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激情艳女(第章禁忌欢愉)最新章节列表

    后面断断续续又有人来,开始有中年人甚至老年人到来了,一个个文质彬彬,胸口插好几支钢笔。

    这时候天色已经晦暗下来,于是长发青年便关掉了录音机。

    他数了数人头问道:“一共来了54个,行啊,咱们队伍又壮大了,你们还有没有朋友要来的?”    激情艳女(第章禁忌欢愉)最新章节列表  

    有人说:“我表哥吃完饭会来。”

    还有人说:“我一个工友今天值班,他来的会晚点。”

    长发青年便说道:“行,那该来的同志都来了,咱们就正式开始交流活动吧?三子,给大家伙发一下这一期的《集邮》。”

    《集邮》是老杂志了,55年1月创刊,66年停刊然后前年又复刊。

    起初在80年上半年,这杂志是双月刊,结果这年头城市里的集邮人员多,且发展迅猛,三期刊物下来一期销量比一期高,于是下半年便改成了月刊。

    长发青年是本地集邮人群里的泰山北斗,他免费送大家伙杂志。

    王忆也分了一本。

    他打开之后看第一页,上面有领袖题字:人民邮电为人民。

    长发青年将自己的《集邮》杂志卷起来在桌子上敲了敲,说道:“大家畅聊之前我先说一件事,咱们上个月没有举办活动,因为我去首都看我姥爷了。”

    “这次我去首都收获颇丰,买到了今年发行的多套邮票,T70、T71、T72、T73、T74我都买到了,买的是全套,还有J74、J75……”

    “帆哥你买到了J74?今年2月15日发行的《人民音乐家聂耳诞生七十周年》纪念邮票?”莽撞青年吉祥急忙问道。

    帆哥得意的说:“对,买到了……”

    “那你太厉害了,我看报纸上说,首都在发行J74的时候,有两千多名同行拿着预购证去买票,在开门之前就来和平路邮政门市部排队,排了很长队伍。”吉祥再次打断他的话。

    帆哥对此不以为意,他笑道:“对,我听首都的朋友说,那天是人如潮涌、顾客如云啊,挤得里三层外三层。”

    有个青年问道:“首都还发行预购证了?我怎么听广播说,这制度还在构想中呢?”

    “你听广播里说的是咱们江南在构想吧?首都早就有预购证了,邮票公司天津分公司从去年起就实行半年预订办法了。”一名老人说道。

    帆哥点头道:“对,首都是今年正式实行的,他们是在半年内预交十块钱,然后可以持证买到这期间发行的新邮票。”

    有人问:“有证也得排队?”

    “当然了,有证照样排队,如果没有证,那你排队也买不到新邮票。”帆哥说道。

    吉祥迫不及待的说:“帆哥你给我来一套J74,我看《集邮》上有这套邮票的照片,真漂亮。”

    帆哥调侃道:“你用什么给我换?用你那张外国邮票行不行?”

    吉祥立马一拍桌子说:“想都别想,你们别做梦了,那邮票是我的宝贝,我以后就靠他来改命呢!”

    “咱们收集邮票是为了乐趣、为了增长知识,你还真以为靠收藏邮票能发财?”一名中年人摇头笑道。

    立马有人说道:“对,集邮可以打开一扇窗,让我们开阔眼界、增长知识。”

    吉祥不服气的说道:“这些邮票肯定不行,但我那个洋邮票能行,那是我爹早年间救下的资本家华侨才得到回报。”

    “人家当时就说过,邮票是很值钱的,他在外国时候,很多人就靠邮票发家致富。”

    “咱们是中国,不是外国。”又有人怼他。

    吉祥脾气暴躁,他一拳砸在桌子上说:“中国又怎么了?中国现在改革开放了,全民都开始集邮了,你们看着吧,我那张黑邮票肯定能值大钱!”

    帆哥咂咂嘴说:“行了,吉祥你别急眼,怎么还要砸桌子呢?”

    “另外这件事我赞同吉祥,他的那张洋邮票真的值钱,我打听过了,吉祥不是吹牛,他那张邮票还真是世界上发行的第一张邮票!”

    听到这话,本来在无聊翻看《集邮》杂志的王忆猛然坐起来问道:“黑邮票?是黑便士?!”

    黑便士,邮票之祖!

    这是世界上第一枚邮票,于1840年5月6日正式开始使用。

    它的出现代表便士邮政法的开启,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邮政的重要革命,在此之前邮资由收件者支付,且费用昂贵。

    拿当时的英格兰来说,一封信件邮资可以达到17便士,问题是当时一名工人的月薪才是18便士。

    于是当时穷人邮寄信件压根不带信纸,他们在信封上动手脚、做标记,这样让收信人看到信封后就大概知道这封信要说什么事,便不必付钱收下信,而是当场拒收回退。

    后来罗兰·希尔设计出了现代化的邮政法,而当时发行的第一枚邮票便是黑便士:

    这邮票通体是黑色的,它面值以便士计量,用黑色油墨印制了维多利亚女王的侧脸像。

    王忆不敢置信。

    他竟然在这里碰到了黑便士!

    黑便士是真正的价值连城的东西,他前段时间捣鼓邮票比较多,于是便特别注意了一些名贵邮票的新闻信息。

    其中黑便士的新闻闹的最厉害,他还大概的看过这新闻。

    新闻是去年10月发布,说世界第一枚邮票《黑便士》在港岛苏富比艺术空间展出,展览四天然后进行拍卖。

    最终拍卖价王忆没看到,他就看到了估值:

    八百万!美元!

    那可是八百万的美元,是八百万的刀了!

    结果现在他竟然凑巧碰上了一枚黑便士?现在竟然还有黑便士存在国内?!

    那这黑便士应该可以带到22年。

    他做了一个简单的推理:这种邮票一般都是集邮者收藏,如果这种邮票在集邮者手里留到22年,那不可能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既然国内没有这黑便士的相关消息,那这邮票应该是被销毁了。

    这样王忆就激动了起来!

    吉祥看到他激动发问,便斜睨他一眼说道:“看来你还挺懂的,不错,就是黑便士,怎么了?”

    王忆没有过多深入谈及这个话题,他简单的说道:“没什么,我听说过这邮票,它好像挺珍贵的。”

    吉祥得意的说道:“肯定珍贵,70年时候我爹救了一位资本家华侨的命,人家当时手头上没有什么值钱东西谢我们,就把在国外搜集的邮票册给了我爹。”

    “我就是从那时候对集邮感兴趣的,当时我去摇橹送这个华侨来着,他给我讲过集邮的事,外国很多人集邮,邮票可以很贵,以后咱们国家肯定也是这样,有些邮票也很贵。”

    王忆沉默的点点头。

    现在集邮热出现了,但邮票拍卖和天价邮票还没有出现在市场上。

    也就是说现在的邮票市场还不能说是‘市场’,更应该说是热潮。

    就像气功热潮、无线电热潮一样。

    大家伙现在玩邮票目的还不是为了赚钱,很多人也没有意识到邮票日后的升值空间多恐怖。

    他们收集邮票的目的单纯,交朋友呀、通过邮票去开拓眼界呀、单纯喜欢邮票的印刷图像呀等等。

    所以这会便有人说:“你们真是想多了,邮票能贵到哪里去?现在每年大约发行二十多套纪念和特种邮票,对吧?咱们集邮者花个二十多块钱就能买齐。”

    “不过也不一定,现在一些旧邮票就很值钱了,比如猴票,猴票涨价很快。”又有人说。

    还有人感叹道:“妈的,猴票发行太早,那时候咱们县里还没有集邮的说法呢,结果我当时买了的,却邮寄出去了。”

    “80年别说咱县里,翁洲市里都没人玩集邮。”旁边的人笑道。

    帆哥说道:“别说80年,咱们县里我是玩的早的,也是去年开始,但一直到今年上半年都没什么人玩,到了下半年才玩的人多起来。”

    听着他们的讨论。

    王忆默默的从包里摸出了一大版的猴票。

    来吧。

    尽情的拿现金来蹂躏我吧!

    不过他随即又想,张有信说这东西现在一张是一元五角,一版八十张也不过才120元。

    还不如一块手表卖的钱多!

    这样王忆咂咂嘴。

    可算球吧。

    他把猴票推出来,坐在他旁边的是个瘦高个。

    瘦高个随意一扭头,目光顿时凝滞了,然后立马叫道:“我草,他这里有猴票!一大版!”

    帆哥立马看向王忆伸手指向他:“啊,我草,你是王老师吗?你是老张介绍的王老师?”

    王忆点点头说道:“对,我是王忆。”

    吉祥猛的站了起来,冲着他喊道:“你是天涯岛的王忆?那个很厉害的王老师?”

    王忆再次点点头。

    吉祥顿时一摔手中的杂志。

    王忆以为这莽子要干自己。

    结果对方直接冲他不伦不类的抱了个拳头,说:“那我刚才对不住你了啊,王老师,刚才我冲你吆喝、还吓唬你,真是不自量力了啊!”

    “我这人性子鲁莽,容易犯错,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刚才招惹你。”

    说话语气依然很冲。

    但态度很诚恳。

    王忆顿时明白了吉祥这人的性子,这人是性急如火、粗暴简单,不过没有坏心眼,是那种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的莽撞人。

    于是他便说道:“吉祥同志你客气了,咱们都是集邮的朋友,谁口头上还不会说句暴躁话了?不至于要道歉,你刚才要是打我了那才需要好好道歉。”

    吉祥哈哈笑道:“我哪敢打你呀,你会气功,你把虎头船拳那帮流氓好一顿收拾,我佩服你还来不及呢!”

    一个老人戴上眼镜走过来说:“你这里有一大版的猴票?那让我看看行吗?”

    王忆推出去让他随便看。

    大家伙纷纷凑上来看,还有的举起了放大镜,一切弄的很像模像样。

    猴票制作之精美是毋庸置疑的,这点之前袁辉给王忆讲解过了。

    于是众人见猎心喜,看的一个劲感叹。

    王忆趁机卖弄了一下风骚,把袁辉曾经跟他介绍过的猴票制作工艺讲解出来。

    一行人听后对他不断竖大拇指:高手,这是高手!

    帆哥问道:“王老师,这猴票你要卖吗?”

    王忆说道:“卖,你们谁……”

    “我我我!”一群人纷纷举起手,争先恐后的抢着要买猴票。

    吉祥又用杂志拍了拍桌子,喊道:“草,急什么急?人家王老师又不是不卖给咱猴票,慢慢商量着出价就是了我出一块五!”

    有人惊呼道:“你出一块五?这邮票前年发行的时候才8分呀,这身价提高了两百倍?”

    “猴票保留的少,确实涨价快。”帆哥说道,“不过老东你就别妄想通过接触集邮被人当成文化人了,八分的二百倍那是一块五吗?”

    “就是,一块五只不过是八分翻了两倍!”吉祥得意洋洋的说。

    帆哥顿时更无奈:“行了行了,吉祥你的书都念到狗肚子里了,还是初中学历呢……”

    吉祥不高兴的说:“帆哥你看你,我开玩笑逗老东呢,我能算不出来一块五是一百五十分是八分的不到二十倍?”

    此时也有人疑问道:“先别开玩笑了,说正题,二十倍也不少吧?几百万枚呢,当时城里很多人集邮了呀。”

    “结果这才两年就翻二十倍?投机倒把也不敢这么狠呀!”

    帆哥说道:“是的,很多人集邮了,可问题是那会没人意识到国家要发行一套十二生肖邮票,是去年鸡票出来了,大家伙才意识到这点。”

    “然后大家伙就开始抢着收藏猴票了,现在市面上流通的猴票不太多了,所以涨价长得快,一块五的价格算是个公道价吧。”

    王忆说道:“我这里有八十枚的猴票,这样,你们都愿意要的话那我一人一枚的卖吧?”

    “最后剩下的我就不卖了,大家谁有愿意出手的邮票给我看看,咱们换邮票!”

    其实他隐约猜到,现在猴票长势快,不单单是市场存量少,而是集邮热出现了,恐怕有人有机构开始学着国外一样炒邮票了。

    他们先拿猴票小试牛刀,把猴票价格给炒起来了。

    这种事王忆收邮票的时候了解过,从80年到22年,国内一共兴起过四次邮票热,期间都会有人热炒很多邮票的价格,但只要邮票热度降低,这些邮票价格会锐减!

    就拿猴票来说,现在价值一块五甚至还能更长,但是等到八十年代第一波邮票热过去,它的价格会回落到几毛钱,然后再到下一波邮票热继续大涨。

    县里这些集邮客眼光没有这么长远,他们收集猴票纯粹是要赶时髦,被操盘手们当韭菜养着玩呢。

    吉祥这边不甘心的说:“我还想要一套四方联呢。”

    “我还想要一大版呢。”有人怼他。

    吉祥脾气很暴躁,立马回怼:“草你的,你有那么多钱吗?120元啊,你有吗?但我可是有六元的!”

    王忆安抚他说道:“行了行了,都是自己同志,大家不要吵闹嘛。”

    他把邮票交给帆哥,然后将邮票精心的分开,一人一张开始出售。

    来的人不少,54个,这样剩下26张邮票。

    王忆偷偷分出一个四方联递给了帆哥。

    帆哥咧嘴笑,冲他挤了挤眼睛。

    王老师会办事。

    王忆又把一个四方联给了吉祥。

    这个四方联是铺路石,他准备拿下吉祥手里的黑便士那可是八百万刀了啊!

    结果吉祥脑子一根筋,或者说性子特别冲动,立马叫道:“王老师谢谢你,我早就想要一套四方联猴票了……”

    完犊子!

    他这话一开口,大家伙纷纷看过来。

    帆哥无奈一笑,说道:“王老师,你看来还是不了解吉祥的为人。”

    王忆觉得吉祥一点都不吉祥!

    不过他倒是有办法应对这个场面,直接落落大方的说出目的:

    “大家不用看我,剩下的猴票我准备跟同志们换邮票,而我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吉祥同志手里的黑便士,所以我送他一个四方联。”

    听到这话,其他人便收回了目光。

    他们纷纷找自己的好邮票。

    吉祥把四方联推给了王忆,说道:“那不好意思了,王老师,我姓曹的很佩服你,可是那黑便士是我的宝贝,我不可能跟你换猴票。”

    王忆准备拿出蓝军邮。

    这时候三子拉了他一把说:“王老师你看我这里,我这邮票可挺牛,咱们换一把怎么样?”

    他拿出一张邮票放在了桌子上,帆哥看都没看直接问道:“你要把《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拿出来换猴票?”

    王忆看向桌面。

    这张邮票上图案不甚清晰,是首都门户和宫灯,其中邮票图案是左上方有一盏象征喜庆的宫灯,宫灯中央是协商会议会徽。

    会徽图案以光芒四射的蓝天为背景,中心是五角星、四面旗帜和国家地图,周围是缎带连接的齿轮和麦穗。

    《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这邮票王忆也知道,这是以“中华人民邮政”的名义所下发的第一套邮票,发布时间是1949年10月8日。

    而众所周知,我国建国时间是49年10月1日!

    也就是说这邮票是建国后发行的第一套邮票!

    发行这邮票就如同他名字显示的那样,是为了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胜利召开。

    意义很大。

    但价值不太大。

    原因很简单,这可是国家发行的第一套邮票,收藏起来留作纪念的人自然很多,于是在22年依然可以找到很多这个邮票

    并非是集邮客收藏起来,而是工商各界和知识分子们都觉得这邮票有纪念意义,所以各界人士进行了收藏。

    说实话这邮票对于集邮客来说还真是必备的入门款好票,但偏偏王忆不是集邮客,他是个时空贩子!

    于是这邮票对他来说就没有意义了,他摇摇头果断拒绝。

    三子估计没想到他会拒绝,当场就懵了:“什、什么意思?王老师你摇头的意思是,你的猴票配不上我的开国第一邮?所以你有点自惭形秽了,不好意思跟我换票?”

    王忆失笑道:“不是,是我已经有这邮票了,而且我还有东北票呢。”

    这邮票当时出了两版,它是国家华北邮政总局以“中华人民邮政”名义向全国发行的纪念邮票,可是建国初期东北地区流通的是东北币,尚未用人民币收兑,故同时发行一组东北币值邮票,供东北地区贴用。

    东北票要比国版票更珍稀。

    听他这么说,三子便失落起来。

    旁边挤过来一个人问道:“那你有55年的再版票吗?”

    《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这个邮票在1955年1月10日进行了再版,由沪都的印剧一厂印制。

    王忆说道:“我没有,不过我同学有,我不太需要这个票。”

    挤过来的人挠了挠头皮,失望而去。

    吉祥得意洋洋的说:“还是我的黑便士最值钱,黑便士能换一大版的猴票,王老师,我说的对不对?”

    王忆反问道:“那你换吗?”

    要是换的话,他大不了再四处发动人去找猴票,最大不了就是从22年带一台电视机回来跟人换猴票。

    但曹吉祥把自己的黑便士视为珍宝,他无论如何不肯换。

    这时候大家伙的目光从王忆身上转移了,都开始拿出自己最新收藏的邮票来做展览和交流。

    他们用当下流行的方式来存放邮票将邮票放入镜框的玻璃下面,然后大家伙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看邮票也买卖邮票。

    王忆正在琢磨着怎么捣鼓曹吉祥的黑便士。

    结果又有人敲门了:“咚咚咚,云帆,开开门啊。”

    长发青年一甩头发没多想,反正这会已经不放港澳台音乐也不跳舞了,他不怕治安员或者街道办人员上门检查。

    他打开门,门‘咣’的一声被暴力踹开,好几个治安员如狼似虎的冲进来。

    其中一个喊道:“都他妈蹲下!”

    这把三子吓尿了,叫道:“蹲下、蹲下我蹲下!同志我我我刚才没跳舞,我刚才真没跳舞……”

    王忆当场麻了。

    三子这货也太胆小了吧?

    治安员们却没有去看他而是扫向人群,最终他们目光不约而同放在了曹吉祥身上。

    曹吉祥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猛的站起来扑向窗口,推开窗户跳跳出去。

    这时候已经有治安员快步上来摁住他了!

    “还想跑?”

    “把他拿下!”

    “这小子是偷票贼,你们这里面还有没有他的同伙?”

    王忆一愣。

    曹吉祥竟然是偷票贼?

    这个年代集邮的人大多不是去邮电局买邮票,没有那闲钱,他们主要从信封上剪邮票。

    然后这就催生了一种时代之贼:偷票贼。

    因为信件都是放入邮箱里的,用铁钩子可以从中偷出信封,有些集邮爱好者走火入魔了,或者说没有钱买邮票,他们就去信箱里头偷信件,将信件上的邮票给裁剪下来进行收集。

    另一个八十年代的邮票热挺恐怖的,还有些邮递员看到信件上有自己需要的邮票,还会自己剪下来。

    以至于邮电部门不得不出台条例,剪邮票要记过处分并处罚金,这才让邮递员们换了柔和一点的集邮方式:

    他们送了信会磨收信人,把心仪的邮票讨要到手。

    但这样不犯法,偷票贼却是犯法的。

    治安员们摁住曹吉祥,曹吉祥想要反抗别看这小子长得瘦削,可是他个子高,属于肌肉长在骨头缝里那种,一下子还真把治安员给撞开了。

    他起身还要跑,王忆见此一步上去摁住他厉声道:“你想牢底坐穿?蹲下!不准袭警!”

    曹吉祥难以置信的看向他叫道:“王老师,原来你是个卧底!”

    这时候云帆也过来蹲下了,他赶紧上去协助王忆拉住曹吉祥低声说:

    “你妈个逼是个傻子啊,王老师在救你命!你不管你娘了,你要去坐牢吗?你能逃得掉吗?”

    曹吉祥一愣,一下子明白了王忆的用意,然后便赶紧蹲下了。

    但是晚了。

    一个治安员指着他怒道:“好你个犯罪分子!你还敢反抗、还敢逃逸、还敢袭警!”

    王忆忍不住的叹气。

    这曹吉祥真是个莽子!

    云帆这人很讲义气,他赔笑说:“二哥,是我,阿云,哈哈,那个啥……”

    “少这个那个!”一个治安员整理了一下大盖帽指着他说,“你们是不是又聚众跳舞了?”

    “上次抓你进去蹲了几天看来你没长记性,行了,这次继续进去蹲几天吧。”

    还有一个治安员笑道:“云帆你这小子呀,十次扫舞能抓你十一次你是一天窜几个场子?我跟你说,我们下午抓了几个跳舞的,他们说你下午也去跳来着。”

    先前的治安员指过云帆后手腕一转用手指在屋里划拉了一圈:“行了,这次又抓了一波。这都是聚众跳舞的?很好,都他妈给我进去蹲着!”

    有老人急眼了,说道:“同志、同志你可不能污蔑人啊,我今年72了,我怎么能聚众跳舞?我是来参加集邮会的!”

    “你这老同志72了是人老心不老,还跳舞呢?”这治安员说道,“行了,都跟我们走!”

    这里面有工人、有销售员、有教师,总之有不少是有正式工作的,他们可不能去看守所蹲着,否则轻被批评、重被开除,这损失可就大了!

    他们纷纷求饶或者争辩,治安员们不管,就要把他们一起带回去。

    王忆无奈的说:“这样吧,我认识你们庄满仓局长,让我……”

    “我们庄局铁面无私,你要是认识他就知道,他的熟人但凡敢违法犯罪,那肯定要罪加一等!”治安员强硬的打断他的话。

    “来,小赵、大飞,你们两个给我往后押送犯人,一次一人押一个。阿凯你留下,跟我一起看着他们。”

    听到这话,屋子里好些人面露惶恐甚至有人惊恐的哭了起来。

    王忆面色一沉,说道:“同志们不用慌张,你们都知道我是谁那就知道我这人不说大话,咱们都去他们单位,然后今晚有人过来接咱们出去,都没事!”

    他们确实是来参加集邮会的,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抓人?

    即使是跳舞的又怎么样?又不是跳违法犯纪的贴面舞、黑灯舞,就是一群人听着音乐扭扭屁股,这也得抓取坐看守所?

    太过分了!

    领头的治安员看到他这么说话顿时气笑了,说:“行,你这同志挺狂啊!你是哪个领导干部的子弟?我还真他妈不信你的邪了!”

    “你今晚给我随便叫人,就是国家领导人来了,你们违法犯纪也是违法犯纪!想从我白当下的手里走后门?不是,想走我白当下的后门?绝无可能!”

    “古代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是新中国了,我就不信社会上还有权贵子弟,还能侮辱人民政权、侮辱人民法律!”

    他进一步跟手下人说:“小赵,你这次回去不用回来了,审查身份,通知家属!”

    一群人吓尿了,呜呜的哭声又响起来。

    曹吉祥着急的说:“别通知我老娘……”

    “带走,先给我带走他、通知他的家属!当什么不好你当小偷!”白当下怒道。

    一行人断断续续被带走。

    人太多,白当下从相邻的所里调集了人手,把他们分批次带到了街道所属的治安所。

    王忆一进去,看见一堆人蹲在一起。

    他一看情况不妙,说道:“我要见你们庄局!”

    一个治安员歪头看着他说道:“你谁啊,你这嘴巴挺大啊脸也挺大啊,你要见我们庄局你就见?”

    王忆急忙说:“我叫王忆,麻烦这位同志跟你们庄局说一声或者跟你们庄局的秘书郭嘉同志说一声……”

    “我草,你王忆?天涯小学校长王忆?”旁边在做登记的治安员当场站了起来。

    王忆说道:“对……”

    歪头那治安员急匆匆就跑了。

    没过一会,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一阵吉普车的轰鸣声传进拘留室,庄满仓的声音很快传进来:“人在哪里?”

    “拘留室里。”

    脚步声响起,拘留室的大门被推开,好些人满怀期待的抬起头看向门口。

    庄满仓进来了。

    他一下子找到了王忆,倒吸一口凉气:“呵,还真是你啊,王老师,还真是你!你说你、你怎么搞破鞋啊?”

    王忆也倒吸一口凉气:“什么玩意儿?我别乱说啊!”

    旁边跟随的治安员急忙说:“领导,不是搞破鞋,是跳舞、聚众跳舞!”

    庄满仓听到这话骂道:“你们瞎闹嘛!草,谁电话里说是有伤风化罪给抓的人?直接说跳舞,现在正扫黄呢,我这一听王老师犯了有伤风化罪,还以为他乱搞男女关系呢!”

    “我就说嘛,王老师不是那样的人!”

    他又问王忆:“不过你怎么去跳舞了?不对呀,你要跳舞干嘛还一个人来县里?你们岛上那么多地方,要跳不是随便跳?”

    王忆说道:“对,庄局您说的一点没错,所以我没有跳舞!”

    这时候白当下过来了,生气的说:“你狡辩没用!我审过了,你们就是跳舞了!”

    他又气冲冲的问庄满仓:“领导,你要徇私枉法吗?”

    庄满仓摘下大盖帽往手里一砸怒道:“少他娘放狗臭屁,我怎么徇私枉法了?”

    他问王忆:“王老师你到底跳没跳舞?老白这人眼里揉不得沙子,他不能说瞎话。”

    王忆怒道:“你不了解我?那我会说瞎话?我们这里确实有人跳舞来着,但只有少部分人而已!多数人没有跳舞,包括我在内多数人没有跳舞!”

    好几个人立马哀嚎起来:“我没跳。”

    “我72了啊,我跳个屁!”

    “污蔑人,你们污蔑人了!”

    庄满仓怒视白当下问道:“你审的是谁?审出来的结果是这里每个人都参与跳舞了?”

    白当下一愣,突然便尴尬起来:“那、那倒没有,没那个,没来得及全审查了,就、就那啥审、审了一两个……”

    “你、你真是!”庄满仓生气的指向他,然后一把将大盖帽扔在地上,“粗暴执法、鲁莽行事,你怎么老是犯这个错误!”

    他说道:“立马审讯一下,违法分子不能放过、清白的同志也不能冤枉了!”

    听到这话蹲在地上一群人里好些发出欢呼声。

    更有人激动的热泪盈眶乃至哭了起来。

    于是王忆又听到了哭声。

    他对庄满仓正色说道:“庄局,这件事我从头到尾的经历了,白警官是铁面无私没错,可是他也太心急了,没把事情调查清楚就抓人了。”

    “我可以向你保证,这里没有人搞违法犯罪的活动,他们确实听着歌曲跳了几下,那也不是跳舞呀,更不是跳淫秽违法的舞蹈!”

    “我真在现场经历了一切,没人跳什么贴面舞黑灯舞,就是大家伙要开集邮会,高兴之下听个歌,然后有些同志喜欢扭巴两下子,这种事不至于抓人!”

    庄满仓问道:“不是男男女女的在一起乱跳舞?”

    王忆断然道:“绝对不是,都是男同志、准备开集邮会的男同志,只是我们开会的时候准备放歌调解会议氛围。”

    “然后开会之前有些同志听到歌曲高兴了,难免就扭巴扭巴,这不至于还要上纲上线!”

    庄满仓无语的看向白当下,问:“有没有抓到女同志?”

    白当下垂头丧气的说:“没、没没……”

    “还没妹妹、没姐姐,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庄满仓瞪他一眼。

    然后他又伸出手指点了点白当下,最终叹了口气:“一群大老爷们在家里头扭巴两下子,你说这样的你也抓!你真是、真是!”

    “放人吧,这种不用上纲上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90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