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与两个麻麻的肉欲生活(深喉校花小嘴)最新章节列表

    此刻.

    尚在外面努力操作的不偷天持续催运功力,蓦然感觉里面空间足够了,不禁心中一松,。

    这次,比以前那些次容易得太多了,比预期的完成速度提前许多,绝对来得及摆脱追杀。    我与两个麻麻的肉欲生活(深喉校花小嘴)最新章节列表    

    绿刀抽出,伸手抓住树皮,往后一带,顿时现出来一个硕大的树洞。

    不偷天闪身而入,随即转身,将那块树皮又归附远处,手中绿刀插进边缘,再现光芒闪烁,只是这次持续散发绿光再非是吞噬,而是将刚才的刀痕伤害,尽数弥合,等于将大树的外层树皮完美修复。

    前后也就三五息的时间,从外面看的话,大树树身已然尽复旧观,毫无伤损,哪怕是神眼也看不出来,这棵长相完美的参天大树,居然曾经被砍开一平方米的树皮,还被掏出来一个巨大的树洞。

    更有甚者,那个巨大树洞到现在仍旧存在。

    至此,不偷天算是彻底的松下了一口气。

    在自己这一生之中,遇到的险恶场面,不知道有多少,但即便是最危险的时候,也是用这种办法,逃脱敌手追杀,屡试不爽,从未有失!

    这么一番操作之下,绝对超出常理认知,任谁能想得到这看起来完好无缺的树身中,居然藏得有人?

    就算是神仙也想不到的!

    这可是自己仗之横行天下的最大法宝,也是最大的秘密,最后的底牌!

    还有这口小绿刀,可说是自己的第一性命宝贝,拥有盗取回复树木灵植生机之妙用,同样是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手里居然还有这样逆天的宝贝!

    丁猴本能的松下一口气,身子陡然一软,坐倒在树洞里。

    他本就疲累至极,又骤然松下一口气,更关键还在于催动那口小绿刀,历时虽短,损耗却是惊人,此际安全无虞,紧绷的精神还有因为灵力大量消耗所带来的巨大疲劳感油然袭来!

    但这种虚弱感对于不偷天来说,绝不陌生,反而熟悉,所以他毫不担心。

    可就在丁猴欲待静心调息之刻,却是似乎想到了什么,蓦然双目圆睁,浑身僵硬!

    因为……貌似之前……我所催动消耗的灵力,绝无可能干出来这么巨大的树洞!

    这次的这个洞,貌似大得过分了,几乎都快赶得上半间房子了……

    这是啥情况?

    不偷天情知不对,强提一口元气,旋风也似的转身细看究竟,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会不会这大树内部本来就有缺损,也就表皮完好,树身早已腐朽,自己这波碰巧碰到了这样的树木?

    可待他仔细看去,原本已经圆睁的双眼,,眼珠子一下子鼓了出来,差点没射出眼眶之外!

    就算他连大树内部腐朽这种事都想到了,却仍旧难以想像,在自己刚刚开出来开的树洞里面,居然……居然有人存在?!!!

    我勒个大去的!

    在不偷天面前,有一人,一猫。

    这一人一猫,也正鼓着眼珠子盯着自己!

    不偷天刹那间几乎要晕过去!

    这尼玛……怎么回事?

    难不成竟是这大树怀孕了?

    还孕育的是双胞胎?

    可那也不对,就算是双胞胎,也不可能是一人一猫吧?

    这大树再如何的荤素不忌,也不能跟那啥又跟那啥,那啥那啥吧?!它也没那功能,更不会有人有这种胃口……

    可这……

    不偷天可以对天发誓,纵使自己被亡命追杀最险恶的关头,也没有这样慌乱过,更加不曾这般的意外过,匪夷所思,超出认知得让他手足无措!

    哪怕是做梦,都没有梦到过,居然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而对面的风印此刻也是同样的心情,同样的状态,同样的感受。

    甚至他比不偷天还要慌张!

    因为风印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实力:这特么……打不过啊!

    更要命的还在于,连想逃,都是逃不掉的!

    此时此刻此地,此情此景,竟是前所未有的噩梦级别遭遇!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显然也是进入了懵逼状态之中,或者……还能抢救一下?

    不偷天丁猴咕咚的咽了一口唾沫,瞪着眼睛,想说什么,却感觉自己喉咙干涩的要命。

    努力的出声,看着同样呆若木鸡的风印,道:“你……这……活的?”

    风印眼珠子转了转。点点头。

    不偷天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特么……在一棵完整的大树里见面,真正的,遇到了一个活人?!

    这尼玛……

    太惊悚了!

    太恐怖了?

    空间看似不小,但那是以存身为前提,真个多动起来,这么点地方,就算身法再如何巧妙,也施展不开啊!

    请问我现在要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而风印同样的感受,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在树里遇到了不偷天。

    我打不过。

    他还发现我了。

    请问我现在要怎么办?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急急急!

    树洞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宁静中。

    一时间,两人一猫,彼此大眼瞪小眼,竟是谁也不敢稍稍妄动。

    能够破坏这份宁静的,除了有外面清晰的噪杂声响,呼啸而过,还有来自半空中的电闪雷鸣声音,以及大树在狂风中摇摆不定。

    终于终于……

    树洞里,风印到底不负两世为人,最重要的是他实在是看过太多太多的,比当前这个还要梦幻,还要玄幻,还要不可思议的情节,大有所在,竟比修为远在他之上的不偷天更早一步回神。

    在这种时候,镇定向来是不二法门,亦是求生首要。

    而忽悠,更是唯一办法。

    忽悠不过去,只有死路一条。

    风印迅速平复愕然,随即露出来一个淡淡的笑容,看着不偷天轻声说道:“不偷天?”

    “!!”

    不偷天浑身一颤,汗毛倒竖!

    瘦削的猴脸额头上即时渗出来一滴滴冷汗,凸出来还没收回去的两个眼珠中被震惊所充斥。

    我特么……见了鬼了!

    我在树洞里遇到了人,这已经是破天荒、不可思议的际遇,这人居然还认识我?一口就道出了我的名字?

    这……

    不偷天脑海中的电闪雷鸣更甚。

    “嗯……丁猴?”风印继续微笑。

    现在,此时此刻,和煦的微笑就是风郎中最大的武器,亦是他掩饰心虚的唯一武器!

    丁猴这两个字一出,不偷天心里惊涛骇浪。

    “丁小千?岳州丁大员外?”

    风印仍旧微笑。

    “!!!”

    不偷天心里天旋地转,日月无光,两眼都发黑了!

    我这是遇到神仙了!?

    我肯定是遇到了神仙了!

    竟然连我隐遁偌久的老底都知道?!

    这我在他面前还有秘密?还有什么可以瞒得住的?

    我这丁小千身份,即便是放眼整个安平大陆,除了我自己之外,断断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就算是我老婆,我小妾,我的那些个姨太太们……也没有人知道,我丁小千就是不偷天!

    这是埋藏在我心中最大的秘密!

    是我退隐至今,安身立命的最大本钱!

    除了神仙,谁有这等本事?

    想到了这里,不偷天浑身都哆嗦了起来,甚至眼神中,都充满了哀求:“你……你是……”

    不偷天可以对天发誓!

    当前的自己,绝壁是一生之中最怂的状态!

    但是现在,不怂不行啊!

    对面之人很有可能是仙人,至少也是超出自己认知的高人!

    虽然这个仙人看起来并不强,但是……不偷天也不敢动啊。

    无知者无畏,一旦有所认知,还要认定对方来历神秘,想当然的不敢妄动!

    万一对方只是隐藏实力怎么办,万一自己妄动,惹了对方不高兴不开心,随手一个天雷弄死自己怎么办?

    这都是可能发生的事情啊!

    最大的秘密被毫无准备的当面点破!

    不偷天现在慌的一逼。

    “敢问……敢问……”不偷天额头上汗水涔涔落下,举动神色看起来都有些可怜了。

    风印持续淡淡微笑:“你是想问,我是谁?”

    “是,是是是。”不偷天点头如捣蒜,随着点头,额头汗珠雨点般掉下来。

    风印微笑仍旧,他是经历过两次生命的人精,最是熟悉人性弱点;而且对那些个高手,面对超出其认知存在的敬畏之心,那么多的话本,太多太多的故事情节,一次又一次的演绎着这种强者为尊的世界,实力愈强者,愈不敢对未知实力者、高深莫测者,轻易出手。

    不得不说,风印在这方面,对于揣摩修为高深者的心意,已经到了相当的地步。

    明悟现状,再综合起来看不偷天现在的情况,对于不偷天心里在想什么,风印心里早已经是一清二楚。

    所以,不偷天越是慌乱,风印就越镇定。

    不偷天越害怕,风印自然就越不怕,持续从容淡定就好!

    不怕你胡思乱想深谋远虑,就怕你愣头青说干就干!

    在这种时候,你越聪明,想的越多,我就越安全。

    “我……在你认知中,我应该是叫温柔吧?”

    风印淡淡笑着,脸色从容,甚至带着些‘谐趣’的味道看着不偷天,直接指明道:“你……不就是一路为了追我才过来的么?”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31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