,往别处找去。

    到四更天,二人又冷又饿,哭哭啼啼,摸黑来到一处庄园,睡到房后草堆旁。而庄主崔毅仿佛早有预谋,到后面,问明是太子和皇子,忙扶进庄,献上酒饭。

    庄外不知何时来了河南中部的闵贡,崔毅领闵贡见太子,请太子回京。崔毅只有一匹瘦马,请少帝骑上。闵贡与刘协同乘一马。

    不到几里,司徒王允、太尉杨彪、与淳于琼等人寻来,簇拥着少帝回京。正走着,忽见前方一支人马,众人大惊,“吾等是谁?”

    军中正躺在几人抬的轿子上的那位将军说道:“我是西凉刺史董卓,特来保驾。”

    在马上的刘协说:“新帝在此,为何不下跪?”

    董卓忙下,跪拜在道路旁。董卓见刘协言谈举止很有规矩,已生废帝之心。回到皇宫,玉玺却不见了。

    董卓在外驻兵,每天带军进城,出入宫廷,毫无忌惮。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9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