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她身上驰骋迎合冲撞第一,被高官压在胯下

  芬嬴又给智瑶生了一个儿子,另一个诞下男婴的是好,其余两位媵则是生下女婴。

    讲一句很真实的话,以前智瑶可能不在乎生男生女,后来慢慢会更重视男婴。

    没有太复杂的地方,智氏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广,宗族社会体系之下当然是自己的子嗣去管理最放心,带把的后代自然也就越多越好。  在她身上驰骋迎合冲撞第一,被高官压在胯下    

    智瑶从来没有想过要搞一步到位的郡县制,真的有建国并横扫宇内的那一天,采用的将是分封制与郡县制并存。

    那是秦帝国与汉帝国交给历史的答卷,一步到位的郡县制之下,出现动荡难有勤王的亲族;哪怕分封制会带来一些麻烦,起码肉依旧是烂在老智家的锅里。

    智瑶的思想觉悟无上限,然而想要成就大事,战略可以无限高,做事却要稳着来。

    最为现实的是,一个帝国的建立之初不会少了麻烦,第二世犯下的小错误会在有心人的操作下被一再放大或扩大,连第二世都撑不过去的话,不止统治者的家族要完,天下动荡会死的人就多了,用他们的鲜血浇灌出新一批权贵。

    王朝存在才有实现最终抱负的那一天,失去了基础就什么都没有了,新生王朝还没有来得及干点什么,谁敢说无法创造出什么价值呢?

    “赵母恤屠杀代人?”智瑶本来心情很好,听到消息立刻脸色变得阴沉了。

    所以说,牛逼还是老赵家牛逼,一直以来采取的就是要么不做,一做就做绝的理念。

    老赵家开创的第一挺多,包括在社会不允许的情况下邀请自己的亲戚上门作客,随后再干掉;提出“始祸者死”又自己身体力行搞内斗,到真正动手发起内战;支撑不下去的情况下,干出了解放奴隶的动作,大举搞分田;嫁出女性再设宴将姐夫干掉,谋夺了姐夫的国祚;觉得实力已经足够强大,不想再当臣子,带头将一个国家给分裂了。

    就问问,有了上面那些史上第一次,老赵家到底牛不牛逼?

    现在,智瑶听到了什么,听到赵母恤有计划地实施大规模屠杀,又开创了一个史上第一。谁敢说老赵家不牛逼,信不信智瑶立刻跟他急。

    智徐吾说道:“代人癫狂,不畏死,敢死,已不可使也。”

    任谁遭遇到那种事情,除非是完全失去了精气神,要不然都会一心想要拼命求活的。

    所以,智徐吾在发现代人敏感到极致之后,有那种碰上陌生人就玩命的决心,放弃了抓捕更多的代人,率军当机立断地回国了。

    智瑶问道:“得代人几何?”

    智徐吾答道:“约有六万余众?皆是解救自赵氏之手。”

    智瑶问道:“其人可知杀戮乃是赵氏所为?”

    智徐吾想了想,说道:“或知。”

    这一下,事情不就好办了吗?

    使用阴谋诡计杀死代君雍的凶手是赵母恤。

    在代国干下累累罪行的是赵氏。

    智氏过去是针对赵氏,并且还解救了一大批代人,等于就是以解放者和救世主的身份出现。

    不会所有代人都失去理智,只要智氏跟他们讲清楚,再让他们用代人的身份重返代国进行宣传,代人起码知道是谁干下了那些罪行,哪怕代人依旧对智氏有警惕心,不至于一见到就要死磕吧?

    “如今首要乃是消除代人敌意,使其知晓智氏是友非敌。代人若因我得活,亦有我方可报仇,如何不亲善与我?”

    “代人无君,我使之得活,亦为其亲卷复仇,我便是其君。”

    “代地不可得,得其人可也。”

    智徐吾在认真的听着。

    凡事就是办法比困难多,看就看能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而已。

    智氏现在有一批代人,那些代人就是智氏用来宣传的人选,有他们当现成的例子,不止可以让其余的代人知道仇人是谁,还是一面能够形成对比的镜子。

    等于说,赵母恤干下的那些事情只是让智氏暂时无法占领代地,却是能够让智氏更加容易地消化掉代人。

    目前智瑶对疆域的扩张不是欲望太强,想要的是获得更多的人口,代地完全可以晚些时候再去占领。

    当然了,智氏不占领代地,同时也不能让其余人去占领。

    “代地已有瘟疫横行?”智瑶问道。

    智徐吾用沉重的表情说道:“遍野尸首,积水浮尸不绝,代人无有常理,确有瘟疫横行。”

    相关的卫生条例早被智瑶使用在军中,其中就包括怎么处理传染病,方法对患病者会有点残酷,也就是采取严格的隔离制度,却是保证了传染病不会扩散。

    那真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凡有点办法,没人会愿意那样的。

    智瑶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是不是赵母恤故意派人将尸体丢入积水,又或者说是不是他们故意制造瘟疫。

    如果真的是赵母恤知晓怎么做会形成瘟疫,并且故意去那么干,掌握了生化手段的赵母恤以后还会在哪里使用相同的手段。

    智瑶问道:“可知赵氏如今口众多寡?”

    智徐吾老实答道:“臣不知。姑布子卿或知?”

    这一次遭到俘获的赵氏家臣不少,身份最高的就是姑布子卿。

    另外,其实有相当部分原先依附赵氏的家族主动投降,理由是他们根本不想迁徙去到一个一无所知的地方从零开始。

    智瑶其实挺纳闷一件事情,按理说现在应该没有太重的乡土情怀,要不然怎么分封再去从零开始建设?

    氏族社会,本来就是去到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所在,不止要与当地人争夺生存空间,还要与大自然相抗争,才不是后面该开发的土地已经早有人迹的时代,哪来那么多的矫情。

    那样的话,剩下的只有一个真相,他们看不到赵氏有什么光明的未来,源于绝望不想跟着一块去受苦而已。

    再以当前的时代,投降的那些家族,他们的家主可能会死,族人则能活,不是交战状态下被俘,以主动投降的方式,智氏也不至于让那些家族全部的人当奴隶,或许还有些人能得到封地,凭什么跟赵氏去苦寒的北方从零奋斗啊。

    天大的事实就是,哪怕他们回到晋国给智氏当牛做马,不一样是从零开始吗?里面又没有太大的区别。

    没有多久之后,姑布子卿被带过来了。

    智瑶看着头发和胡须皆白的姑布子卿,问道:“足下可曾后悔?”

    姑布子卿摇头说道:“赵氏无有良驹,奈何?”

    也就是说,赵鞅的子嗣里面当属赵母恤最聪慧和有奋斗目标,其余兄弟没有一个能够担当大任。

    那是没有争议的事实,其余各个卿位家族也遭遇了相同的情况,大多数小辈不是纨绔就是不堪大用。

    姑布子卿主动说道:“赵氏之不幸,乃是卿也。”

    属于是,既生赵母恤,何生智瑶了。

    智瑶知道来自敌人的赞赏会是最大的荣耀,并且不会因为姑布子卿的几句赞美而更改处置方桉。

    “足下已无几日可活。”智瑶直接说道。

    姑布子卿很清楚自己会有什么下场,说道:“生于斯死于斯,幸也。”

    智瑶说道:“可得全尸?”

    姑布子卿沉默了一小会,再次开口,说道:“卿偶疑问,子卿乃知,知无不言。”

    诸夏这边没有失去了哪个器官或肢体,死后不得安宁的说法,只是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自己死后能够保留全尸。

    姑布子卿又说道:“子卿恳请太史亦在。”

    所以,他们对身后名远比死法更加重视。

    智瑶派人前往邀请史官,等待史官到场之后,进入了问答环节。

    在赵鞅时代,姑布子卿就是赵氏的核心人物之一,轮到赵伯鲁成为家主时期也是,到了赵母恤搅动风云期间反而有点边缘化。

    原版历史上也是那种情况,究竟是赵母恤过河拆桥,还是什么个情况,史书没有进行记载。

    智瑶问了很多关键的问题,顺序就是赵母恤为什么非要跟晋国作对,以叛臣的身份帮助秦国,后面又用了什么阴暗手段谋算了代国,更后来出于什么考虑在代国犯下累累惨无人道的杀戮。

    当前没有反人类罪,等于说大规模杀戮没有相关的律法可以进行严惩。

    不止现在没有,以后长久的时间里也同样没有,对待犯下那种行为的人,一般是从道德层面上讨伐,不然就是用记载在史书的方式留下残暴的身后名,肉体的毁灭方式就是找个过得去的理由杀掉,反正不是以犯下杀戮的罪名进行处置。

    “如此说来,口众当有十万余?”智瑶问道。

    姑布子卿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么就是,赵母恤搞来搞去,损失了一万左右的基本盘,从代国那里补充了四五万人……,或者更多,反正赵母恤麾下的人口不会超过十五万。

    最重要的是赵氏在赵母恤的策划下抢了代国一波,又成功逃窜去了更北方,中间还剔除了意志不坚定的那批人,其实是赚麻了。

    “十五万人啊?保留了工匠,劫掠了大批的牧畜,足够赵母恤在草原搅动风云的了。”智瑶心想。

    至于说智瑶会不会担忧赵母恤哪天南下报仇?可以说智瑶巴不得赵母恤及早主动南下,换作赵母恤死活不南下才会是潜在的最大麻烦。

    此刻智瑶的心情比较矛盾,觉得自己出现了失误,又比较想看一看赵母恤能在草原搞出什么东西。

    “也许……,将赵母恤设定的为王前驱可以继续用下去,先用他搅乱草原,再驱赶向西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57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