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被好几个人添pp,隔着内裤吸允着她的

    类似的景象在紫微宫频频出现。

    有一位来自沙漠的元婴,有和秦桑差不多的遭遇。

    但他第一时间没能察觉,一步踏错,撞了进去,接着身影便消失了,再也没有丝毫波澜,不知是死是活。  被好几个人添pp,隔着内裤吸允着她的  

    湖水清澈。

    竹林清香。

    秦桑深吸一口气,从幽静之景中,却感受到一丝不安。他小心翼翼向后退,绕过小湖,速度又变快了三分。

    此紫微宫非彼紫微宫,以后恐怕元婴修士也要寸步难行了。

    绕过古药园,秦桑紧行了一阵,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传送阵所在的剑径大殿。

    这里也不例外,面目全非。

    眼前的景象让秦桑有些发愣。

    他站在地面,高高仰着头,从五色祥云深处,勉强能看到剑径大殿的入口。

    要知道,原本这座山在群峰中并不突出。

    这座山竟然像活物一样从地底长出来,山势雄奇,如同利剑,插入云霄,丝毫不逊色天山。周围也有一些山峰出现类似的变化,但没有它这么明显。

    群山拱卫,一峰独秀!

    乌木剑一阵季动。

    熟悉的波动传来,说明剑径大殿的禁制没有变化,古传送阵应该还在。

    好消息是,剑径大殿的入口依然是普普通通的山崖,看不出来异样,否则这条连通两域的通道要曝光了。

    “七杀殿有没有受到影响,还是只有紫微宫出现变故?时间紧迫,等事了之后,再去对面看看吧。”

    秦桑心念转动,身影不停,直奔剑痕山。

    穿行在无数秘境之间,秦桑和天目蝶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一路上有惊无险,终于抵达剑痕山。

    远远便能看到,剑痕山上云雾膨胀,把周围山脉都笼罩在里面。来到近处,果然不出所料,整条山脉都受到幻阵影响。

    秦桑不敢轻举妄动,绕着幻阵边缘走了一圈,来到最靠近剑痕的位置,查探一番后,不禁松了口气。

    剑痕惊世,剑气长存!

    逸散的剑气依然持续冲击着幻阵,却也受到幻阵压制。

    它们一直在交锋。

    这座上古幻阵果然残破不堪,破绽百出,虽然远比之前危险,但不是没有机会。

    四下无人。

    天目蝶飞出气海,落在秦桑肩头,轻轻扇动翅膀,蝶翅上的天目有雷芒在汇聚,愈发灵动而有神。

    天目深邃,里面彷佛藏有一片天空,无比纯净。

    秦桑侧着头,一边观察幻阵,一边和天目蝶交流,默默催动巫族秘术,帮助天目蝶催动本命神通。

    从杂乱的幻象中,秦桑找到一条路,但只能看清最开始的一段,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随机应变。

    稳妥起见,秦桑将元婴符傀也唤了出来,命它走在前面探路。

    一人一傀步行上山。

    步入幻阵的瞬间,周围景色骤变。

    剑痕山上的宫殿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宽阔的岩浆河,岩浆流动,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无比真实。浪花溅起,散发出的波动,有着令秦桑心惊的威力。

    不过,岩浆河上游不远便有一个断层,彷佛两个世界堆叠在一起,出现了冲突。

    在天目蝶的帮助下,秦桑很容易找到这些破绽,在幻阵中穿行。

    一切非常顺利,秦桑默默计算着距离。

    自己应该已经登上剑痕山了,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便能到达南明离火所在的丹房。

    就在这时,变故突然出现了,前面的元婴符傀原地停下,双目之中的赤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眼神空洞。

    同时天目蝶的双翅也突然僵住。

    秦桑只感到天目蝶传来一道模湖的意识,便失去了感应,低头一看,天目蝶好似睡着了一样。

    他心中大惊,万一因南明离火导致天目蝶和元婴符傀出了意外,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稳定住心神,视线扫过四周,确定没什么异常,开始审视自身。

    自己并无异常。

    再看天目蝶和元婴符傀,和他之间的联系并未断掉,但都陷入了沉睡。这时,元婴符傀的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似乎在挣扎,和什么东西对抗。

    “又是玉佛!”

    秦桑大概猜出原委,看来幻阵还有迷惑心神的作用,最阴险是异变来得全无征兆,不知不觉陷入沉睡,迷失在这里。

    玉佛又救了自己一次。

    连上古幻阵都无法影响到自己。

    秦桑舒了口气,愈发感觉到,自己修为愈高,遇到针对元神的手段愈多,玉佛的作用将越来越大。

    后面只能靠自己了。

    秦桑将符傀和天目蝶收回去,心中愈发警惕。

    穿过一片亭廊水榭。

    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沙沙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丛林中穿梭。

    “有人?”

    秦桑一愣。

    转念一想,除了叶老魔,不可能有人比他更快来到这里。

    叶老魔不去天山,来这里做什么?

    秦桑觉得可能性不大,收敛气息,向前走了一阵,藏身暗处,等了一会儿,便看到几只红狐在密林边缘现身,嬉戏打闹,动静正是它们制造的。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活物。

    秦桑心知这些红狐不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不然云游子早就发现了,他将真元灌注双目,凝视片刻,果然有所发现。

    这些红狐宛如真实,但身体时不时会出现奇异波动,能看出它们虚幻的本质。果然是上古幻阵幻化的灵兽,上古幻阵残破,所以它们也变弱了。

    红狐太灵动了,活灵活现。

    布阵之人造出这种灵兽,肯定是有特殊的作用,即使是残阵,秦桑也不想领教红狐的本事。

    可这里是去往石殿的必经之路!

    就在秦桑暗自沉思之时,忽然发现,其中一只红狐停下嘻嘻,尖耳微微一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秦桑面色微变,连忙后退,灵狐的感知太敏锐了,若非幻阵之力大损,恐怕自己早就被发现了。

    他紧皱眉头,沉思了一会儿,视线转向另一侧。

    剑痕便在那个方向,身处此地,已然能感受到剑气的锋芒。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46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