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受在寝室被多攻高h道具/我与姪女上F耸动

    以前还只是觉得夏芸有点儿直性子,现在居然还有脱口秀的天赋啊!

    在侯平安的大笑声中,夏芸和羞走,倚门回首,抛个媚眼,这才扭着小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只不过到了房间,忽然就惊叫一声:“哎呀!”  受在寝室被多攻高h道具/我与姪女上F耸动      

    正坐在客厅里剥着瓜子。

    “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咋的啦?在侯平安那里被非礼完了,回自己屋里鬼叫起来了啊?”蓝茉莉对着她翻着白眼。

    “姐,你这啥话啊,我非礼他还差不多。”夏芸一屁股坐在蓝茉莉的旁边神秘兮兮的,“知道他刚才说了一句啥吗?直接把我给干麻木了!”

    “啧啧,你哪麻木了啊?”

    蓝茉莉瞥了她一眼。

    “别岔开话题啊,我说的可真的很让人震惊的事。”夏芸做足了气势,“这家伙,好玩意儿,居然一声不吭的买了个大平层,266平米的,花了3088万,我的妈妈……我这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三辈子……一辈子太短!”

    “别打击人啊,说不定以后我火了,成大明星了!”

    “打住啊,就我们这业余水准,别说成大明星,成大彗星倒是有可能,天空中一闪而过,还带个扫把……”

    “扫把星啊?姐……咱得自信点!”夏芸说道。

    “行了,事情和他说了吧!”蓝茉莉见夏芸点头,又接着说道,“崔忠华和那些大明星一起去法蓝西,我们争取跟着和他们一同去,起码还能博点眼球……”

    “我觉得吧,咱们和侯平安一起去,更博人眼球。”

    蓝茉莉笑骂:“侯平安再有名,也是圈外人,我们得紧跟着圈内人才行。听姐的,别走错路了。”

    “那你不亲自和侯平安说?”

    “我……你说不一样?这男人,到处招惹女人,都懒得说他了。”蓝茉莉摇头叹气,“要不是看他还有几分才华,我都懒得搭理他。”

    侯平安有几分才华?就是那拍戏的时候,胡说八道的那些话?

    估计侯平安自己说过了之后就已经忘记了。

    这人一生中说过很多话,有些话当时说出来,自己觉得有道理,但是过不久,又会说出一番话,来推翻之前说的话,觉得自己现在的话才是最有道理的。

    所以都是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来看透人生的。

    不过蓝茉莉说的没错,今天晚上的时候,崔忠华和一众美女大明星已经到了魔城的国际机场了。下了飞机之后,崔忠华就直接给侯平安打电话。

    “侯总……”

    “哎呀,崔导,没想到会给我打电话啊,别总不总的了,你还是叫我平安更亲切点。我叫你崔哥更舒服一些。”

    没等崔忠华说出后面的话,侯平安立即就打断了。

    “到魔城了吧?今儿晚上你是和我一起小酌,还是先休息好了,咱明天大干一场?”

    “哈哈,就是这个味儿,我喜欢,这才是朋友的相处之道。”崔忠华也哈哈大笑,“这样吧,要干就大干一场,明天我组个局!”

    “行,明天见啦!”

    崔忠华通完话,这时候已经上了一辆商务车。

    “这个侯总还真是……不声不响就搞出这么大的事业,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这时候坐在崔忠华身边的易菲菲就笑这说了一句。

    “青年才俊啊。”崔忠华笑,“和法蓝西的时尚教父多米尼克先生也是至交,又这么年轻,真的是前途不可限量。”

    其余几个都有些愣神。

    特别是杜晓菲。

    她似乎已经沉浸在了某种回忆当中,愣愣的模样,让几个女人都奇怪的看了看她。但是谁都没有点醒她。

    一行人还是先去了一家定好了的酒店的餐厅里吃饭。

    因为是晚上了,吃得比较简单。

    “上次的那部电影……叫什么来着?”黄依晨问了一句。

    感情对这部电影基本上是没一点印象的。像她这种大明星,基本上不会对一部草头班子拍摄的电影有什么兴趣和印象。

    “《三世》!”

    回答她的是崔忠华,他还有些深意的看了一眼黄依晨。

    “我还买了这个剧本的版权,准备改编成大电影。”

    黄依晨微微一笑,心里尬的一笔。

    电影崔忠华看过,在电影节里也有放映单元,放过这部电影,京城的电影节和魔城的电影节都放过,放一次他看一次。

    演员的表演确实有些稚嫩夸张,但是却并不妨碍表达出电影的主题。

    “虽然写剧本的是蓝茉莉,但是指导表演的才是灵魂。”崔忠华叹气,“可惜啊,如果进入到电影行业,估计又是一个人才。”

    众人都知道他说的是谁。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那也不过是抬花花轿子而已,真要进入到电影券,侯平安也不会有什么巨大的成就。

    一来是很懒散,二来是这个行业有才华的人太多,侯平安或许在某一点上灵光乍现,但是长久下来,没有深厚的理论和表演功底,最终会被淹没的。

    吃完饭,就在酒店定好的房间里各自休息。

    只不过一起走得时候,崔忠华特意走到杜晓菲的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你认识侯总?”

    杜晓菲一愣,然后马上就点点头。这个事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但是还有些事就没有必要说出来了。

    “认识,有点熟!”

    一听到这里,崔忠华就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只是点点头,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杜晓菲一看崔忠华的笑容,就知道他可能误会了什么。想要解释,但是一想这种事情不是越解释越黑吗?干脆就不说什么了。

    想起了自己的那次醉酒,想起了他在飞机场对自己的调戏,也想起了很多点点滴滴的东西,还有自己离开的时候和他说的话。

    想起了自己和他在沙滩上打架,一起进派出所,想起了很多东西……

    这些东西就像是涓涓细流,逐渐的将她有些干涸的心浸润起来。化成了一股一股的清泉,让整个心灵都得到了滋润。

    就是那时候的侯平安并没有现在这么出名啊。也没有现在这么有钱。

    不知道人会不会变啊!

    想到这里,杜晓菲不由得看了看外面的夜空,魔城的夜空比起边境城市的夜景,又繁华了很多,而越是繁华的地方,人心会不会变得越来越疏离了呢?

    杜晓菲摸出手机,在通讯人中找到了侯平安,手指头放在方面,又挪开,如是反复好几次,最终还是没有拨打出去。

    要是人心变了,自己这个电话可能将回忆里最美好的东西都打破了吧!

    还是留着吧。

    其实她知道如果真的是变了,留着也改变不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侯平安就接到了崔忠华的电话。

    “平安,早啊,没打扰你吧!”崔忠华笑着和侯平安打招呼,就像是老朋友一样,显得非常的随意和亲密。

    “老崔,你要这么说话,那我可就说打扰了啊,我正搂着老婆睡觉呢,你说打扰了没有?”侯平安也哈哈一笑。

    崔忠华:“醒醒啊,平安同学,你还没老婆呢!”

    “哈哈,醒了,早醒了,怎么?邀请我喝早酒啊!”

    “不,不,早上不宜喝酒,特别是我这样的老人家,真不能早上饮酒的。”崔忠华赶紧说道,“我白天还有些接待活动,都是一些有合作关系的单位,得一一见见,我们就晚上吧,搞得尽兴一点。”

    “那行,我等你电话啊!”

    侯平安挂了电话之后,又有人打电话进来了。他其实还赖在床上,可惜这么多女人,就是身边没有女人陪着。一个大男人,仰天摊开成太字。

    “老侯啊,你交待的事情,我都办好了,给你发图片过来啊,你看看合适不合适?”电话来的是卫向兰。

    “发过来吧!”侯平安直接说了一句。

    “我找了好多地方,鞋子都走烂……”挂了?卫向兰懵了,还打算诉诉苦,说说自己的辛苦,好得到侯平安一两句贴心贴己的话,安慰安慰小心灵的。

    “死猴子,烂平安,不体恤民情,不解民间疾苦,不爱惜自己的手下,不讨好自己的秘书……也不是讨好,就是对自己的秘书不能稍微的那么好上一点点吗?”

    抱怨虽然是抱怨,但是还是将家具的照片一一的发过去。

    侯平安接收到了照片,觉得还可以,就转发给了叶馨语。叶馨语正好上班,看了照片,觉得还行,就发信息:还行,就照这个买吧!

    侯平安就回复卫向兰一条信息:照此办理。

    卫向兰一看,顿时就高兴起来了。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工作得到老板肯定来的更高兴了,特别是她还有一颗想要装扮这套大平层的心思。

    马上找了那些店子,打电话让他们送货。

    自己就去大平层监督。她已经拿到了大平层的密码锁了。以后是不是可以随时的偷偷的熘到这里来?趁着侯平安不在这里的时候?

    享受大平层的阳台和酒吧。

    看太阳升起和落下。坐在自己挑选的沙发上,端着一杯82年的长城葡萄酒。

    想一想就不要太爽了啊!

    怀着一颗激动的心,和对未来的向往,她快速的收拾好自己,急吼吼的朝着大平层出发了,未来可期,我来了。

    从送家具的过来安装,到家具的摆放,整整忙活了一整天,然后还请了家政阿姨打扫,总算是搞定了,然后累得狗一样的吐着舌头,瘫坐在摆放好的沙发上。

    可惜没有82年的长城葡萄酒。

    但是即便是捏着一罐易拉罐的可乐,但是心也是快乐的。

    魔城啊,魔城。希望你好好的善待我哦!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527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