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难受就一颗一颗挤出来(密宗明妃n次)最新章节列表

    晨间,公交车在校站缓缓停下,枝头有雀儿飞起,震落一片树叶,像是小蝴蝶一般,轻轻打着旋儿飘飞下来,落到刚从车上下来的少女碎花裙摆上,变成了更大的一只蝴蝶。

    “好……好热!”

    云疏浅俏脸红扑扑的,因为脸嫩的缘故,血液稍微往脸上一冲,她的脸就红了。    难受就一颗一颗挤出来(密宗明妃n次)最新章节列表  

    “公交的空调是坏掉了吗,为什么可以这么热。”

    “……”

    宋嘉木不敢吐槽,他也感觉挺热的,毕竟这样的夏日里,两人在公交车还抱抱,这一路下来不热就奇怪了。

    如果是冬天就好了,无论是坐电动车还是坐公交车,再紧密的抱抱也不会感觉热。

    宋嘉木扯动着领口的衣衫,现在是早上的十点钟,天空湛蓝,万里无云,阳光透过树荫在脚下斑驳。

    云疏浅的额头有些香汗,脖子也微微有点汗,她看着宋嘉木扯动领口衣衫的动作,她也想学啊,但这也太不淑女了吧!

    一个女孩子,为了散热,来回扯动领口的衣衫,这要是行道树上有个人,岂不是都被看见啦?

    云疏浅从包包里拿出纸巾。

    宋嘉木反应很快啊,明明他在看着前方,但身旁少女拿出纸巾的一瞬间,他就凑过来低下头:“到你了,帮我擦擦。”

    “我不。”

    “给我擦擦嘛,你给我擦一次,我给你擦十次。”

    “……你说的!”

    “我说的。”

    云疏浅觉得这笔买卖很划算,便抬起小手,捻着纸巾替他把额头和脖子的微汗擦了擦。

    一边擦汗,还一边吐槽:“臭死啦!”

    宋嘉木可一点没觉得自己臭,刚刚在公交车上到底是谁把脑袋都埋到他胸口上了啊?

    “难道是臭豆腐效应?我越臭你越喜欢?”宋嘉木恍然大悟。

    “要点脸吧。”

    云疏浅趁机掐了一下他的脸,男生的脸掐起来手感一般,但好在宋嘉木脸上不油腻,掐完之后,手指也没有油乎乎的感觉。

    男生这样干净清爽的脸,是会给颜值加不少分的,只要干净清爽,然后五官端正一点,那么对女孩子来说,在脸这方面就没有太多可挑剔的了。

    作为勤俭持家的姑娘,两人出的汗也不是很多,一张纸巾各擦一面也就够了,云疏浅便也没拿新的纸巾出来,而是把刚给他擦过脸的这张纸巾翻了个面儿,然后在自己的额头和脖颈上擦了擦。

    擦完了脸,云疏浅又把纸巾打开来,再翻到中间干爽的部分,把掌心里的汗也擦了擦,她确定,掌心里的汗不止她自己的,肯定也有宋嘉木的一部分。

    把左手上的汗擦完了,云疏浅又抓过身边宋嘉木的右手,打开他的掌心,帮他把手心里的汗也擦了擦。

    如此一张纸巾的利用率,让宋嘉木惊呆了,估计他只有在拉屎只剩一张纸巾时,才会这样折来折去用好多次吧?

    还有些好奇她为什么会擦手心的汗呢,云疏浅把纸巾放到右手攥着,已经干爽的左手便主动地钻到了他的右手里面,跟他十指相扣,像小学生牵手似的,轻轻晃啊晃。

    她的手小小的,软软的,即便现在天气热,牵起来依旧很舒服,宋嘉木顺势就柔柔地握住了她的手。

    像这样在外面走路时牵手这件事,已经变得格外自然了,尤其是最近,云疏浅主动要牵牵的次数,比宋嘉木还多。

    她特别喜欢被他牵着,无论是十指相扣也好,还是只轻柔地握着三根到四根手指也罢,总之彼此相连的时候,她就感觉心里不断有幸福感和满足感浮现,感觉自己变成了他的小宝宝。

    路过小店的时候,宋嘉木牵着她去买了一瓶冰水。

    暂时也不渴,这冰水买来也不是现在喝的,宋嘉木把冰凉的瓶身在脸上和脖子上贴了贴,惬意地打了个颤颤。

    “要不要试一下?很爽的!”

    “不要,搞得湿湿的……”

    “带会儿我帮你擦就好了,来试一下。”

    “呀……!讨厌死了!”

    宋嘉木把冰凉的瓶身在她的脖子上贴了一下,云疏浅就缩了缩脖子,然后他又往她另一边的脖子贴了一下,少女就咯咯地笑了起来,冰冰凉的还痒痒,她没好气地拍他。

    不过确实挺爽的,她抢过了宋嘉木手里的冰水,一只手拿着自己在脸蛋上贴了贴、额头贴了贴,还在两人中间牵着的手上也贴了贴,然后又踮起脚嘻嘻笑着拿冰水去冻宋嘉木的脖子,还掀起他的T恤下摆,把冰水往他背后滋熘地冻一下。

    宋嘉木嘶嘶嘶地叫起来,说‘烫死了!’‘烫死了!’,她就笑得很开心,一副耍坏得逞的小得意,眉眼都弯起来了。

    这让她想起来小时候一起玩的滋水游戏,两个人把矿泉水瓶盖儿钻个洞,然后在家里滋水玩儿,把沙发都给弄湿了,然后宋嘉木就挨揍了,因为是他家的沙发。

    云疏浅就是这么喜欢跟宋嘉木呆在一块的时光,即便是无聊的走在路上,她也能乐得如此开怀。

    《纸条》的主要场景拍摄都在图书馆,宋嘉木和云疏浅便来到了图书馆,在二楼找了一处比较符合拍摄需求的位置坐下。

    今天周末,也还没到考试月,图书馆自习的人不多,片子也没有台词需要讲,安安静静的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看吧,我就说采衣不会那么早到,我再问问她。”

    云疏浅和宋嘉木在自习桌子上相对而坐,桌下各自的腿自然地交叉互抵,呈宋云宋云的姿势。

    宋嘉木今天穿的是休闲的工装短裤,云疏浅穿的是裙摆到膝盖上方的碎花连衣裙,两人双腿的肌肤可以亲密地磨蹭在一起,这跟牵手的感觉又不一样,腿更靠近下半身,彼此轻轻磨蹭时,会带来更多旖旎暧昧的感觉。

    少女的腿纤细柔软,宋嘉木专心蹭着。

    蹭了一会儿后,他不蹭了,喉结滚动了一下,偷偷调整了一下坐姿。

    宋嘉木就是这么喜欢她,喜欢她的一切,喜欢到想跟她发生一切令人心动向往的事。

    【采衣,你到哪儿了?还没醒吗,都等了你半小时了!】

    【刚在给单反充电,我就到了,三分钟!】

    演员迟到导演发飙,但导演迟到该咋办呢。

    云疏浅从小包包里拿出一本便利签,鹅黄色的,这也是待会儿拍摄时候的主要道具。

    她拿起笔来,一边写字,一边轻轻地用腿蹭宋嘉木。

    少女的字迹很清秀,她握笔的时候,手指捏在笔杆很靠前的地方,写出来的字跟她一样小巧可爱。

    她写下来女主角的第一句‘台词’

    【你好^_^】

    然后把纸条对折了一下,丢到了宋嘉木面前,宋嘉木没说话,他知道她开始演练了。

    他打开纸条,也写了一句话。

    宋嘉木的字比起云疏浅的字就要潦草多了,字型跟他一样,看起来瘦高,下笔也比她有力,笔力会在纸张的背后印出痕迹来。

    写完了之后,他沿着刚刚纸条的折痕把纸条折上,丢回到了她面前。

    云疏浅知道他要写什么台词,因为男主回的也是【你好】

    但她打开纸条的时候,却愣了一下,表情看似没啥变化,但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她的嘴角勾起了澹澹的弧度,大眼睛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把纸条的内容看了好几遍,因为纸条上没有写着【你好】,而是出乎她预料的写着:

    【宋猪头真的很喜欢云猪婆,超级超级喜欢】

    明明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欣喜、而感到甜蜜,但少女还是装作一副‘你又在捣乱’的模样,她抿了抿小嘴儿,皱了皱秀气的鼻子,也趴下来写了一行字,丢回纸条给他。

    宋嘉木迫不及待地打开她再次丢回来的纸条,看着那行可爱的字,他忍不住被她逗笑。

    【宋猪头是讨厌鬼,是臭猪,超级超级臭!】

    【那宋猪头可以吃好多好多的香菜,这样他就很香了】

    宋嘉木把纸条折起,丢回给她。

    袁采衣的身影在视线里出现了,云疏浅便不跟这幼稚鬼玩传纸条的游戏了,她把这张两人都写了属于他们自己心声的纸条收进了包包里,放在了最私密的夹层里面。

    “天啊,你俩是超人不成,还是昨晚一起睡了?所以充满了电?”

    袁采衣一副困得要命的模样,“我也是一点钟才睡的,怎么我就起不来了呢。”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昨晚……”

    云疏浅惊呆了,采衣难道真的在她身上装了摄像头?居然连她昨晚和宋嘉木一起睡的事都知道?

    她差点脱口而出,然后勐地刹住了车,改口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昨晚也是一、……一点钟才睡的?!”

    宋嘉木在喝水,差点没被呛着。

    “不是你自己大半夜的还给我发拍好的视频看的嘛。”

    “对哦对哦……”

    看着慌慌张张的云疏浅,又看看正在喝水的宋嘉木,袁采衣若有所思,似有所悟。

    她在云疏浅的身边坐了下来,目光暧昧地笑道:“你俩该不是偷偷给自己加戏了吧?”

    “……什么戏?”

    “这大晚上在房间里的,还能是什么戏。”

    “没!有!”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89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