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人被粗大的东西猛进猛出/扒开她的腿剃毛

    虽然是女孩开的门,但打头阵的还是托马斯,他也有一把防身用的小手枪,但连保险都没开,只是握着一把长匕首向前行动。

    老麦克走在第二个位置,由女孩负责殿后,他原本不想让一个小姑娘在身后保护自己,可是玛莎有点疯,争执间还用枪口顶了他几下。

    为了避免走火导致没必要的受伤,他还是妥协了,被这对古怪的‘父女’保护着,向着超市方向而去。    女人被粗大的东西猛进猛出/扒开她的腿剃毛    

    不知道是不是上帝也在为这个世界哭泣,当众人刚离开店铺没几步,大雨就伴随着雷声倾盆而下,瞬间刺骨的寒意就席卷了心脏中的每个角落,老人只觉得浑身僵硬。

    说真的,作为前赛车手,他觉得自己胆子已经够大了。

    可是和这两位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托马斯还正常一些,麦克能够从他身上看到复杂的情绪层次,他也在恐惧,但是用意志力克服了,为了保护女孩他决定战斗。

    但玛莎就是另一回事了,就在身后说不好什么时候会扑来丧尸的情况下,她淋着大雨还吹泡泡糖呢。

    “雷暴雨,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开路的托马斯一边前进一边小声说话:“坏消息是,视线太受影响了;好消息是,雷声雨声会掩盖我们的脚步声和气味。”

    “哦,年轻人,你这话说的,有那么一小会,我都在怀疑我们究竟算是好运还是倒霉了。”老麦克端着枪,同样用一个笑话回应了丧钟。

    他要表现出自己的勇气,表示不需要过多的分心照顾。

    可是这勇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当一次闪电照亮了远处的垃圾箱时,三人都看到了那大铁盒子后面,有一双脚的主人仰面朝天,而另一个不断耸动的身影趴在他身上。

    即便是平时,也不会有同性小情侣在后巷垃圾箱旁边玩游戏,今天嘛,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情况了。

    开路的托马斯微微侧过脸来,雨水让他的黑色长发贴在脸上,他说话时细碎的水珠从嘴角溅起,但闪电的光消失后,就再看不到那雨水的晶莹:

    “不要开枪浪费子弹,这个我来处理。”

    丧尸和受害者的上半身都被垃圾箱遮住了,三人所在的角度,根本无法瞄准怪物们的弱点,所以,托马斯展示了一下手里的匕首,表示自己要试试近战。

    酒吧老板还有些犹豫,毕竟和带有传染性的丧尸近距离战斗还是过于危险,三人小队里光看年龄就知道谁才是主要的战斗力,他还挺喜欢这个退伍士兵的,不想他过于冒险。

    可是还不等他发表意见,身后就传来了女孩小声却带有兴奋的催促:“好耶,快去!果然还是使用冷兵器更有男人味,爱死你了!”

    这让老麦克无话可说,随后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理解,真的理解,如果自己年轻五十岁,身边要是有个这样的漂亮姑娘无论任何情况都支持自己的决定,跳着舞加油打气,那别说拿匕首和丧尸肉搏了,就是让自己跳进动物园的狮子笼,徒手和狮群搏斗,自己都做得出来。

    年轻真好啊

    也许就像是托马斯所说的那样,在暴雨之中,趴在那里的丧尸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在身后偷偷接近,只顾着埋头大吃。

    当男人举起匕首时,它才若有所感,嘴里叼着一块血肉茫然地回过头来,可下一秒就被雪亮的刀刃灌入了头顶。

    手腕一动,匕首随之旋转半周,伴随着卡卡的骨裂声,丧尸趴了下去再不动弹。

    被吃的那位仁兄此时也醒过来了,虽然腰腹以上几乎被啃了干净,但他还在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嘴里发出呵呵的声音。

    托马斯抬起脚来勐地一踩,那丧尸头颅就爆开了,一切重归平静。

    伴随着电闪雷鸣,前方的路又一次淹没在黑暗中,雨水快速冲刷着匕首上的血迹,就像是细细的红线在水中蜿蜒。

    退役士兵喘息着,朝老人和少女点头,示意他们跟上,嘴里却说着关心的话:

    “踩脑袋这招你们别用,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容易扭脚。”

    “这个我懂,不过托马斯,你以前可不是普通的陆战队员吧?”老人跟着他继续前进,一边警戒四周,一边压低了声音说话:“我看你的动作,比特工电影里的间谍们还要专业。”

    “咳,等到什么时候美国彻底亡国了,不需要再遵循保密条例,我就告诉你。”中年男人咳嗽了一下,就像是刚才那一点运动量就让他旧病复发一般。

    懂了,老人瞬间完成了另一段的脑补,这次不是公路片了,而是《敢死队》系列的电影。

    ‘托马斯原来可能是军方的秘密部队成员,专门执行见不得光的黑色行动,颠覆小国政权的那种,那他的退役背后,可能也有很黑暗很残酷的故事’

    老麦克这么想着,并决定不问了,知道得太多也不好。

    就这样,三人顺利地走到了小巷的尽头,一路上士兵在演戏,老人在瞎猜,女孩在观察,所以也算是配合默契。

    不过小巷之外,就是街道了,可以看到黑暗中到处都有隐隐约约的东西在活动,显然从大路绕进停车场是不行了。

    墙角处的托马斯缩了回来,他背靠在墙上,湿漉漉的红砖看起来就像是血的颜色。

    “大路不行,我们得从超市后门进去,穿过整个超市,然后从前门进入停车场。”他用匕首在墙上画了个简单的小图,接着标上了箭头和目的地:“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不知道超市里有多少丧尸,以及会不会有幸存者老麦克,如果遇到幸存者,我们要救吗?”

    “当然要救,能够在这里购物,应该就是我的街坊邻居。”

    老人一点也不犹豫,他认真地回答,又摸摸自己脑袋上的雨水:

    “我明白你的意思,托马斯,我们的物资和武器可能都不够,救人意味着更大的风险和将来的不确定,甚至可能威胁到我们的生命,但如果我们见到同类受难还无动于衷,那我们的人性就会死去,变成真正意义上的行尸走肉。”

    “行,那就听你的,如果有幸存者,我们就尽量救人。”托马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翘起,随后就折返了一小段路,趴在超市后门上开始撬锁。

    而玛莎呢,听了老人的话后眼睛一亮,在大雨中就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在上面用鬼画符般的速记符号记录某些东西。

    末日心理学观察之旅,开始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52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