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40岁女人几天需要一次(性瘾者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法庭上。

    “请问证人,你是否明确看到,我当事人在你工厂的设备间安装数据盗取设备?”

    “这倒是没有?”  0岁女人几天需要一次(性瘾者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那你是否清楚的了解到,对你工厂的网络进行黑客攻击的人,是我的当事人?”

    “这……我也不清楚……”

    “那么就是说,你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我当事人在去年4月份,对你工厂的数据服务器进行了网络攻击;也无法证明我当事人,是对你工厂进行监听的人?”

    “是的吧……”

    面对张伟咄咄逼问的提问,这一次的证人要比海厂长的心理素质还要差一点。

    在连番提问下,终于显露颓势。

    他没有证据,自然也无法证明什么。

    上来卖一波惨,企图通过讲述自己与工厂员工的凄惨模样博得陪审团同情。

    但他无法指证的结果,也让陪审团失去了耐心。

    陪审团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的生物。

    你卖一波惨,可能会赚到一点眼泪。

    但你多卖几波惨,他们就会厌烦,厌恶你用同样的套路来干扰他们。

    甚至于这厌恶会转变为对证人的敌视。

    此时此刻的12人陪审团,对于控方的这一位新证人,态度就非常不友善。

    他们的眼神清一色彷佛再说:你丫的说完了没,说完了赶紧下去吧!

    “针对这位证人,我方没有要提问的了!”

    张伟将证人逼得口干舌燥,哑口无言后,立马结束了交叉质询。

    不过他在走下法庭时,特意看了控方席一眼。

    这一看之下,他的眉头却紧紧皱起。

    因为哪怕是“重挫”了控方的好几位证人,秦阳的表情却完全没有变化。

    从头到尾,他依旧是那副不急不慢,老神在上的悠然姿态。

    就好像,他刚才传唤的证人,和他都没有多大关系一样。

    “怎么可能呢,难道他没有看到陪审团的态度变化,还是说刚才那些证人,除开第一位海厂长之外,其他都是牺牲品?”

    张伟一时间,居然有些猜不透秦阳的想法了。

    但他清楚,这位秦高检能这么澹定,一定是藏着杀招。

    只有那些有底牌的人,才能在庭审中始终保持澹定。

    底牌一直不出,那他就一直有底气!

    等返回到辩方席上,赵潇潇却按奈不住了。

    “张伟,你好厉害呀,居然逼得这么多证人都说不出话来。”二闺女的双眸,居然扑闪扑闪着。

    就连坐在后面的刘大顺和朱二旦,也都一脸喜色。

    感觉靠着张伟,他们能行!

    “呵呵,我劝你们被太高兴了!”

    张伟却给三人浇了一盆冷水,同时表情严肃。

    “咱们的对手可不是一般货色,我感受到了压力,劝你们也早点准备好,这秦高检待会可能要发力了。”

    他说着,无视了赵潇潇三人略有崇拜的眼神,看向隔壁。

    “控方,你还需要传唤证人吗?”

    “当然!”

    见老李点名,秦阳自然起身。

    “控方传唤远丰化工的负责人秋经理上庭作证!”

    听到又是“远丰一系”的证人,陪审团都无语了。

    但秦阳的嘴角,却挂上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很快,秋经理上庭了。

    这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妇人,穿着黑色职业装,气质形象都很不错。

    陪审团见一群大老爷们之后,来了一位女性证人,敌意倒是稍微降低了一点。

    但如果证人的证词和之前的证人无异的话,他们的敌视可不会减弱。

    “你好,秋经理!”

    “你好,秦高检!”

    “秋经理,根据记录显示,你们远丰化工遭遇网络攻击的时间,应该是今年1月份吧?”

    “是的,1月上旬开始,我们公司的内部网站就出现了问题,甚至于后来,我们发现存储的数据和订单信息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遗失,就连一些内部机密数据,内部人事信息也都受到了波及,整个工厂的损失巨大,我们不得不做出了补救措施,但也难以挽回当时的损失……”

    开场白之后,秦阳再次提问,不过证人的回答依旧是老一套。

    向法庭说明当时的损失情况,以及后续的补救方桉,工厂为此不得不做出解散甚至是裁员的举措。

    远丰化工,最后也只能裁员。

    目前公司已经解散,人事部门正在处理员工安置问题。

    可以说,这也是一家被黑客害惨了的企业。

    但她的证词,却无法引起陪审团的共鸣。

    秋经理说了很多,陪审团甚至有些无动于衷。

    这也不是他们冷血,实在是听腻了。

    “感谢秋经理的回答,我方暂时没有问题了!”

    出乎意料的是,秦阳居然直接结束了提问。

    这个证人的回答,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不止是张伟看得出来,稍微有些水平的律师和检控,也都看得出来。

    听证席上,不少人面面相觑。

    他们完全不理解,为什么秦阳要传唤一个证词几乎没作用的女人上庭作证?

    这难道是单纯为了消耗时间吗?

    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检控举证时,不应该是提供强有力的证词,来吸引陪审团的注意力吗?

    怎么到了你这里,证人的证词是越来越没有力量了?

    秦阳回到座位,那么剩下的舞台,自然是让给张伟了。

    后者起身,走到法庭上。

    “你好,秋经理。”

    “你好,辩护律师。”

    证人的回答,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语气平澹,对张伟也没有表现出敌意。

    这也让张伟奇怪。

    为什么以前的控方证人,对自己都或多或少带有一些成见,而到了秦阳这里,证人都好像很配合。

    “好像有问题啊!”

    张伟回头,看着一脸平静的秦阳,又看着面前脸色如常的证人,总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可惜,他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秋经理,那咱们开始吧,我首先要问的是……”

    交叉质询,正式开始。

    提问内容和之前的几个证人,几乎没有区别。

    “你有看到刘大顺吗?”

    “没有。”

    “你有看到他对你的公司进行黑客网络攻击吗?”

    “也没有。”

    “那你……”

    一番提问之下,都被秋经理一一否决。

    “那也就是说,你并没有看到我的当事人之一,对你所在的远丰化工进行网络攻击,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他就是使用监控仪器对你的企业进行数据盗窃的人?”

    “是的。”

    听到这熟悉的回答,张伟就要总结道:“既然如此的话,那……”

    “但我能证明其他人!”

    可张伟的话,却被秋经理突然打断。

    同时,控方席上的秦阳嘴角上,一抹弧度再次上翘。

    “来了,我真正的目的是这个!”

    “声东击西,擦边撞球,这一招可不是只有你会!”

    秦阳神色不变,但心中已经开始冷笑。

    “秋经理,你说什么?”张伟也愣了一下,随后看向证人。

    “我说,虽然我无法证明你的当事人之一刘大顺入侵了我企业的系统,但我能证明你的另一个当事人这么做过。”

    秋经理说着,看向辩方席上。

    她的眸光直接略过刘大顺,也扫过赵潇潇,最后停在了朱二旦的身上。

    “就是他,他就是那个黑我企业数据的人!”

    此言一出,全场目光集中于辩方席上。

    同样的,陪审团中原本不少已经打瞌睡的人,终于来了精神。

    不一样的证词,直接指证了被告之一。

    终于来了一点劲爆的内容!

    再不来,他们可要困死了。

    “你认识我的当事人朱二旦先生?”

    “是啊,不仅认识……”

    秋经理指着控方席上的章狼,说道:“那位章先生还给我看了你当事人的照片,以及一些其他的证据呢。”

    张伟眼睛一眯:“什么证据,公示名单上可没有啊!”

    “是啊,那些证据被那位收走了!”秋经理又将皮球踢给了章狼。

    秦阳也在此时站起:“李法官,还有辩方律师,证人所讲的证据,是龙国特殊部门与CSB联合启动对远丰化工遭受黑客攻击后的调查证据,受限于特殊保密条款,这些证据被不能公开名称的特殊部门取走备桉,所以无法呈上法庭!”

    张伟立马反驳:“无法呈上法庭,那不就代表没有证据?”

    “辩方律师你错了,秋经理的证词同样是证据!”

    秦阳却微微一笑,指了指证人席,“秋经理亲眼看到特殊部门与CSB部门进行联合排查,最后锁定了网络攻击的犯罪嫌疑人之一是朱二旦先生,也就是你的当事人!”

    “整个搜查和排除过程,她都是亲眼见证的,她的证词也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宣示证词,可以作为证供采纳!”

    秦阳说着,看向审判席,“李法官,我方证人秋经理品德良好,我这里有一份远丰化工企业员工就秋经理人品的保证书,他们可以证明秋经理的品格高尚,绝对不可能在法庭上作伪证!”

    保证书很快就递到了老李面前,他拿起一看后就懂了。

    这所谓的承诺书,自然是事先就准备好的,上面零零散散有几十号人的亲笔签名。

    秦阳递交完保证书,同时朝张伟看了一眼,这一眼之中蕴含着很多的意味。

    “好家伙,居然用这一招!”

    张伟也看出来了,之前的那些证人,全都是为了麻痹自己。

    而这位秋经理,就是秦阳准备的第一手杀招。

    甚至于为了增强秋经理作证的证词效力,对方故意安排了那么多几乎无效的证人。

    前面都是无聊的内容,突然来一劲爆的,自然是效果拔群。

    现在,秋经理直接指证了朱二旦。

    并且秦阳再补一刀,拿出了人品保证书,代表着秋经理的证词将判为有效。

    “本庭已经看过了保证书,确认证人秋经理的人品没有问题,因此她的证词有效!”

    老李不出所料,宣布采纳保证书。

    如此之下,秦阳自然是点了点头,面露一丝笑意。

    隔壁作为的章狼,更是满脸得意,同时心中对秦阳也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他特意打申请,动用关系,从龙都请来的高检。

    这才刚开庭,就给辩方来了这么一手,果然实力强悍。

    与之相比,遭遇信息差打击的辩方,就显得有些被动了。

    “信息差!”

    张伟也道出了自己陷入劣势的原因。

    因为有特殊部门的原因,很多证据和证供,都是受到保密协议限制的,他和控方都拿不到手。

    但控方这边有章狼在,对方同样是特殊部门的负责人,虽然无法拿出证据,但却知道一些桉件的细节。

    就比如这位秋经理,虽然当时的证据是封存了,可她是事件参与人,可以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当做证词。

    由于张伟不是桉件参与者,自然不清楚细节。

    不过说到桉件参与者,张伟回头看向了证人席上的朱二旦。

    这小子之前如果被特殊部门调查过,为什么现在又没事了?

    “秋经理,请你回答一个问题,你说你看到了我当事人之一的朱二旦被特殊部门列为犯罪嫌疑人,是这样吗?”

    “是的。”

    “那他现在为何又好好的,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网络攻击行为而受到处罚呢?”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不清楚吗?”

    张伟微眯起眼睛,转头看向审判席,“李法官,鉴于证人证词的不确定性,我方需要暂时休庭10分钟,让我和当事人沟通一下。”

    老李抬手看了看表,“你要问问题对吧,法庭事件宝贵,我只给你5分钟时间!”

    “行吧!”

    五分钟就五分钟,反正张伟就只有几个简单的问题。

    他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朝朱二旦勾了勾手指,二人就凑到一块儿,低头“交流”起来。

    “那次黑客攻击,你是什么情况?”

    “那次是合作行动,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人参与!”

    “那为什么这个证人只指证你?”

    “因为我的网络签名留在了现场,我大意了,忘了删掉一些图片,不过我后来发现了,把图片删掉了。”

    朱二旦说着,连忙解释起来。

    张伟让他长话短说,他自然是知无不言,很快说明了原因。

    五分钟时间很快过去。

    张伟已经心中有数。

    “证人,再次提问!”

    张伟走到秋经理面前,“你刚才指证我当事人朱二旦,是否是因为特殊部门告诉你,关于「网络签名」的这一块记录?”

    “好像是的,我记得确实有人提到过。”

    “所谓网络签名,一般都是黑客进行网络活动时,在网络上留下了一些底层代码的记录,不同的黑客留下的签名都是不一样的。正因为如此,搜查部门在调查黑客攻击时,在网站上发现了一张图片,并且在图片上发现了我当事人的网络签名。”

    张伟解释了一句后,推断道:“正因为网络签名都是独一无二的,搜查部门就将他列为了第一嫌疑人对吧?”

    “我记得是这样。”秋经理没有否认。

    “那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我当事人没有被列为罪犯,甚至没有被带走调查。”

    张伟深吸一口气,开始组织语言:“因为单凭一张图片上的网络签名,是没办法对我当事人定罪的。”

    “搜查部门既没有发现我当事人侵入系统的痕迹,也没有找到他进行黑客活动的日志文件,同样他们也没有找到我当事人从贵公司偷走的用户信息和机密数据。”

    “单靠一张带有网络签名的图片,自然不可能对我当事人进行定罪,甚至于一旦我当事人想要反诉的话,他可以反告搜查部门,让搜查部门证明这张照片是从哪儿来的,是否是他们故意放在系统之中,以此来引导搜查目标转向他本人。”

    “所以秋经理,你用这还未完全证实的证词,就在法庭上指责我当事人是袭击远丰化工的黑客,这是不是不够妥当呢?”

    说到这里,法庭的风向终于被他挽回了。

    “这……”就连秋经理本人,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她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就连网络签名是什么都不懂,谈何回答这些问题。

    而且搜查部门只是列出了犯罪嫌疑人,并且找到她确认而已。

    后续调查她是没有资格知道的,所以她本能的以为,朱二旦一定被调查过。

    可没想到,朱二旦居然到现在都没事。

    “针对这位证人,我方没有要问的了!”

    张伟匆匆结束交叉质询,不想让秋经理再次开口。

    “证人可以离席了!”

    老李示意了一二,秋经理只能起身。

    整个法庭,也随着证人离开,陷入了迷茫之中。

    到底朱二旦有没有做过这些事?

    如果他做过了,怎么到现在都还好好的,搜查部门就没有带走他?

    可如果他没做过,怎么就成了当时的嫌疑人?

    老李却不管法庭上的疑惑,看向秦阳。

    “控方?”

    秦阳神色依旧澹定,甚至对于张伟的反扑也没有多少表情变化。

    要证明朱二旦是否做过,甚至刘大顺是否也参与了黑客攻击,他有的是办法。

    而接下来,他就要使用真正的杀手锏了。

    “李法官,控方传唤本桉污点证人柳小涛上庭作证!”

    只要启用这个证人,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

    听到这陌生又熟悉的名字,赵潇潇,刘大顺和朱二旦三人,脸色全都变为愤怒。

    这吃里扒外,出卖自己人的狗东西,终于要上来了。

    张伟听到这个名字,面色同样凝重起来。

    污点证人,终于来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81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